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则天的野心:党同伐异,重组政局

  • 发布时间:2015-10-29 18:18 浏览:加载中
  •   皇后的地位稳固了,儿子也做上了太子,照理说,武则天应该知足了,好好地相夫教子。然而,她生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 她很清楚,皇后之位来之不易。当初那些极力阻止自己主宰后宫的人还盘踞在宰相的位子上,他们是元老重臣,位高权重,一旦时机成熟,他们打个喷嚏就能掀起巨 大的风浪,必须进一步削弱他们的势力,让他们滚出朝廷。此外,那些鼎力支持自己的人,也应该给予他们奖励,让他们看到希望,只要好好跟着我武则天混,就一 定有好日子过。当然,奖励拥武派是建立在打击倒武派的基础上的,只有打击他们,让他们滚蛋,才能腾出位置来给那些支持自己的人升官。


    武则天
     
       武则天把矛头指向了那些反对自己的元老重臣。当然,她不是全面开花,采取的是重点进攻。长孙无忌和于志宁树大根深,虽说他们也反对自己做皇后,但始终没有 明确表示反对,态度并不像韩瑗、来济、褚遂良等人激烈,而且,韩瑗、来济、褚遂良等人的根基和势力相对要弱小一些,于是这三个人就上了武则天的第一批黑名 单。

      此时,褚遂良已经被贬到外地,只有韩瑗和来济两个人尚在朝廷主事。对于这两个人,武则天并没有直接向他们开刀,而是使出了以退为 进、引蛇出洞的一招。就在武则天当上皇后的第三天,她上表要求唐高宗褒奖韩瑗和来济:“陛下前以妾为宸妃,韩瑗、来济面折庭争,此既事之极难,岂非深情为 国!乞加褒赏。”大意是说:韩瑗、来济当初在朝堂上极力阻止陛下封我为宸妃,虽然这件事让我感到难堪,但他们确实不容易,若不是为国家着想,他们是不会这 样的,请求陛下体察他们那份忠心,奖赏他们。武则天展示出了一个政治家的水平,此举至少达到了两个效果:首先,我武则天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对于曾经极 力反对我的人,我都能既往不咎,大肚能容,对于其他人,我又怎么会跟他们过不去呢?这就展示了她“母仪天下”的一面。其次,此举麻痹了韩瑗和来济,使他们 误以为废立皇后的风波已经过去,武则天这个女人还是比较识趣,咱们该干嘛,还干嘛。

      此招儿一出,韩瑗果然上当了。显庆元年(656 年)十二月,他上表为褚遂良鸣不平,希望皇上把褚遂良召回朝廷,委以重任。他说:“遂良社稷忠臣,为谗谀所毁。昔微子去而殷国以亡,张华存而纲纪不乱。陛 下无故弃逐旧臣,恐非国家之福!”翻译成现代白话,大意是:褚遂良是顾命大臣,对陛下忠贞不二,因被小人离间而被贬逐到地方。当年微子离开朝廷,商朝灭亡 了,西晋因为有张华的存在而朝纲不乱。现在陛下无故弃逐先皇指定的顾命大臣,恐怕这不是国家的福分。言下之意是希望高宗能把褚遂良召回朝廷,继续委以重 任,否则,国家就要面临灾难。此言一出,高宗勃然大怒,他当初那样顶撞我,一点不把朕这个天子放在眼里,以下犯上,我贬他官,我就如同商纣王了,朝廷没有 他褚遂良,大唐王朝就要灭亡了,这是什么话?朕不相信,死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于是下令继续贬,把褚遂良贬往更偏远的地方。当然,具体贬到什么地方, 这件事还是由韩瑗来操作,倒霉的褚遂良又被贬到桂州(今广西桂林)当都督去了。那时的桂林虽然同样山清水秀,却是人烟稀少,瘴气丛生的地方,到那里做官就 跟充军差不多。不过,这还不是褚遂良最坏的去处。

      武则天正愁找不到把柄,现在韩瑗居然自投罗网,岂不是天助我也!在她的授意下,第二 天,许敬宗上书唐高宗说:“现在朝廷里有些人正在酝酿一场巨大的阴谋,韩瑗等人把褚遂良贬往桂州,看似慑于陛下天威,其实是包藏祸心,明贬暗升。之所以这 么说,是因桂州乃用武之地,是个养兵、练兵、用兵的好地方。韩瑗利用自己身居相位之便独断专行,安排褚遂良做桂州都督,是想和他里应外合。除此以外,来济 和褚遂良也是朋党,实际上他们三个人早就在一起酝酿了这场惊天阴谋,妄图瞒天过海,祸乱朝纲!”

