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四章 被出卖的麦克阿瑟 为什么是马歇尔?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41 浏览:加载中
  •   为什么在宋美龄众多的美国密友中,宋美龄独独将这份出卖麦克阿瑟的情报送给马歇尔而不是其他人,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马歇尔是二战中美国最主要的领导者 之一,是“胜利的组织者”,与白宫关系密切,也为白宫和军方所信任;而更为主要的原因是,宋美龄与马歇尔的私人关系非同一般。

      马歇尔 是个标准的高级参谋人员,他十分低调、含蓄和少言,但却行事沉稳、果断和富有头脑——正是因为如此,同样与中国打交道,但马歇尔却与史迪威却得到了两种截 然相反的效果,史迪威的目中无人和锋芒毕露使得宋美龄那样的交际花式的外交家也无法容忍,而马歇尔的内敛干练和政治经验却让素来难以容人的蒋介石也能欣然 接受。二战后,在中国内战爆发前夕,马歇尔以美国总统特使的身份前来中国在国共两党之间进行斡旋,因为美国极力希望避免中国陷入内战,美国需要一个相对平 稳的中国来支撑其亚洲政策。马歇尔在南京与蒋介石夫妇见面会谈时,马歇尔就对蒋介石表现得甚为恭敬,而不像是史迪威那样喜欢在蒋介石面前摆出一副西方人惯 有的高傲和指手画脚。

      1901年毕业于维吉尼亚军校的马歇尔,服役军旅44年,自1939年9月1日至1945年11月26日担任美 国陆军参谋长,当时尚无参谋长联席会议之设置,马歇尔的职权即等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歇尔于1945年11月26日在五角大楼的军乐欢送下,告别袍 泽,回到维吉尼亚州李斯堡老家。马歇尔与中国的缘分始于20年代。1924年9月7日,当时还只是一个中校的和他的第一任妻子登上了中国秦皇岛,此时马歇 尔中校是奉命出任美国第十五步兵团团长,任务是保护天津租界。马歇尔因此在天津学会了一些中国话,他自称比他的法语要好,马歇尔夫妇在华呆了3 年,1927年5月返美。而他再次登上中国的土地则是在18年后了。

      而宋美龄与马歇尔的密切关系也早已有之,宋于1942年11月赴 美就医所搭乘的专机,即是马歇尔所安排。但马歇尔和宋美龄首次见面是在1943年上半年宋美龄访美受到罗斯福邀请作客白宫之际。1943年11月开罗会议 时,马歇尔和宋美龄才有了实质性的密切关系。在开罗会议期间,由于缅甸问题,中国和美国立场接近,因此都对英国人的自私感到不满,马歇尔和史迪威对丘吉尔 和英国驻印缅军队的不断后撤和蔑视中国的态度也感到恼火,在一次会谈中由于英国人的不配合而导致问题没有达成协议,马歇尔只好说:“希望我们就这个问题再 聚在一起讨论。”而宋美龄听到这句话时,则轻轻地把身体向前倾,纤纤玉手放在马歇尔的膝上,柔声说道:“将军,你和我随时可以聚在一起。”——也许正是蒋 夫人的这种大胆和开放才在美国政府中拥有众多政要的支持,而我们也无法把1943年宋美龄访美的巨大轰动与这些政要们的支持截然分开——看看这些人在美国 所拥有的地位,你就会明白,宋美龄在1943年获得的轰动也许决非偶然,罗斯福是美国总统、马歇尔是当时陆军参谋长、威尔基是仅次于罗斯福的政治明星、而 卢斯则是美国媒体的主要操纵者之一;另外由于宋氏家族庞大的产业也与美国工商业界保持着十分紧密地联系,因此,宋美龄在美国工商业中也拥有强大的支持;再 者,仅就私人关系而言,宋美龄不但与罗斯福、马歇尔这样的任务保持着亲密关系,而且与罗斯福的夫人、罗斯福的儿子、马歇尔的夫人、卢斯的夫人等都有亲朋好 友、或者情人般的关系——无独有偶,宋美龄也是在开罗会议上,就曾用几乎相同的手法与罗斯福的儿子接近。

      这种密如蛛网一样的关系,不 但使得国民政府在抗战中获得了美国30亿美元的援助,而且在战后也得到美国大力协助,甚至在退守台湾后,国民政府已经分崩离析,国已不国的时候,美国对台 湾的支持仍然成为台湾能对抗大陆的主要原因。自然,这种美台联盟主要是出于美国的亚洲政策,但宋美龄的个人翅膀同样也是煽动美台关系的重要因素之一。

