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卧薪尝胆不忘耻,计谋欲使夫差死

  • 发布时间:2015-10-06 14:22 浏览:加载中
  •   要知道,战争不仅消耗粮食和士兵,更能让吴国增加敌人,甚至引起国内矛盾激化。所以,在夫差与西施在馆娃宫玩得不亦乐乎时,越国君臣们一边忙于练兵备战,一边千方百计地把吴国推入与诸侯混战的泥潭中。

      一 卧薪尝胆

      在吴王歌舞升平、大兴土木的时候,越王勾践正在磨刀霍霍,他们上下一致,君臣同心,为富国强兵,处心积虑,发奋图强。

      勾践返回越国后,为了让自己时时地记起在吴国的耻辱,他没有住在宫里,而是住在柴棚里,并在柴棚里挂上了一个苦胆,每天起床后他要舔一次苦胆,以示自己不忘曾经受过的奇耻大辱;他的夫人也在柴房里纺织,来陪着卧薪尝胆的夫君。

       越王勾践把内政委托于文种,把军务交给范蠡,把邦交交给逢同,自己带着少量随从,到全国各地去巡行,哪个乡里丰收,他就去庆祝,哪个乡里遭灾,他就去慰 问。有民威的乡贤死了,亲临吊唁;有众望的人结婚,登门道喜;有学问的达士生病,亲自伺候。路上遇到老汉、妇妪,就同他们谈年景、家事;遇到青年、少年, 就把带上的食物分送给他们;询问他们的志愿,鼓励他们立志报国。

      有一天,勾践来到了浦阳江边的一个村子里,村民们都围在晒谷场上庆祝丰收,鼓声和歌声响彻云霄,成群结队的青年男女在广场上又蹦又跳,四周围观的人们时时发出欢乐的笑声……

      当他们发现越王勾践来到了这里时,一起欢呼起来,恭敬而又热情地邀请自己的国君一同参加庆祝。

      父老们兴奋之余,悄悄地商议了一下,端出了村里唯一的一坛祖辈留传下来的美酒来招待国王,勾践坚持要大伙一起喝,否则他就不喝。可是酒少人多,晒谷场上人山人海,美酒就是一人舔一舔也不够啊,如何分配得过来呢?

      父老们正愁没有办法的时候,忽然,勾践端起酒坛,“哗啦啦”地把酒往浦阳江里一倒,大声地说:“让浦阳江边所有的百姓,都尝到这美酒吧!”

      他自己先舀起一碗江水,一饮而尽……

      过了几天,勾践在另一个村子里,又看到了另一番景象:老年人愁眉苦脸,小孩儿哭哭啼啼,见不到壮年人,而在田野里劳作的都是些眼含哀愁的妇女,整个村子凄凉得可怕。

      勾践非常吃惊,召集父老一问,才知道今年夏天,这个村子同邻村争夺水源,发生械斗,地方官判决不公,罚全村壮丁往边地服劳役,致使这个村子满目凄凉,衰落不堪。

      勾践一听大为吃惊,痛心地说:“时到今日,越国境内还有百姓蒙冤,老幼受苦。这是寡人之耻,也是寡人之罪!”

      说罢,拔出佩剑,砍伤左腿以示自罚。

       在平时,越王勾践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也十分注意,穿得朴素不讲求质料好,色彩艳,只求暖身;吃得也简单,不追求样式多,滋味好,只求饱肚。不无故举行宴 会,不观歌舞,不听音乐,不事游猎。偶尔为了纪念或者礼节而必须为之时,也不敢尽兴。勾践夫人有时实在看不过去,劝勾践现在不是在吴为奴,不要太苦了自 己,勾践说:“我不能让舒适、安逸的生活来消磨自己的意志!”

      在越王忙着抚慰民众,范蠡忙着训练兵马之时,文种正在为“兴越灭吴”的目标积蓄力量。

      文种大夫是越国内政的主管人,身负重任的他极少有闲暇的日子。开春了,他就忙着动员各地的老百姓赶快春播,让年轻力壮的汉子耕田播种,年老体弱的提饭送水……田野里热热闹闹,越民上下,及时春播,不误农时。

      夏天,他忙着督促修建粮库,庄稼收割下来,公家、私人都有地方存放,不致散失,做到“国无逋税,民无遗穗”。

      入冬后,他更加忙了,调配人员,清理公粮,整顿仓库,把陈粮拨出去,供应各方需要,把新粮收进来,妥善储藏,严加封存,“除陈入新,全已封涂”。经过这样一出一进,仓库里的存粮比前一年更多了。

      文种把“春种、夏苗、秋聚、冬蓄”四件事,当作关乎百姓生死、国家存亡的大事情来对待,每天都忙碌不休。

      他常常说:“治理国家,必须把好这‘四死’、‘四生’的关。春天不下种,一死;夏天不催苗,二死;秋天没放处,三死;冬藏不积蓄,四死。反之就是‘四生’。”

      但是,他的做法却很别致,夏天商人贩葛布,他却收皮货;冬天商人贩皮货,他却收购葛布。有一天,范蠡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文种回答说:“我不能和商人那样,贪图眼前的小利益,必须以有待无,有备无患。儿歌临渴掘井,逢河找船,哪来得及?”

      在掌握皮货的收购和出售上,他也是这样,反其道而行之,哪种货物涨价,商人视为珠玉,不肯卖;他却视为粪土,大量抛售;哪种货物落价,商人们把它看成是粪土,不肯收,他却又视如珠玉,大量收购。

       范蠡问他这是什么道理,他说:“任何货物,贵到极点,一定会落价。因为它贵,做的人多了,存的人也多,这货物就会多余起来,多余则贱;反过来说,贱到极 点,做的人少了,存的也少,这货物就会不足,不足则贵。这就是‘贵上极反贱,贱下极反贵’。因此,我的对策是‘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这样整个国 家的物质生产和供给才会平衡,不然,物贵了,大家赶着生产,其他生产就会荒废,于国家民生不利。”

      越国君臣这样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刻苦耐劳,埋头苦干了几年,越国的元气才算初步恢复。

      二 勾践使诈

      根据文种谋划的“灭吴七术”,要想让吴国衰败,不仅要献美人,让吴国大兴土木,更要让吴国连年征战,陷入战争深渊。

      要知道,战争不仅消耗粮食和士兵,更能让吴国增加敌人,甚至引起国内矛盾激化。所以,在夫差与西施在馆娃宫玩得不亦乐乎时,越国君臣们一边忙于练兵备战,一边千方百计地把吴国推入与诸侯混战的泥潭中。

      几个月以前,从鲁国传来消息,齐、鲁两国关系又趋紧张,战争一触即发。

      得到这个消息以后,文种连夜去见勾践,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勾践听了很兴奋,急忙在他的柴房里召见了范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