      这段文字,我辈今日读来也是噤若寒 蝉。事物是普遍联系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桂林在广西,长安在陕西,桂州和长安相隔几千里,山重水复,在交通如此便畅的今天,让一个人带着一支军队 从桂林去进攻长安,也是不敢想象的。举个例子说,民国时期的李宗仁、白崇禧是广西历史上最厉害的军阀,桂军的战斗力在全国是一流的,李、白二人的军事天赋 在当时的军阀中是一等一的,但他们的军队从来就没有打到过四川,何况陕西还在四川以北,川陕之间还隔着难以跨越的秦岭。民国时都不敢想象的事,何况一千三 百多年前呢。褚遂良、韩瑗、来济乃天下才俊,身居宰辅,酝酿这样一个阴谋,除非脑子里长的不是脑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唐高宗 不管这些,他认可了许敬宗的上奏,不是因为他智商有问题,而是因为此时的他是武则天的亲密战友,下定决心要让元老重臣们滚蛋。于是,韩瑗被贬为振州刺史, 来济被贬为台州刺史,双双失去了相位。振州就是现在海南省的三亚市,台州是现在浙江省的临海市,虽然这两个地方现在都是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很幸福的地方, 但在那时,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

      而更倒霉的则是褚遂良,桂州不是用武之地吗,那你老先生就别呆在桂州了,省得让朕睡不着觉,于是他又 被贬到爱州担任刺史去了。爱州就是今天越南的清化市,这地方到现在作为越南的重点城市,但也不咋的,更别说在那个时候,那是个蛮荒、落后且遥远的地方。到 了那个地方,有着“唐楷第一人”之誉的褚遂良终于跌破了心理底线,受不了了。显庆二年,褚遂良上表说:

      “往者承乾废,岑文本、刘洎奏 东宫不可少旷,宜遣濮王居之,臣引义固争。明日仗入,先帝留无忌、玄龄、勣及臣定册立陛下。当受遗诏,独臣与无忌二人在,陛下方草土号恸,臣即奏请即位大 行柩前。当时陛下手抱臣颈,臣及无忌请即还京,发哀大告,内外宁谧。臣力小任重,动贻伊戚,蝼蚁余齿,乞陛下哀怜。”

      这封上表回忆了自己当初如何在险象环生的皇储之争中,是怎样与长孙无忌、李勣等人鼎立支持高宗,使他被立为太子并继承大统,然后自己又是如何尽心尽力地辅佐朝政的,希望唐高宗不念功劳念苦劳,对他网开一面。

       准确地说,这封上表写得非常没有水平。当初你褚遂良之所以敢于廷争,不给高宗一点面子,你不就仗着你有拥戴之功,是先皇指派的顾命大臣吗?高宗之所以要 放逐你,恰恰也是因为这一点,因为你让他这个皇帝做得太窝囊,像做孙子似的。换句话说,你褚遂良自以为可以仗势的资本,恰恰是唐高宗要放逐你的理由。如此 不识时务,只能让高宗更反感。这封上表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高宗的任何回复,绝望的褚遂良受不了艰苦而又恶劣的生活环境,于第二年病逝于爱州,享年六十三 岁。

      韩瑗和来济的被贬,又空出两个宰相的位置来。在支持武则天的人员中,许敬宗和李义府的功劳最大,于是许敬宗取代来济成了门下侍 中,李义府则取代韩瑗成了中书令,双双进人了宰相集团。这是一个很有意味的人事安排,因为唐朝中央政府的分工是非常明确的,尚书省掌管吏、户、礼、兵、 刑、工六部,主要负责人事、民政、外交、军政、刑法方面的事务;中书省负责起草诏书;门下省负责审核诏书。一个文件只有经过中书、门下两个程序,才能真正 成为敕旨,形成具有效力的“红头文件”。如今李义府担任中书令,许敬宗担任门下侍中,武则天的意图就可以借助于中央政府的渠道贯彻下去。这为她染指朝政铺 平了道路。从此,武则天的手从后宫伸向了朝廷,看来要想让这个皇后安分守己,显然不可能了。

      职场圣经语录

      “痛打 落水狗”这不是鲁迅的专利,实际上中国几千年来的权力角逐一直遵循着这一游戏规则。武则天的高明之处是她没有像金庸小说中的洪七公、黄蓉那样,挥动打狗 棒,一打就是一大片。她是有重点、有选择地打,锁定目标,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一点一点地蚕食,达到水到渠成“鲸吞”的效果。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