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七章 一生为谁? 张学良的信件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46 浏览:加载中
  •   在《在宋美龄身边的日子》一书中,其中自然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而其中关于蒋宋联姻,通常都如本书中所讲述,宋美龄初时拒绝、而由宋霭龄和宋子 文的积极劝说,最终才成就这桩婚事,而蒋介石则为联美而婚等几乎已成定论。但张紫葛在书中引用宋美龄的说法反驳这些说法。他写道,当宋美龄听到自己的一位 得力助手也相信这些传闻时,曾用指头敲着桌子说:“我的朋友,我简直没想到你也相信这些编造出来的谎言。”宋美龄接着说,她1922年在孙中山家第一次见 到蒋介石时就被对方迷住了,“他远比我二姐夫(指孙中山)英俊”。宋美龄说她随后就和蒋介石两人两人一见钟情,当即互换了电话号码,其后一切顺理成章。而 说到孙中山的态度,宋美龄说“孙文表赞同,而孙夫人(即宋庆龄)则极力反对”。而她的大姐宋霭龄却变成了反对角色,但后来被宋美龄说服,“这桩婚事自始至 终都是我自己做主,与阿姐何干?至于蒋介石和我结婚是为了走英美路线,那更是天大的笑话……”

      我们无法去对证这段说法究竟是否真实,不能仅仅因为张紫葛曾是宋美龄的秘书他的说法就是历史事实,相反,历史总需要谎言来粉饰——宋美龄在公开的场合下,她当然无论如何要维护她的婚姻,一定会把这桩姻缘说成是爱情,而不是政治,否则,一切都会乱套。

       相反,宋美龄的这段话反而有一种欲盖弥彰的效果——一个明显的史实是,蒋介石最初希望蒋宋联姻的时候,他首先追逐的目标是孙中山的遗孀宋庆龄,而不是宋 美龄,这就轻而易举地击碎了宋美龄所说的她和蒋介石是一见钟情的爱情。而蒋介石追逐宋庆龄的目的显而易见,那是因为他急于继承孙中山的领袖地位,而首先继 承孙中山的遗孀则不失为一条捷径。只是由于宋庆龄的坚决反对,蒋介石的这次求婚才未能成功,否则,中国的第一夫人就不是宋美龄,而是她的二姐宋庆龄了。另 外,其实在蒋介石迎娶宋美龄前,宋霭龄从中极力促成,当她询问宋美龄对蒋介石的求婚有什么条件的时候,宋美龄提出三个条件:一,刘纪文虽然已经是中央委 员,但这是个清差,没有油水,因此要求让刘纪文当南京市长;二,给刘纪文100万现金作为补偿;三,宋美龄以后还会和刘纪文有来往,蒋不得干涉。宋霭龄毫 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一切,她立即通知青帮的张静江,张静江也随即赶往蒋介石处,蒋介石对这三个条件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全部同意。宋霭龄接下来还要说服宋子 文,宋子文与刘纪文本来就关系十分密切,而宋子文又对蒋介石没有什么好感,于是宋霭龄向他摊出底牌,许诺宋子文将来可以做财政部长,宋子文由此才由反对蒋 宋联姻转而变为支持蒋宋联姻。至于说服宋庆龄,宋霭龄知道这几乎不可能,因此,她要求宋子文去一次汉口,她只要求宋庆龄对这桩婚事保持缄默就行了。最后, 她还要说服母亲倪桂珍。

      这也就不能不让人猜测,她究竟爱谁?

      而从所有有关宋美龄“情事”的资料来看,除了她的丈 夫蒋介石外,她也许真正爱慕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张学良——从现在保存于美国从哥伦比亚大学张学良和宋美龄之间多年往还的百余封书信件来看,他们从来没有 忘记对方,而却很少发现宋美龄与其他人保持这样紧密而又深情脉脉的联系。