       1945年11月28日,也就是马歇尔告别五角大楼返回他的老家准备安度晚年的第二天,他突然接到了杜鲁门总统打来的电话,而马歇尔只是在电话中简单地 说了一句:“是的,总统先生。”。原来,由于中国内战一触即发,杜鲁门迫切需要一位能够在国共两党之间协调的人出面调停。农业部长安德生在11月27日举 行的内阁会议上,向他推荐刚退休的陆军参谋长、五星上将马歇尔。这位被邱吉尔誉为二次大战“胜利之组织者”的马歇尔将军当时的名望甚高,不但为英美所支 持,也为苏联和中国共产党所尊敬,而且由于他卓越的政治头脑也为杜鲁门总统所新任,杜鲁门总统则称他为美国“有史以来所产生的最伟大将军”,而还有一个关 键因素就是,杜鲁门由于本人与蒋宋家族关系冷淡,但马歇尔却是深为蒋介石和宋美龄所接受,1946年3月中旬,马歇尔返美安排对华贷款,国共对峙情势陡然 升高,要求马歇尔尽速回中国调停的电报像雪片似地涌到华府,其中催驾最力的就是蒋夫人。宋美龄于4月2日致电马歇尔说:“我认为我必须坦诚地告诉你,如欲 进一步磋商,你的与会乃是关键。我不想说:‘我早就告诉过你’这句话,然而即使你短暂地离开此地,已证明我以往常对你说的——中国需要你……早点回到我们 身边吧,顺便带马歇尔夫人一道来。”因此,他成为调停中国内战的最佳人选。

      马歇尔以特使身份使华,宋美龄对他的安排与照顾可谓无微不至。在他来华前,宋美龄就告诉擅长办理后勤工作的黄仁霖到庐山牯岭为马歇尔特意租赁一幢好别墅;而在马歇尔生日时,又嘱黄仁霖办一个温馨的生日宴会。

       马歇尔夫妇于4月17日飞返中国,宋美龄不仅对马歇尔照顾备至,对其夫人亦相当体贴。马歇尔夫人凯莎琳年轻时在英国学过戏剧,亦曾在职业剧团做过演员, 与喜爱戏剧的宋美龄很聊得来。马歇尔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蒋夫人对凯莎琳“颇为敬慕”。马歇尔大蒋介石7岁,凯莎琳则比宋美龄大17岁。

       1946年5月12日至16日,蒋夫人偕马歇尔夫人到上海玩了4天,结果中国报界却大肆报道马歇尔夫妻吵架失和,马歇尔夫人由蒋夫人陪同“离家出走”; 又说马歇尔从南京追到上海,但夫人拒绝见他,躺在医院里,生气又生病。“失和”谣言传得很厉害,马歇尔不得不写信向陆军参谋长艾森豪威尔(刚在5月访问过 南京)抱怨中国媒体的无中生有。他说他和夫人好端端的,根本没有吵架,两位夫人到上海散散心、购物、吃馆子,过了愉快的4天之后,他到上海接她们回南京, 如此而已。

      马歇尔对蒋介石的真正了解也是在开罗会议时,当时在罗斯福总统为蒋介石夫妇举行的茶会上,马歇尔首次见到蒋介石。他以往都 是经由史迪威发回华府痛批蒋的报告中“了解”蒋介石。马歇尔对蒋介石的第一印象是,蒋看起来不太像主宰数亿人民命运的军政强人,反倒像个中国的传统读书人 和修道者,其审慎自持的态度和说得一口漂亮英语的蒋夫人恰成鲜明对比。马歇尔认为蒋夫人似远较蒋介石更果断,注意每一个步骤,不时纠正译员的翻译并加以阐 释,有人怀疑她的“阐释”似乎是在补充蒋的原意。

      在马歇尔来华调停时,宋美龄同样担任了翻译和谈判参与人的双重角色,马歇尔每次和蒋介石单独会谈时都由宋美龄传译。

       在1946年这个调停的紧张岁月里,11月1日,马歇尔、司徒雷登与蒋介石进行了三小时的会谈,由蒋夫人翻译,蒋介石告诉马歇尔和司徒,中共从未打算与 “政府”合作,其目的在瓦解“政府”,他有信心在8到10个月内消灭共军。就在这次会谈中,马歇尔很严肃地对蒋夫人说:“我要告诉你几句话,这些话很不客 气,也许你不愿意翻译。如你认为太过火就不用翻。”马歇尔随即对蒋介石说:“你已经破坏协议,你也曾抗拒订妥的计划。人家说你是现代乔治·华盛顿,经过这 些事情以后,他们不会再如此称呼你了。”蒋夫人向马歇尔点点头说:“我要他听听这些话。”随即忠实地译出来,蒋介石听了,面无表情,只是晃着腿,这是他不 高兴时的特别动作。

      马歇尔于1947年至1949年担任美国国务卿,此时也正是中国局势发生大逆转的时候,蒋介石在美国的支持下赢得 了抗战,但却在内战中输给了中国共产党,美国也因此失去了中国这个亚洲最重要的同盟。而宋美龄则在她的丈夫大势已去前就赶往美国,她希望再次获得美国的支 持。尽管她此行由于杜鲁门的冷漠而备受挫折,但与马歇尔的感情却有增无减。宋美龄于1948年11月28日自南京飞美,11月30日抵旧金山,12月1日 飞至华府。马歇尔夫人在机场接她,然后宋美龄直接到医院探望马歇尔,顺便向他告状说司徒雷登企图促使国府与中共和谈。马歇尔夫人邀宋美龄下榻维吉尼亚州李 斯堡马歇尔的住宅多多纳庄园。美国传记作家莫斯里说,宋美龄并没有在马歇尔夫人凯莎琳面前掩饰她对马歇尔的“一片情”,她要和凯莎琳“共享”对马歇尔的感 情。

