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五章 明智的尼克松 默契中的较量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42 浏览:加载中
  •   尽管蒋介石被从大陆驱赶到了台湾,但退守台湾的蒋介石却仍然念念不忘反攻大陆,而大陆同样也时时刻刻准备着完成统一大业,同时,由于二战结束后世界就 落入了冷战的陷井中,因此,中国台海的分裂也就与冷战格局息息相关,实际上铁幕不仅在欧洲落下,也在台湾海峡落下。而内战的延续和冷战矛盾的尖锐又使得自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近10年间台湾海峡几乎每天都散发着硝烟,两岸总是处在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中。

      而有趣的是,这种剑拔弩张的对峙有时又像是两个知音在对阵中交流,时而激烈交锋,时而却又在互相射击中一致对外。

      在这近10年中,双方由横眉冷对上升为大打出手有三次,即1949年的金门古宁头战斗、1954年的大陈岛战斗和1958年的八二三炮战。

      1949年的古宁头战斗实际上是内战的自然延续,而1954年的大陈岛之战和1958年的八二三炮战则是在用大炮搞外交,双方都在用大炮向冷战的超级大国谈判。

       1954年12月2日,刚刚结束朝鲜战争的美国与蒋介石达成协议,双方订立《中美共同防御条约》,美国的意图是分割中国大陆和台湾,最终目的是通过此条 约使台湾脱离中国大陆,也就是逐渐走向独立,而不再是中国传统领土的一部分,这符合美国的战略——美国既不想卷入中国大规模内战,也不想放弃台湾这个不沉 的航母,最好的办法就是“划峡而治”。美国的意图激怒了中共,1955年,毛泽东下令进攻位于浙江省的一江山岛。这是中共发动的一次漂亮的海陆空协同作 战,一江山岛上的1000多守军被全歼,一江山岛被解放。

      大陆进攻一江山岛也让美国国会反应强烈,国会因此通过了《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并向台湾海峡增派兵力,向大陆施压。

       实际上,美国的意图是希望蒋介石放弃距离大陆比较近的一些岛屿,以便使台湾独立,也就是制造两个中国,然而,蒋介石尽管是个独裁统治者,但他却是个政治 家,也是个爱国者,他坚决反对美国制造一中一台的图谋。1955年1月7日,蒋介石发表讲话,说“只有伸张正义才能克服侵略危机,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领 土”,“曲解台湾的地位是别有用心的,‘两个中国’的主张荒谬绝伦”。宋美龄当然是支持蒋介石的,1955年4月24日,宋美龄陪同蒋介石去马祖视察。这 次视察名义上是视察马祖、金门的防御,但实际上这是一个信号,即告诫美国,不要再图谋分裂中国,蒋介石是不支持一中一台政策的。4月26日,宋美龄在接见 美国《克利夫兰新闻报》的时候,她对该报记者福亨女士说:“两个中国就像是信奉两个上帝”。

      大陈岛战斗结束后,台海仍然高度紧张,双 方都集结兵力,战斗随时可能展开,但尽管蒋介石动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保卫金门,实际上他很清楚,中共此时和他实际上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金门和马祖不是 战略要地,中国之所以攻击金门,那是为了让硝烟缩短海峡的距离,不让台湾岛漂离大陆。同时,参加万隆会议的周恩来再次重申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要求美军 撤出台湾海峡。而毛泽东和周恩来高超的外交一边谴责美国的同时,一边又把台海两岸的关系与中美关系分开来,这年5月13日,周恩来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提 出解放台湾可能有两种方式,即武力统一和和平解决两个方式。周恩来的这个提议是一个重要信号,美国立即对此密切关注,因此,8月,中美在华沙开始大使级会 谈,正是开始了双方之间的谈判。

      有意思的是,当美国图谋分裂中国的时候,蒋介石和大陆巧妙地用战争默契地共同击碎了美国的阴谋,但当 中美开始华沙会谈后,蒋介石又开始忧心忡忡起来,因为中美的接近就意味着蒋介石的疏远,蒋介石十分担心被美国出卖。因此,宋美龄又积极开始在美筹划、活 动。1955年1月29日,发表《致美国妇女国家安全问题座谈会电》,在这篇文章中,宋美龄说:“任何国家在求其自身生存之际,必须同时能为其坚守公平、 正直与人道原则之国家觅取生存。”同年11月27日,宋美龄利用美国电视节目《美国以外》栏目的播出,再次重复反攻大陆政策,她说:“我们曾经努力,并在 继续努力,为我们的未来建立力量。我们在这样做的时候,深知此次战斗是长期的,而且必须是不惜牺牲的。”