      张学良因“西安事变”被永远地囚禁起来之后,宋美龄仍然与张 学良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种关系一直到张学良去世始终如此。而宋美龄与争风吃醋的一般女人不同的是,她素来与那些丈夫的女人们保持十分良好的关系,如陈纳 德妻子陈香梅就是宋美龄作的媒,马歇尔的夫人、罗斯福的夫人、以及卢斯的夫人等都与宋美龄始终十分亲密。同样,宋美龄与张学良的女人们也情同姐妹。 1946年宋美龄再次前往美国求援的时候,尽管受到了杜鲁门的冷淡,但却受到了定居在加州的于凤至的热情欢迎。1947年她从美国回到台湾,9月19日, 还把于凤至给张学良带来的药品食品派人送到张学良当时幽禁所在地新竹井上温泉。她在给张学良的信中这样说道:“凤姐姐把加州的家布置得得体而气派,不但那 所房子让我见了会想起你们从前在北平时的顺承王府格局,而且让我惊奇的是,她用炒股票赚得的收入,还在昂贵的美国高级居住区买了一幢带花园的房产。凤姐姐 如今所烦心的,就是二公子的病了。……”

      张学良于10月5日给宋美龄亲笔复信,说:

      “夫人钧鉴:

       9月19日的手示敬悉。附所赐果物及凤至捎来的药品统统领到,夫人对良护念周至,使良感谢无极。展读手札再三,并阅读剪报一则,闻知家乡事,心中情况难 以笔述。夫人,大概您晓得海城是良的原籍,良祖父及上代的坟墓皆在该地,真不知今日是何景况,兹借东坡两句诗,可以代表良现下的心境:‘纵有锄犁与田亩, 已无面目见丘园。’夫人,请您不要这么挂念,良这里吃穿用度倒还算周备,假如良必有所需,当再上烦钧听。请释念,谨祝健康并请代叩介公钧安。

      十月五日灯下。张学良。”

      张学良在此信中所提及的剪报,是宋美龄从香港某一报上,特别剪下的一条来自辽宁省中共开展土地改革的新闻。宋美龄把这样的消息,寄给张学良的用意很显然,因为她知道张学良惦记着在辽宁锦县驿马坊的张氏家族祖墓。

      1951年12月29日,当朝鲜战争正酣的时候,当宋美龄和蒋介石正急于寻求美国支持其反攻大陆的政策时,张学良给宋美龄的却在信中温馨地写道:

      “十一月二十七之钧示及杂志十五本,和良之家书、打字机俱已受领。承蒙优厚,感戴莫名。良以罪余之身,何德得蒙垂顾之斯乎?令人愧惭无地,前贺寿之柬,得蒙总统垂青,良闻之何胜欣幸,此中温情亦夫人所赐也!……”

      张学良信中提到的“前贺寿之柬”,系指1950年6月1日张学良50岁生日时,蒋介石夫妇联名特从台北给张学良发来一封贺信:

      “汉卿兄及凤至夫人赏鉴:贤伉俪华诞,中正等远道未能趋贺,谨电祝福寿连绵,德泽广被!蒋中正宋美龄同叩。”

       尽管蒋介石夫妇的联名电报只是众多电报中的一份,但其中所包含的微妙,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才能感受得到。尽管他们都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然而,他们还 像是一对眷侣一样互相送些小礼物,宋美龄经常把一些礼品送给张学良,而张学良则回赠以书画丹青,因为他知道宋美龄非常喜爱这些,而且也擅长作画。1951 年1月12日宋美龄在写给张学良的信中说:“自来台后,余忽对绘画兴趣浓烈,大有寄情山水,两眼皆空之感。而蒋先生也主张余以习画养性,余即延请黄君璧先 生教山水,而郑曼青先生之花卉,乃是台湾首屈一指之翘楚,两位才华决不逊于张大千和徐悲鸿。如此一来,余反倒觉得每日过得充实起来,再没有刚来台湾时那种 终日惶惶,神不守舍的情绪……”1951年2月,旧历春节前夕,张学良又收到宋美龄派人从台北专程送来的年货。而作为给宋美龄的回赠,张学良则送给宋美龄 一些中国名贵字画,其中有一幅苏轼手卷《少年游》,即是张学良早年在东北不惜重金从北洋某大臣手里买到的。但不知为什么,这次宋美龄直到翌年3月下旬才给 张学良回了一封信:

      “汉卿,得照片与手卷极美,多谢!早当致意,唯两年来苦于支气管炎,不便作书,目前始渐愈。《生活》拟刊一文,附余画作照片,出刊后当寄奉一本。余习石涛,沈石田甚勤,以余师谓余笔法风格近此两家之故。然台岛难得真迹亲炙,尽力而已……”

