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私蓄男宠

  • 发布时间:2015-09-20 19:06 浏览:加载中
  •   男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而则天女皇也没闲着,她先后宠幸过四个男人。其实,则天皇帝从太后那时开始,每天日理万机,退朝后总是感到疲惫与烦躁。每 天睡前,让人按摩但仍不舒服,睡眠也不好,吃了御医配的安眠药也不起作用,听上官婉儿给她读她喜欢的诗文也不行。她常常对婉儿发脾气说“今晚的朗读没有诚 意”,或者“声音太大”等。对宠爱的婉儿尚且如此,其他宫女及太监更不用说了。凡是来问候太后的人,她都一概不接见,唯有千金公主,特别容许觐见。

      千金公主是高祖众多公主中和则天皇帝最谈得来的女人,当千金公主听上官婉儿说了太后最近的表现后,她笑了,对婉儿说:“我知道有灵药能医治太后的病。”

      随后,千金公主对太后说:“凡是身体之根本有问题时,不论服多少汤药也不能好。您可能因阴阳失调产生疾病,天下一切生物,只有阴阳相和才能圆满地成长。”

      看着千金公主,太后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她感兴趣地说:“你讲得很有道理。我过去一直忙着政务没注意此方面,你一定知道具体的灵药吧?”

      “有,明天我就把药给您送来。”

      果然第二天,千金公主把冯小宝这味“活药”送到了太后的身边。

       冯小宝是一位游走江湖、以贩卖药材为营生的小伙子,此时的冯小宝三十岁刚过,精力充沛,千金公主虽然舍不得让冯小宝离开,但因为讨好太后,就将这个玩物 献出来。于是,冯小宝被当做礼物孝敬给了她的母亲。《旧唐书》中记载,千金公主向太后说:“小宝有非常才,可以近侍。”

      所以,这个冯 小宝此后就真的成了则天皇帝身边的宝了,经常出入则天皇帝的寝宫,可这有碍观瞻,很不体面,则天皇帝怎么也得注意点影响,因为冯小宝毕竟是一个没有名堂的 小人物。则天皇帝想出一个主意,让冯小宝先出家到白马寺做一个僧人,修葺洛阳的白马寺,之后出任住持。在唐朝,僧人道士出入宫廷是很平常的事。则天皇帝当 即拨款二百万两给冯小宝,作为修复白马寺的经费,让他作为该寺的住持。从此,冯小宝就以住持的身份出现在宫中,出现在则天皇帝的床上了。为了从根本上改变 冯小宝的地位,则天皇帝还要求他闲来学习佛教经典,修身养性,提升人生境界,为日后发展奠定基础。可冯小宝出身低微,弄进宫来不体面,因此她亲自为他改名 为薛怀义,让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认薛怀义为叔叔,给冯小宝进行一番包装。

      薛怀义从低贱的人一跃而为高贵的人,环境的变化使他的心灵发 生很大变化,他自负和傲慢无理,手中的皮鞭可以任意抽打在每个人身上。《资治通鉴》说:薛怀义出入宫禁时,乘坐天子车马,身边有十几个宦官侍奉陪同,百姓 遇到了,都奔走逃避,如果有人胆敢靠近马车,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打完抛弃在地,根本不管人的死活。薛怀义嚣张至极,朝廷显贵都跪地向他敬礼。武承嗣、武三 思为他拉缰绳赶马车,薛怀义都没把这些人放眼里。除了白马寺正规僧人以外,他还把洛阳市的无赖青少年集中起来,把他们剃掉头发,编成专属他的侍卫队,这些 临时和尚们只要一有空,就成群地到市区任意抢劫、恐吓、强奸、伤害等,横行霸道,成了街头强盗,为非作歹。人们对他们避而远之,没有人敢向司法单位控诉, 敢向则天皇帝报告。