      在50年代的美国,实际上到 处都流传着“院外援华集团”的字眼,加入这一集团甚至成为一种时尚。美国人马奎斯·蔡尔兹有这样一段描述:“凡是对这里的事情有所了解的人都会相信,一个 强大有力的院外集团和行政部门施加了不寻常的影响。在外交史上,很难找到一个外国的代理人和外交代表施加这样压力的类似事例。国民党中国使用直接干涉的手 法的规模是极为罕见的。”

      一位蒋介石夫妇身边的侍卫回忆更加形象地描绘了台湾干预美国大选的情景,这位侍卫描绘道:

       “每次届临美国总统大选的前夕,老先生夫妇就担心得不得了。有一回,我亲眼儿到老先生的英文秘书某某,拎着一只硬壳大型旅行皮箱,从官邸正门进来要上 楼。就在他要上楼的同时,老先生恰巧打铃要我上楼,在楼梯口碰到某秘书,彼此打了个招呼,我见到他很吃力的模样,就好心好意地向前作势要帮他一起提,可 是,他却很敏感地退后一步,连声说‘不用你帮忙,谢谢!我可以,我可以,你别来!’然后兀自吃力地双手拎着箱子,独自上楼。

      我当时觉 得很奇怪,为什么他那样神秘,我只不过要帮他提一把,没有其他的用意,而且我平时和他很熟悉,可以说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我从别的地方得知,原来那天某秘 书来官邸,是提着一箱美元现钞,他是要把那箱现金,拿给老先生看。某秘书大概进去有半个小时左右,然后就一个人空手退出房屋。老先生的门口除了我之外,还 有值班侍卫官坐在门口。如果某秘书拿出那只皮箱的话,一定难逃我们的双眼,显然那只皮箱是从老先生房的另一扇门,由另外的人员取走了,而最可能的藏钱地 点,就是老夫人的房间。

      我从老夫人的亲信随从那儿知道,那笔美金是要送到美国去的,然而那段时间,台湾虽然慢慢已经脱离了美援,经济 上还算不上特别好,可是,台湾为什么要送钱去美国呢?那一大箱子的钱,如果是百元大钞的话,少说也有一百万元。美元和台币的比例,在那时还是一比四十的年 代,假设有一百万元,就价值台币四千万元。美国有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传统上国民党是支持共和党的,从二战后,国民党支持美国总统候选人杜威,就是一个明 显的例子。一直到台湾,老先生对共和党还是情有独钟,而我见到某秘书提着一箱子美元现钞那次,正是美国总统选举前不久,而那次,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是尼克 松。”

      1956年8月,宋美龄利用其深厚的美国关系强化了在美国的“院外援华集团”,——这个“院外援华集团”具有相当的实力,主要 由宋美龄控制,而台湾的商业集团和金融集团则为这个院外集团提供了强大的经济支持,而与宋氏家族有深厚渊源的一些美国实业集团也是其重要的支持者,因此, 这个“院外援华集团”实际上具有相当的实力,美国一些军事将领、国会议员以及新闻媒体等都倾向于台湾,成为亲台分子。同年,宋美龄又策划组织了另一个类似 的组织,这就是美国的一些反共人士组成的“美国对华政策协会”和“援助反共中国保卫美国委员会”,这两个机构成为美国亲台的重要力量,其组成人员包括了美 国一些具有强大影响力的企业和政府要员,如美国劳工联合会第二副主席戴维。杜宾斯基,可口可乐出口公司董事长、前任邮政部长詹姆斯。法利等,但实际上这两 大组织的经费来源都是出自台湾,主要由台湾纺织品商人提供。这两大组织经常发表文章,敦促美国政府向台湾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在政治上则要求美国政府对中 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要坚决否决等。另外,宋美龄还利用其强大的影响力,与美国媒体大亨、与宋氏家族有深远关系的亨利·卢斯一起在美国还组织了另一个强 有力的亲台组织,即“中国游说团”(又称“百万人委员会”)。这个组织的宗旨则更加直言不讳地明确写明,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就是要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 联合国。后来该游说团改名为“支持自由中国委员会”,这个组织在美国的活动也相当长,而且影响力也较深,其成员中包括多达23位参议员,83名众议员,和 许多美国军界人物以及许多商业和金融巨头,也包括许多有影响力的在美华人,如陈香梅等。而这个组织也的确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拖延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 的合法席位的恢复。

