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男宠张易之、张昌宗蛊惑朝政,群臣激愤

  • 发布时间:2016-06-28 12:06 浏览:加载中
  •   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迅速崛起,成为武则天的新宠。这兄弟俩不但模样俊俏,而且出身也好,富有文艺才华,少了冯小宝身上的俗气。可是,他们并没有接受冯小宝的教训,安分守己地侍奉武则天,而是逐渐开始向朝政插手,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会给武则天的统治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武则天年老体弱,日益感到无力明察政坛的各种信息和变化,无法有效地控制朝臣,但她对权力看得重于一切。在这种矛盾之中,她急于以自己的私臣作为代言人,进行人事调整,由此培养新的权力中心。于是,被她信宠的“二张”兄弟便担当起了这个任务。

      “二张”要想插手朝政,必须在宰相班子中打开缺口。而魏元忠是最容不下“二张”的一位宰相,所以他们便找机会陷害魏元忠,致使魏元忠遭贬。他被贬之后,这个问题任未得到解决,“二张”仍为女皇侍幸,接下来仍争斗不止。

      由于魏元忠是朝臣的领袖,他被贬放之后武则天对中枢班子再次调整。长安四年也就是704年,她提拔韦安石为知纳言事、李峤为知内史事,他们都是武则天一手裁培的大臣,她放心得下。

       唐休璟是西陲老将,因他熟悉边情,用他为夏官尚书、兼幽州和营州等都督,又兼安东都护,也算是一位将相人物。以天官侍郎韦嗣立为凤阁侍郎、同平章事,他 是前宰相韦思谦之子,韦思谦死时将二子嗣立、承庆托之女皇,他们都相继被武则天提到宰相位置,都很有才干。宋璟、桓彦范用为御史中丞、袁怒为右台中丞。崔 玄韦亦为女皇一手提拔,现亦充宰相之列。

      魏元忠被贬之后,宋璟对“二张”的看法最重。他是邢州南和(今河北南和县)人,很有才干,升迁也快。举进士后便出仕为上党尉,寻迁监察御史、凤阁舍人。由于他为官清正、性格耿直,武则天很重视他,便将他提拔为御史中丞。

      宋璟十分鄙视“二张”,尤其因他们而使魏元忠遭贬更为气恼。有一次,武则天设宴款待群臣,张氏兄弟侍宠而骄,便坐在了他的上首位。当他过来之后,“二张”畏惧他的正直,便虚位揖之说:“公方今第一人,何乃不坐?”宋景则说:“才劣位卑,张卿以第一,何也?”

      由于当时的奴才称主子为郎,所以,朝中的好多官员为了讨好“二张”便称他们为五郎、六郎。现在宋璟称之为张卿,一旁的天官侍郎郑景看不下去了,忙说:“中丞奈何卿五郎?”宋景讽刺他说:“以官言之,正当为卿。足下非张卿家奴,何郎之有?”

      在场的官员,除武三思外无不大惊失色,怕宋景惹出乱子来。虽然武则天也看到了当时的场面,但她深知宋璟的为人,并没有怪罪于他。

      虽然“二张”插手朝政,遭到了很多正直大臣的不满,但他们不但没有收敛,反而间接逼死了太子李显的长子李重润、妹妹永泰郡主李仙蕙以及她的丈夫魏王武延基。

      大足元年也就是701年八月份的一天,太子李显的长子李重润、妹妹永泰郡主李仙蕙以及她的丈夫魏王武延基,在一起聊天。当时,李重润只有19岁,尚未娶妻生子;永泰郡主李仙蕙17岁,已经怀孕,而且快要分娩了;武延基也是20岁左右。

      几个年轻人在一起闲聊着,李重润突然悲叹了一声说:“皇帝年事已高,还不把朝政交给太子,反而重用张氏兄弟,这两个人千方百计迷惑皇帝,排除满朝文武,搞得国事荒废,政令不通,人心惶惶,真是令人担忧。”

      他的话也引起了武延基夫妇的共鸣,武延基说:“张氏兄弟本来就是奸邪小人,他们哪里懂得治国安邦之道,整天挑拨离间,结党营私,弄得人人自危。别说朝中的那些大臣了,就连我们这些亲族来往都得小心翼翼。”

      李仙蕙也插嘴道:“我父亲身为堂堂太子,连行动的自由都没有,真是太过份了!”

       三个年轻人聊完之后,也就忘记了。照理他们的室内谈话应该没人听到,但是他们疏忽了在门外站班的那个侍女。站班的这个侍女竟然与张易之的书童私通。不知 轻重的她竟然把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易之的书童。这个书童认为这是向上爬的好机会,马上告诉了他的主人张易之。

      张易之一听恼羞成怒,马上向武则天密奏,添油加醋地说:“永泰郡主李仙蕙等人污蔑圣上,且密谋策划,企图匡复唐室。”这可是武则天罪忌讳的事情,她最不能容忍自己的亲人诋毁自己,在背后搞阴谋活动。可见,张易之这一招是多么狠毒。

       武则天马上召见李显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责令他来处置。这对太子李显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他认为这是母亲在试探他对她的忠诚。可是,重润是他的嫡长 子,不仅有着非常清秀俊美的仪容,而且生性善良耿直,以孝爱著称,是自己最得意的一个儿子。永泰郡主已经身怀六甲即将临盆,叫他如何下得了手呢?

      然而母亲的手段他是知道了,长禁房州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那些朝不保夕、凄惶绝望的日日夜夜,至今还让他无数次流着冷汗从噩梦中惊醒,好容易就要熬出了头,他怎么敢有半点差池来触怒母亲呢?

      于是,他为了自保,横下心来将儿子重润和女婿武延基赐死了。本打算等女儿分娩之后再将她赐死,没想到,她得知兄长和丈夫的死讯,受惊早产。孩子没能生下来,便在婉转哀号中痛苦地死去了。一尸两命,堪称人间惨剧。

       可以想象亲自下令让一双儿女自裁的太子李显,心理上是何等的悲痛和愧疚。尤其是太子妃韦氏,重润不仅是她唯一的男孩,还是一位才德兼备的俊才。重润之 死,满朝上下无不悲痛惋惜,更何况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孩子的母亲。这让她后半生母凭子贵的指望完全落空。虽然心中滴血,但为了逃避皇帝严厉的目光,还得装 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强自掩饰。

      由于武则天对“二张”的宠爱和纵容,使他们逐渐向朝政插手。在陷害宰相魏元忠之后,他们间接逼死太子李显的子女的恶行,激起了群臣的共愤,使武则天母子、君臣关系开始紧张。

      【则天上位术】不要让情感失衡:享受生活法

      世间万物,最重要就是平衡。在工作和生活上,不论是哪个方面的“失衡”,都会导致系统的崩溃。虽然我们爱生活、爱自己、爱家庭和工作,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平衡点,所以才会让所有的事情都陷入了混乱中。

      我们想要改变这种工作、感情和生活已经开始“失衡”的状态,就要好好衡量自己的生活重心应该放在哪个地方。作为都市女性,不仅要拥有一份傲人的事业,更要懂得爱自己,发现生活的乐趣,做平衡快乐的自己。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