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二章 山雨欲来 平衡家族的战争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39 浏览:加载中
  •   宋美龄看来永远也没有休息的时候,她总是那样忙碌。就在蒋总统上任仅三个月,中国的形势已经大变,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已经从多年的劣势转为优 势,国民政府的统治就像是老旧的森林遇到了大火,腐败造成的民间怨恨和连年的战争导致的疲惫不堪,还有无穷无尽的掠夺式税收最终使这个政府下的社会如同积 满厚厚残肢落叶树林,当大火来临的后,所有的一切立即燃烧起来。

      国民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政权算是走到了头,再也难以为继了。而统治中 国的四大家族此时正应了中国一句俗话,大难临头各自飞,四大家族之间错综复杂的政治婚姻此时也无法再把家族拧在一起了。正当蒋介石夫妇在内战中弄得狼狈不 堪的时候,宋美龄突然又接到一个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告诉她,孔令侃被逮捕了。宋美龄一愣,谁能逮捕孔令侃?!随即,她明白了,能逮捕孔令侃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蒋经国。

      原来,由于内战的形势越来越不利,蒋介石和其他大家族以及各级军官、地方官吏、商人等都乱作一团,各尽所能地极力收拢 财富,准备逃亡,而四大家族也不例外。此时,最为掠夺民间财富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金融手段套取黄金,而蒋宋家族则是直接掠夺黄金。蒋介石当然最清楚形势 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危急关头,因此,他给蒋经国下达了首先在上海进行整顿的特别命令,蒋经国当然明白父亲的所谓特别命令——那就是竭尽全力把国家的黄金掌握 在蒋氏父子的手中,这将是他们在台湾重建基业的根本,否则,没有了金钱的支撑,什么军队、政权,一切都会荡然无存。

      为此,蒋经国一到 上海,立即下令冻结黄金,严禁一两黄金、白银外流。当时的上海也是一片混乱,这里所有的秩序都已经成了废纸,相反,走私、劫掠、杀人等事件却成了家常便 饭。蒋经国在冻结黄金白银的同时,也成立了缉私队、纠容队、便衣队等,而他提出的口号也颇为具有震撼力,蒋经国宣布,“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打老 虎,不打苍蝇”——显然,这两个口号是针对上海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们的,蒋经国明白,小偷毛贼们没有多大能力,他们只能弄些蝇头小利,而真正可能威胁蒋氏 根本利益的就是这些人,而面对这些人,在这个非常时期,不是用冷酷手段是无法威慑这些人的,因此,他来到上海一出手就是重拳。

      这是一 种恐怖手段治理下的上海,除青帮以外的投机商、黑市商人、渎职的官吏、货币操纵者、走私犯等不计其数的人被逮捕,有的甚至就在街边进行审讯,然后就地处 死。蒋经国的铁腕统治很快就立竿见影,但这些人还不是最大的恶棍,蒋经国要想在真正治理上海,就必须向上海最幕后的人物动手。

      这个人就是杜维屏。

       杜维屏,就是上海青帮教父杜月笙的儿子,被称为杜老虎。他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回到上海后仰仗父亲的庇佑,这个老虎一直横行于上海的金融界,他肆无 忌惮地炒作货币、黄金,从事走私,几乎垄断了香港与上海之间的走私行业。而此时,他被蒋经国指控在金圆卷改革生效前不久抛售了3000万股股票,这终于惹 恼了蒋经国这位太子,他竟然毫不手抖地将杜维屏关押了起来。

      杜维屏的被捕真正震动了整个上海,以往,没有人敢在杜月笙的头上动土,人们意识到,这一次,恐怕杜月笙也难保了。

      然而,杜月笙自然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对付的,就在杜维屏被抓不久,一封匿名信被摆放到了蒋经国的办公桌上:

      “特派员先生大鉴:

      打虎精神,可钦可敬。不过杜老虎还只是只虎子,斑斓猛虎你敢打吗?如有胆量,请到蒲石路杨子公司一行。吃人的老虎在等着你哩!