      但美国并没有轻易放弃分裂中国的图谋,因为在美国看来,如果台湾独立,那么十分符合美国制华的长远战略,也对美国 的整个亚洲平衡战略有利;相反,如果台湾终将有一日与大陆统一,那么美国就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战略支点,这就如同美国在中东失去了以色列一样。因此,美国实 际上始终没有放弃分裂中国的图谋,而由于蒋介石的反对,美国的图谋屡遭失败,这让山姆大叔感到有些恼羞成怒,中央情报局曾策划在台湾岛内发动一场政变,由 岛内温顺派取代不好摆弄得蒋介石。中央情报局曾先后策划由吴国祯、孙立人取代蒋介石,但戎马一生的蒋介石依靠宋美龄在美国的内线及时地得知了美国的阴谋, 当即先下手为强,1958年蒋介石毫不留情地处理了“吴国祯案”和“孙立人案”,消除了威胁。

      对蒋介石夫妇来说,另外一个好消息是, 在1958年,大陆也出现了异常现象,那就是从1957年就开始的“反右”,1958年已经开始大搞“三面红旗”和“大跃进”,这使得大陆的实力受到严重 削弱。因此,蒋介石夫妇又开始谋划如何借机反攻大陆,而同时,由于八二三炮战造成的紧张气氛,美国也在台湾部署了“屠牛士”导弹部队,以对大陆进行导弹威 慑。

      而对宋美龄来说,1958年似乎也不那么尽如人意,这年5月下旬,宋美龄又一次来到美国,因为蒋经国的实力明显增强,而蒋介石显 然不愿意看到宋美龄与蒋经国政权,他刻意把政权平稳地传承给他的儿子——蒋介石在妻子和儿子之间,他显然更倾向于儿子。尽管如此,宋美龄还是尽心尽力地在 美国为蒋介石进行宣传、游说和谋划。1958年7月10日,美国密歇根大学授予宋美龄荣誉博士学位,宋美龄借机发表了名为《生活在苦难中》的演讲,她说: “共产主义否认神的存在,并且从神那里窃取许多人性的誓言或基督的教义,共产主义者窃取神的意识之光和理性之光。于是共产主义似乎激发了人类所希望达到的 想象。其实,共产主义正是以暴力来否定这种希望。”随后,她列举了发生在东德、波兰、匈牙利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动乱,她散布道,苏联和中国,现在正在对奴工 和集体屠杀的方式进行大规模的清算和整肃,“其规模之大,甚至超过当年希特勒系统地消灭犹太人的野蛮行为。”7月16日,宋美龄先后接受了美国参众两院外 交委员会的邀请,在参众两院各作了一次演讲。在参议院她在做题为《美国行动的重要性》的演讲时说:“自一九四六年以来,除去两三个例外行动之外,自由世界 不幸始终处于守势地位,历史显示出那些受到鲸吞蚕食而仍想保持被动和怯懦的人总是要失败屈服的。”次日,宋美龄又应邀在美国记者联谊会上谈“对共产主义危 险性的认识”,在这个演讲中,她从赫鲁晓夫的三个预言被证实说起,这三个预言是:赫鲁晓夫在1957年初料定西方必定会在中东遭受挫折;大西洋联盟将会瓦 解;以及苏联发射人造卫星成功。宋美龄说,这三个预言正在一个一个地变成现实,第一个预言和第三个预言已经实现,而关于大西洋联盟,由于法国共产党在法国 拥有的实力,以及戴高乐主义的离心倾向,使得大西洋联盟的确面临威胁,因此,这一预言也有可能实现,那么,“苏俄目前的和平宣传攻势,含有一种戏弄和威胁 的意味”。她最后问道:“我今天所要问的问题是:我们怎样才能击败共党的不断挑战?”7月21日,在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午餐会中,她做了《解决问题的办 法》的演讲,宋美龄回答了自己的这一提问:“世界局势演变的今天这个样子,有什么可以不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而解决问题呢?”她说,“要克制苏俄的计划,其 答案就是协助亚洲人民,特别是中国大陆上的亿万人民,在精神上、政治上、特别是在军事上群起而反击。如此,共党将无法利用亚洲庞大的人力特别是中国大陆人 力来侵略自由世界。那些一度跟着共产党走的知识分子,现在终于感觉到了他们所处的情形无法忍受而开始不听命令。”最后,她用了一句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的名 言作为勉励:“莫饮泣,莫激愤,当了解,当行动。”

      然而,就在宋美龄在美国竭尽全力地策动美国反共的时候,中国大陆却用另一种声音回 答了这位能言善辩的女人,而这个声音显然比她在麦克风前的声音要震耳欲聋。8月6日,台湾“国防部”宣布台湾海峡高度紧张,命令部队进入紧急戒备状态;8 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决定炮击金门,但攻而不取——台海两边的同时行动又一次一致地对美国分裂中国的图谋说“不!”,如果说宋美龄反对美 国分裂中国图谋的武器是麦克风的话,那么中国大陆的武器就是更加掷地有声的炮弹。8月23日,人民解放军部署在福建沿海的炮兵阵地上万炮齐发,在大约两个 小时的时间里,竟然有多达6万枚炮弹落在小小的金门岛上。这次炮战从23日下午6时开始,一直延续到10月25日,解放军共计发射了47万发炮弹。八二三 炮战成为台湾海峡30年对峙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而在此后,台湾海峡就进入了冷战期,随后又成为一条连接大陆和台湾的经济海峡。

