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勾践受辱献娇妻,文种定下美人计

  • 发布时间:2015-10-06 14:20 浏览:加载中
  •   她踩着飞旋的音律,莲步款移,体态轻盈,左转右旋,腾跃蹲伏,马上成了整个舞队的核心。在她的引领下,十几个舞女像无数只花蝴蝶,在大殿里翩跹飞舞。

      吴王夫差看得如痴如醉,一边饮酒,一边不停地击案叫好。

      一 兵败被俘

      战国末年,群雄逐鹿,烽烟四起。

      周敬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三月,吴王夫差率二十万水陆大军向越国进发,誓为先王阖闾复仇。与吴国相比,越国小得多,全国人口才四十多万,可用之兵不过五六万。

      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强敌,大夫范蠡认为应当坚壁清野,只坚守,不出击。待吴军久攻不下,锐气尽失之后,再相机而动。

      越王勾践却认为吴军貌似强大,其实没什么了不起。三年前自己就曾将吴军打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连吴王阖闾都被自己干掉了。如今大军压境,欺负到了家门口,自己岂能做缩头乌龟?所以,他主张以攻代守,半途截击吴军。

      是攻,还是守?众说纷纭,但勾践坚持自己的主张,他是越王,自然是他说了算,可是战争的结果就不是他能左右的。

      因为勾践的莽撞,越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水陆两军几乎全军覆没,仅剩五千残兵退守会稽山。

      夫差的二十万人马将方圆三十里的会稽山铁桶一般围了起来,飞鸟难过,水泄不通。但是,这里山高林密,深壑峻崖,道路崎岖蜿蜒,大兵团作战在这里失去了效用。

      夫差便下令死死困守,不放一人出山,一定要把越国的君臣困死、饿死、冻死在这深山老林里,不论时间多长,一月、两月……甚至一年、两年也在所不惜。

      双方这样相持了四个多月,越王的兵马已经草尽粮绝,连山中能用来果腹的山果、野菜也都吃光了,兵士们一个个疲惫憔悴,瘦骨嶙峋,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无奈之下,勾践只好向吴王乞降。

      当天夜里,越国大夫文种悄悄地来到吴国太宰伯噽设在山前的军帐里,献上黄金五千两,锦缎三千匹,白璧十双,美女二人,买通了夫差极为信任的近臣。

      第二天一大早,伯噽带着文种去拜见夫差。

      虽然文种谦卑恭敬,诚惶诚恐,但是,听到他是代表勾践来乞降的,一旁站立的伍子胥冷冷说道:“乞降?他无非是想保住自己的狗命。我们劳心劳力三年,损兵数万,眼见先王大仇得报。这个时候才来投降,早干嘛去了?”

      文种慌忙连连叩首道:“大王,寡君勾践自知罪大恶极,不容宽恕。如今胜负已定,大王天威已立。若能发仁慈怜悯之心,不加诛戮,他愿携妻子侍臣,到贵国为奴,鞍前马后。越国从此春秋进贡,月月来朝。玉帛子女诸项孝敬任大王自定,只求大王从宽发落。”

      太宰伯噽也急忙从旁周旋:“大王,如今越国已亡,大仇已报。不念旧恶,乃是人君美德。昔日齐桓公、晋文公因之而成霸业。如今勾践自愿入吴为奴,可趁机对越国加以封殖,既扬威四海,又兼得越国之利,大王霸业指日可得。”

      话说到这里,夫差的心里已有几分活动,正要点头,伍子胥又在一旁喊道:“眼下时机千载难逢,不杀勾践,苍天不容,大王且勿糊涂!”

      听到此,文种连忙说道:“寡君尚有可战之士五千,珍珠宝器数万。若大王必欲斩尽杀绝,寡君自会毁宝器,焚绢帛,率五千将士抱必死之心,与贵兵拼搏到底,直拼个鱼死网破。如此对大王何益?还望大王三思。”

      其实,这四个月的围山之战,已使夫差焦虑不安。他是个久经沙场的人,自然知道军旅远征,利在速胜。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长期拖下去,将士们将会倦怠厌战。再说了,二十万大军的后勤供应,全靠一车一船地从国内运来,这对吴国的国力也是个巨大的消耗。

      本来已有意收兵,现在勾践又来乞降,正好给了夫差借坡下驴的借口。何况勾践还承诺年年进贡,入朝为奴。

      于是,夫差索性就同意了勾践的乞降。

      他不是忘记了杀父之仇,而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报仇——让勾践受尽屈辱,让他生不如死!

      就这样,勾践到了吴国,做了囚俘,当了马奴。可是,他不曾料到,这样悲惨、这样不堪忍受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二 受尽屈辱

      勾践带着自己的夫人到吴国后,夫差把他们安排去马厩当马奴。在这里,他们受尽了屈辱。

       天不亮就要起床铡草喂马,每天要挑几十担马粪,还要给几十匹马一一刷毛,那些马儿似乎也知道他的身份,时常踢勾践,把他踢得鼻青眼肿。干的不是人干的 活,吃的也不是人吃的饭,看守经常把剩菜剩饭甚至泔水倒给他们吃。那些看守更是丝毫不把勾践夫妇当人看,经常大声呵斥他们,甚至还会打骂他们。

      如果不是有范蠡从旁开导,这样的苦日子勾践一天都受不了。当初勾践夫妇要到吴国为奴时,范蠡自愿陪同为奴,就是为了让勾践能够忍辱负重、东山再起。

      转眼间,勾践做奴隶已经半年了,他渐渐地习惯了这种吃鸡狗之食,做牛马之役,遭人呵斥,看人白眼的奴隶生活,心境渐趋平缓,不再那么愤激和颓废了。

      这天,勾践早早起床,正在用一把长毛刷子为那些高大健硕的马儿刷毛。忽然,外面人声鼎沸,似乎有很多人朝马厩走来,勾践很好奇,平时这里极少有人来。

      正思索间,马厩里闯进来很多人,中间站立的正是吴王夫差,周围还有很多人。勾践心里在纳闷:夫差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他想放我回去?

      很可惜,勾践把事情想象得太美好了,夫差来这里不是要释放他,而是要羞辱他。

      本来今天,夫差是要带着近臣、美女和诸侯陪同各国派来的使节去游山玩水的。出城的路上,军乐阵阵,长弓大刀激起夫差坐拥江南、天下在握的豪迈激情,他披着轻裘,戴着花帽,喝着美酒,在众臣和美女的簇拥下,骑着骏马向城外奔驰而去。

      半路上,他们遇到了越国进贡的货车,满满八百辆,像一条长龙似的排在路边,令各国的使节们大饱了眼福。

      他们就向夫差提了个要求:看一看在吴国当臣仆的越王勾践,因为他们听说勾践就在这里身居石室,替吴王夫差养马。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