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粮借出白眼狼,吴国自此命不长

  • 发布时间:2015-10-06 14:23 浏览:加载中
  •   伍子胥冷静地笑了笑:“昏君不听老夫忠谏,反赐我死。我死不足惜,只是今日我死,明日越兵就要入吴掘你祖宗的坟墓,毁你的宗庙,砍下你那颗愚蠢而昏庸的头!我死后,请取下我的双目,悬挂在东门城楼上,我要亲眼看着越国的军队如何开进姑苏!”

      一 借粮毒计

      经过十多年的卧薪尝胆,越国元气大大恢复,人民生活逐渐好转,勾践没有一日不想到报仇、复国,这天,他召集大臣们商议伐吴之事。

      勾践有些急不可待地说:“吴王宠爱西施,亲近佞臣,奢侈宴乐,已经失去了民心,该是越国复兴的大好时候了,我们可以出兵了吧?”

      “不可伐吴。”范蠡冷静地说,“越国刚刚恢复,吴国尚未衰弱,哪能伐吴?古人说:‘强夺者不祥’,愿大王善待时机。”

       文种也说:“伐吴不可!夫差虽然酒色荒淫,但是还没有达到昏聩的境地,虽然亲近佞臣,但还没达到残杀功臣的程度;虽然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但是还不至于 民心尽丧。一旦战争爆发,伍子胥等忠臣良将就会起而重用,吴军又是饱经战阵的虎狼之师。灭吴必得作长时间的准备和苦战的打算。”

      勾践虽然同意他们的见解,但还是焦急地说道:“光阴易逝,岁月难留,但不知伐吴时机,需要等待到何年何月?”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范蠡非常自信地说,“吴国,迟早是大王的,何必心急?同样的一件事,处置得当与否,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大王倘若对吴国图之过急,取之过早,事态的发展,就很难说了。”

      文种接着说:“臣赞成范大夫之言,越国今年水旱灾接连不断,收成不好,还要向吴国进贡各种东西,虽然库藏有余粮,但得先保证民有饱饭吃。一旦打起仗来,百姓就会无喘息之机,如果国无余粮,民无足食,兵器不足,舟车不继,越国必败无疑。”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不过,越国欠收正是一个好机会……”

      “啊?好机会!”众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

      “是的。”文种大夫肯定地说,“我们可以趁此向吴国借粮。”

      “向吴国借粮?”勾践摇摇头,“这无异于是与虎谋皮,夫差定是不会答应的。”

      “这还是要贿赂伯噽,然后再向夫差苦苦哀求,许诺说越国一有收成,就加倍奉还。吴王既好虚名,又贪小利,一定会借的。”

      “那怎么行呢?现在我们又不是真的缺粮,现在借了,又要加倍偿还,又要挑选最好的,这简直是养虎伤人啊!”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把我们最好的粮食,全用水蒸过再还给吴国。”范蠡看着文种大夫哈哈大笑着说。原来,他已经看穿了文种借粮的蓄意了。

      勾践也突然醒悟过来了:“这办法不错,稻粒用水蒸过,一粒就变成两粒,看起来加倍奉还,其实我们一点儿也没多出。”

      范蠡笑道:“大王,文种大夫的计谋,却远不止你所说的那样呢!”

      “难道还有更深的玄机?”勾践诧异了。

      “如果吴国用我们偿还的稻谷作种子,种下去不发芽,吴国不也闹起饥荒来啊!”

      这办法使大家都惊奇了,勾践仰头大笑:“好计谋呀!范大夫,寡人命你出使姑苏,向夫差借粮。”

      到达姑苏后,当天夜里,范蠡先悄悄地去拜访老朋友伯噽,说出了此行的来意。在范蠡的重金诱惑下,伯噽答应帮助越国借粮。

      第二天早朝时,吴王夫差提出了越国借粮的事,请群臣商议。伍子胥一听异志已露的越国来借粮,首先站出来,激烈反对,他说:“大王,粮食乃一国之本,万民之生基,万万不可借啊!据臣所知,越国并非真正缺粮,而是通过借粮来使我们的国库空缺啊!”

      这几年由于老天爷的眷顾,吴国仓禀丰盈,夫差觉得伍子胥的话很不入耳,可一万石谷物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心中颇有些踌躇犹豫:万一天降灾荒,一万石谷物也可抵挡一阵啊!他用手捻着胡须默不作声。

      看到吴王没有作声,伍子胥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些作用,继续说道:“这些年来,他们进献美女以泯灭大王的志气,进巧工大兴土木以耗费我国的国力,进奇珍异宝以懈怠君臣上下的范防之心,贿唆佞臣离间君臣的关系……这是一连串的阴谋!大王,你应该看清他们的心肠了呀!”

      夫差本来对伍子胥发表的借粮意见并不反感,一听他现在越说越远,竟然提到了美女,一说美女,他想起了他的爱妃西施,他内心不悦,对伍子胥颇为反感了,但是他仍然默不作声。

      伯噽急了,心里直骂伍子胥这个老匹夫坏了他的大事,他不等伍子胥说完后,就抢着说:“大王,越国早已臣服于吴,越民也就是大王的子民。越国遭天灾,千里无收也是实情,如今已是千村断炊,遍地饥民了,仁善的大王愿意忍心看着他们活活饿死吗?”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环顾了一下左右,“这些年来,他们倾其囊,把最好的东西贡献给大王,心底毫无怨恨,天下哪里去找这么好的百姓啊!”

       群臣中大多数都接受过范蠡送来的厚礼,有些人开始附和伯噽的意见。伯噽并不就停止话语,继续说道:“大王一心想称霸诸侯,可知道秦穆公就曾拿出粮食去救 济敌国晋之事吗?这才是霸主的襟怀啊!大王比起秦穆公,其实是更胜一筹的君王。依微臣看,这一万石谷物,是应该借与越国的。”

      伯噽一贯能巧妙地抓住吴王的心理,他的话像蜜汁一样使夫差从头甜到脚底,夫差最喜欢别人将他比作前辈霸主,他动心了,允诺借粮谷给越国。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一年,春播之前,范蠡押解着两万石谷物来到了姑苏。

      浩浩荡荡的运粮车队到姑苏后,范蠡由伯噽陪同,亲自头顶一筐箩金黄饱满的谷粒,上殿进呈夫差。

      夫差看到去年的一万石谷物一年时间内就变成了二万石,非常高兴,他抓过一把谷粒在鼻尘上嗅了嗅,一股芬芳稻香扑面而来,他呵呵大笑,看了一眼当初坚决反对借粮的伍子胥一眼,故意大声地问: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