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五章 明智的尼克松 在联合国的战争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42 浏览:加载中
  •   当1958年台湾海峡的战争高潮刚刚过去后,另一场战争又爆发了,只不过这一次这场战争不是大炮对大炮,也不是在海峡,而是美国纽约,在联合国总部 ——中国大陆和台湾为谁应该代表中国而爆发了较量。宋美龄因此不得不再次返回美国,她受蒋介石之命,要竭力阻止大陆占据目前由台湾据有的联合国席位。

       通过朝鲜战争美国已经清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大陆具有强大的实力,加上苏联的支持,美国已经明白一个独立的中国已经出现,而无论美国承认与否,中国大陆 都将发挥其必然的作用,而与其这样,反而不如承认这个巨大的东方国家,因为美国不可能长期不与中国打交道。而台湾只不过是一个棋子,尽管它目前还占据着联 合国席位,但实际上它无论如何代表不了全中国,美国与台湾打交道,只不过在维持一个战略棋子,而与中国大陆的打交道才是与真正的中国对话,无论是敌是友, 美国无法对大陆视而不见。

      另外,从大国制衡的角度来看,在60年代,中国和苏联的同盟关系出现破裂,因此,美国有些政治家主张与中国 化敌为友,以便共同对抗苏联,如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艾利诺·罗斯福建议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大代表中国,美国远东助理国务卿希尔斯曼也说对中共应该 “封锁而不孤立”,而美国总统肯尼迪及副总统约翰逊也都不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这种情况导致国际大气候出现有利于中国的变化,因而自1963年以来,世界 上许多国家开始纷纷承认中国,而且,60年代也是一个革命与独立的时代,许多原西方殖民地国家一个接一个地宣布独立,而中国则由于与这些国家同为第三世界 国家,且中国是一个政治大国,因此,中国获得了许多国家的承认,这导致许多与台湾当局有“邦交”的国家,转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

       宋美龄从1965年9月抵美,到1966年10月返台,在美国又逗留了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宋美龄一如既往地在各种场合发表演讲达20篇之多。 其主要目的就是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取代台湾。但这一次,宋美龄又受到了红地毯的欢迎——这张红地毯实际上是带有血腥味的,那血腥是出自美国总统肯 尼迪——肯尼迪的遇刺导致了美国外交政策出现一次较为明显的转折,即取代肯尼迪的约翰逊总统是一个狂妄自大而又有些鲁莽的反共总统,在他的任内正是由于他 的这种政策使得美国扩大了在越南的战争,从而使得美国深陷越难泥潭。并且,由于美国院外援华集团的努力,宋美龄因此再次受到美国高层的欢迎,当宋美龄的专 机从纽约来到华盛顿后,她受到了国务卿腊斯克的夫人的欢迎。这一次,宋美龄住进了克洛拉玛路一幢大厦,而这栋建筑几乎与臭名昭著的罗伯特·麦克纳马拉的住 宅几乎称得上是邻居。当宋美龄来到美国后,即令“驻美大使馆”举行了一次有多达1500人参加的盛大招待会,宋美龄当然又一次成为令人瞩目的女主人。其 后,宋美龄与美国总统胡佛、最高法院大法官拜伦·怀特、参议员托马斯·多德、还有林登·约翰逊进行了密切的商谈。但同时,她也清楚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 看重,因此,她利用9月22日出席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午餐会的机会告诫美国政府“任何时代场合,自由非廉价可以得来”。也就是在说,美国应该在台湾和大 陆之间做出选择,大陆当然有价值,但正因为如此,如果美国还是自由世界的中心,那么就应该放弃大陆而选择台湾,因为台湾是自由世界的前沿堡垒,而大陆则是 属于与美国对抗的势力,她说:“为了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这种并非新奇的真理和思想,时常被那些醉于宴乐的人、愤世嫉俗和故意偏私、别有用心的人视为不合 时宜的陈腔滥调,而它却萦回在我心里已数不清多少次了。每次都留下一些惨痛的回忆。冷酷的事实仍是:希望放弃它,设法逃避它,颠倒是非和摇尾乞怜都不能以 廉价买到自由。”而在10月上旬,宋美龄在纽约举行的中美联谊会庆祝“双十节”的宴会上,她更加明显地把英国比喻为是为了40块银币出卖自己、出卖台湾的 犹大。29日,宋美龄在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卫斯里安大学讲话,进一步直接批评美国外交政策态度怯懦,以及用拖拉、侥幸的手法对待中国共产党。10月21 日,在旧金山联邦联谊会上她发表演说,再次劝诫美国征服“不要走上耻辱之路”。此后,在参加美国广播公司《问题与答案》电视节目访谈时,她承认台湾无法代 表在人口上占有绝大多数大陆,但另一方面又表示无法想象台湾失去在安理会的席位后的情势。