      而 蒋介石早已洞悉必将发生这场炮战,只是没有想到中共的炮火如此猛烈,而蒋介石也默契地命令俞大维立即向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司令史穆德提出两项要求:一是美 军尽一切力量协助增强外岛的防御,协助加强外岛的运补能力;二是建议美军派遣海军顾问与台湾协商运输问题。8月27日、9月4日,蒋介石又两次致电美国总 统艾森豪威尔,要求美国立即采取行动,而宋美龄也立即在美国配合蒋介石进行反共宣传,在美国各地,宋美龄仅公开演讲就达到7次:8月28日,宋美龄在美国 律师公会第81届大会的餐会上,发表了题为《不加分辨的乐观》的演讲;9月3日,宋美龄在美国退伍军人协会上发表了题为《对当前局势的认识》的演讲;11 月16日,宋美龄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滩城发表了题为《晚,犹未太晚》的演讲;11月17日,宋美龄出席全美反共大会,发表了题为《魔鬼虽恶,人性不会灭 绝》的演讲;11月19日,在美国罗德岛新港海军大学,她做了一个关于怎样维系和平的最切实的办法的演说;12月9日,在答谢美国农会联合会第40届年会 的主人宴会上,她对中国大陆“人民公社化”运动发表了题为《匪对农民残酷剥削业已失败》的演讲。

      最后,在1959年6月14日,宋美 龄在结束了在美国长达14个月的逗留后准备返回台湾前,她又在夏威夷大学接受荣誉法学博士学位的仪式上再次发表了题为《思想摹拟之害》的演讲,在这个演讲 中,宋美龄说应该提倡独立自由地思考和思想,而反对环境思想,她认为,“目前有一种倾向,个人让他自己在思想上完全为环境所同化,而摒弃一切外来的影响, 甚至除了刻着环墙柱上的东西外,拒绝接受一切新的情操和新的思想。”因而,应该“强调思想的集中主义,而不应仅只重视一种思想,摒拒其他思想,这是自由世 界为对抗共党以瘫痪人心智的任何一种思想来控制思想的手段。”

      对宋美龄来说,八二三炮战不但是中国大陆和台湾海峡两岸一次默契地反分 裂的行动,也是一次可以试探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机会。因此,宋美龄充分利用这次机会试探艾森豪威尔政府对反攻大陆的态度,然而,宋美龄得到的仍是失望——在 此时,美国由于与苏联的冷战而使得中东局势错综复杂,美国深感有些力不从心,因此,艾森豪威尔政府当然不希望在太平洋西岸再出现战争,这必将导致美国在亚 洲损失巨额利益,所以宋美龄也就得到了艾森豪威尔政府根本不想和共产党中国发生大规模正面作战的打算。

      不但如此,对宋美龄来 说,1958年的确算不上是个好年头——就在这一年,宋美龄多年的仰慕者、与宋美龄关系十分密切的老朋友陈纳德在7月份死去了。这位抗战中飞虎队的将军, 在抗战胜利后也随同宋美龄一起来到台湾,与宋美龄介绍给他的夫人陈香梅一起居住在台北武昌新村一幢租来的房子里,他继续为台湾民航空运对服务。1957年 8月29日,陈纳德因肺炎在美国作手术,但病理切片中发现了癌细胞,此后又发现已经出现全身转移,1958年7月15日,艾森豪威尔建议国会授予陈纳德中 将军衔。宋美龄在看望这位将军的时候,他已经骨瘦如柴,连说话都已经非常困难,宋美龄拉着他的手说:“上校,不要说话,这次,由我说。”7月27日,陈纳 德死去了,这让宋美龄颇为哀伤。

      然而,无可奈何花落去,宋美龄的这次美国之行没有取得多少实质的东西,相反,台湾却不得不妥协——就 在宋美龄还在美国的时候,1958年9月15日中美开始华沙会谈,蒋介石在这一天宣布对大陆沿海城市进行轰炸,以示对这次会谈的大为不满,而这也等于给了 宋美龄一记耳光。当中国共产党向美国暗示有意停战之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率领一个代表团来到台湾与蒋介石谈判,蒋介石也无奈地感到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 去,他也只好接受杜勒斯的建议,双方发表了一个联合公报。在这个公报中,蒋介石暗示将放弃武力反攻大陆,改为采用三民主义的方式来“恢复中国自由的目 标”。此后,台湾的标语也不再叫嚷“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的口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