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临朝:废立皇帝视同儿戏

  • 发布时间:2015-11-06 10:21 浏览:加载中

  •   高宗死后三天,宰相裴炎上书说:“如今,新皇正在守孝,尚未亲政。守孝期间应由皇太后暂行皇权!”

      这个裴炎不仅是武则天一手提拔起来的宰相,而且是高宗皇帝临终前给儿子指定的唯一顾命大臣,以这样的身份说话当然是一言九鼎,何况高宗的“遗诏”里有“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之语,朝中无人反对。

      武则天开始独自临朝,行使皇帝的权力。

      在这个世界上,谁做了皇帝也不会再心甘情愿将皇权交出来,除非他是傻子。别人不会,武则天更不会。

      在这一个月里,武则天先是安抚皇室宗族,把唐高祖和唐太宗的儿子们都加封了爵位;同时,调整宰相人选,那些不听话的宰相要么撤职,要么被调离岗位,把支持她的人全留下来,并补充了支持自己的新鲜血液。

      随后,她又掌握了御林军和全国兵权。

      李哲是个孝子,安安心心地守孝。等他守完二十七天回到皇帝位子上一看,傻眼了,自己的人不见了,四周全是母亲的人。从亲政的那一天起,他就感觉自己这个皇帝很窝囊,处处被母亲掣肘,无法施展拳脚。

      李哲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于是决定提拔自己的人。

      亲政的当天,他把岳父韦玄贞提拔为豫州刺史。这本是惯例,自己做了皇帝,让老丈人沾点光,提升一下职务,实属人之常情。不过,他见母亲处处掣肘自己,心里急了,急于在短期内组建一个支持自己的成员班子。几天后,他又下令把岳父提拔为宰相。然而,这却是一个败招。

      首先,他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武则天,使母子权力之争一下抬到了桌面上,伤了武则天的面子,必然招致武则天的全力反扑。

      其次,武后暂行皇权是裴炎的提议,裴炎是宰相集团中的实权人物,李哲此举显然也把矛头指向了裴炎,裴炎好不容易才混到了这个位置,当然不希望有人来分他的权。因此,对于提拔韦玄贞为宰相,裴炎明确表示反对,不肯起草诏书。

       在武则天的几个儿子中,李哲这个人能力不怎么样,但脾气却是最火爆的一个。见一个臣子居然敢顶撞他这个皇帝,心里很是不爽,无名火从胸中升起,冲着裴炎 大发雷霆:“朕要封他做宰相有什么不行?天下是朕的天下,朕有权封赏谁,就算朕把天下送给韦玄贞,又有什么不可以,又关你什么事?”

      这裴炎也不是吃醋的,身为宰相,他本就有驳封的权力,何况身后有武则天撑腰,当然不会吃李哲这一套。他跑到武则天那里上奏说:“太后,皇帝昏庸固执,封宰相不成,居然扬言要把天下送给韦玄贞,臣苦劝不听,不知如何是好,请太后明示?”

      武则天闻听此话又惊又喜,故意反问道:“真有此事?”

      裴炎说:“确有此事。”

      两人沉默良久,随即商量对策,达成一致意见:废除昏君,另立贤德之君。

       出人意料的是,新君的人选不是李哲的儿子,尽管高宗生前已将李哲的儿子封为皇太孙,但武则天还是选择了李哲的弟弟、武则天的第四个儿子李旦为皇位继承 人。原因很简单,若立李哲的儿子,李哲就成了太上皇,他的谪妻韦后就成了太后,武则天就成了太皇太后。按惯例,新皇帝小,是由太后辅政,一般轮不到太皇太 后,除非太后没有这个能力。而立小儿子李旦,武则天仍然是太后,有充足的理由参政议政。

      嗣圣元年(684)二月的一天,武则天通知群臣上朝议事。文武百官都感到奇怪,新皇已经亲政了,为何要由太后发布命令呢?

      文武百官来到朝堂,皇帝李哲和武则天都坐着,朝堂内雅雀无声,空气像凝固了似的,大家都闻到了一股火药味。皇帝李哲强作镇定,却流露出惴惴不安的神情。

      宰相裴炎、刘祎之和御林军将军程务挺、张虔勖走进朝堂。裴炎上前,大声高呼:“奉太后懿旨,废皇帝为庐陵王!”

      文武百官惊呆了,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几名军士上前,早已把李哲拉下了皇帝宝座。李哲一边挣扎一边质问道:“朕有何罪?太后为何要废朕?”

