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简论王安石对词的贡献

  • 发布时间:2015-09-22 21:19 浏览:加载中

  •  
      关键词: 王安石 词 咏史 禅理 集句
      王安石晚年谪居金陵,直至终老。在自筑的半山园里,他远离了早年的荣辱浮沉、人情冷暖,常日参禅论道、游访山野乡间。他的词绝大部分都是创作在这一时期。唐圭璋先生编的《全宋词》共收录王安石完整的词29首。数量不多,但是风格独特。他不仅用词怀古咏物、写景抒情,还以禅语为词、集句为词、以诗为词。他打破了“词为艳科”的局限,词这一文学体裁在他手中别开生面,拥有了多种功能,呈现出另一番色彩。正如王灼《碧鸡漫志》所说:“王荆公长短句不多,合绳墨处,自雍容奇特”。可以说,王安石词为词的发展做出了多方面的贡献。
      一、提高了词格
      北宋初期,词依然是承继着唐五代的风格,内容大都是男女恋情、闺中愁怨以及离愁别恨。虽然说创作的群体大有上层人物,如晏殊、欧阳修,但是在他们眼里,词不过是“聊佐清欢”、“吟咏之余,溢为歌词”。因此,尽管出现了不少艺术造诣较高的词,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词终究未脱艳科藩篱,其地位无法与诗相提并论。王安石的词,则突破了词自形成以来的固定轨道。他号称通儒,儒家精神反映在他的文学观中即是文务求有补于世的思想。这种文学要紧密联系社会的主张直接影响到他词的创作。他的咏史怀古词,抒怀言志,打破了“以清切婉丽为宗”的陈规,一扫五代以来的柔靡词风,提高了词的艺术境界,开苏、辛之先声。一般认为王安石的咏史词有三首。其一,《桂枝香·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念往昔,豪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这首词历来为人们所称颂,可谓是王安石词中最为著名的一首。词的上片以高远的视角写晚秋金陵,下片怀想古今抒发历史兴亡之感。全篇结构清晰、层次分明,俯仰河山、意贯古今之间传达出深沉的忧时忧国之情。整体看来意境深沉不迫,一洗五代的婉媚之风。“金陵怀古,诸公寄调‘桂枝香’者三十余家,惟王介甫为绝唱,东坡见之叹曰:‘此老乃野狐精也’”。梁启超则评说“李易安谓介甫文章似西汉,然以作歌词,则人必绝倒。但此作却颉颃清真、稼轩,未可谩诋也。”(梁令娴《艺蘅馆词选》)
      其二,《浪淘沙令·伊吕两衰翁》:
      伊吕两衰翁,历尽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王只在笑谈中。直到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
      这首词,王安石借历史上伊尹和吕尚知遇明主而立功垂名的故事来抒发自己的感遇之情和天人悖合之叹。伊尹和吕尚原来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贱之人。伊尹据说是奴隶出身,曾佣耕于莘。商汤娶有莘氏之女,他作为陪嫁而归商,后来受到汤王重用,助其灭桀,成为商的开国功臣。吕尚长期隐居在野,后来遇到周文王,得以一展才华,协助武王伐商纣,建立了周。“风虎云龙”,一语概括明君贤臣之理。《易·乾·文言》:“云从龙,虎从风,圣人作而万物睹。”这是天人之道相合的理想情况。“天人之道合,则贤者贵,不肖者贱;天人之道悖,则贤者贱而不肖者贵也;天人之道悖合相半,则贤不肖或贵或贱。尧、舜之世,元凯用而四凶殛,是天人之道合也;桀、纣之世,飞廉进而三仁退,是天人之道悖也;汉、魏而下,贤不肖或贵或贱,是天人之道悖合相半也。盖天之命一,而人之时不能率合焉。故君子修身以俟命,守道以任时,贵贱祸福之来,不能沮也。”王安石的天人有悖有合、君子当守道任时的观念完全融入了这首词。他并不是简单的感慨伊吕的际遇和功业、期待像他们一样得到明君的赏识和重用,而是探寻一种历史规律,即只有天人相合、贤者处贵以教化不肖,才能成就千秋事业。事实上,王安石是英雄适逢明主。宋神宗对他重用有加、推崇备至。君主二人同心致力于改变宋的种种弊端。熙宁二年新法实行之后,虽然遇到了重重问题,遭致了很多朝臣反对,但是神宗仍是一次次驳回王安石罢相之请。新法施行失败后,王安石退居金陵,期间神宗还特遣蔡卞前去问候。结合他这种经历再读这首词,别是一番感慨。
      其三,《南乡子·自古帝王州》:
      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绕水恣行游,上尽层楼更上楼。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
