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三章 冷漠的杜鲁门 1948年访美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40 浏览:加载中
  •   1948年的秋天对蒋介石夫妇来说显得格外凄凉,就在两年前,当抗战刚刚胜利的时候,蒋介石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的政权竟然会这么快就要崩溃,国民党对解放区发动的重点进攻被粉碎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开始进入了全面反攻,南京已经是大厦将倾,人人自危。

       但蒋介石仍然抱有希望,他明白,美国无论如何不希望看到中国地图被染成红色,那将导致亚洲的严重倾斜,因此,他决定再次让宋美龄访美,他希望重温 1943年之梦。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杜鲁门总统与罗斯福总统的态度大相径庭,杜鲁门总统对蒋宋王朝的认识充满了鄙夷、愤怒和厌恶。

       蒋介石尽管对杜鲁门有所了解,也清楚杜鲁门总统对南京政权的态度,但此时大半个中国已经落入中国共产党手中,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求援。万般无奈之下,蒋介 石向美国提出的要求也有所变化,他一边极力证明自己并没有失败,南京政府仍然“具有崇高理想”,仍在为“建设、稳定和团结”而精诚奋斗;同时,一边他还给 杜鲁门总统写信,借祝贺杜鲁门当选,实际上再次发出请求,蒋介石知道杜鲁门的态度,因此,他向美国政府提出的是精神支持,即他希望只要杜鲁门政府能发表一 篇支持蒋介石的“坚决的宣言”就行了,蒋介石相信这篇宣言比原子弹的威力还要大,可以提高蒋介石政权的士气,也可以加强中国政府的地位,但是杜鲁门当然不 会发表如此旗帜鲜明、具有战略价值的声明,他没有进入蒋介石的圈套。

      无奈之下,宋美龄也就成为蒋介石政权的最后一张牌了。

       1948年11月30日,宋美龄的专机抵达旧金山,随后转到华盛顿,然而,显然这里的太阳已经不是1943年,尽管宋美龄的到来也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 但接踵而来的混乱足以证明美国方面对宋美龄的到来已经不那么感兴趣了。到机场迎接的中方人士有60人,美方人士有国务卿马歇尔夫人、国务院礼宾司官员伍德 沃德及夫人、巴特沃斯夫妇、以及杜鲁门总统的代表兰德里上校等人。在迎接宋美龄的仪式上,本应该的顺序是顾维钧作为驻美大使首先上去握手,然后是马歇尔夫 人、黄慧兰(顾维钧夫人)、巴特沃斯夫妇、最后是孔详熙,然而,当宋美龄走下舷梯的时候,孔详熙却突然跑上前去,而此时顾维钧也正好迎了上来,弄得宋美龄 只好用两只手分别与两人握手。随后,蜂拥而上的记者们也弄得场面颇为混乱。

      接下来,马歇尔夫人拉着宋美龄的手臂径直走向她自己的轿 车,一边却在问宋美龄是否要发表声明,宋美龄无奈地看了一眼记者们,只好说不发表了,随后,她被拉进马歇尔夫人的轿车。当车子刚要开动,顾维钧突然又跑上 来,拦住轿车,同时匆忙把兰德里上校介绍给了宋美龄,对宋美龄说这是杜鲁门总统的代表,这也许算是对宋美龄礼遇上的一点补救吧。

      当车 子刚刚开动后,麻烦又出现了,原来,中国驻纽约领事游建文本来应该与宋美龄同乘一辆车,然而宋美龄被拉进了马歇尔夫人的轿车,游建文刚想上宋美龄原本应该 坐的轿车,但却发现这辆车上已经作了两个人,即宋美龄的女仆和马歇尔夫人的女仆,而这两个人有都不愿意换乘到后面一辆装有行李的车上,无奈之下,最后只好 安排其中一人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去,这才算是给游建文弄了一个座位。

      没有红地毯、没有欢迎仪式,混乱的场面,这种冷淡让宋美龄感到悲 伤,甚至让宋美龄的美国朋友们都感到难堪。好在马歇尔夫妇与宋美龄的私交甚好,马歇尔夫人因此邀请宋美龄到她自己家里过夜,那是位于弗吉尼亚州利斯堡的一 幢楼房。此时,马歇尔并不在家,他还在瓦尔特雷德医院住院观察。12月2日,宋美龄与马歇尔夫人一起去这家医院看望了马歇尔,他们在这里进行了45分钟的 谈话。

