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差命丧姑苏城,西施为爱终殉情

  • 发布时间:2015-10-06 14:23 浏览:加载中
  •   夫差冰凉的身躯突然被温煦和馨香浸泡起来,一种似乎是这一辈子都未体味过的舒适和惬意袭遍了他的全身。

      一 越国事犯

      夫差没想到,越王还给他的种子竟然是煮过的,这一年的秋天,吴国颗粒未收,吴王大怒,马上举兵向越王进攻。

      无奈此时的吴国,因为前几年与齐国的战争元气大伤,加上此时国内粮库亏空,所以在与越军初次交战时就败下阵来。

      夫差得到兵败的消息,大惊失色,这时的吴国,忠臣良将大都被伯噽排挤、陷害,少有能用之人。万般无奈之际,他亲自率领大军在姑苏城郊与越军交战,很快就败下阵来,夫差又集中国都内外的全部兵力,三战越军,又大败。夫差只得退守姑苏城内。

      公元前四百七十五年十一月,吴国国都姑苏城被越国大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像用一只铁桶把姑苏城完全罩住了。

      当吴王夫差带着三百飞骑逃回姑苏城时,西施慌忙去迎驾,夫差顾不上像平时那样与西施打一声招呼,就气急败坏地走进内宫,扔掉手中铁盔,颓然地坐下来。半晌,他才缓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西施,苦笑着说:“美人,寡人这次……唉——”

      西施也从来没有看见夫差这个样子,劝慰着说:“大王,胜败乃兵家常事。大王请爱惜身体,留有青山在,一切都好说。”

      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夫差变得如此的颓废,昔日矫健的躯体好像突然之间变得佝偻了,眼皮垂肿,加上头上的白发,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眼光浑浊而疲惫,完全失去了往日那种锐利的光彩,没有了那种英雄豪迈之气。

      西施的心紧缩着,在一阵一阵地抽疼。她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夫差,号啕大哭。

      “西施,让你受惊了、受苦了,寡人对不住你。”

      “不,不,不,大王”,西施抽泣着说:“是大王受苦了,你,你总算回来了,谢天谢地。”

      夫差左手揽着西施的腰肢,他们相依相偎着走回了寝宫。

      寝宫里早已燃起熏炉,红红的火炭熊熊地燃烧着,蓝色的火苗儿在一伸一舔。

      夫差冰凉的身躯突然被温煦和馨香浸泡起来,一种似乎是这一辈子都未体味过的舒适和惬意袭遍了他的全身。

      他卸了铁甲,脱去了战袍,去除了身上所有的衣物,走进了早为他备好的汤池。

      夫差全身放松,微合着双眼,享受着这生离死别的重逢。他无法自持了,猛地站起来,拦腰抱起了西施,带着滴滴答答的池水,向那张许久未曾睡过的龙床走去。

      一切都隐退,消逝了。战争、流血、恐惧、苦难、兴亡、荣辱、富贵、贫贱……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已不复存在。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二 最后一战

      围城后,勾践急于灭掉吴国,打算集中兵力强攻姑苏城。

       “不可!”范蠡谏道。他知道勾践急于求成的老毛病又犯了。于是,继续劝道:“民谚说得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是吴国这样的大国?姑苏城是一定 能被大王攻破的,可是吴国就不一定不会死灰复燃,所以不如围而困之,任它灯尽油干。善战者,就要能够做到战胜而不受敌人报复,取地而不为敌人所复取。”

      “好!”勾践这时虽然胜利在望,不太听信众臣的话语,对范蠡和文种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于是越军对姑苏城采取了既不攻城,也不撤兵,围而困之的战术。

      果然围城三年,吴国军民无衣无食,纷纷溃散,一天夜里,越军袭破了北门,潮水般涌进城中,烧杀掳掠,夫差的残军在殊死的巷战中丧生,越军毫不费力地占领了吴国国都——姑苏城。

      夫差带着伯噽、太子友、王孙骆几个重臣和不足百人的近卫,逃往姑苏山。

      暮色茫茫,西风劲厉,在如血的残阳中,排空的雁阵一串串哀啼。吴王夫差蹲踞在姑苏山之巅,身披银铠,头戴金冠,双目炯炯,像一只受伤的猛虎,铁铸般地矗立着,依然保持着一代霸主的雄姿。

      他身边环绕着骁勇善战的虎贲之士,虽然不足一百人,可是他们仍然保持昔日给吴王做仪仗时的气派,旁若无人,蔑视一切,如果越军胆敢上山伤害他们的大王,他们就会不吝惜一腔颈血,猛打猛杀,视死如归。

      如果不北上伐齐,如果不杀伍子胥,纵使勾践有翻云覆雨的手段,又岂能战胜自己啊!至此,夫差有些明白,战败他的正是他自己啊!

      “唉,败我者,非勾践也!”他对着西风长叹。

      太子友怀着满腔悲愤走近夫差:“父王,我们不能就此束手待毙啊!”

      此时,伯噽来献计,他说:“当年越王卑辞厚礼,乞和存越,甚至勾践亲自身为奴仆,如今大王何不仿效?”

      “胡说!”夫差像被火炙了一下,猛地弹了起来,怒目圆睁:

      “你敢侮辱寡人?”

      伯噽吓得赶紧闭嘴,灰溜溜地逃走了。

      夫差坚定地说:“寡人只求最后一战!”

      说完,夫差刷地一声抽出了身上的宝剑,从战车上挺立起来,对身边的将士们狂呼着:“冲出去,与他们拼了!”

      太子友、王子地、展如一马当先,旋风一样冲下山,冲向了前面的越军,夫差的战车紧跟其后,王孙骆带领骑兵死死地保护着这辆战车,一块向前冲去。

      太子友挥舞一只长戟,首先冲入阵中,左挑右刺,不知杀死了多少越兵。迎面过来的是越国大将诸暨郢,太子友拍马上前,一戟将其刺穿,恰好此时又有敌人上前,太子友来不及拔出长戟,于是将带着尸体的长戟挥舞着砸向对方,将拦路的越兵打倒一片又一片。

      其他人也都拼死冲杀,现在他们没有退路了,空白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冲杀。

      越军抵挡不住这种凶猛的攻势,开始溃乱,四处奔逃。夫差一行终于冲出了包围圈,死里逃生。

      三 命丧姑苏

      这支队伍继续向前行进,沿路不断受到零星越军的袭击和从密林、山岩后飞出的冷箭的射杀,人数越来越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