      这首词情致上和《桂枝香·金陵怀古》相似。整首词基调深沉郁结,没有了王安石早年的那种雄心壮志,取而代之的是历史沧桑之叹。他清楚认识到与浩茫广宇相比,身处历史洪流中的人力量的微弱。
      由以上三首词我们发现,王安石在其词作中抒写历史之感、沧桑之叹,主动探究历史发展的规律,把词看作和诗一样能用来“言志”的体裁。他用自己的实践证明,词之为体,也能言诗之所能言。词格得以因此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二、扩大了词的语汇和表现内容
      在王安石为数不多的词中,大谈佛理和禅意的有十四首。这在词史上实属罕见。佛教对王安石思想的影响是由来已久的。他崇尚的新学,原本就是多种思想的综合,以儒为宗,以佛道为左右。“他生当汉唐以降儒学式微的时代,深感传统儒学特别是专注于名物训诂的汉唐儒学无补于世,遂起而吸收佛、道二教等的思想营养,试图建立新的儒学思想体系来规范当时的社会人生。”(李祥俊《王安石的儒学人物评价及其道统观》)身处庙堂之时,他借用佛学建构自己的经世致用之学。而在他生命的后期,也就是他定居金陵之后,佛家的禅理可谓是他的精神家园。据《长编》记载,元丰七年(公元1084年),“安石请以江宁府上元县园尾为僧寺,乞赐名额,从之,以报宁禅院为额。”(转引自李德身《王安石诗文系年》)可见他信佛态度的笃诚。心念之,则手写之。他在词中用了大量的佛家词语、典故,或用来洞悉前事,或阐述自己的明悟。《雨霖铃》:   孜孜矻矻,向无明里、强作窠窟。浮名浮利何济,堪留恋处,轮回仓猝。幸有明空妙觉,可弹指超出。缘底事、抛了全潮,认一浮沤作瀛渤。本源自性天真佛。只些些、妄想中埋没。贪他眼花阳艳,谁信道、本来无物。一旦茫然,终被阎罗老子相屈。便纵有、千种机筹,怎免伊唐突。
      “阳艳”,也作“阳炎”,指艳阳下风光映日呈现出的幻影,佛家用来比喻一切虚假不实的东西。全词意思就是说人们奔忙不停,不过是像鸟儿在麦陇上筑巢一样愚痴。功名利禄又有什么用呢?恋恋不舍之际轮回到来。还好有无上妙觉,能让人在弹指之间超出诸般烦恼,获得解脱。为了何事要抛却整个大海,执着地认定一个水泡是东海渤海呢。结果将真性情埋没在妄想中。贪恋种种诱人的假象,而不知道原本就无一物。一旦所有化为空,只得茫然无措,被阎王捉去。纵使有千种计策,也免不了生死之苦。不熟悉佛理的人读这首词难免会觉得晦涩,仅能读出个大概。可是在理解这些佛家语汇的含义之后才发现,全篇虽用佛语,但并没有生搬硬套之感,他是真正做到了融佛理于心,化用时能得心应手。这应该是王安石的明悟之词。他叹息人们不能洞察学问,而是贪恋幻象、为名利所驱驰,让真纯性情蒙上污垢,不得超脱于轮回之外。由此可见,禅语在他的手里,不仅是嵌在词作中的语词,更是一种融在思想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对王安石禅理词的艺术成就,很多人都评价不高,认为以词讲佛法,不堪卒读。陶尔夫在其论文《论宗教与词体的兴起》中这样评价:“形式与内容毕竟有些游离,比之那些融入某些宗教意识而又能情景相副的作品,其艺术感染力就相形见绌了。文学史中的无数事实说明,凡是作家出于某种功利目的而选取一定诗体形式来进行教义的直接宣讲时,他的作品就难免干瘪而又缺乏血肉”。然而以宏观来观照,则需承认,以禅入词是词的语汇的一大进步。正如佛教的传入大大丰富了我们的日常语言,它同样也丰富了词的语言,在后一方面,王安石功不可没。
      王安石学习佛教经义,不停留在使用佛理禅语等语言层的东西,还进一步深入到意义层,即化用佛教思想。这样以来,对词的影响也相应地分为两个方面。首先,丰富了词的语汇。除了上面所举词中已提到的,还有“法轮”、“法身”、“摄心”、“降魔”、“真解”、“死语”、“果承当”、“浆水钱”、“僧床”等,化用的佛教典故有“踢到军持,赢取沩山”、“临济处”、“德山行”等,大大拓宽了词的语言世界。其次,丰富了词的表现内容。以词来讲禅理,以词来说明悟,彻底扫除了花间那种脂粉之气,使词走出了深闺,走出了舞宴,走向了世俗,走向了更为广阔的世界,开后来哲理词先声。在其身后,苏轼、黄庭坚等也以禅入词以及化用禅理,创作出很多优秀作品。
      三、丰富了词的创作手法
      王安石对词的创作手法的突出贡献是集句为词。集句是指集中前人已有诗句,粘合为一体成为新篇的作词方法。这种手法盛行于宋神宗时期,王安石是大力提倡者而且是第一个大量创作集句词的作家。集句词的创作并非简单的生搬硬套、或临时从前人书中机械地剽窃,而是在深厚学识的基础之上信手拈来,把出处不一的诸诗句妥帖地组合在一起,浑然一体,宛如出自一人之手,是名副其实的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如《菩萨蛮·数家茅屋闲临水》:
      数家茅屋闲临水,单衫短帽垂杨里。今日是何朝,看予度石桥。
      梢梢新月偃,午醉醒来晚。何物最关情,黄鹂三两声。
      “数家”句,出自刘禹锡《送曹璩归越中旧隐诗》:“数间茅屋闲临水,一盏秋灯夜读书。”“今日”句见韩愈《次同冠峡》诗:“今日是何朝,天晴物色饶。”“看予”句引自宋之问《灵隐寺》诗:“待入天台路,看余度石桥。”“梢梢”句出自韩愈《南溪始泛三首》之一:“点点暮雨飘,梢梢新月偃。”“午醉”句出自方棫《失题》诗:“午醉醒来晚,无人梦自惊。”“黄鹂”句,《苕溪渔隐丛话》载郭祥正题人山居一联云:“谢家庄上无多景,只有黄鹂三两声”,为荆公所赏。此词写出了作者闲居的恬淡心境和悠然自得的生活情趣,全篇转合承接自然,没有拼凑之感。
      再如《菩萨蛮·海棠乱发皆临水》:
      海棠乱发皆临水,君知此处花何似。凉月白纷纷,香风隔岸闻。啭枝黄鸟近,隔岸声相应。随意坐莓苔,飘零酒一杯。
      “海棠”句引自李嘉佑《自苏台至望亭驿人家尽空春物增思怅然有作因寄从弟纾》诗:“野棠自发空流水,江燕初归不见人。”“君知”句引韩愈《李花赠张十一署》诗:“君知此处花何似,白花倒烛天夜明。”“凉月”句引自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之九:“絺衣挂萝薛,凉月白纷纷。”“香风”句引自韩愈《花岛》诗:“蜂蝶去纷纷,香风隔岸闻。”“啭枝”句引自杜甫《遣意二首》之一:“啭枝黄鸟近,泛渚白鸥轻。”“随意”句引自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十首》之五:“兴移无洒扫,随意坐莓苔。”“飘零”句引自杜甫《不见》诗:“敏捷诗千首,飘零酒一杯。”这首词整体读来意趣盎然又交织着淡淡的哀伤。作者置身于大自然之中,不自觉就放松下来。他看到海棠绽放、岸上花与水中花相映成趣,闻到花香浓郁、沁人心脾,听到黄鹂彼此唱和,鸣声婉啭。当此美景,他心底却升起了淡淡愁绪,随意而坐,怀想些许久违的往事。这首词情景兼备,由景入情,自然妥帖。虽然词句来源不同,但粘合在一起没有丝毫突兀之感。
      通过王安石的集句词我们可以看出他丰富的学识。前人诗句,他信手拈来,把五言句、七言句有机组合,创作出具有全新面貌全新意义的新作。这种手法,和宋人以学问为词的习气相关。由于集句词水平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者胸中的学识,反对者便多认为创作集句词是卖弄学问的表现,视其为文字游戏。可是,仔细品读王安石的集句词就会发现,他并非视其为单纯的文字游戏,而是自有一番用意。集句为词,无疑是大胆的创新和尝试,这为后人指出了一种全新的创作词的方法。
      正如熊大权论文《略论王安石在词史上的地位》中所说:“王安石在我国词的发展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积极作用,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值得充分肯定。”作为一个著述丰富的作家,王安石的词作只是他众多作品中很小的一部分。可正是这区区29首词,对词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既提高了词格,又扩大了词的语汇、内容以及丰富了词的创作手法。他的词特色鲜明,超出了时人固有的观念,为我们展示出词的另一番风味。
      参考文献:
      [1][宋]王灼.碧鸡漫志.词话丛编第一册.中华书局,1981.
      [2][宋]杨湜.古今词话.历代词话(上册).大象出版社,2002.
      [3]梁令娴.艺蘅馆词选.广东人民出版社,1981.
      [4]唐圭璋.全宋词(第一卷)[M].中华书局,1965.
      [5]朱德才.增订注释全宋词(第一卷)[M].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
      [6][宋]王安石.王安石全集[M].中华书局,1999.
      [7]李德身.王安石诗文系年[M].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
      [8]李祥俊.王安石的儒学人物评价及其道统观.江西社会科学,2002.7.
      [9]陶尔夫.论宗教与词体的兴起.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8(02).
      [10]熊大权.略论王安石在词史上的地位.江西社会科学,1987(01).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