       同样,宋美龄也时常把自己一些临摹的画送给张学良,如石涛的《石山图》等画。派人送到清泉为张学良观赏,在她看来张虽是被囚之人,但他毕竟曾是军中儒 将,早在东北时就把绘画与收藏当成他军旅生涯中的雅趣了。所以,在宋美龄和张幽禁中互往的信件,许多是谈论绘画收藏、品评古今文人墨客作品的文字。从哥伦 比亚大学已经向世人展示的张学良、宋美龄多年往还的百余封书信中,可以看出他们在政治之外的诸多乐趣,大多都有共同之处。

      1952年 秋天,东北张学良的老部下莫德惠曾获准前往清泉幽禁地探望张学良,他回到台北时把张学良亲笔信转呈宋美龄。张学良在信中说:“德公此次进山,带来夫人赠送 的兰花,甚喜甚谢。德公也转达了夫人问候,良和四小姐在此一切均好,只是此地潮湿多雨,且所居之处蛇患成灾。因此四小姐希望移往从前住过的井上为好,如井 上不宜,亦请夫人给予帮助,因此地蛇灾委实难以忍受……”

      1957年7月,宋美龄又派人给张学良送来一盏台灯,因为她从董显光(宋美 龄为张学良派来的英语教师,国民党前驻美国大使)那儿了解到张学良常在夜间读书写字,因此特意送来这盏台灯,宋在亲笔信中说:“汉卿:近闻你患严重眼疾, 寄美国台灯一盏,此灯不拘位置角度,极为方便,余在美用之,甚感满意,另奉上旧金山BIUMS糖果店名产些许。另附汉卿家书数札,汉卿阅后可将回信托信使 带回,以便转达。蒋宋美龄,7月14日。”

      就在送台灯后不久,1957年8月6日,宋美龄亲自到高雄的西子湾探望张学良——这是自 1936年冬他失去自由以来,首次和宋美龄再次见面。其实,来到台湾后,宋美龄就几次要求到幽禁地来探望他。但1950年4月12日张学良在接到宋美龄的 来信后,回信劝阻道:“欣悉夫人有来新竹的打算,良闻知后深感不安。亦知夫人自南京一别,多年来始终有探望之意,可是良感到现在仍多有不便。首先由新竹市 到井上温泉,汽车往返约5到6个钟头,路况之坏,使夫人难以想象。竹东到井上一段,因石头露出地面,轿车不堪通行,只有吉普车或卡车方可行驶,并且险处甚 多,颠簸万分,而良之寓所,对夫人供用更有种种不便,切请夫人不可前来。何时何地,请夫人随时吩咐,良即可前往。而此次新竹之行,切勿冒险行事为盼。夫人 对良多年的关切之心,良和四小姐均感同身受……”这次见面,宋美龄又一次提出希望张学良、赵四小姐放弃佛教,皈依基督教。因为作为虔诚的基督徒的宋美龄一 直认为张学良信佛教是“又走错路了!信奉基督才是惟一的选择。”

      宋美龄离开高雄回台北后促成了两件事。一是让蒋介石在大溪行馆接见了张学良,这是张、蒋两人自1945年在贵阳相见后在台湾的首次会面;二是宋美龄建议让一直在新竹、高雄和基隆等地转辗迁徙的张学良搬到台北定居。

       当然,他们之间也偶尔会有一些不快。1996年,宋美龄忽然在《世界日报》上读到一篇题为《周恩来和西安事变两主角》的文章,由于这篇文章写得颇为详 实,这引起了宋美龄的怀疑,因为她与张学良之间有过协议,即不向外界透露一些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她由此认为很可能是张学良没有信守诺言,遂立即开始调查 此事。但结果表明,有关张学良和周恩来的谈话内容,始终都是由台湾情报机关负责保管的。在张学良和宋美龄先后离开台湾以后,是台湾情报机关其中的一些资料 泄漏了出去。

      2001年10月中旬,住在纽约曼哈顿的宋美龄获悉张学良病危的消息,不久,她得知张学良去世,张学良的葬礼于10月 23日在檀香山博思威克殡仪馆举行,但宋美龄只用了最简洁、最平淡的一句话总结了他们70年的情谊:“送张汉卿先生远行。蒋宋美龄敬挽。”(注:文中信件 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苏张之丙女士提供,本文参见中华新闻网文章《史海钩沉:宋美龄与幽禁中的张学良将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