      宋美龄在马歇尔夫妇的住宅内居住期间,如同拥有同一个丈夫的亲姐妹一样,与凯莎琳一起下厨,一起在偌大的花园摘花、剪枝。而这两 个女人也像是热恋中的女人一样,其话题都是围绕着她们的男朋友旋转,只是她们更加投机的是,她们不需要分开你我,因为关注的都是同一个人。凯莎琳向宋美龄 倾吐有关马歇尔的种种轶事,并透露马歇尔小时候有一撮头发老是盖住前额,因此养成快速甩头的习惯,大家就叫他:“Fliker”。

       12月7日当马歇尔在医院做手术时,宋美龄不但到医院看望他许多次,而且还鸿雁传书,而宋美龄的信却一改往日演讲中正以凛然、一副正义女神的措辞,反而更 像是一个撒娇的小情人,有一次她写了一封长信给马歇尔,信上写道:“送呈Fliker将军报告。绝密。阅毕即毁。”莫斯里说,这大概是任何人所收到最不寻 常的一封“祝早日康复”的慰问信。宋美龄在这封长信中尽情撒娇,说她是在马家花园做苦力,而他则“躺在丝绸床单上”享受,又说她费了极大的力气种植“荷兰 种的大口径水仙花”、“除草以防霜敌”;经过这些“令人腰酸背痛”的工作之后,又在厨房“度过悲惨的时刻”,“削马铃薯、煮罐头牛肉、发明了不起的新沙 拉,尝起来味道像泥巴——在密接战斗中肯定可以困摄敌人。”

      宋美龄以“一介小兵”的身份向“总司令”马歇尔告状:“一再向副总司令 (凯莎琳)要求加薪。却被当作耳边风,反而指责小兵在此宿营后,两颊晒黑了肤色好看了,腰围亦显著加大。故任何有关财务上的要求一概无效。然而,小兵认为 副总司令的答复既不民主,亦欠公正,且有歧视之嫌;所谓肤色好转也许是因结核病而泛红,体重增加可能是患有水肿或是不健康的暴饮暴食症,亦即举世皆知的大 肚子病,这必须加以留意。到底有无公正可言?”以“小兵”自居的宋美龄向马歇尔喋喋不休:“现向总司令提出SOS讯号,赶快撤离丝绸床单!甜蜜的家庭绝不 是像这个样子。小兵请求上天对如此非中国式的招待予以作证。我的好友家用调温器经常胡搞一通,忽冷忽热。我要求国会立即按照康纳利参议员的指示关照此事, 因有人在清教徒妈妈(宋美龄故意把Pilgrim Fathers写成Pilgrim Mothers)的土地上做奴工。宋美龄 敬呈”

      马歇尔看完宋美龄的长信,不禁大笑,并回信给宋美龄说,他绝不会让第三者看到这封信,不然会损害她的“中国皇太后”名声。

      然而,就在马歇尔与宋美龄相互调情的时候,危在旦夕的国民党政府在美国政府内的一名内线于1949年8月24日却向蒋介石报告说:“过去这一年我对马歇尔特别容忍,但他丝毫未改变其态度。不过,我想还是不要攻击他,以免与美国政府当局直接闹翻。”

      1950年至1951年马歇尔出任国防部长,这时他的主要任务是继续他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推出战后欧洲复兴计划(即“马歇尔计划”)。

       1950年7月31日,当朝鲜战争联军统帅麦克阿瑟访问台北后,发生了宋美龄出卖麦克阿瑟的事件,当时台湾驻美“大使”顾维钧引述《纽约邮报》的报道 说,蒋夫人写给马歇尔的信“长达三页,单行打字,把麦帅和蒋介石的会议重点,一五一十和盘托出。如此大事,麦帅竟然不向华府报告,殊不知马帅已知晓一切, 而且消息来源竟是蒋夫人这等权威人士。”

      在信中,宋美龄也告诉马歇尔,蒋介石告诉麦克阿瑟,来自各地(包括中国大陆游击队)的消息, 建议她领导大陆游击运动,蒋问麦克阿瑟有何看法,麦克阿瑟说“不错”,麦克阿瑟的理由是领导地下游击工作的人最好是敌人不会怀疑的人,“而我是最不会被敌 人怀疑的人”。不过,麦克阿瑟离台时在松山机场对宋美龄说,从事游击运动的人一旦被捕将会被拷打致死,“我不希望看到你身临险境。”马歇尔回信给宋美龄: “你告诉我有关麦克阿瑟将军访台一事,我自然很感兴趣,但我更关心的是你要领导大陆游击运动一事。这是一桩很危险的任务,就你不稳定的身体状况来看,领导 游击队的艰苦生活,将会使你的健康严重受损。”显然,马歇尔并不赞成宋美龄这样一个女人去干这样疯狂的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