      右台御史冯思勖站出来主持正义,根据朝廷法令,把这些无赖之徒逮捕关进牢里。可是,薛怀义从此记恨在心,在路上遇 到冯思勖,便命令随从殴打,险些将冯思勖打死。朝臣对薛怀义的反感和憎恶与日俱增,这一切当然逃不过则天皇帝的眼睛,她表面上平静如水,而内心却早已想出 怎么对付的主意了。薛怀义是可以作为革新政治手段的人才利用,她首先要他具备做官的学识,也要有适合特准在后宫出入的佛僧形象。她令薛怀义和洛阳有名望、 有学识的佛僧们共同在宫中佛教道场,学习经典和读经。薛怀义不愿意去,但是则天皇帝许愿说,总有一天要他做高官,让他暂时做僧佛努力学习。薛怀义就不得不 认真学习佛道,便收敛起那种恶习,人们对他的怨言也减少了。

      可是发生了一件事情,让薛怀义又原形毕露了。这一天,薛怀义与宰相苏良嗣 在下早朝后相遇,按礼节遇到宰相应当让路,而他却不吃这一套,直冲苏良嗣撞过去,差一点撞个人仰马翻。苏良嗣向来执法甚严,不畏权贵,压抑已久的不快此时 爆发了。他大声喊道:“来人,把这个下三滥的家伙赶出去。”二三十名朝臣同时也发出愤怒喊声冲向薛怀义。薛怀义被推倒,还挨了拳脚,狼狈不堪地落荒跑到则 天皇帝那里诉冤告状。则天皇帝当然十分生气,可随即恢复冷静,此时绝不可把事情闹大,否则弄不好会群起而攻之,不利于她的政治统治。她安慰薛怀义一番,并 告诉他以后走北门,南门是宰相出入的门。

      挨打的薛怀义愤怒不会轻易消除。他以为则天皇帝宠他,至少会将苏良嗣问罪,罢免他的宰相职 务,可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他非常不满,就以养伤为理由留在佛寺里,则天皇帝召见也不肯去。婉儿命太监给薛怀义带信:除非是不治的重症,否则故意违抗相当 于违抗圣命。薛怀义不得已只好应召来到宫里,则天皇帝看得出来薛怀义的不满情绪,用什么好办法来安抚他呢?最后决定给他一份工作,让他负责担任营缮的工 作。薛怀义对这份新工作很认真,则天皇帝这才放心。不做事没有提拔基础,升官得有政绩。于是,公元688年,也是武则天称帝的前两年,她把一项重要的差事 交给了薛怀义,让他督建明堂。明堂是以宗教为中心,集宗教、政事、教化为一体的建筑,是最高统治者的大本营。

      薛怀义不负则天皇帝所 望,把工作干得有板有眼、井井有条。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座崭新宏伟的明堂就落成了。明堂高二百多尺,分三层,下层模仿四时,中层模仿十二时辰,上层是园 盖,有九只龙拱捧着铁制的凤鸟,外表用黄金涂饰,号称“万象神宫”。明堂的北面同时又建造了一座五层的天堂,从第三层就可以俯瞰明堂,这个天堂专门用来供 奉佛像。则天皇帝为了表扬薛怀义的功绩,提拔他为正三品的左威卫大将军、授梁国公。

      薛怀义红得发紫,便飘飘然不晓得自个儿半斤八两 了,他骄横跋扈唯我独尊,很少进宫侍候则天皇帝,又召集一千多大力士,剃度之后收为弟子留在白马寺。对薛怀义而言,极尽奢华的身份确立之后,他就不想再进 宫受拘束,甘当男宠了。这个情况被侍御史周矩发现上报则天皇帝,说薛怀义暗中是否有造反的企图?则天皇帝以慎重的口吻说,她会命令薛怀义到御史台报到,但 周矩等了很久,才见薛怀义带着三名侍从,骑着白马而来,下马之后,走到放在阶梯下的床上躺下来,双眼瞪着周矩,两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周矩令人把薛怀义 抓起来,薛怀义从床上一跃上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周矩愤怒地进宫觐见则天皇帝,则天皇帝为薛怀义辩解说他近来精神有点问题,不必太认真。周矩没有再追究 下去,不久,他突然被提升为天官员外郎,随着被调离,这件事就被压下来了。薛怀义本人未受处分,其他那一千多名大力士全部流放至岭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