      武则天冷冷地说:“你不是要把天下送给韦玄贞吗?既然不想保祖宗江山,还有什么资格做皇帝?”

      李哲此时才明白,他的母亲已经掌控了宰相集团和全国军队,得到了禁宫护卫御林军的拥护,彻底控制了朝廷,拿下自己不费吹灰之力。

      就这样,经过一场兵不血刃的政变,当了几十天皇帝的李哲被稀里糊涂地拉下马来,贬为庐陵王。

      第二天,武则天的第四个儿子相王李旦被扶上皇位。

       李旦比李哲聪明,他知道凭自己眼前的实力,远远没有资格跟母亲叫板,所以,他很知趣,很守规矩,事事都听武则天的。不过,武则天仍对他不放心,没过多久 就把他软禁了起来,没有重大场合不让他出场。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只能乖乖地呆在偏殿里。皇帝呆在偏殿,那正殿的龙椅上坐着谁呢?谁也没有坐,龙椅上空无一 人,龙椅的后面挂着一个帘子,武则天坐在帘子背后,临朝称制。她就是这样软禁李旦的,而且理由冠冕堂皇,说先皇新丧,新皇不胜悲痛,暂时无法理政,由哀家 代劳。

      这个理由实在很搞笑,但没有人敢笑。天下人都知道,李旦是个傀儡皇帝,权力掌握在武则天手里,她已经是独断乾坤的无冕女皇。她效法汉朝的吕太后,临朝称制。

      临朝称制后的武则天好像还是觉得没有安全感,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是他的第二个儿子,废太子李贤。

      在武则天四个儿子中,李贤是最有才能的,在皇族和群臣中很有号召力,如果儿子中有谁能威胁到自己的权力,那么这个人非李贤莫属。

      谁要成为武则天大权独揽的障碍,谁就得死,这是武则天定律。

      李贤早已被贬到巴州(今四川省巴中市),但武则天没有忘记他,现在更想起了他,于是派使者前往巴州“慰问”。

      使者见了李贤,端起一杯酒,冷酷地说:“皇太后赏赐殿下这杯酒,微臣将它带来,太后希望殿下喝了这杯酒,能永享康乐。”

      李贤接过酒,一饮而尽。

      使者见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回长安复命去了。

      使者走后,李贤将自己的妻儿叫来,吩咐他们一定要听太后的话,好好活着。

      妻妾们哭成一片,孩子们则一个个懵懂无知,愣在那里。

      随后,李贤又叫进侍卫官,绝望地对他说:“我的妻儿托你看护,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侍卫官泪流满面,跪倒在李贤面前,发誓一定会照顾好王妃和小王爷。

      当天夜里,李贤端起自备的另一杯毒酒,喝到一滴不剩。

      翌日清晨,侍卫官发现李贤死在屋里,窗前的红蜡烛已经燃尽,尸体早已僵硬,冰冷如铁。

      消息传到长安,群臣震恐,武则天更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当然,这不是矫情,她希望李贤死,但没想到李贤会这样无怨无悔地死。李贤的死,使她消除了在政治上最强有力的对手,然而,她却失去了心头肉,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武则天追封李贤为雍王,并亲率文武百官给李贤大举发丧,李贤的葬礼无比隆重。

      李弘死了,李贤死了,李哲被废了,李旦被软禁了。这是武则天四个儿子的遭遇,追求权力的野心使她淡着亲情,紧锣密鼓地筹划着谋取皇帝的宝座。要实现这个目标,身边必须要有人,儿子们是靠不住的,因为她要夺取的皇帝宝座本身就是儿子们的。

      她开始提拔和重用武氏家族的子侄们。不久,武承嗣被提拔为宰相,武三思被封为兵部尚书。

      职场圣经语录

       在权力面前,无所谓亲情。为了权力,武则天把自己推向了四个儿子的对立面,四个儿子中,两个死了,一个被她流放了,一个被她软禁了。也许很多人会说武则 天太冷酷无情,大唐的天下让儿子管跟让她管不是一回事吗?说起来是一回事,但实际上不是一回事,自己掌权和让别人代自己掌权,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武 则天一路走来不容易,一直在刀锋上舔血,她知道失去权力意味着什么,所以,在权力面前,她义无反顾地抛弃亲情,她别无选择,也无可厚非。这是那个时代的生 存逻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