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孙子兵法:作战第二

  • 发布时间:2015-11-01 21:38 浏览:加载中
  •   知兵之将

      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

      故兵贵胜,不贵久。

      故知兵之将,生民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

      (《作战篇》)

      【译文】

       用庞大的军队作战,要求速胜,久拖则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攻城就会耗尽力量,军队长期在外作战就会使国家财政经济发生困难。军队疲惫、锐气挫伤,军力 耗尽、经济枯竭,诸侯就会乘此危机起而攻之,到那时即使有智者也不能挽回危局了。因此,用兵打仗只听说宁拙而求速胜的,没见过求巧而久拖的。用兵久拖而有 利于国家者,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不能完全懂得用兵害处的人,就不能完全懂得用兵的好处。

      善于用兵的人,兵员不一再征集,粮草不多次运送;武器装备从国内取用,粮秣在敌国就地解决,这样军队的食用就可以充足了。

      所以用兵作战最贵速胜,不宜久拖。

      所以深知用兵之法的将帅,是民众命运的掌握者,是国家安危的主宰者。

      【解读】

       “庙算”既定,将帅将挥兵出征。因而《计篇》之后就是《作战篇》。领兵作战,关键在将帅。孙子将《作战篇》最后落脚处放在“知兵之将”上;并把“知兵之 将”的责任,提高到“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的高度,确实很有见地。当然“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的提法,用现在的观点看,忽略了士卒与民众的决 定性作用,带有英雄史观的色彩。

      领兵作战,必须有知兵之将。那么,何谓“知兵之将”呢?毫无疑问,“知兵之将”从自身素质讲,应该具 备良将五德,但这还不够。从指挥作战的角度看,“知兵之将”还应懂得战争对人力、物力、财力的依赖关系,从而自觉地把握“四知”,按照冷兵器时代作战的客 观规律去赢得战争的胜利。

      第一,要知爱民为本。

      赢得战争的根本在得道、得人心,但两军交战又必然会给民众的生命 财产带来巨大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生民之司命”的“知兵之将”,就必须懂得在战争中爱护民众,尽可能减少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以赢得人心。秦末 时,楚怀王与诸将约定,谁先攻入关中,就为关中王。诸将没有认为先入关是有利的。惟独项羽愿同刘邦西进入关。怀王的谋臣分析说:“项羽为人,性情急躁而凶 悍,又好使狡诈害人,他先前攻打襄城,城破后没留一个活口;他所经过之处,没有不残杀毁灭的。前陈涉和项梁都遭失败,不如变更方法,派遣一位宽厚长者,持 仁义而西进,告谕秦地父兄以宽容爱民之道。秦地父兄苦于秦政很久了,如今真能得到一位宽厚长者,爱抚民众而不施加暴虐,是可以攻下秦地的。项羽是一个暴躁 凶悍的人,无法担当此任,不可派他去。只有沛公(刘邦),胸怀宽厚长者的气度,可以信赖。”以后西进作战的过程,果然如谋臣分析的那样。项羽暴虐,虽打了 不少胜仗,但也失去许多人心。而刘邦宽厚德民,与秦人约法三章,奠定了以后一统天下的基础。

      第二,要知用兵之害。

       将帅指挥庞大的军队长期在外作战,如果久拖不胜,就会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军力耗尽。国家财力枯竭,诸侯也会乘机而攻之,造成外困内患的危急形势。因 此,作为“国家安危之主”的“知兵之将”,如果“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兵为双刃凶器,可伤敌也可伤己,只有懂得在一定条件下利害可以 相互转化的道理,才能防患于未然,确定正确的作战方略。公元1643年4月,满清多罗豫郡王多铎见清兵连年征战,造成国库空虚,民不聊生,认为应该暂停战 争,让人民休养生息,为清统一中国奠定雄厚物质基础。于是他向清太宗皇太极建议说:“自古以来,凡是用兵打仗,都是因为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自恃自己力量强 大,违背正义原则四处征伐,上天也不会保佑他。我分析观察天下形势,似乎应该暂停用兵为好。我们把主要精力用到解决国内问题上,特别是要把发展农业作为当 务之急放在首要的位置上。这样老百姓才能丰衣足食,国家也才能有支持长期战争之需的雄厚物质基础。”多铎这一富有战略远见的建议实施后,很快收到了显著成 效。

      第三,要知取敌之利。

      如何妥善解决战争消耗与后方补给困难的矛盾,孙子完整地提出了“善用兵者,役不再籍, 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的后勤保障方略。其基本思想是一方面要尽量减少国内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供给,另一方面尽可能在敌国就地 解决粮秣、兵器,善待和使用俘虏,以“取敌之利”。这样,就能借助敌方的人力、物力、财力而使自己强大起来。皇太极统一中国之前就曾在休养生息、壮大自己 的同时,巧妙地“因粮于敌”,“取敌之利”。公元1633年6月,皇太极询问诸王大臣,攻伐明军、察哈尔、朝鲜三者,以谁为先?礼部尚书萨哈璘说:“应该 以宽仁对待朝鲜,防守对待察哈尔,专门征伐明军。因为缓攻明军,它就会日益巩固而不可战胜。应该在今年秋天庄稼刚熟而进兵,借敌之粮资助我军,下步进兵更 有基础。到时我留少量兵力,防守察哈尔,先派骑兵往来袭扰明军,再选精兵自一片石入山海关,切断北京四路,根据地形,占据粮足之地,乘机出击,二三年内, 大功就可告成。”皇太极依计而行,很快使自己“胜而益强”。

      第四,要知“兵贵胜,不贵久”。

      用兵越久,消耗越 多;取胜越速,消耗越少。因此减少战争消耗的理想办法,自然是速战速决。为了取得速胜,“宁速毋久,宁拙毋巧;但能速胜,虽拙可也。”(李贽:《孙子参同 卷二》)例如,两汉之际,更始将领朱鲔据守洛阳,趁刘秀大军北征而河内空虚的机会,派部将苏茂、贾强领兵进攻温县。檄文传到河内,寇恂马上集结部众,急驱 迎战,并传令下属各县火速发兵,到温县城下会师。军吏们全都劝阻说:“眼下洛阳大军渡过巩河,前后不绝,我们应该等到各县军队到齐,并做好充分准备后,才 能够出战。”寇恂说:“温县是本郡的屏障,如果温县陷落,那郡城就守不住了。”于是率部和敌军交战,恰好冯异派兵赶来救援,各县的军队也及时赶到。寇恂命 部众在城上呐喊,大呼“刘秀大军来了”。苏茂的部众听到后,阵列躁动。寇恂乘势进去,大破敌军。

      孙子关于“知兵之将”应该在作战中把 握“四知”的论述,对今天从事商战的企业家同样有启示作用。企业在市场竞争的搏杀中,同样要消耗人力、物力、财力。如果企业家不知以爱民为本,不知用兵之 害,不知取敌之利,不知“兵贵胜,不贵久”,而一味横冲直撞,一意盲目扩张,最后也会因“钝兵挫锐,屈力殚货”,而陷入一蹶不振的困境。一度财大气粗的中 国某集团公司,曾以其先进的电脑产品获得声誉。后来公司决策者头脑发热,搞了某种药物新产品,又不顾财力制约把巨额资金投入房地产。结果资金搁死在房地产 上,新产品的市场又打不开,原来兴旺的企业一下子跌入了面临破产危机的低谷。从这个集团决策者的失败教训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商战中的企业家能否成为“知 兵之将”,确实是维系着企业安危的关键所在。
    微信公众号
学习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