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差强龙戏双凤,吴王一身拥二美

  • 发布时间:2015-10-06 14:21 浏览:加载中
  •   看着她那张舒展开来的平静的脸孔,听着她那均匀的呼吸和偶尔发出的轻轻的鼾声,夫差放心了。他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唤来两名侍女,让她们轮流侍候在西施的卧室门外,一旦有什么异常,便马上告知自己。然后,他缓步向郑旦的寝宫走去。

      一 爱与被爱

      皓月当空,向大地洒下水银般的清辉,将喧嚣忙碌了一天的姑苏城冲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朦胧的月色下,城外淡淡的几缕山脉显得遥远而又静谧,满城的湖光水色微波粼粼,闪烁着银光。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楼阁屋宇,变得缥缈虚无,朦朦胧胧。整个世界都已经甜甜地睡去了。

      吴王的宫殿却张灯结彩,弦乐盈耳,为了庆祝自己今天得到了一个绝色美人,夫差正在宴请群臣。

      明亮的烛光照耀下,夫差坐在大殿正中的龙椅上,左手搂着西施,右手端着酒杯与大臣们说笑着。

      西施却没有他那么春风得意,她脸上始终有一种淡淡的痛楚。夫差跟她说话,她不能不微笑着回答,但却是问一句答一句,并无更多的话说。

       趁夫差与他人说笑的时候,西施偷偷地打量着夫差。在她的想象中,夫差应是十分凶悍的,虬须豹眼,满脸横肉,一个凶神恶煞的武夫。她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 这个大国之君竟会如此英俊,一种充满着阳刚之气的英俊。棱角分明的长方脸,略显紫红的面色,饱满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一双大眼炯炯有神,开阖之间,似 有电光倏然闪过,刚毅中透着柔和。

      这个人比范蠡似乎更英俊,更具有男子的英雄之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想起了范蠡。这些天来,范蠡的影子一直烙印在她的脑子里,睁眼闭眼都是范蠡,驱之不走,挥之不去。

      夜渐渐深了,夫差见西施满脸倦容,便对大臣们说:“好了,你们都退下吧,寡人要歇息了。”

      说完,在群臣的跪拜下,夫差搂着西施先行离开。

      大殿的西侧有一间寝宫,装饰的绮丽华美,温馨舒适。夫差对西施说道:“你去沐浴熏身,今夜寡人要与你共享鱼水之乐。”

      当西施沐浴熏香回来,夫差早已更衣完毕,等候多时了。

      听见西施回来,夫差连忙起身,拉着西施坐到床边。尽管低着头,西施依然感觉到他的眼神是火辣辣的。她懂得他的眼神,里面饱含着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

      她心里感到一阵阵发热,很不安地向床里面挪了挪身子,对夫差说道:“大王,天不早了,你也上来睡觉吧。”侍女见状,很知趣地退出了卧室。

      夫差抱起西施,把她轻轻地平放在铺得厚厚的锦褥上,为她脱去罗衫。

      一具美丽的胴体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他的眼前。这分明是上天精雕细琢的美器。通体上下,晶莹剔透,每一个部位都是那样鲜嫩,那样生动诱人。

      两具赤裸的躯体肌肤相接,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一切都静止了,屋子里静极了,连屋外夜风吹动树叶的簌簌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夫差安详地睡着了。西施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有一点西施是可以肯定的,夫差很爱自己,但是自己呢?

       如果没有范蠡,自己也许会爱上夫差。且不说他是吴国的大王,他就是一个普通百姓,也是男人中的佼佼者,也是每一个女人都愿意以身相许的如意郎君。可是不 行啊,自己已经有了一个范蠡,一个生死相许的意中人,他已经把自己的一颗心全都占满了。眼前这个人是越国的仇人,也是范蠡和自己的仇人。对他只能虚应故 事,万不可认真,轻坠情网。

      在夫差与范蠡间作出抉择后,西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二 郑旦入宫

      第二天晚上,夫差专门宴请了越国上大夫范蠡,感谢他为自己带来了天下第一美女。

      范蠡趁机又把同西施一同带来、暂居在驿馆的其他六位美女献给了吴王,这六位美女分别是郑旦、旋波、夷辛、金霞、玉影、扶漠。吴王夫差平日看厌了那些浓妆艳抹、珠光宝气、花团锦簇的宫中美女,见到这群淳朴清秀的姑娘,觉得耳目一新,心里十分喜欢。

      尤其是那个郑旦,体态丰满而又轻盈,酥胸高耸,腰肢柔和,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弹性和青春活力。一张粉扑扑的脸蛋上,朱唇皓齿,修眉俊目,顾盼之间,波流神飞。

      夫差怔怔地看着她,不禁心旌驰荡。人说越国多美女,果然不错。听说她从小和西施一起长大,夫差连忙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此时的夫差,左手搂着西施,右手抱着郑旦,眉开眼笑地与范蠡说着话。他有理由开心,在夫差看来,神仙生活也不过如此。

      身边的西施却很难过,自己的情郎就在眼前,可是自己却坐在别的男人怀里。一想到昨天晚上和夫差的交欢,她就感觉对不起范蠡。

      待下去只会徒增心酸,于是西施对夫差说:“大王,贱妾感到头晕目眩,胸口隐隐作疼,能否先行退下歇息?”

      夫差满脸惶急,手足无措的关切道:“你是不是病了?快传太医,传最好的太医。”

      西施微笑着轻声说道:“近来车船劳顿,歌舞宴饮,我想可能是累的。大王,你不用为小女子担心,我这是旧毛病了,静躺一躺就好了。”

      “真的不要紧吗?你刚来到我身边,可不能出事啊!真得不要紧吗?”

      西施点点头:“在家时常常犯病,躺几个时辰就好了,不要紧的。”

      本来宴乐应该持续到深夜的,因为美人西施生病了,夫差兴趣全无,早早地结束了晚宴,急急忙忙地去探望西施。

      听见夫差的脚步声,西施闭上眼睛装睡。看见西施已经睡着,夫差轻轻地舒口气,让侍女搬把椅子放在床前。他坐在椅子上,一只手将西施散落在脸颊上的几缕黑发轻轻地拢到了耳后。然后静静地打量着那张美玉般的俏脸,不再说一句话,甚至连大声呼吸都不肯,唯恐打扰了她休息。

      西施突然想起了她的妈妈,小时候每次生病,妈妈总是这样静静地守候在她的床前。她的心里有一层层的浪涛滚过,她不敢相信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的地方,一个人们传说的杀人魔头,竟会对自己这样细心体贴,竟能如此安静地守候在一个女人的身边。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