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向李世民说“不”的魏征

  • 发布时间:2015-10-27 10:16 浏览:加载中
  •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我常以这三种镜子约束自己,以免犯错误。现在魏征去世了,我失去了宝贵的一面镜子。”这是唐太宗李世民对魏征的赞美,魏征的“忠言直谏”在历史上传为佳话,被誉为“帝王的镜子”。


    魏征
     
      魏征出身于河北钜鹿下曲阳的一个官宦之家。他幼年丧父,家道中落,失去了往日的权势。家庭的不幸遭遇并没有使他意志消沉,反而更加激发了他攻读儒家经典,锐意进取的决心。他潜心研究历史、洞察社会现实,等待时机大展宏图。

      隋末农民起义爆发后,魏征为躲战乱,出家当了道士,过了一段时间,他深感这种无所作为的生活毫无意义,因此他断然离开庙宇,投奔到郡丞元宝藏家作幕僚。不久元宝藏起兵归附瓦岗军,魏征也立即投笔从戎,参加了农民起义军瓦岗军。

       唐朝建立后,魏征卷入了李建成、李元吉与李世民的权力斗争中,魏征站在李建成、李元吉一边,斗争结果是演出了“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在多数臣僚的拥护和 支持下,逼迫李渊退位,登基即位。李世民对李建成、李元吉的亲信党羽十分恼怒,但他十分欣赏魏征的才华和胆识,因此留任东宫,被任命为太子詹事府主簿,掌 管东宫日常行政事务及文秘工作。

      李世民即位后,虽然采取妥善方针,迅速平息李唐王朝内部纷争,诏令赦免政敌,任用王圭、魏征等人,但 是,流散到地方的建成、元吉集团分子人心惶惶,怀疑恐惧,魏征以特使的身份前往山东地区,解释李世民的方针政策,优礼和招抚建成、元吉集团分子,并全权负 责处理有关地方事务。魏征出使后,工作很有成效,表现了勇于承担责任,秉公执法,忠于职守的优秀品质。李世民十分赏识他的才干,钦佩他忠心耿耿、有胆有 识。不久,改任他为谏议大夫。

      魏征在任谏官期间,细心观察朝野政局,了解社会民间问题,几乎每天都向皇帝陈述时政,反映个人希望或建 议。魏征是李世民的得力助手,他的直言敢谏,使李世民既敬佩,又感到有些为难。有一次,魏征还乡扫墓回京,得知李世民外出游幸的消息,便直接去问他:“人 们都说陛下打算到终南山去游玩,一切准备就绪,为什么又停止不去呢?”李世民坦率地回答说:“是有个计划,但是怕你说话,所以就停止不去了。”

       李世民得到一只鹞子,放在臂上玩耍,看见魏征走来,马上就把它藏到怀里。其实魏征已经发现,他故意和李世民谈论有关古代帝王安逸享乐的事情,以暗示他。 李世民不好回绝,只能硬着头皮听,结果把鹞子闷死在怀里。魏征在李世民身边工作不到一年,政绩卓著,深受朝野上下的拥戴。魏征的威信不断提高,影响不断扩 大,受到李世民的称赞,被提升为尚书右丞。后又署理左仆射职务,掌握唐朝中央行政大权。再后来升任秘书监,可直接与宰相共同“参预朝政”。

      魏征身任要职,时刻保持着清醒头脑,他从高度责任感出发,对太宗王朝出现的贪图安逸颓势,进行毫不留情地直率批评。他多次和忠直的大臣一起谏止了李世民大兴土木,浪费民力的行为。

       贞观八年,左仆射房玄龄、右仆射高士廉在路上见到少府监窦德素,问皇宫北门有什么修建任务?德素根据实际动土情况作了回答。李世民知道此事后,便生气地 对房玄龄等人说:“你们只管自己的事务,皇宫北门有所兴建,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房玄龄等人拜谢认错。魏征不以为然:“我既不理解陛下的指责,也不理解 玄龄等人的拜谢。玄龄等人,身为国家大臣,是陛下股肱耳目,所有兴建,怎么能容许不知道呢?责备他们询问皇宫北门修建的事,实在叫人不可理解;况且其中有 关国家利害关系,工役多少问题。陛下要是行好事,就应当帮助您去完成;要有不是、虽然已经动工,也应当劝阻您停止。这是君使臣、臣事君的一般道理。玄龄等 询问,是正常现象,然而陛下大加责备,我实在不能理解;玄龄等不了解本职工作,只知拜谢,我也不能理解!”李世民惭愧,只好默认。

      为 了制止李世民宠信小人,疏远君子,魏征提出了精辟的论断,以打击歪风,扶植正气。贞观十一年前后,李世民派遣的宦官出使地方,为非作歹,影响很坏。为此, 魏征上疏陈词,专门论述所谓君子与小人问题。魏征认为,凡事都要分清是非,区别善恶。皇帝要是“礼敬君子,王朝就不会出现弊政;疏远小人,歪风就不会上 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优点和缺点。那么,应该怎样对待这些问题?魏征的回答是:“小人不是没有优点,君子不是没有缺 点。但君子的缺点,犹如白玉微瑕;小人的优点,就好像用铅做成明亮的刀子一样,经不起考验,一割即钝。铅刀一割,高明工匠并不看重,因为它的优点不足以掩 饰其严重缺点;白玉微瑕,有经验的商人并不放弃,因为这点儿小毛病不足以妨害大的优点。”因此,他认为不能被表面现象所蒙蔽,欣赏小人的小优点,看重君子 的小缺点。如此下去,好人抬不起头来,坏人就可以胡作非为,结果造成上下隔阂,朝政混乱,清浊不分,国家的统治就不堪设想了。

      魏征不畏强权,坚持已见,果敢地向不良倾向进行斗争,即使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贞观中叶以后的唐朝局面,也使李世民不能不考虑魏征的有益劝谏,暂时收敛某些错误言论,改正某些错误行为,对唐朝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是有促进作用的。

      贞观十一年,李世民腐朽言行更加明显,唐朝的弊政更加暴露。身负重任的魏征,感到十分不安,他在七个月时间里,结合国内时事,连上四道奏疏,深刻阐明自己对当前社会许多问题的看法。希望李世民悬崖勒马,改弦更张,复归正道,继续维持清明的统治。

      这年正月,李世民曾动用大批人力、物力和财力,在洛阳西苑修建华丽的飞山宫。为此,魏征上奏疏指出:自古以来,皇帝即位初期,都希望德高天地,百代无穷,然而很少有好的下场,总是不免要消亡。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是失去治国安邦之道所造成的。

      魏征去世后,李世民非常悲痛,总是想念他,时常到凌烟阁去看魏征的画像,做诗追悼魏征。李世民慨叹着对臣僚说:“现在魏征去世,我少了一面镜子!”

      李世民和魏征,一个能开明纳谏,从善如流,-个能不顾个人安危,犯颜直谏,堪称君臣合作的典范。他们在合作中表现出来的优秀品质成为后世的精神财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