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好牡丹,更好权力!

  • 发布时间:2016-01-15 12:28 浏览:加载中

  •   武同学在品尝权力的同时,开始玩味权力。高宗无奈,由着武同学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时,他才觉得这条石榴裙哪是什么石榴裙,分明是条铁布衫么!

      做皇后就满足了吗?武则天同学的回答是:不!

      自从侍奉两位皇帝以来,她发现自己已经迷恋上了权力,她丰满的身体、丰沛的思想、磅礴的才干似乎就是为权力而生而存在的。

      她热爱家乡山西文水的牡丹。牡丹艳丽、丰满,奔放而大气,她视之为花中之王。武则天生于牡丹之乡,其长相“方额广颐”,面如牡丹,在以肥为美的唐朝,堪称国色。武则天的气质高贵典雅,雍容大气,直逼天香,是人中牡丹,她自视为人中之王的料子。

      武氏当皇后以后,帮助高宗稳固了朝野,并同时把家乡的牡丹移植到长安,长安牡丹也渐渐知名天下。唐代舒元舆曾作《牡丹赋》,其序文中写道:天后之乡,两河也,有众香精舍,下有牡丹,其花特异。天后叹之上苑之有阙,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国牡丹,日月寝盛。

      爱好牡丹的武则天开始叫板皇权。

      显庆五年十月,高宗因性事过度,加上平常又不爱体育锻炼,身体明显透支,以致风眩头重,目不能视,无法处理公务,朝廷奏章全交由武则天裁决。

       武同学不负所望,处事果决,一件件、一桩桩,办得有条不紊,十分妥帖,显示出她出色的理政才能。只是这才能一施展就有些上瘾,有点收不住。开始她还按照 高宗的指示办,渐渐又觉出高宗优柔寡断的作风根本与自己的思路和作风是两码事,特别是在她手握军权之后,一意孤行。令高宗无法忍受,他想收回皇权,已感到 有了相当的难度。

      恼怒之下,高宗于麟德元年十月秘密召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披着夜色匆匆赶往皇宫,接受国家最高领导人———其实已是被架空了的高宗的约见。

      他就是官为西台侍郎的诗人上官仪。

       如果高宗此时召见的是一位拥有兵权的军事将领肯定会是另一回事了。遗憾的是在关键时候,作为国家领袖高宗叫来捍卫自己权力的只是一个会做做“宫体诗”的 文人,而且他吩咐文人上官仪做的事,是叫他拿起纸和笔,赶紧起草一份废皇后武则天的诏书。对,立即草诏废武后!高宗恨恨地说,仿佛他一句话,一经上官老师 动笔,就能改变既成的事实。

      只是这事反而把人家上官老师给害了。

      几乎在上官仪动笔的同一时间,就有人在门后拔腿奔向西宫去打小报告。

      ———皇后娘娘,娘娘!皇上在着上官仪拟诏要把你给废了。

      武则天闻言大惊,立马风一般直奔高宗而去,当面锣对面鼓直陈自己为皇上操劳,反而遭皇上猜忌,是不是又看上了哪个娘们,要借故废了我!

      说到伤心处,又搬那条“石榴裙”的往事,便泪如雨下说皇上变心了。

      武氏这一弄,反弄得高宗羞惭起来,他只有推脱:我哪有废你的心呢,都是这乾坤秃笔客上官仪出的馊主意啊!

      事已至此,只有轮到上官老师倒霉了。

      不久,武则天授意许敬宗诬告上官仪谋反,把可怜巴巴的上官老师给杀了。

      说起来嘛,这许敬宗还是个的的确确的高级知识分子、历史学家,早年就与杜如晦、房玄龄、孔颖达、虞世南等人同为十八学士,他学问广博、著作等身,总修《五代史》《晋书》。但从他几桩事的做派看,又是个人格下作的家伙。

      其实,武则天自然知道上官仪从一开始就是无辜的,但在她通往皇权的路上必定要用他人的血甚至是无辜者的血来铺就红色的地毯。

      杀了上官仪,武则天向皇权又迈进了一大步。

      朝中由此出现了这样的局面,高宗在前面临朝视事,武氏同学在后面垂帘听政。实际上朝政大权高宗已完全拱手让给了自己的老婆武则天,他只是个影子皇帝而已,全国人民也将武则天和高宗两位领导人共称为“二圣”。

      此时,武同学在品尝权利的同时,开始玩味权利。

      咸亨四年之后,她把高宗的年号改为上元,对通常的“皇后”称呼,也觉得一般化,感觉不到位,索性改为“天后”,这样更大气,也使自己近乎于天,拥有半神之体,这令她感到快乐。只是自己成了“天后”,那高宗也就成了“天皇”,高宗无奈,由着武同学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这时,高宗才觉得这条石榴裙哪是什么石榴裙,分明是条铁布衫么!

      然而,天无二日,地无二主,武同学岂会让这局面维持一辈子?好在弘道元年十二月,一直痨痨病病的高宗李治总算翘了辫子。接下来的问题是:该让儿子当皇帝,还是自己当皇帝?

      武则天没有犹豫,也没有迫不及待。在裴炎的提议下,武则天让幼子李哲登基为帝,自己为皇太后,是年她六十岁,而大权独揽的政治生涯才刚刚开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