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是怎样征服高宗李治的?一条石榴裙的胜利

  • 发布时间:2016-01-11 11:35 浏览:加载中

  •   石榴裙上有什么?当时就成了长安城酒肆茶楼坊间闲客兴味最浓的话题。就像几年前在美国闹得满城风雨的白宫女秘莱温斯基的裙子那样,因为上面有总统克林顿对莱女索欢时印在上面的“遗留物”,不信?可以做DNA检验的。

      聪明的武媚当年也就保留了一条与高宗干那事时的裙子,当然不是为了存念,而是作为存根适时好翻账。跟你干了,不能白干对不对?聪明厉害的女人都懂这一点,都知道留这一手,任你想赖账也赖不成。

       考察登上政治舞台前的武则天的性活动,不难看出多半是作为一种女人特有的“公关”手段,为了达到其目的,而在发挥利用,自然屡试不爽。成功的战例就是她 在太宗李世民病重时,与伺候在侧的太子乱伦,用被太子老爹御用过的肉体,搞得太子李治神魂颠倒。这个小李子是很不争气的,照理轮不到他做太子。李世民是不 忍再经受“玄武门之变”那样的手足相残之疼,他见李治这孩子还老实安分,不似粗鄙无赖、还造老子的“反”的长子李承乾,也不像精明而又不太安分的四子魏王 李泰。总之恰恰因为李治乃“菜鸟”一个,懦弱、无能,李世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作出选择,立他为太子。

      李治看似老实,下面的东西却不老实。

      他经老爹的女人一勾引,也就天不怕地不怕地将自己不安分的手伸进了武同学没穿内裤的石榴裙里。

       武同学知道李治的弱点。她大李治四岁,这孩儿自小长在女人堆里,母后早逝,又贪恋母爱,虽入成年,心理上却没有“断乳”,处事优柔寡断,敬畏父皇,也想 像父皇一样有作为,却又志大才疏,便常有自卑和没有安全感,总想受到母亲的庇护和鼓励,出于本能他在生活中寻找替代物。他遇上了武媚,或者说是武媚盯上了 他,她(他)们在同一时间成了各自的猎物,于是各取所需。

      武同学是时年二十七岁,已是丰满极具性感的少妇。李世民造就了她的肉体和思想的双重成熟———使她既有妓女般丰富的性经验,又有老一代领导人那样的政治头脑。

      可李治除了瘦弱的身体上只有一根整天蠢动不安的阳具外,不具备任何思想武装。武同学在床上花招迭出,令李治仿佛邂逅致命激情,嗷嗷叫着就五体投地。

      武同学以强大的征服欲,迅速成了他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母亲。

       贞观二十三年五月,五十一岁的唐太宗李世民病逝。太子李治接班,为唐朝第三代领导人即唐高宗。高宗由对武同学的肉体依赖而转为政治依赖。按宫中惯例,即 先皇用过的女人都得入寺为尼,武同学也不例外,高宗却硬是动用他做了皇帝的权力把武同学由一个长安感业寺的尼姑特批入中央首脑机关,干部编制、相当于部级 的昭仪待遇都予以解决。当然高宗也没做得那么直接而露骨,史书上记载,永徽元年五月,太宗周年忌。高宗李治到太宗别庙上香。然后驾临感业寺,与先皇太宗的 旧人武媚相见,“武氏泣,上亦泣”。此事便成了一大绯闻,连同此事传遍京师的,还有武媚一首名为《如意娘》的缠绵悱恻的情诗: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此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妈的,石榴裙上有什么?当时就成了长安城酒肆茶楼坊间闲客兴味最浓的话题。就像几年前在美国闹得满城风雨的白宫女秘莱温斯基的裙子那样,因为上面有总统克林顿对莱女索欢时印在上面的“遗留物”,不信?可以做DNA检验的。

       聪明的武媚当年也就保留了一条与高宗干那事时的裙子,当然不是为了存念,而是作为存根适时好翻账。跟你干了,不能白干对不对?聪明厉害的女人都懂这一 点,都知道留这一手,任你想赖账也赖不成。当今做领导的同志们可得警惕啊!千万别在向女秘书下手时,东西不利索,在人家裙子上留下点什么,做事一定得干 净!

      话扯远了!且说当时高宗和武媚从感业寺传出的绯闻,自然传入高宗的老婆王皇后的耳朵。

      王皇后气得柳眉倒竖,这还了得!但转眼一想,老公高宗是皇帝,他想怎么搞绯闻就怎么搞,自己能奈他何?尤其眼下宫中的萧淑妃才是她真正的对头,不如就利用武媚娘来打击正得宠争位的萧淑妃?于是王皇后顺高宗之意,把武媚从感业寺引入宫来。

      武媚与王皇后相见,皇后倒先夸起对方来:妹妹你还是那么漂亮,难怪皇上老惦着你。武媚更乖巧地说姐姐才是国色天香,正好跟皇上配成一对呢!

       话是这么说,两个女人心里都打开了各自的算盘。武媚这次进宫和十四岁那年初次入宫不同,那次带着懵懂而好奇,还有年少体内的勃勃欲望。这一次,她目标明 确,经过命运的起落之后,她已深谙宫中的游戏规则,掌握了斗争经验。王皇后的伎俩意在用她扫除萧淑妃,她早看得清清楚楚,她不过是将计就计,不止是要扫除 一个萧淑妃,而是要把她和皇后一起扫清,皇后的位置只有我武媚才合适来坐。

      史书上记载:才人有权数,诡变不穷。她一方面用自己丰满艳 丽的肉身为武器,让高宗李治一头钻在她的石榴裙里不肯出来;另一方面她连施阴招把萧淑妃和王皇后剪除,并且还拉拢朝廷高干李义府、许敬宗、袁公谕、崔文玄 等人做工作,对付朝中另一批以长孙无忌、褚遂良为首的自恃是当年和唐太宗一块打江山的老臣组成的反对派。武媚大搞串联,大肆制造舆论,以便把自己推上皇后 之位。

      既是高干又是高知的李义府甚至在朝中为高宗李治换老婆之事猛作铺垫,说,连一个老农户多收了几斗谷子也要换老婆,何况贵为天子乎?

      高宗李治知道无论是从帮助自己开展工作还是获得性快乐,自己都是需要武媚同学做皇后的。在朝中为是否诏立武氏为皇后而吵得沸反盈天时,高宗无比郑重地征求了开国元勋、太宗李世民的亲密战友李世意见,李世勣此时已是老而成精,他只回答:这是陛下的家事,何必要问外的

      此话正中李治、武媚下怀,二人一拍巴掌,就这么办!

      永徽六年十一月,李治下诏废了王皇后和萧淑妃,接着诏立昭仪武氏为皇后。在这场后宫的斗争中,我们最终看到胜利的旗帜———居然是上面留有不明污渍的一条石榴裙,它生动无比地在唐宫的旗杆上高高飘扬。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