      但就像克列奥帕特拉在安东尼之后无法再俘虏 屋大维从而控制罗马帝国一样,宋美龄此时也无法通过与美国政要的密切关系改变美国的外交政策,毕竟,美国不会为一个女人而无视自己的国家利益。早在 1963年,还不是美国显要人物的尼克松就撰写文章说,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孤立地位的时刻指日可待。果然,在1969年7月25日,尼克松 开始兑现诺言,他在对关岛作短暂访问时发表了一项声明,说:“美国将执行条约规定的义务,但是美国越来越希望亚洲盟国处理自己的防御和安全问题,除了核武 器的威胁以外。”这就是尼克松时期重大的外交转变,即美国对亚洲开始实行“亚洲人对付亚洲人的政策”,而对台湾来说,这就意味着“我们更要比以前依靠自己 了!”

      1969年1月,尼克松宣誓就任美国总统,此时,由于美国深陷越战泥潭,这严重拖住了美国与苏联竞争的后腿,尼克松急需要改变 美国的不利处境,因此,他在上任之初就提出了“美国需要改变它的外交政策的哲学和实践”,也就是说,美国应该改变策略,通过缓和与中国的关系来加强与苏联 的对抗。尼克松说:“考虑到将来,在我和苏联人进行对话时,我也可能需要在中国问题上危机找个可以依靠的有利地位。”(《尼克松回忆录》中册,第13页, 商务印书馆1978年版)

      1970年2月,尼克松向国会提出了第一个外交政策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他说:“长远来说,如果没有拥有7亿 多人民的国家出力,要建立稳定和持久地国际秩序是不可想象的。”10月,尼克松在接见美国《时代》周刊记者时又说:“如果说我在死前有什么事情要做的话, 那就是到中国去,如果我去不了,我要我的孩子们去。”而这等于向全世界发出了明确的信号:美国希望和中国建立联系。同时,尼克松也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态 度,如允许有特别身份的美国人以旅游的身份前往中国;允许美国人购买非以商业为目的的大陆商品;允许美国海外公司通过第三国或者直接前往中国进行非战略性 贸易;而作为示好,尼克松又下令停止向台湾提供F-5战斗机,停止美国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巡逻,恢复中美华沙会谈等。

      而经过周恩来的 巧妙安排,尼克松政府终于与中国取得了秘密联系,并且,尼克松于1971年7月15日通过电视讲话,将这一秘密外交公之于众,并且明确告诉世界,他已经接 受了在1972年5月以前访华的邀请——这造成了当时一场政治震动,就如同海啸一样强烈冲击了世界各国,日本把这种事先毫无征兆和交流的外交称之为“越顶 外交”,而受到最大刺激的莫过于台湾了,当时日本和其他许多国家都对此一无所知,台湾当然也不例外,台湾获知这一消息是在尼克松在电视上宣布接受中国邀请 前20分钟,当时台湾“驻美大使”沈剑虹接到美国国务卿罗杰斯打来的电话,他回忆说:“这件事实在令人震惊。”“有几分钟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我简直不能 相信方才听到的话是真的。”

      而当蒋介石和宋美龄得到这个消息后也一时惊呆了,然后就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愤怒发泄。

      但这风暴出不了台湾,也就什么也影响不了。

      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正式访华,2月27日,中美在上海发表《联合公报》。

       在中美取得外交突破后,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就成了接踵而至的焦点,而在这一问题上,美国实际上仍然希望继续分裂中国,1971年8月 2日,美国国务卿威廉·罗杰斯宣布:美国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并且同时保证台湾不会被剥夺联合国的代表权,也就是说,美国在制造“划峡而治” 上屡受挫折后,仍然不甘心,希望利用联合国席位问题继续制造两个中国。而在这一个问题上,让蒋介石和宋美龄感到心力交瘁的是,台湾内部对这一问题也持两种 态度,甚至家族也是如此:蒋介石和宋美龄坚持认为“汉贼不两立”,即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加入联合国,那么台湾就自动退出;而台湾外交人员和孔令侃等人 却认为,应该承认台湾的目前处境和地位,配合美国的一国两席政策,因为从实质上这对台湾有利,中共的加入也不影响台湾在联合国的利益。但蒋介石如同在“划 峡而治”这个问题上一样,一如既往地坚持要么是台湾代表中国,要么是大陆代表中国,而绝不为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留下任何空间和可能。

