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知音难觅

  • 发布时间:2015-09-22 20:21 浏览:加载中
  •   王安石于五月处理完公事,和京城里的几个朋友简单道了别。梅尧臣见王安石仍如此朴素,非常敬佩,曾写过一首《送介甫知毗陵》送给王安石,对王安石简约的作风进行了赞扬。

      ……每观二千石,结束辞国都。丝鞯加锦缘,银勒以金涂。兵吏拥后队,剑挝盛前驱。君又不若此,革辔陪泥乌;欵行问风俗,低意骑更驽。下情靡不达,略细举其粗。曾肯为众异,亦罔为世趋。学诗闻已熟,爱棠理岂无。

      梅尧臣在诗里抨击了那些只知向老百姓逼钱催租的地方官员,讽刺了爱摆架子喜好前呼后拥的庸官俗吏,称赞王安石不随波逐流,一身清风明月,光可照人,实为当世之师表。

      王安石在奔赴常州路上生了一场病,有一个儿子也夭折了,一路伤心,走走停停,七月才到常州任所。

      到常州以后,王安石还是和在鄞县的时候一样,大力兴修水利,发展当地经济。当时的常州是江南富庶之地,鱼米之乡,农民的基本生活还是能得到保障的,所以,王安石并没有在常州推放青苗法。

      王安石了解到,常州地处江南水乡,特点就是水多地低,常州要发展,还是应该大力整顿水利,开挖运河,这样不但可以将多余的水排走,解决一直困扰这里农民的涝灾问题,还可以将大量的洼地腾出来变为良田。

      这个想法,应该说,是很合理的,判断也相当科学,所以王安石在稍作准备以后,就立即着手筹备开挖运河的工作。但这一次,王安石算是初步体会到了改革的艰难与阻力。

      说干就干,王安石开始立刻筹划建设。但是这条运河很长,要穿越好几个县,工程浩大,如果按照在鄞县时那样,靠老百姓义务出工是行不通的,还需要和各县的官员共同协商。

      然而,出乎王安石的意料,大家都不同意这个计划,官员们说,开凿运河是常州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开凿了以后会使一些河流改变原来的流向,是利是害谁也说不清楚。再说,义务征调百姓,牵扯的事情太多,不利于与农民的关系,大家都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安石并没有以官压人,勒令大家服从,而是做了许多的工作,大部分知县架不住王安石苦劝,同意出工。只有宜兴县知县,也就是王安石变法的死对头——司马 光的哥哥司马旦,此人和司马光一样,出了名的倔,只要他认准的事情,不管你是何许人,他也绝对不服从。对于王安石这一套,司马旦一直拒绝配合,宜兴县绝不 出工。巧合的是,王安石也是个倔脾气,他并没有受到司马旦的影响,也没有再去和他啰唆,与其做一些无谓的工作,还不如争取时间多做点事,于是他决定立即开 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工程还是遇到了很多的困难。首先是由于各县的官员动员不力,并没有多少老百姓愿意义务出工,每个县派出的仅仅 只有几十名百姓,而且多数还是老弱病残。司马旦做得更绝,干脆一个百姓也不出,恰好在这个时候又赶上了连日下雨,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工程只好暂停了下来。

      对于诗人而言,颇有诗情画意的江南绵绵细雨,却着实让王安石忧心忡忡,奈何老天不帮忙,他也只好等待。因此开凿运河的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几乎没有进展,待到天气放晴的时候,又到了农忙的季节了。

      但王安石并没有放弃,他准备等庄稼收完以后,再行开工。但是天不遂人愿,王安石调任他处的任命很快就下来了。这次的任命是提点江南东路刑狱。因此王安石在常州的这项工作只好半途而废了。

       这时,王安石接到了刘敞的一封信,说起这个刘敞,他也算是王安石在京城的一个故交。在这封信里,刘敞劝王安石到了地方以后,没必要和自己的上官闹得不愉 快,有时清静无为,也未必就不是一个好官。王安石给刘敞回了一封信,即《与刘原父书》。在信中,王安石首先说明自己当时的心情,对开挖运河失败表示“愧恨 无穷”。王安石继续说:“若夫事求遂,功求成,而不量天时人力之可否,此安石所不能,则论安石者之纷纷,岂敢怨哉”。这是王安石深深的自责,他太希望这件 事情能够成功,所以没有仔细地考虑到天时人力,以致有此一失,受到大家的批评,但我王安石并无怨言。

      但是,王安石对刘敞责备他“初不 能无为”,则不以为然。“此非安石之所敢闻也”,王安石指出,“今方万事所以难合而易坏”,也就是说天下的事情,之所以败坏到如此程度,就是因为有些人常 常以“无为”自居。应该说,王安石对刘敞观点的辩解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他对北宋社会的看法同样是有一定的见解的。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当时为官之人 的一些状态。

      宋朝的官员调动频率之快着实让人瞠目结舌。王安石于嘉祐二年(公元1057年)七月到常州任职,嘉祐三年(公元1058 年)二月就调任新职,在常州只干了不到八个月,由于任期的短暂,致使王安石开凿运河的希望化为泡影。尽管王安石心有不甘,亦不想半途而废,但他也无能为 力。为此他亲笔给参知政事曾公亮写了一封信,请求能在常州任满一届,但没有获得批准。所以就在嘉祐三年四月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常州。

      王 安石不愿意离开常州是有众多原因的。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年老多病的母亲。提点刑狱需要他长时间在外奔波,居无定所,他自己对此倒是无所谓,但是 却苦了他的老母亲。此时母亲正需要王安石在身边照顾,王安石是个有名的孝子,他实在不愿意看见母亲在风烛残年之际还孤单一人。

      但是作为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知识分子,王安石深知自古忠孝难两全,于是又风尘仆仆地就任新职了。

      巧的是,前面说的那个跟陈执中要官的沈康,此时他的职位正好和王安石互换了一下。这个沈康,由于他的能言善辩和善于钻营,他升官的速度比王安石还快,在江南东路刑狱任上时,此人断案愚蠢,欺上瞒下,声名狼藉,谏官陈旭直接上书,请求朝廷将沈康与王安石对调。

       提点刑狱这个官职,说得直白一点,已经是一路(相当于省)比较重要的领导人了。凡涉及鸡鸣狗盗,坑蒙劫掠等社会治安方面的问题,都归提点刑狱所管辖。此 外还要监察部下官吏,勤政为民的官员,还要负责向朝廷推荐,职权算是相当大了。提点刑狱往往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要在属下各州县四处巡视,看到哪里有冤案 错案,立马处理,若碰见有贪赃枉法的官员,提点刑狱也可以将其革职查办。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