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一章 清醒的罗斯福 谈判桌上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38 浏览:加载中
  •   就在宋美龄在加拿大访问期间,1943年6月18日,蒋介石在这一天三次致电宋美龄,让她与罗斯福商谈几个问题:一,中国非常希望美国“能加派陆军若 干师,如不能派来三师,则二师亦可。”二,希望“俄国能效仿美国以西伯利亚空军根据地,直接轰炸日本。”三,“对于战后远东和平与善后处理之各种政策”, 就按照蒋介石与宋美龄曾谈到的办理,与罗斯福总统详细商谈后作一结论带回。四,“关于旅顺、大连问题,中国只可与美国共同使用,而不宜与其他各国共用,尤 其旅顺更应该绝对保留为要。将来大连或可作为自由港,但亦须看俄国对于外蒙等边疆问题,能否尊重我主权以为定。”五,相机提出“史迪威问题”,但不必太过 正式,也不必提出撤换,“只以真相与实情告之如下:史迪威在华如只对余个人不能合作,则余为大局计,必能容忍与谅解,不足为虑。但其态度与性格对中国全体 之官兵与国民成见太深,彼终以20年前之目光看我今日中国革命之军民,不只动辄欺侮凌辱,而且时加诬陷与胁制,令人难堪。而其出言无信,随说随变,随时图 赖,故自史氏来华与缅甸失败以来,在此一年间,中国军队精神不惟因彼之来华援助未有获益进步,而且益加消沉与颓废。以史对华态度与心理所表现者,几乎视中 国无一好军人,无一好事情,根本上不信华军能作战,更不信华军能有胜利之望。彼之心理即对华军无信心,若且如欲其指挥华军求胜利,岂非缘木求鱼。甚望罗总 统明了此中真相与现状,甚恐负其对华之盛情,使其将来失望,故不敢知而不言也。”

      宋美龄对蒋介石提出的五项要求,对前四项没有提出什 么意见,只有第五项,关于史迪威问题,宋美龄几乎是完全以一个外交家的思维来看待,她说:“恐因不满我方之真实评议,反使进攻缅甸计划障碍丛生”,因为 “一切计划及联络均有史氏接洽,今突然提出易人,恐害联系。”因此,宋美龄建议待有机会用闲谈的方式向罗斯福总统提出,如果没有机会那就暂且放下。

      22日,宋美龄应罗斯福夫妇之邀,最后一次前往白宫,这次也就相当于一次中美秘密谈判,宋美龄与罗斯福最后达成了如下协议:

      一,罗斯福应允派出两个师前往缅甸作战,在9月准备完毕;

       二,在英国参加缅甸作战问题上,宋美龄与罗斯福出现了一些分歧,宋美龄认为丘吉尔虽然也口头答应反攻缅甸,但总感到他缺乏诚意,在实际行动中未必能切实 履行;但罗斯福认为,缅甸原来就是英国属地,现在中美英又是同盟国,如果英国不愿付诸实施,那也没有办法,美国无法勉强。宋美龄此时也就明白,罗斯福不愿 意因为缅甸问题向英国施压;

      三,宋美龄还是觉得问题出在丘吉尔身上,因为她认为在丘吉尔心目中只有英美苏才算是大国,而中国只能充当 配角,因此英国实际上在商谈世界大势的时候,总是把中国拒之门外。罗斯福于是问道,将来如果罗斯福与蒋介石会晤,是否可以邀请丘吉尔参加,宋美龄则干脆的 回答,还是希望由罗斯福与蒋介石直接会晤;

      四,关于旅顺、大连、台湾等地,中国希望与美国海军共用,罗斯福对这件事没有异议,并说,当中国完全有能力后,美国可以退出这些地方;

      五,关于高丽(朝鲜半岛)战后问题,罗斯福建议可以由中美苏共管;

      六,战前交给国联交给日本管理的太平洋各岛屿,罗斯福认为战后可以由盟国接受,暂时共管。

      另外,宋美龄还借机向罗斯福提出了一个在美华人权利的问题——早在宋美龄去美国参议院演讲前,即2月17日,宋美龄收到美国参议院议员肯尼迪的信件,他在信中说:

       “吾国对中国之杰出女性,亦即世界公认之伟大妇女蒋夫人竭诚予以欢迎。中国人民英勇克己,勤劳诚实应可钦敬。在吾人昔日移植西部之困难期间,即有华工输 入,彼时曾引起一部分国人之惊疑与嫉忌,致华工迄未取得合法地位。自1930年,吾国户籍上亦只有华人46129人,而数月之间则有更多数人欧洲人避难来 美。余兹趁蒋夫人光临之吉日提出此案,华人以进入美国及加入美国国籍之权利。凡与吾人共危难者,亦将与吾人共享胜利之果;凡与吾人交好博得爱敬者,必将取 得吾国公民之资格,籍作是项友谊之表征,祝中华民国万岁。并向蒋夫人致敬。”这就是肯尼迪法案。

      宋美龄之所以在大战期间提出这个看似 不太重要的问题,显然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卓越外交家有她的考虑,6月16日她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这样说道:“对我国际地位极为有关系,此议案入通过,则心理 上之影响及效力较租借法案更有历史价值。”因此,她指示驻美大使魏道明立即采取措施,借宋美龄在美国期间力争促使美国通过肯尼迪法案。果然,由于宋美龄的 轰动效应和她的积极努力,9月30日,美国参议院就此开始辩论,而罗斯福总统也在11月致函国会,敦促国会废除《排华法案》,他说,国家和个人一样,也会 犯错,美国应该有足够的勇气承认过去的错误,并改正,而《排华法案》就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12月17日,肯尼迪法案在议会表决中终于获得通过,罗斯福总 统随即就签署了该法案,至此,使用了60年的《排华法案》终于寿终正寝——也正如宋美龄所言,在美华人从此在法律上拥有了与其他民族同等的地位。

       宋美龄历时7个月的访美也最终以完美的咏叹结束了,6月28日,宋美龄离开美国,7月4日抵达重庆——当宋美龄踏上归国的飞机上的时候,6月29日他关 切地致电蒋介石:“蒋夫人于28日晨离开佛罗里达。夫人此次访美,余认为乃一大成功。吾在此间见夫人之健康确有比初到时良好,惟医生坚嘱,于长途辛苦之旅 行到渝后,必须有一星期之完全休息。”

      宋美龄访美,足迹遍及北美各大城市,包括加拿大,三次访问白宫,会见加拿大总督和荷兰女王威廉明娜。她的众多优美又深沉的演讲通过无线电、报纸传遍了北美大地和全世界,赢得了空前的影响。一家名为《论坛》的美国杂志这样写道:

       “罗斯福总统先后邀请宋美龄在白宫和海德公园私邸小住,并陪她出席国会演讲,出席记者会,这在美国接待外宾史上是破例的事。特别是宋美龄,正式应邀在参 众两院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说,并出席两院外交委员会盛宴,以及在洛杉矶碗形广场对美国公众发表演说,这都是来访美国绝大多数外国元首所不曾享受过的殊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