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六章 西安事变 危急时刻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32 浏览:加载中
  •   张学良说干就干,当他决定如此行事后,东北军也就立刻雷厉风行地动了起来。

      张学良在同杨虎城商议后,认为就在临潼华清池行辕内扣 留蒋介石最为稳妥,张学良随即决定使用他的卫队一营和二营来执行这次任务。并且,张学良立即从固原调回了第十八团团长刘桂五,让他和西安的骑兵第六师师长 白凤翔主要负责抓蒋,这两个人是张学良最信任的人。在刘桂五和白凤翔准备完毕后,张学良亲自开车带他们到华清池五间厅拜会蒋介石。

      刘桂五在后来回忆,张学良在行动前将白凤祥、他和孙铭九三人说:

       “这次派你们去临潼,是请委员长到西安,我们是一要学习唐朝魏征,实行忠谏,迫使他停止内战,共同抗日。因为抗日这个任务不是中国某一个单独力量所能 完成的,必须国共合作,全民族共同抗日。抗日也必须有蒋委员长领导。所以派你们去临潼,这个任务是极其光荣的,重要的,你们必须保护蒋委员长的人身安全, 必须尊重他的名誉,谁伤害谁偿命。像过去一样,以部下的身份,恭恭敬敬。任务完成了,将来你们就是爱国的功臣。”

      而其实就在此时,蒋介石也由张学良、杨虎城多次劝谏未果,12月9日西安又爆发学生运动,蒋介石已经明白张学良和杨虎城在“剿共”一事上恐怕已经毫无作用,因此,他就在12月9日这天给邵力子写了一封信,要求他通知《大公报》,他要发表撤换张扬的命令。

      “力子主席勋鉴:

       可密嘱驻陕《大公报》记者发表以下消息:蒋鼎文、卫立煌先后皆到西安。闻蒋委员长已派蒋鼎文为西北‘剿共’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 区总指挥。陈诚亦来陕谒见蒋,闻将以军政部长次长名义指挥绥东中央军队各部云。但此消息不必交中央社及其他记者,西安各报亦不必发表为要。

      中正

      十二月九日”

      12月10日,蒋介石就召开了一个没有张学良和杨虎城参加的高级军事会议,这等于已经解除了张学良和杨虎城的职务,也就是说,蒋介石已经决定命令东北军开赴福建、十七路军开赴安徽。

      12月11日,蒋介石在这一天举行了告别宴会,他打算安排好西安的事后就在次日返回南京。

       新城宴会在晚上10点结束,会后,张学良和杨虎城立即准备行动,张学良对杨虎城说,“成功了大家共享,失败了我个人承担。我总指挥,你副总指挥,指挥部 就设在新城公馆。”随后,张学良和杨虎城分手,他们各自开始行动。张学良送走杨虎城后就命令在西楼的二楼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正式向东北军高级将领通报兵谏 计划。

      当张学良宣布兵谏后,会场上鸦雀无声,最后只有于学忠、米春霖和廖澄流提了两个问题:“少帅,你有没有想到抓到蒋介石后,下一 步该怎么办?”而张学良回答说:“先抓了再说。局面怎么收拾,要看蒋委员长怎么办了,只要他答应抗日,我们就还拥护他当领袖。”廖澄流最后问道,“少帅是 否决定把这件事进行到底?”张学良则毫无犹豫地说,“是!我是不干则已,要干起来就不能半途而废,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们这是逼上梁山不得不对他先礼后 兵。至于更详细的计划还没有。我们第一步就是拥蒋抗日,第二、第三步还得走着瞧,要见机行事。”

      12日上午,那场小规模的战斗早在昨夜就结束了,孙铭九在骊山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狼狈不堪的蒋介石,此时的他身上穿着古铜色的绸袍,下身还穿着白色睡裤,光着脚,满身灰尘,冻得发抖。惊吓过度的蒋介石已经不能行走,只好由孙铭九和宋文梅搀扶着返回他的卧室。

       上午9时,张学良来到蒋介石处,张学良再次劝谏,告诉他这是兵谏,不是谋反,是为了国家的命运。蒋介石回答道,“你既为了国家,应先送我到洛阳,送我到 洛阳再谈。”——此时的他就像是上海的一个小流氓,竟然还企图耍弄一种中国南方人惯有的百般奸猾,希望用泥鳅的湿滑手段先摆脱困境再说。张学良当然不是三 岁的小孩,他说,“今日之事,岂容搪塞了事。我们希望你勇于改过,群策群力,共赴国难。如果仍然执拗不悟,坚持己见,就只有让群众公裁了。”

      张学良在成功囚禁了蒋介石后,12日上午,就由张学良、杨虎城的名义向全国发出通电,解释了西安事变的原委,并提出了八项救国主张:

      “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停止一切内战;立即释放上海被捕之爱国领袖;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开放民众爱国运动;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政治自由;彻底遵行总理遗嘱;立即召开救国会议。”

      在发出通电后,张学良和杨虎城紧接着采取了一系列军政措施,14日,宣布撤销西北“剿共”总司令部,所有“剿共”工作全部停止。同时,成立抗日联军西北军事委员会。

      但蒋介石与张学良的会谈仍然毫无结果,蒋介石最后要求见邵力子,而张学良也正好希望由邵力子从中斡旋。邵力子作为蒋介石的重要大员,此时也被张学良囚禁在西安绥署卫队队长室内。

      当邵力子来到蒋介石处后,对蒋介石说,“今天发生了这件事,希望委员长仔细考虑。由于日寇的不断入侵,已经激起了国民的愤慨,如果政府还不想办法去抵抗,自然会酿成变故。现在设法弥补,尚未为晚。”邵力子作为国民党重臣,中肯地对蒋介石说。

      当邵力子离开后,蒋介石沉思良久,然后向宋文梅要了笔墨,给宋美龄、蒋经国和蒋纬国各发去了一封电报:

      “美龄吾妻:

      余决心殉国,经国、纬国吾子即汝子,望善视之。

      蒋中正

      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这如同遗嘱般的电文显然并非真的打算殉国,而是在告诉张学良,他宁死也不改初衷。

      “经国、纬国吾儿:

      余只承认宋美龄为余唯一之妻,务望汝等以生母待之,则余虽死于九泉之下亦瞑目矣!

      蒋中正

      二十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南京在得知蒋介石被囚禁后,也几乎立即陷入紧张气氛中,但这种紧张却是出自各怀鬼胎,有人欢喜有人忧。在12日这天下午,南京政府派出的36架飞机就在西安上空低空盘旋。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