      而 宋美龄在台湾外交上的关键作用这次再次的一体现,据蒋介石、宋美龄的侍卫官回忆记载:“她(宋美龄)专心地伏在书桌上,拿了一支红笔,在一张纸上涂来改 去,不知在忙些什么。改了很久,夫人才把那张纸拿给沈剑虹取走。——稍晚,我才晓得,夫人是在批改由沈剑虹写的一篇有关台湾退出联合国的英文声明草稿,那 时我才晓得,外交方面所有重要的事宜,几乎都是透过夫人参与决策,并且在许多重要的文稿上,皆要经夫人过目,才能交给外交部门,送到相关的外国政府去。有 人讲,夫人等于实质上的外交部长。为了那封信,夫人那天一直忙到夜里一点钟,才完成稿子的修改。我觉得她表情不似往常那样平静自若,明显有着重要心事。当 时的那些天,我总觉得官邸上下,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气氛不太好,孔二(孔令伟)总躲着蒋经国,甚至刻意不上餐厅一起和老先生(蒋介石)夫妇吃饭。我在 回顾一下更久以前,孔大先生(孔令侃)也来过台湾,至官邸来商量什么事情,孔令侃那时住在圆山饭店,来了一阵子,就回美国去了。之后我听说,孔令侃和孔令 伟他们事实上对先生父子提出所谓‘汉贼不两立’,也就是只要中共进入联合国,台湾就退出联合国的政策极为反对的。他们认为我们应该和中共一起待在联合国, 即使中共获得了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也基本无损于台湾在联合国拥有代表权的既有地位,包括孔令侃在内的一批人认为,就联合国这个事情来看,台湾在 作法上应该更有弹性和妥协空间。”

      接着他又记述了蒋介石父子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

      “但是,老先生和他的儿子蒋经 国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对联合国问题,台湾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否则就是纵容姑息主义,就是与虎谋皮。为此,孔家和老先生父子的意见有着天壤之别,两边 谈得很不投机,气氛也搞僵了,把夫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最后只有听从丈夫的意见,夫妻一命,和中共‘汉贼不两立’,并且以宣布退出联合国了事。”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128个成员国对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案并同时撤销台湾国民党政府的席位”这一提案进行了表决。结果76个国家投了赞成票、35个国家投了反对票、17个国家弃权。

       10月27日,蒋介石发表了《为联合国通过非法决议告全国同胞书》,称“本届联合国大会,竟自毁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置公理、正义于不顾,可耻地向邪恶低 头,卑怯地向暴力屈膝,则当年我国所参与缔造的联合国,今天也已成为罪恶的渊薮”,“对于本届大会所通过的此次违反宪章规定的非法决议,决不承认其有任何 效力”。

      宋美龄也发表了悲愤的《不要说它,但是我们要说》的文章,她说:“联合国一批会员国,仍可以听任感情的驱使——采取集体行动,再度嘲弄联合国,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极为成功地敲响了这个国际和平组织的丧钟。”

      1972年11月17日,宋美龄又借参加第22届“国际青年世界大会”的机会,发表了题为《反击当前道德的卑怯和不健全的思想》的演讲,她说:“过去的一年中,很多政府为自身短暂的便利,甘愿屈服,背弃了他们日常一再夸耀的道德原则。”

       此后,台湾的外交空间就山峦之上的夕阳,就是那一点点余辉也在眼睁睁地坠落,无奈之下,蒋介石不得不调整其外交政策,他为台湾的外交政策重新确立了三点 原则:一,尽最大努力,维持与友邦国家的双边关系;二,运用各种力量,向多方面发展,建立实质性关系;三,始终不和任何共产党国家做任何接触。——有意思 的是,与台湾的空间越来越小相反,宋美龄的家族事业却蒸蒸日上:在这段时间,宋美龄向美国墨西哥州的天然气项目投资了500万美元,成为飞利浦石油公司的 合伙人;1973年,宋美龄投资创办了休斯敦魏斯兰石油公司及天然气公司;1974年,她又建立了夏延石公司,从而控制了大信托公司、西部石油公司和阿托 卡铝钻探公司。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