      即颂

      大安

      观戏愚民谨启,即日”

       蒋经国一见到这封信,当即就明白这一定就是杜月笙送来的,除了他,没有人敢动扬子公司,也只有极少数人了解杨子公司的具体存货地点,他当然知道扬子公司 归何人所有,犹豫片刻,就立即下令包围蒲石路上的扬子公司。果然,在扬子公司的仓库里,除了发现大量的走私货外,最大的收获是整箱整箱的金条。

       扬子公司就是孔令侃的,孔令侃是孔详熙的儿子——蒋经国在上海的行动实际上是四大家族开始分裂的标志,杜维屏被捕说明蒋介石正式抛弃了杜月笙,他已经不 需要杜月笙帮助他打理上海,如果上海丢失了,他还要杜月笙干什么?而搜查扬子公司、抓孔令侃也等于与孔详熙、宋霭龄夫妇分道扬镳,四大家族在中国共产党的 打击下即将分崩离析。

      孔令侃的被捕确实让宋美龄感到棘手——当蒋宋两大家族合作的时候,宋美龄可以说左右逢源,她既可以得到孔详熙、 宋霭龄的支持,也能得到蒋介石的配合,因此,宋美龄如鱼得水,然而,当孔蒋两大家族终于要分裂的时候,她的位置却相当尴尬:从家族利益上看,她其实更倾向 于孔宋联盟,而不是蒋宋联盟,但她又是蒋介石的妻子,因此,在政治上、军事上、外交上、内政上她从未与蒋介石离心离德,而是忠心耿耿地积极为蒋介石的政治 奔忙,但蒋介石与宋美龄更像是配合默契的政治搭档,却不像是一个利益下的夫妻;相反,孔详熙夫妇却是一对守财奴和贪财鬼,是中国最大的吸血鬼,他们的财富 远比其他家族要多得多,他们才是中国最盈利的夫妻——在南京政府垮台前,孔详熙夫妇的损失最小,他们几乎是全身而退,他们也是最早离开蒋介石的。宋美龄与 宋霭龄的关系远远要近于与蒋介石,尤其是蒋经国,这对名义上的母子实际上更像是政治对手。

      因此,当宋美龄得知孔令侃被捕后,她没有什么犹豫,也根本不需要做出选择,她需要做的就是解救孔令侃,而不是帮助蒋经国整顿上海。

      有时候,夫妻还真就是同林鸟,此时,蒋介石父子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宋美龄毕竟是姓宋,她不姓蒋,更算不上是蒋家的人,她与蒋家从一开始就是政治联盟,直到最后,他们仍然是政治联盟,至于夫妻——如果没有政治,他们根本就不是夫妻。

       此时,人们不得而知,蒋介石竟然需要与宋美龄作一笔交易:他需要宋美龄去一次东北,因为此时中共发动的辽沈战役已经使得东北危在旦夕,锦州和山海关正面 临巨大的压力,郑洞国、范汉杰、曾泽生等将领都相当悲观,因此,蒋介石希望宋美龄能像中原大战时一样,用她的智慧和魅力力挽狂澜,而条件就是释放孔令侃。

      宋美龄会答应的,为公为私,她都会答应的。

      当“美龄”号飞机终于爬上云端后,一位侍从递给她一份报纸,上面有一则新闻:

      “蒋经国特派员被召回免职。孔令侃总经理宣布无罪释放。上海杜月笙之子杜维屏由特刑庭转解高院,念其初犯,轻判八月,以观后效。”

      而宋美龄又注意到,就在这张报纸的同一版,在右下角处又刊出一幅照片,这是蒋经国被召回南京后,蒋介石正把一套线装《曾文正公全集》交给蒋经国,同时,这篇文章还附有一小段对话:

      蒋介石:“上海之行,初露锋芒,干的不错。为父争光。”

      蒋经国:“有其父必有其子。”

      蒋介石:“锋芒不可不露,但不可毕露。这是套天书,多读读,日后你会明白天机。”

      ——当蒋介石与宋美龄唱双簧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起镇压国内民众的愤怒;当蒋介石与蒋经国一起唱双簧的时候,杜月笙与孔详熙就不得不损失一大笔黄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