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为了情人竟罢免了几个宰相

  • 发布时间:2015-11-12 11:00 浏览:加载中

  •   酷吏政治废除了,贤人得用,臣民一心,国家蒸蒸日上,继承人问题也解决了。武则天的心放松了,她一面求仙问药,延年益寿,宠幸面首,一面游山玩水,招 集群臣及文学之士赋宴作诗,日子过得很是惬意。太子和武氏子弟相处融洽,一时母慈子孝,君臣和谐。武则天安然地颐养天年了,如果没有意外,她的政治生命就 会随着自然生命一块结束,李显得以顺利即位,皆大欢喜,这是最好的结局。然而,一股新兴势力崛起了,这股势力不仅扰乱了大好局面,而且又一次改变了武则天 的命运。这股势力就是面首的势力,其实面首的势力早就形成气候了。

      武则天是一个喜欢美男子的人。高宗死后,千金公主给她进献了第一个 面首冯小宝。为掩人耳目,她让冯小宝出家当了和尚,改名薛怀义。当时,和尚和道士是可以经常进宫的,这样一来,就免去了旁人的议论。薛怀义经常出人武则天 身边,武则天还让他当上了洛阳名寺白马寺的住持。有了这个身份,薛怀义出入宫禁就更方便了。

      这薛怀义的确有些本事,不但为武则天修建了明堂,从《大云经》里找到了女人可以做皇帝的依据,帮助武则天顺利登基做了皇帝,而且还两次挂帅出征讨伐突厥,凯旋而归。于是,这个原来走江湖卖药的混混,成了皇帝面前的红人、白马寺的住持、威风八面的大将军。

       但是,小人永远就是小人。小人得志之后,往往不知道自己姓啥,开始飞扬跋扈起来。不仅欺压良善,不把群臣放在眼里,而且还敢冒犯武则天的天威。在他远征 突厥期间,武则天移爱于一个叫沈南求的御医,他凯旋归来一看皇帝身边多了一个人,觉得自己受了欺骗,从此处处给武则天难堪。武则天念及旧情,仍处处维护着 他,可他还是不知好歹,居然一把火烧了武则天花费巨资修建的明堂和天堂。到了这个时候,武则天还是放了他一马,说失火烧了就算了,天堂和明堂重修就是,重 修的事还是由他薛怀义负责。若薛怀义就此安分守己,也许他能寿终正寝,但他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以为武周王朝离开他就得垮台似的,胆子越来越大,经常在武 则天面前出言不逊。武则天终于忍无可忍,在她的授意之下,太平公主派人在僻静处将薛怀义乱棒打死,尸体被直接送回白马寺焚化。

      太平公 主处死薛怀义后,觉得母亲晚年形单影只,很孤独,就把自己的小宠物孝敬给母亲。这个人就是张昌宗,张昌宗得宠后,不忘拉扯兄弟一把,又将自己的同父异母的 哥哥张易之也介绍给武则天,武则天对兄弟俩很是喜欢,兄弟俩身价倍增,巴结兄弟俩的人不计其数。怎么个巴结法呢?唐朝有个风俗,就是仆人称呼自己的主人家 的儿子为“郎”,张易之在家里排行第五,张昌宗排行第六,朝廷那帮巴结他们的大臣就分别叫他们为五郎、六郎,甘心当二张的奴才。

      武则 天是个喜欢美男子的人,为了让更多的美男子汇聚在自己的身边,圣历二年,她还设置了一个叫做控鹤监的机构,后来改名为奉裒府,搜罗美男子和一些有才华的诗 人文人,武则天无论到哪儿去,都会带上这帮人。可见,这个奉宸府的地位非同寻常,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往里面钻。投机分子越来越多,渐斩地奉裒府的名声就 坏了,于是有大臣劝说武则天,选男宠没错,可不该让他们在朝廷上乱说话。武则天想来也是,决定让张易之兄弟等人做点文化工作,抬高他们的身价。就这样,二 张奉命招集人编撰一本叫《三教珠英》的书,是一部关于阐释儒、释、道三家思想的诗歌总集。要编撰这样一部有难度的诗歌总集,需要一批有真才实学的人,当时 很多文人都被延揽到二张麾下,比如唐代大诗人杜甫的爷爷、官至宰相的杜审言,玄宗朝的宰相张说等就是其中的成员。

      有这么多文人在身边,还有大批巴结他们的官员,二张的人脉就越来越广了,实力也越来越大,他们凭借武则天的宠幸,逐步突破男宠的界限,插手朝政,为所欲为。

       二张有个弟弟叫张昌邑,是洛阳县的县令,当时有个姓薛的想当官,担心自己在众多的候选人中没有竞争优势,就想找张家兄弟帮忙。一天,张昌邑骑马上班,姓 薛的就拦路行贿,塞给张昌邑50两金子,说明了自己想当官的意图。张昌邑见钱眼开,当即答应,把写着姓薛的基本情况的条子就交给了吏部侍郎。没想到这个侍 郎是个马大哈,条子塞进袖子里就忙别的事去了,忙碌中把条子弄丢了。他赶紧回去找张昌邑,问需帮忙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张昌邑一听火了:我只见过他一面, 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啊,只记得他姓薛,你把姓薛的全部录取了不就得了吗?没有办法,侍郎只好照办,将60多个姓薛的全部录取了。然而,这样做的影响是恶劣 的,朝中很多正直的大臣不服气,纷纷把矛头指向了二张,但二张并不收敛,继续飞扬跋扈。

      本来在拥立庐陵王李显当太子这件事上,二张是立下了大功的,太子对两人也很感激。照这样下去,李显当皇帝后,应该不会为难他们,还可保证他们的富贵。但是,两人很快就与太子结下了梁子。

       由于武则天年事已高,很多政事都委托张易之兄弟处理,二张得以插手朝政。大足元年(701)的某一天,太子李显之子邵王李重润与其妹永泰郡主、郡主的丈 夫魏王武延基私下在一起议论,说二张不仅出入宫廷,而且干权乱政,反正私下议论的话语是不好听的。不知怎的,这些话却被张易之听到了,张易之马上跑到武则 天那里去哭诉,当然还添油加醋了一番,说他们如何在私下里议论陛下的不是。武则天是上了年纪的人,脾气有点阴晴不定,再说她从来不允许任何人挑战她的权 威,听了张易之的哭诉,心想:朕这个老太婆刚把你们的父亲弄回来立为太子,你们就想翻天了吗?想到这里,武则天很是生气,当即把李显叫来,让他自己去处理 这件事。李显是在武则天面前栽过筋斗的人,这十五年他简直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回到京城做了太子,当然不想再失去太子的身份。他知道母亲是用 这件事来考验自己的忠诚度,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将三人都处死。由于永泰郡主已经怀孕,于是,李显下令先将李重润和女婿武延基勒死,等永泰郡主生下孩子 后,再让她领死。永泰郡主万万没有想到就为这么一点小事,自己的丈夫和哥哥一下子死于非命,根本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导致身体出了状况,早产了。结果婴儿死 了,她自己也忧郁而死。四条人命,而且儿子、女儿、女婿都没有留下后代,这笔账,太子李显深深地记在了心里,对于二张的拥立之功,就这样一笔勾销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