      12月5日,宋美龄再次在马歇尔夫人的陪同下来到医院与马歇尔会谈,然而,尽管已经进行了两次会谈,当一位记者采访宋美龄,通 过这两次会谈,是否有什么收获时,宋美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有谁见到马歇尔将军而不感到有收获吗?”但在宋美龄其后发表的声明草稿来看,她 对与马歇尔的会谈“极为失望”。这则声明就如同一个怨妇再抱怨她的情人:“我访问的后果由我个人负责,而且只由我一个人负责”,尽管这则声明最后并没有发 表,但从这个草稿已经看出宋美龄相当失望。

      12月8日,美国援华联合会总会华盛顿委员会在五月花饭店中国厅举行义卖活动,杜鲁门总统 夫人也应邀参加,情绪低落的宋美龄甚至都不想参加这样的活动,但该委员会主席弗雷德里克·布鲁克夫人特别邀请孔令杰极力促请宋美龄,顾维钧也打来电话,让 游建文说服宋美龄,宋美龄这才不得不参加。

      12月10日,一直保持沉默的杜鲁门终于应允与宋美龄进行一次会谈。但宋美龄显然注意到了 杜鲁门礼貌周全背后的冷漠,甚至还有些不耐烦。而且,这次也仅仅是邀请宋美龄参加一次茶话会,而不能算是正式的会见。当茶话会进行了半个小时后,杜鲁门邀 请宋美龄进入他的书房,给她半个小时的会谈时间。宋美龄于是抓紧机会,向杜鲁门提出了南京政府的要求:一,发表支持南京政府反共救国的正式宣言;二,派遣 高级军事代表团来华帮助南京政府制定作战计划以及后勤供应等工作;三,南京希望华盛顿能提供30亿美元的援助。

      宋美龄再次发挥她能说会道的语言天赋,她向杜鲁门解释了国民党军队为何一败再败,以及南京政府的痛苦。

      然而,杜鲁门生硬、毫不客气地回答道:“中美友谊在历史上是留下了重要的一页,但感到抱歉,因为‘美国只能付给已经承诺的援华计划的40亿美元,这种援助可以继续下去,直到耗完为止,美国不能保证无限期地支持一个无法支持的中国(政府)’”

      宋美龄可以说是极度失望地走出了白宫,而记者又追问道,是否有好消息或者是否再次来会见总统?宋美龄冷漠地回答,这要由总统来回答。

      这天晚上6时,白宫副新闻秘书埃尔斯发布说:“总统说,蒋夫人陈述了中国的情况,他同情地予以倾听。”

      而杜鲁门送给宋美龄的羞辱还没完——就在这次茶话会后不久,当杜鲁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他挖苦地说:“她到美国来,是为了在得到一些施舍的。我不愿意象罗斯福那样让她住在白宫,我认为她也不太喜欢住在白宫,但是,对她喜欢什么或者不喜欢什么,我是完全不在意的。”

      而杜鲁门对他的助手则直接骂道,中国国民党政府中的都是一些“贪官和坏蛋”,他接着说道,今天肯定有10亿美元的美国贷款,在纽约被列入了中国人的账户。

       很快,杜鲁门政府就向报界发表了一项声明,透露说美国给蒋介石政府的援助总额已经超过38亿美元,也就是说,美国承诺的40亿美元即将用尽,这等于告诫 蒋介石,不要再指望美国了——宋美龄来美的目的是祈求援助,然而得到的却是奚落、挖苦和明白无误的拒绝,宋美龄可以说颜面扫地,弄得灰头土脸。

       这个怨妇在她的母校威斯利女子学院发表演说时说道:“中国大陆‘沦陷’的因素很多,但是致命的打击只有一个。我们知道当时世界的舆论,大多受了俄共及其 爪牙的影响,一致运用宣传的灵活,发表攻击政府袒护中共的言论。你们一定很清楚地记得,当时多少人相信中共只是‘土地改革者’。”

      12月27日,宋美龄又拜会了美国代理国务卿洛维特,重申了请求美国援助,然而,仍然是没有任何回应。

       而在1949年5月,国民党即将失去对大陆的统治前几个月,党国的要人们纷纷开始向外转移财产,这距离宋美龄访美仅仅几个月,杜鲁门就获知,仅宋家和孔 家就有约20亿美元已经转移到了曼哈顿。杜鲁门总统立即命令联邦调查局进行调查,希望确切了解这些存款的数额和具体存放方式。有关这次调查的结果直到 1983年才部分解密,杜鲁门总统在多年以后仍然感到愤怒不已,他对美国传记作家默尔·米勒的一次谈话中,这样骂道:“他们全都是贼,他妈的,没有一个不 是贼!——他们从我们送给蒋介石的38亿美元中,偷了7.5亿美元。他们偷了这笔钱,把它投资在圣保罗的房地产中,有些就投资在纽约这里,这就是曾经而且 仍然在所谓的院外援华集团使用的钱。”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