• 西施的故事:浣纱弄碧水

  • 发布时间:2015-12-21 16:05 浏览:加载中

  •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罗衣。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

      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希?

      我是迷恋南方的人,骨子里对南方有着深刻的念想,似乎那里有我前世的记忆。初闻她时,还是豆蔻年华读古文《东施效颦》,患有心疼病的柔弱女子捂着胸口走过溪边,那幅场景延展开来,我看见一个温婉清秀的女子向我缓缓走来。

      她步生莲花,面容姣好,似一朵出水芙蓉。恍见多年以前,一段变故降临在她的身上,循着踪迹,我寻她一生风华起落。

      彼时,她生长在越国的小村庄,生活清贫简单,其中滋味却供她回味一生。晨时,她悄然浣纱溪边,溪水倒映着微微含笑的脸庞,鱼儿望见她,竟然自惭形秽地沉入溪底。日光刚好照在她白皙的侧脸上,溪水涟漪迭起,一切看起来安宁无事。

       总觉时光蹉跎,美好岁月过去太快,来不及抓住,流逝指尖。一回眸,一转身,丢失红尘苍茫世间。若不是范蠡,她定然还在这乡间浣纱,遇见一个平凡的男子, 过着相夫教子的普通生活,之后慢慢老去……无意中的惊鸿一瞥,他被这个女子吸引,第一次觉得生命中有光的痕迹遁现。这个清高孤傲的男子终是陷进去了。

       初见范蠡,她起先没有看见他,不谙世事的年纪,有着单纯的心思,未知以后会怎样。她不知他为她一见倾心,不知他已爱上她微皱的眉梢。没有言语,眼神中带 着些微疼惜,她抬头时正对上他深邃的瞳孔、儒雅干净的面庞。她正是如花女子,面对如此风度翩翩的男子,也清静欢喜。未过多久,她羞赧离开,只留下他一人空 对一汪碧水。他是偏执的男子,自有心思,多方打听她,方知她名夷光。多美的名字,像是夜晚看过的星辰,不知今生是否还能遇见,看她静立安然,背影如画。

       再见她时,时间过去许久。那时,他正为越王出谋划策,以图复国。他忽然很想念她,想再见她一面。他一人来到溪边,站在很远的地方,她背对着他,如初见时 一样在溪边浣纱。他没有现身,冥冥中明白她终究不属于他,尽管此情难忘。而那时的她,早已知晓他在身后,却没有回头。这是他们之间固有的默契,她从一开始 看见他,便明了此情难逃。他陷入漫长的思念,她亦是备受煎熬。越国连年战事,范蠡一时难以想出上策,夜夜辗转反侧。无意间听闻吴王夫差好美色,计从心来。 他突然清醒地意识到,唯有那位名夷光的倾绝女子可救越国。

      别无他法,他命人前去接她。她不知谁要见她,又要她做些什么。再一次相见, 范蠡背对着她,与她相距一尺之遥,点点寒意漫上心头。他说不出见她的原因,她亦不问。命运的鸿沟至此拉开二人的距离,有情人难成眷属。命中劫数终有,她缓 缓落泪,不知是为他还是为了国。她遇见他时,她已笃定与他命中注定,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奉越王之命,三年后将你送往吴国,献于吴王……

      她太容易相信,相信他如此安排另有苦衷。她勤奋学习舞蹈、音律与礼节,某一个夜晚,想起他望向自己的眼光还是会欢欣至感动,那是她见过最温暖的光。三年来,仅凭他给她精神世界的点滴慰藉,别无他求。临行前,换上轻柔的宫衣,与他告别,他知她无归路。

       踏上去往吴国的路途,西施看不到她要的未来。范蠡奉越王之命送西施入吴,步步为营。断肠路,天涯在何方。有时爱情并非你情我愿便皆大欢喜,一切皆在不言 中。三年了,他不见她,她亦不找他,一路沉默,走向终途。到达吴国,范蠡偕西施入宫。这之前,她从未想过会侍奉这样一个男子,眉目威严,面容透出一种迟暮 的萧瑟。夫差见越国贡献美女,喜不自胜。命西施抬起头来,这一眼,顿时惊愕当场。范蠡默默退下,他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在玩一场必输的赌局。夫差如丢了魂般, 眼里只有那站在大殿中央的佳人,他情难自禁,唤西施与他同坐,她忍住心中悸动,默默从深爱的人身边走向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至此,就是一生。

       入宫后的日子,锦衣玉食,夫差是有心的男子,愿拱手送她江山,唯见她笑颜常在。爱情是毒药,夫差心中有过一丝顾虑是否此为越国奸计。可当他看见女子回眸 展颜的瞬间,甘愿为她葬送江山。情在那里,走不远看不清。后宫有姿色的妃子不在少数,他却独爱这个溪边浣纱的女子。他不知,这算不算爱情,只是想每日看她 笑,看她翩翩起舞,看她温柔笑靥。感情的事情不分对错,西施深夜从夫差身边醒来,感到很孤独。转脸看着熟睡的君王,心怀不忍与黯然。在他面前,她像个孩子 被宠爱、被疼惜,她没有想过这个看似强大其实孤独的男人也需要同等的爱来回应。她害怕终有一日真实的面目被揭穿,这个发誓爱自己的男人会决绝地杀了她。夜 夜笙歌,强颜欢笑,西施觉得自己变了,变得贪恋一个男人的宠爱。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俗语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待她极好。西施对夫差动过恻隐之心,却断然中止了这种想法。她始终深爱着范蠡,始终难以放弃,唯一的心愿是有朝一日重回越国,再见那个溪边的男子。

       情不朽,爱不老。她对于爱情始终坦白诚恳,不奢望范蠡许她安然的未来……她做到了,她让夫差渐渐疏于国事,使他对越国放下戒心。用伪装起来的爱换取他一 颗真心,她知道并不容易。西施离开十载,范蠡何尝不是悲哀的,若为爱,他自可娶她,泛舟湖上,过平静舒适的日子。他一早看穿这是奢求,越王勾践的复仇大计 迫在眉睫,他想问越王,何时可救回西施,话到嘴边却难以出口。那个心心念念十年的归期一天天逼近,他终日寝食难安。另一边,西施收到情报,预计几日越国军 队抵达吴国。夫差一如既往让她跳舞,与她嬉戏欢乐。多少次,她想说出这场阴谋,然而生之波折流离,颠沛前行,她又岂敢背叛国与家。十年,她等的不是越王灭 吴,望穿秋水只是一人而已。

      范蠡来了,带着武器和回忆。吴国一片大乱,她慌了手脚,收拾好行囊,想逃出宫外。马蹄声、烧杀声,滚滚浓 烟弥漫在宫邸上空。她被困于这座围城。慌乱中,她看见被越军逼退的夫差,昔日的王,今日失去往日威严,双眼空洞绝望,她想他一定没有想到是她背叛了他。夫 差自杀了,深情必以死来句读,剑抹过他的脖颈,鲜血染红衣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