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方文学家怎么评价《孙子兵法》?

  • 发布时间:2017-03-20 18:25 浏览:加载中

  •   西方人士青睐《孙子兵法》并不限于汉学家和战略家,有的热爱东方文化的西方作家同样十分推崇孙子的思想。《孙子兵法》所蕴藏的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实用的哲理,使西方的作家为之倾倒。以撰写亚洲家世小说为主的美国作家克拉维尔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他认为,《孙子兵法》是为子孙后代求生存、谋和平的经典之作。他热情讴歌《孙子兵法》并自费出版多种西文版本,为弘扬《孙子兵法》做出了特有的贡献。

      西方作家称颂《孙子兵法》

      美国作家詹姆斯·克拉维尔(James Clavell)对《孙子兵法》情有独钟。1977年,克拉维尔在香港的一次偶然的机会读了《孙子兵法》的英译本后,极为震惊,几乎着了迷。决定以贾尔斯译文为蓝本对注释略作删节后,出版新的《孙子兵法》英译本。他在1983年版英译本的前言中,以文学家特有的浪漫笔调热情地颂扬了《孙子兵法》:

      两千五百年前,孙子写下了这部在中国历史上奇绝非凡的著作……

      我从内心里感到,如果我们近代军政领导人研究过这部天才的著作,越南战争就不会是那种打法;朝鲜战争就不会失败(当时我们没打胜,就算是失败);猪湾登陆就不会发生,伊朗人质问题上的丢脸事件不会出现;大英帝国也不会解体;很可能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可以避免——至少可以肯定不会那样进行作战,从而被那些自称为将军的魔鬼们愚蠢地、无谓地断送掉生命的几百万青年就会正常地走完他们人生的路程。

      在进一步列举了孙子名言的重大意义后,他接着写道:

      正如马基雅弗利的《君主论》和宫本武藏的《五轮书》一样,《孙子兵法》中包含的真理可同样用于解决日常事务纠纷,会议室里的战斗,以及我们大家都经受的每日每时的生存之争,在这些斗争中引导我们走向胜利——甚至这些真理还可用于男女两性之战!

      最后的结语是:

      我真诚地希望你们爱读这部书。《孙子》值得一读。我希望,《孙子兵法》成为自由世界里所有的现役军官和士兵,所有的政治家和政府工作人员,所有的高中和大学学生的必读材料。如果我成为总司令、总统或总理,我还要前进一步:我要用法律的形式规定下来,对全体军官,特别是全体将军,每年进行一次《孙子兵法》十三篇的口试和笔试,及格分数是95分。任何一位将军如果考不及格,要制度化地立即免职,并不许上诉,其他军官则一律降级使用。

      我强烈地认为,《孙子兵法》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它能提供我们所需要的保护,看着我们的孩子和平茁壮地成长。

      永远记着,从古时起,人们就知道:“战争的真正目的是和平。”

      西方作家的心声

      克拉维尔对《孙子兵法》的酷爱并非文人墨客的心血来潮,而是从其切身体会中,尤其是反思二战期间的战俘经历,领会到孙子的伟大智慧。这位美国的通俗作家、亚洲家世小说家原是英国人。1943年,他刚18岁,在英国皇家炮兵任少尉,被日军俘虏,关进爪哇和新加坡昌吉战俘营达3年半之久。他于29岁时移民去美国,进入好菜坞电影界,成为电影剧本作家、制片人、导演中的佼佼者,并加入美国籍。1973年,克拉维尔为寻找创作灵感前来香港。在这块宝地上他又获得了成功。到1982年,先后创作了有关亚洲的长篇小说4部,销售量达1400万一1500万册。其中,1980年根据其《幕府将领》小说改编的12小时的电视连续剧,轰动了美国社会,观众人数达1.25亿人。面对个人的巨大成就和鹊起的声誉,克拉维尔表现出类似东方学者的谦虚态度。他在1982年接受采访时说:“我绝不是一个文学名人。我努力工作,尽力而为……说真的,我关心的是读我的书的人能得到快乐……我希望我能把我感兴趣的一些情况转达给读者。我还希望我或许能成为东西方之间的桥梁。”

      的确,克拉维尔通过弘扬《孙子兵法》促进了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如前所述,他在1977年参加香港“快乐谷”一次赛马会后的翌日,香港赛马总会干事威廉斯送给他一本《孙子兵法》英译本。从此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克拉维尔后来在其《贵族之家》小说里,让书中的许多人物对孙子极尽赞誉之辞。1988年,他在瑞士定居后仍关注《孙子兵法》的出版工作,不仅一版再版其英译本,而且自费出版了德译本。尔后又自费出版了西班牙文本和葡萄牙文本。他在1989年6月致笔者的信中,吐露了他为何在晚年要弘扬孙子思想的心声:

      关于孙子:我的祖籍是英国人,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一名英国皇家炮兵的尉级军官,并被关在爪哇和新加坡昌吉的日本战俘营里达3年半之久。因此,我对战争有所了解,我更知道高级军官的情况,他们几乎个个都很蠢和缺乏军事知识。自从我发现《孙子兵法》这本书以来,我每想起我所参与的战争,我的父辈们所参与的战争,或者任何一场偏离战争常规的战争,我就对孙子的法则没有深入我们的心灵而感到愤懑——我年少时进入男子公立学校,大部分的入学者都是军官的儿子,他们将来都要加入英国三军当军官。在1939年,我们是15岁或16岁。我们班总共约80人,其中只有7人在战争中生存下来。如果我们掌握了孙子的知识,就绝不会死那么多人。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