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庞涓与孙膑的故事:庞涓一着不慎身死,孙膑马陵之战成名

  • 发布时间:2015-10-28 15:57 浏览:加载中
  • 孙膑与庞涓
     
      人们喜欢在窝里斗来斗去,朋友变敌人,同事变仇人。

      各怀异志,各自为政,是团队最危险的信号,祸端也因此而生。柏杨先生 说,一个中国人是龙,两个中国人是虫。批评针砭得是否到位?一个制度无力保护个人的时候,个人却总想先出拳头把对方——政敌或假想敌打倒,似乎这样才能保 护自己。人们对于某种事情的态度,意见不一致也正常,可是却以打击迫害别人为手段,强行求得一致,结果两败俱伤,甚至集体伤亡。

      人不 能没有私心,但私心一重,就会缺乏集体意识和团队精神;就会趋利而行,见异思迁;就会妒贤嫉能,利用阴招;就会拉宗结派,打倒异己。这样做事,事情没做 成,却搞得乌烟瘴气,人心分离;这样御敌,敌人没被抵挡住,内部却已火并。所谓“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真是悲哀!

      孙膑和庞涓是同学,他俩曾一起向鬼谷子学习兵法。后来,庞涓来到魏国,当上了将军。不久,孙膑也来到了魏国,魏惠王非常赏识他的才学,决定重用他。

       惠王对孙膑的老同学庞涓说:“寡人欲封孙先生为副军师之职,与你同掌兵权,你的想法如何?”庞涓回答道:“我与孙膑,同窗结义,膑乃我的兄长,他岂能为 副军师?不如暂且拜他为客卿,等他有功绩的时候,我就让出位子给他,听从他的指挥。”惠王同意了。什么叫客卿?就是半为宾客,半为谋士,没有实权。

       过了一段时间,魏惠王想试试孙膑有没有才能,在教场搞起了阅兵式,令孙膑和庞涓各演阵法。庞涓的阵法,孙膑一见,就能说出叫什么阵,并很快就破了这种阵 法。接着,孙膑排出阵法,庞涓茫然不识,悄悄地问孙膑:“你摆的是什么阵法?”孙膑毫无保留地说:“这叫颠倒八门阵法。庞涓问:有变化吗?”孙膑说:当然 有变化,攻之则变为‘长蛇阵’。庞涓听到这话后,跑到魏惠王跟前装着很有学问的样子,说:孙膑演的是‘颠倒八门阵法’,可变为‘长蛇阵’。过了一会儿,惠 王问孙膑,得到的回答与庞涓陈述的一样,惠王觉得庞涓的才华不亚于孙膑,很是欣喜。

      庞涓想:“孙膑的才能胜过我,我要是不除掉他,他 将来一定会超过我。”忌妒是魔鬼,庞涓开始用计陷害他的同学。他对孙膑说:“兄的宗族都在齐国,而你在魏国做事,何不派人去把家人接过来,同享富贵?”这 句话触及了孙膑内心的伤痛,孙膑落泪说:“你虽与我同学,却不了解我家的情况,我的父母都已去世,我是由叔叔抚养大的。叔叔曾在齐康公身边当官,当田太公 篡夺齐康公的王位后,叔叔的一家已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整个家族离散,我这些年一直没有得到他们的音信。”庞涓问:“你想不想到故乡的坟墓去祭拜?”孙膑 说:“人非草木,能忘本原?我现在作为魏臣,就不提这话了。”

      接下来,庞涓模仿孙膑的手迹伪造了一封通敌密信:“弟今身仕魏国,心悬 故土,不日当图归计。倘齐王不弃微长,自当尽力。”他拿着这封信入朝私见魏惠王,指控孙膑有背魏向齐之心。魏惠王说:“孙膑心悬故土,是不是因为寡人没有 重用他,不尽其才?”庞涓回答:“孙膑是齐国人,父母之邦,谁能忘情?大王虽重用孙膑,可他已恋齐,必不能为魏尽力。孙膑的才能不下于我,如果齐王拜他为 将,必然与魏争雄,这是大王你的后患啊,不如杀掉他!”魏惠王说:“孙膑应召而来,今罪状不明,如果杀他,恐天下议寡人轻视人才。”

      过了几天,庞涓又劝孙膑还乡去看看,扫扫墓。孙膑怕魏惠王不批假,庞涓说:“你去请假的时候,我在一旁帮你说情。”离开孙膑后,庞涓又跑到魏惠王那里告状,说孙膑准备请假回乡,其实是背魏归齐,大王绝对不能放他走。

      魏惠王勃然大怒:“孙膑私通齐使,今又告归,显然有背魏之心,有负寡人委任之意。可削其官秩,发军师府问罪!”

       庞涓派人去把孙膑押到了魏惠王的面前,当魏王要下令处死孙膑时,庞涓又做人情地说:“孙膑虽有私通齐使之罪,然罪不至死。以臣愚见,不如刖而黥之,使为 废人,终身不退归故土。既全其命,又无后患,岂不两全”魏惠王同意了。于是庞涓的手下人割掉孙膑的膝盖骨,使之成了残废。

      后来,孙膑在齐国使臣的帮助下,逃往齐国,当上了齐威王的军师。

       公元前354年,魏将庞涓引兵攻赵,包围了赵都邯郸。赵向齐求救,齐威王派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率军西来,矛头直指魏都大梁(今河南开封)。庞涓闻讯立 即回师自救,孙膑巧妙地在魏军南撤必经之地桂陵(今河南长垣)设伏,大败魏军,擒庞涓(后放回),史称“桂陵之战”,孙膑的这一战法后来被概括为“围魏救 赵”。

      公元前341年,魏惠王又派庞涓联合赵国引兵伐韩,包围韩都新郑(今属河南省)。韩昭侯求救于齐。齐以田忌、田婴、田盼为将, 孙膑为军师,率军经曲阜、亢父(今山东济宁),由定陶进入魏境,矛头直指与大梁近在咫尺的外黄(今河南民权)。庞涓闻讯,忙弃韩而回。魏惠王深恨齐国一再 干预魏国的大事,乃起倾国之兵迎击齐军,仍以庞涓为将,太子申为上将军,随军参与指挥,誓与齐军决一死战。

      孙膑见魏军来势凶猛,且敌 我力量众寡悬殊,只可智取,不可力敌,便决定采用欲擒故纵之计,诱庞涓上钩。他命令军队由外黄向马陵方向撤退。马陵位于鄄邑北60华里处,沟深林密,道路 曲折,适于设伏。孙膑命令兵士第一天挖10万个做饭的灶坑,第二天减为5万个,第三天再减为3万个。庞涓一见大喜,认为齐军撤退了三天,兵士就已逃亡过 半,便亲率精锐之师兼程追赶。天黑时赶到马陵,命兵士点火把照路。火光下,只见一棵大树被剥去一块树皮,上书“庞涓死于此树之下”八个大字。庞涓顿悟中 计,刚要下令撤退,齐军伏兵已是万箭齐发。魏军进退两难,阵容大乱,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庞涓自知厄运难逃,大叫一声:“一着不慎,遂使竖子成名!”拔剑 自刎。齐军乘胜追击,正遇太子申率后军赶到,一阵冲杀,魏军兵败如山倒。齐军生擒太子申,大获全胜。史称此战为“马陵之战”,称孙膑的战法为“减灶之 计”。此战后,魏国由盛转衰,孙膑却因善于用兵而名扬天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