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翦乞封让秦王释疑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17-10-11 15:36 浏览:加载中
  •   公元前228年,秦王赢政以燕太子丹派荆轲谋刺一事为借口,命王翦率军攻燕。燕军联合代国进行抵抗。王翦在易水,大败燕代联军。翌年冬十月,王翦率军攻占燕都蓟(今北京城西南),赶走燕王喜,灭亡了燕国。

      王翦在军事上不仅善于出奇制胜,而且能审时度势,根据敌情的变化,灵活地制定作战方针。他这一特点,突出地表现在秦始皇二十三年发起的灭楚战争中。

      战前,秦王赢政问年轻壮勇的李信:“吾欲取荆,李将军度用几何人而足?”李信说:“不过用二十万。”秦王赢政又问王翦,王翦答:“非六十万人不可。”于是,秦始皇武断地认为:“王将军老矣,何怯也!李将军果势壮勇,其言是也。”因而命李信和蒙恬率兵二十万攻楚。

      其实,王翦的“非六十万人不可”的主张,是建立在对秦楚形势周密分析的基础上的。从当时情况看,楚是大国,地广人多,兵力雄厚。早在春秋时代,就问鼎中原,称霸一时。战国中期以后,虽兵挫地削,日渐衰落,但还具有相当的军事力量,是当时唯一能同秦国较量的国家。秦灭掉燕、代、赵、魏以后,楚国感到形势岌岌可危,决心倾全国之力同秦国决一死战,以挽救危局。况且,楚国还有良将项燕,不可小视。因此,王翦提出的优势兵力对楚作战的主张,不是畏敌,而是胜算。这正是“揣术”中“计国事则当审权量”的运用。王翦见秦始皇因胜而骄,鄙视自己,不纳良策,就称病离职,告老频阳。

      李信率二十万秦军分兵两路攻楚。蒙恬率军攻寝(今河南临泉)。李信率军攻平舆(今河南平舆北),初战获胜。于是,李信又挥军西进,与蒙恬会合攻城父(今河南平舆北)。项燕率领楚军,在秦军攻城掠地时一直尾随其后,伺机而动。当秦军会师城父,立足未稳之时,项燕率领楚军经过三天三夜的强行军,出其不意地背后发起攻击,大败秦军。

      秦王见李信果然战败,追悔莫及。他亲自去频阳王翦家中,向王翦诚恳地说:“我悔不听将军之言,导致秦军大败。现在楚军向西逼进,威胁秦国,将军虽有病,能丢下我不管吗?”王翦推辞说:“老臣疲病悖乱,唯大王更择贤将。”秦王卑辞恭请,定要王翦复出将兵。王翦见无法推辞,再说:“大王逼不得已而用臣,非六十万人不可。”秦王只好听从王翦的意见,拨兵六十万人攻楚。

      六十万人,这几乎是秦国的全部军队。王翦手握重兵,深恐秦王猜疑,当秦王来到灞上来送行时,他故意请求秦王赐给大量的田宅园地。秦王不解地问:“将军出征,还怕家里贫穷吗?”王翦说:“作为大王的将领,有功也不能封侯,我想请点田宅作为子孙的产业。”王翦在部队就要出关时,又五次派人回咸阳向秦王要求赐封良田美宅。有人对王翦说:“将军向大王这样乞求赏赐,未免太过分了吧?”王翦解释说:“不然,秦王性骄而不信人,今空秦王甲士而专委于我,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顾令秦王坐而疑我啊?”

      王翦乞封,用心可谓良苦。他清楚地看到,秦王其人骄而多疑。向秦王请赐田园,根本之意不在福荫子孙,而是为了表示自己忠于秦王,没有叛逆之心,借以消除秦王的疑忌。唯其如此,也才能放手指挥国事,保证对楚作战的顺利进行。这正是对“揣术”中“说人主则当审揣情”的运用。

      楚王闻王翦率领大军压境,也倾国中之兵,命项燕率领同秦军决战。王翦见楚军来势凶猛,就采取了“坚壁而守”的作战方针,任楚军挑战,始终闭营不战。王翦每天只让士卒洗浴休息,吃饱吃好。他经常深入卒伍之中,关心他们的疾苦,“亲与士卒同食”。过一段时间,他问“士兵们都在做游戏吗?”回答说:“士兵们正在做投石跳跃竞赛的游戏。”王翦高兴地说:“士卒可用矣。”

      这时楚军寻不到战机,斗志松懈,遂向东转移。王翦抓住战机,乘势挥兵追击,至蕲(今安徽宿州南)以南,大败楚军。秦军乘胜向楚国的纵深推进。次年,王翦又与蒙恬协同作战,俘虏楚王负刍,将楚地纳入了秦国的版图。

      秦国所以能战胜六国,统一天下,王翦等将领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中与王翦灵活运用“揣术”是分不开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