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一章 清醒的罗斯福 开罗会议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38 浏览:加载中
  •   当宋美龄结束了在美国的访问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进入了一个转折时期,1943年7-8月间,苏联在对德作战中取得重大胜利,英美联军在北非也取姐 姐取胜,美国在获得中途岛胜利后,也逐渐转入了太平洋反击阶段,这年8月,美军已经在瓜达卡纳尔岛经过艰苦战斗,终于占领全岛,由此,日军在太平洋诸岛已 经陷入了被动,失去制海权的日本就如同被拨掉了壳的软体动物,基本已经没有进攻能力,实际上,到此时,第二次大战胜利的大势已经奠定,因此,同盟国决定进 行首脑会谈,一方面是为了商谈战后问题,一方面是为了协调下一阶段的军事进攻步骤。

      这次会议原本是希望中苏美英四国一同会晤,然而由 于蒋介石一贯的反共政策,斯大林因此拒绝参加有蒋介石参与的最高首脑会晤,因而,罗斯福丘吉尔不得不决定把这个会议一分为二,即当有中国参加的时候,就 不邀请苏联人参加,这就是开罗会议;而有斯大林参加的会议,就不再邀请蒋介石参加,这就是德黑兰会议。

      中国能赢得参加这样世界最高级 别的大国首脑会晤,实际上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确占有重要地位——在这点上,我们既不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肆意夸大,也不因为 美苏在战争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妄自菲薄,因为,如果说美国在太平洋上击败了日本海军从而赢得了太平洋战争的胜利的话,那么,中国则在中国大陆上吸引了日 本陆军的大部分而为这场战争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这是事实。罗斯福对此有着清醒地认识,他这样说道:“如果中国屈服,会有多少日本军队脱身出来?那些部队会 干什么?会占领澳大利亚,占领印度,会像摘桃子一样轻而易举地占领那些地方。然后长驱直入,直捣中东——那将是日本和纳粹的钳形攻势,在近东的某处会合, 完全切断俄国同外界的联系,瓜分埃及,切断经过地中海的所有交通线,难道不会这样吗?”而且,从代价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付出的代价 其实比苏联还要沉重——比较而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世界反法西斯付出代价最多的两个国家就是中国和苏联,而中国由于自鸦片战争后就一直贫弱不堪,因而 所遭受的苦难比苏联更大。

      但中国不像是法国,一旦失败就投降,中国以东方人惯有的执著而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并且,中国的浴血奋战最终 为这场战争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一根支柱,这也正是为什么被法西斯国家侵略的国家有许多,而中国却最终成为四大国之一,这首先就是由于中国的顽强抵抗和最终 也没有屈服。

      另外,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能成为四大国,也的确与战争后期的国际格局有关——在1943年,当战争形势已经变得很明朗 的时候,美国已经看到,未来的世界已经大为改观,尤其是东方,当日本沉沦后,就必须要有中国参与美国的世界政治体系,因为如果中国和日本都沉沦下去的话, 那么东方就会重新陷入混乱,战火会把世界重新拖进噩梦,而且,苏联在战争中出人意料地崛起,这也迫切需要中国来作为遏制苏联扩张的堡垒,因此,美国从战略 上需要中国,对此,罗斯福明确无误地说:中国在战后应该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在同俄国的任何严重的政策冲突中”,中国应该“站在我们这一边”,用以 填补日本衰落后留下的真空,以称为抵御苏联扩张的广阔的空间地带。

      因此,在1943年,中国的地位由于自身货真价实的作用和美国的支持而陡然上升为世界四大国之一,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先后进行过十几次同盟国最高首脑会晤,而开罗会议也成为唯一一次有中国参加的首脑会议。

      1943年10月28日、11月1日、11月9日,罗斯福先后三次致电蒋介石,建议在开罗召开美、英、中三国首脑会议。不久,赫尔利以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身份于11月12日来到重庆。

       赫尔利此行的目的主要就是与重庆政府商谈,交换意见,为开罗会议作准备。赫尔利带来了罗斯福的意图——实际上,当二战胜利在望的时候,人们就已经注意 到,战后的世界将大为改观,传统大国英国已经走向衰落、战前不可一世的德国、意大利和日本不再称雄,美国和苏联成为两大领导者,而又以美国的实力最为雄 厚,世界很可能由美国领导。这些都已经很明朗,美国对自身占有的地位和优势也十分清楚,罗斯福有这样一段颇为形象地论述:“美国将不得不出面领导,领导并 运用我们的斡旋进行调解,帮助解决其他国家之间必将产生的分歧:俄国和英国在欧洲,英国与中国、中国与俄国在远东,我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是大 国,是强国,而且我们不妄求。英国在走下坡路,中国仍在18世纪之中,俄国猜疑我们,而且使得我们也猜疑它。美国是能在世界局势中缔造和平的唯一大国。这 是一项巨大的职责,我们实现它的唯一方法是面对面地与这样的人会谈。”因此,赫尔利对重庆政府明确地说明了罗斯福关于开罗会议的意思。罗斯福认为,关于亚 洲问题,中英两国如果存在分歧,那么罗斯福可以以调停人的身份进行调解,蒋介石可以以“无所求、无所予”态度参加会议。赫尔利也向蒋介石了解了中国方面的 想法,蒋介石于是整理出了一个意见:一,在战略上,商谈关于反攻缅甸的作战计划,具体中国希望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海陆登陆作战,并因此成立一个中、美、英三 国联合参谋会议;二,在政治方面,战后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应该归还中国;朝鲜战后应该保持独立,泰国也应保持独立,同时应该保证华侨在东南半岛上的地 位;三,建立一个战后国际和平组织;四,商谈对日本投降后的处置方案;五,中美商谈今后经济合作问题;六,希望商谈向美租借物资的议案。

      11月18日,蒋介石夫妇启程前往开罗,同行的有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王宠惠、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商震、侍从室一室主任林蔚、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中宣部副部长董显光、侍卫长俞济时等人。专机从重庆启程,途经阿格拉、卡拉奇,然后于21日抵达开罗郊外的培因机场。

       开罗,英国人此时已经在这里重兵设防,英国在会议的地点——吉萨大金字塔的前方的卡塞林森林区布置了一个旅,这里因此成为禁区;在开罗周围配置了500 门高射炮,通向开罗的所有道路都设置了警戒线,在距离开罗几百公里外的亚历山调来了8个空军中队,可以随时截击从希腊或者罗德岛起飞的德国飞机。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