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十一章 清醒的罗斯福 宋美龄访美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38 浏览:加载中
  •   但无论如何,威尔斯并不是一个花花公子,他毕竟还是一个政治家,他兑现了他在床上的诺言,终于促成了宋美龄访美。

      相反,阻力不是 来自蒋介石,而是来自她的家人,显然,他们认为这样长途跋涉太危险了,而且,即使到了美国也未必能获得期望中的收获。而蒋介石却积极支持宋美龄访 美,1942年11月,蒋介石在重庆给罗斯福总统发去信函,说道:“此次内子之病,承蒙鼎力协助,得以提前赴美早日就医,私衷至为感谢。并得乘此访问阁下 与贵夫人,代中正亲致敬意,使中正更觉无上愉快,一诺与贵大总统及贵夫人晤聚一堂也。内子非仅为中正之妻室,且为中正过去十五年中,共生死、同患难之同 志,彼对中正意志之了解,并非他人所能及,故请阁下坦率畅谈,有如对中正之面罄者也。余深信内子此行更能增进余两人私交及扩展我两大民国之睦谊也。”

      11月,宋美龄在成都达乘一架美国波音307专机飞往美国,伴随她的是两名护士和总是出现在她身边的外甥女孔令伟。这架飞机在佛罗里达的棕榈滩停了一夜,然后宋美龄等人改换一架C-54飞机直接飞往纽约。

      在机场迎接宋美龄的是罗斯福总统的代表霍普金斯,随后,宋美龄被安排住进了哥伦比亚长老教会医学中心的哈克尼斯医院——一向奢华的宋美龄在这家医院包下了整个十二层,在和医院方面进行沟通和安排的是宋氏家族在美国经营广东银行的宋子文的太太吴继芸。

       在去医院的路上,宋美龄与霍普金斯进行了交谈,宋美龄温柔地说:“我们中国人在听到日美双方在珍珠港事变前夜还在举行谈判的消息时,是十分不安的。我知 道,多亏了像您一样的对日本采取了强硬路线的人在政府中坚决主张无论如何不要损害中国,才防止了这件事的发生。我代表全体中国人民向您表示深深地感谢。”

      “夫人客气了。”霍普金斯平淡地说。

       “我认为,对德国战争和对日本的战争可以取胜,但取胜之道在于尽我们的一切力量把日本打败。我希望你们能去掉德国的压力。”宋美龄紧接着就进入了正题, 她十分清楚目前美国参加全球大战的战略,即先欧后亚,美国认为应该首先击败德国,然后才能对付日本,而作为中国的代表,宋美龄当然不希望看到美国轻视亚 洲。

      然而,霍普金斯既然是美国总统的代表,也就是美国利益的代表者,他只是否定了宋美龄的希望和要求,作为迎接宋美龄的总统代表,他 仅仅表明美国的立场就行了,他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夫人,我觉得这样的战略是行不通的。”随即,他岔开了话题,说:“罗斯福夫人想见您,我给你们安排明天 见面怎么样?”

      第二天,在霍普金斯安排下,宋美龄会见了罗斯福总统夫人。宋美龄在寒暄之后,就奉上了一份贵重的见面礼——那是一整套 中国邮票,因为罗斯福总统是个邮票迷,因此,宋美龄在访美前夕特意命令寻找中国的珍本邮票。后来她得知,在上海原邮政总局的保险柜内存有4套邮票,那是自 清朝第一套大龙邮票一直到民国各个时期的邮票全都有,全国只有这4套。但此时上海早已为日军所占领,宋美龄不为所动,立即命令组织人员秘密潜入上海原邮政 总局,把这4套邮票全部弄到了重庆,其他三套交给国库,另外一套由宋美龄携带至美国,作为送给罗斯福总统的见面礼。

      宋美龄随后在这个礼品盒上加了一个人人都明白地掩饰,她说:“此次来美仅为私人看病,对美国政府并无任何要求。”显然,谁都清楚,这只是礼品盒上的那条丝绸带,只有撕扯开才能看到真正的东西。

      而罗斯福夫人并不急于拆开礼盒,她轻描淡写地说,“美国朝野人民异口同声对你极为仰慕,均认为你为世界女性中第一人物,我与罗斯福总统亦素钦羡。”

      然而,两人很快就谈到了战争,当谈到英国在战争中的表现的时候,宋美龄没有任何评价,显然,这种沉默就是一种愤怒。但罗斯福夫人却对英国人大加赞赏,她说:“若无英国第一阶段抗战,美国的情况或现在更差。丘吉尔真是英国战时的英雄。”

       在谈到印度时,罗斯福夫人说,“印度之困难尤为宗教及阶级。”宋美龄回答道:“此固为其最大问题。但英国在中作祟,尤增严重性,在甘地及尼赫鲁未入狱前 数日,我驻印度交涉使来电报告说,印度已经准备接受克利普斯条件,惟只要求蒋介石与罗斯福作担保,但因甘地事件,蒋介石亦则未电罗斯福。”

      当然,会谈的中心仍是中国,罗斯福夫人清晰地说道:“应该改变美国人民的态度,使美国人感激中国抗战对美国的贡献。”宋美龄闻听此言,颇为感激,有些情绪激动地说:“中国抗战乃为全人类而牺牲,没想到夫人竟与我不谋而合。”

       宋美龄与罗斯福夫人的会谈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会谈显得相当融洽,罗斯福夫人对宋美龄的印象好极了,她甚至在会谈结束的时候,上前亲吻了宋美龄的脸 颊,同时告诉宋美龄,她愿与她成为私人朋友。在这次会谈之后,罗斯福夫人对其他人说道:“我很想帮助她任何的忙,我要照顾她,就好像她是我的女儿一样。” 看来,这个有着同性恋倾向的女人对宋美龄有些一见钟情了。宋美龄和罗斯福夫人在此后又两次进行了会谈,每一次都那么融洽,她们一起谈到了战后世界妇女问 题,还有对苏联的态度等。

      宋美龄在哈克尼斯医院一住就是整整十一个星期,将近三个月,在这十一个星期里,宋美龄几乎没有多少闲暇时 间,她在美国拥有许多朋友,她的酒会、舞会、晚宴、音乐会等此起彼伏,一个接着一个,在这里,她就像是一个风光的贵妇人,然而,她始终没有忘记她的使命, 在与她众多的朋友交谈中,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希望他们重视中国的苦难,为中国呐喊一声。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