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安石的哲学思想

  • 发布时间:2015-09-22 20:30 浏览:加载中
  •   当代哲学家贺麟先生认为,王安石的哲学思想与陆王心学最为相契,开陆王心学之先声。他是这样论述的:

      中国儒家的人所尊崇的政治 家,大约不外两型;一为伊周型,一为萧曹型。前一类的政治家,同时即是圣贤,道德文章兼备,言行均可为世法则,治平之业,好像只是他们学问道德文章的副 产。三代以下这一类型的政治家甚为没落,唯有那“伯仲之间见伊吕”被宋儒称为“有儒者气象”的诸葛孔明,比较接近此一类型。后一类型的政治家,大都有才 能,建事功,平叛乱,维治安。他们似乎是政治本位,事功本位的政治家,以政治上建立功业为唯一目的。他们虽可称为贤臣贤相,然而究不能说是道德、学问、文 章兼备的圣贤。汉唐的盛治,都是这一类型的政治家的表现。汉朝的萧、曹、霍光,唐之房、杜、姚、宋,都是这一类型的代表。

      伊周类型的政治家当然要行王道,实现大同之治。萧、曹类型的政治家,当然免不了掺杂些霸道和申韩之术,只能达到小康之治。如果用现代话来说,前者代表政治上的理想主义,后者代表政治上的现实主义,传统儒家的政治思想一贯地憧憬大同的理想。

      宋朝的政治家如范仲淹、韩琦、司马光等都是以道德、学问、文章著称,接近伊周型的政治家。而在宋朝文治传统的熏陶下,王安石更是他们之中最杰出、最完美的代表。

       据说,当他初见神宗时,神宗问他,“唐太宗如何?”他答道:“陛下当法尧舜,何以太宗为哉?”又说:“陛下诚能为尧舜,则必有皋费稷契,彼魏征诸葛亮者 何足道哉?”许多人都认为安石这番话未免大言欺人,狂妄无忌惮。殊不知这确是表现他多年来所怀抱的根本主张。神宗原来憧憬着汉唐的现实政治,他要把神宗转 变为趋向三代伊周式的理想政治。

      以上是说王安石的政治理想。

      王安石的哲学倾向,最接近孟子的心性之学,而他所最 推尊的哲学家除孔子外,为孟子及扬雄。他所最反对的哲学家为荀子。这也有其政治思想的背景的。因孟子是理想主义者,他的政治思想,在儒家中是提倡大同的。 而荀子则是政治上倾向小康的现实主义者。同时一个哲学家,亦必有其政治主张,有其所拥护的政治家。如孔子之尊周公,老庄之尊黄帝,墨子之尊大禹。在宋儒朱 (熹)陆(象山)两派中,显然程朱比较拥护司马光,而陆象山则拥护王安石。

      陆象山是哲学家中第一个替王安石说公道话的人。王安石的新 法被司马光推翻,他的政治理想迄未得真正实现。而陆象山的心学被程朱派压倒,直到明代的王阳明方始发扬光大。而政治家中也只有张居正才比较服膺陆王之学。 总之,讲陆王之学的人多比较尊崇王安石、张居正式的有大气魄的政治家。同时王安石、张居正一流的政治家亦多比较喜欢陆王一路的思想。这也许是出于偶然,但 亦多少可表明政治家与哲学家亦有其性情的投契,政治主张与哲学思想亦有其密切的关联。总之,王安石的哲学思想,以得自孟子、扬雄为最多,而与陆王的思想最 为接近。

      要讲王安石的哲学思想,我们不能不概括地先讲一下程朱陆玉的区别。程朱陆王都同是要讲身心性命格物穷理之学,所不同者只是程 朱主张先格物穷理,而后明心见性,先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而后豁然贯通,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陆王主张先发明本心,先立乎大者,先体认良知,然后致 吾心之良知于事事物物。所以程朱比较注重客观的物理,陆王比较注重主观的心性。一个是由“用”回到“体”,一个是由“体”发展到“用”。而陆王的心学正代 表了西洋欲了解宇宙,须了解自我,欲建立宇宙先建立自我的唯心哲学。

      王安石生平最服孟子,最反对荀子,而孟子是主张尽心尽性,发挥良知良能,具有先立乎其大,万物皆备于我,方今天下舍我其谁的胸襟与气魄的人。除孟子外,他还推崇扬雄,认为“扬雄者,自孟轲以来未有能及之者”。

       然而他推崇扬雄的理由,乃因为“扬雄亦用心于内,不求于外,不修廉隅,以徽名当世”。如果你问王安石,救国救民从何处救起,他一定说先从救自己做起。治 国平天下,亦先从治自己做起。他是讲为己之学的人。对于杨墨的评价,他虽说指斥两人各偏于一面,然而他比较赞成杨朱。他认:“杨子为己,为己,学者之本; 墨子为人,为人,学者之末”,是以学者必先为己。

      我们可以称王安石哲学思想的出发点为“建立自我”。建立自我是他所作的立本、立大、 务内的工夫。他的个性倔强,卓越不拔,有创造力,有革命精神,都可说是出自他建立自我的工夫。这里用“建立自我”四字以表示他的根本出发点,因为建立二 字,比较有哲学意味,建立自我为建立宇宙之本,提出建立自我,知的方面以自我意识为认识外物的根本,行的方面即利人济物、修齐治平的事业,不过是自己性分 内事,是自我的实现罢了。兹试逐步陈述他建立自我的努力。

      第一,建立自我,消极方面必须使自我不为物欲名利所拖累、所束缚。

      第二,建立自我就是使自我以道或以理为依归,而不随俗浮沉,与世俯仰。

      第三,有了自我建立,则读书的时候,心中自有主宰,自能致良知以读书,不仅六经皆我注脚,而且诸子百家亦皆我注脚。所以他不为狭义的正统观念所束缚,胆敢无书不读,然而能自己受用随意驱遣,而不陷于支离。

      第四,由建立自我,以自我之内心所是随机应变为准则,而反对权威,反对泥古,注重随时,权变革新,以作自由解放及变法维新的根本。

      上面我们已约略叙述了王安石开陆王心学之先河。

       贺麟还提到,王安石晚年超脱尘世学佛学禅,境界甚高。他举出王安石的一首哲理诗:“风吹瓦堕屋,正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岂但我血流。我终不嗔渠,此瓦 不自由。众生造众恶,亦有一机抽。渠不知此机,故自认想尤。此但可哀怜,劝令真正修。岂可自迷闷,与渠作冤仇。”诗中“渠”就是“他”的意思。这诗充分表 现出斯宾诺莎式的决定论。同时也颇能代表他晚年静观宇宙人生,胸怀洒脱,超脱恩怨、友仇、成败、悲欢、荣辱的高远境界,和他学佛后宽恕一切、悲悯一切的菩 萨心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