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美龄》第一章 硝烟中的玫瑰 蒋介石其人与政治理想

  • 发布时间:2015-12-08 23:27 浏览:加载中
  •   当我们将要讲述宋美龄的时候,自然首先应该从她的丈夫蒋介石入手,没有蒋介石,宋氏家族将暗淡许多——当然,如果宋美龄拒绝与蒋介石结婚,蒋介石甚至可能早在1927年就已经淡出中国的历史舞台。

      蒋介石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纵横几十年,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其人明白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进的时候明白要掌握分寸,不要得寸进尺;退的时候清楚什么叫以退为进、反败为胜。

       浙江奉化溪口镇,这是一个商业发达的古老乡镇,地处四明山南麓,即使通往新昌、余姚等周边四县的交通要道,又是附近八个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里 山环水绕,风景佳丽。溪口镇东首有山称武陵,屏障全镇,为溪口门户。这就是蒋介石的故乡,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这座山的通路旁有一所庵堂,称武陵 庵,1930年,蒋介石在此建造气势恢宏的武陵门。在拱形的楼门洞上,前额题有“武陵”二字,是于右任手笔,后额“武陵”二字,为蒋介石自题。蒋介石自书 籍贯常为“浙江奉化武陵”,而不称溪口,他一手炮制的蒋氏宗谱也题签《武陵蒋氏宗谱》。

      蒋介石父亲蒋明火,又名肇聪,在溪口街上开玉 泰盐铺,经营粮食、盐、酒、石灰、草纸等杂货。蒋明火原配徐氏,生一子一女,子名周康,号介卿,字锡侯;女名端春,嫁任宋村宋周运为妻。徐氏早亡,蒋明火 续娶肖王庙孙氏女为继室,孙氏无所出,不久也病故了。在玉泰盐铺有个老伙计王贤东,是奉化葛竹村人,在玉泰干了二十多年,颇的蒋明火信任,王贤东有个堂妹 王采玉年轻守寡,在葛竹庵带发修行,经王贤东说媒撮合,还俗再嫁蒋明火为继室,她就是蒋介石的生身母亲。蒋介石在《先妣王太夫人事略》一文中写道:“徐太 夫人生吾姐端春与兄锡侯,先妣教诲鞠育视之无异,——自产中正后三年而端莲妹生,又三年而生二妹端菊,菊妹不幸夭折,弟端青则又后菊妹三年生,——未及二 年,端青弟殇。”

      蒋介石15岁奉母命与岩头村的毛福梅成亲,在婚礼上,他与新娘并立在祖堂里行拜堂礼,行礼后,他将新郎的红缨帽掷于 地上,奔向室外,与一群看热闹的村童抢着放爆竹,满堂宾客被他弄得啼笑皆非。后来,蒋介石在《先妣王太夫人事略》中也直言不讳地说:“中正年幼多疾病,且 常危玛?,及愈则又嬉戏跳跃,凡水火刀枪之伤,遭害非一,以此倍增慈母之劳。及六岁就学,顽劣益甚,而先妣训迪不倦,或夏楚频施,不稍姑息。”蒋介石后来 写道:“中正幼性顽钝,弗受绳尺,又出身孤弱,动遭挤摈。及年稍长,立志出国学习军旅,邻里哗异,辄相泥阻,其力排群议,拮据筹维,以成其学者吾母也。” (《报国与思亲》,载《蒋介石全集》,贝华主编,文化编辑馆编辑。)

      少年的蒋介石颇有少年的刘邦之像,然而,他却最终未能成为中国另一个汉高祖——也许,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他背弃了孙中山先生的政策。

       然而,蒋介石自己始终不这样认为。1963年,蒋介石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孙中山的情景时,把自己的志愿与美国的榜样挂上了勾,他说:“我还牢牢记得, 总理说:‘革命党的青年,应该不计名位,而要为革命任务牺牲、奋斗。美国建国英雄华盛顿,也并不是由他一个人的力量造成的,而是由千千万万无名的华盛顿共 同奋斗,为他们的领袖华盛顿牺牲而造成的。我们革命者,不是要成为有名的华盛顿,而是要成为无名的华盛顿——无名英雄。’我听了这个训示后,就立定了志 愿,要实践这个训示,决不辜负总理对党员的期勉。”(蒋介石《我们复国的精神志节和建国目标方略》1963年11月,载《先总统蒋公全集》第三册,第二 卷,第2831页)

      实际上,尽管孙中山所领导的国民党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但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后不久就倾向于走苏联路线,1923 年,年1月,孙中山与苏俄代表越飞发表《孙文越飞宣言》,此举标志着孙中山的国民党与苏联正式合作。此后,在1923年8月,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代表团团 长,访问苏联,代表团的主要任务就是与苏联领导人讨论军事政治问题,在列宁格勒,当时列宁已经病重,未能见到,蒋介石与季诺维也夫和维金斯基举行了会谈, 并参加了共产国际的会议。蒋介石在考察苏联军队的时候,受到了一个启示就是苏军团长只负责军事指挥,而与其平级的还设有政委一职,或称党代表,主要负责政 治教育和监督行政事务,他因此在后来黄埔军校大力推广这一方式,建立了党代表制。蒋介石还参观了苏联高级射击学校和海军大学,对苏联军队的武器装备和军纪 感到震惊。他后来回忆道:“军事方面,我们在莫斯科考察了红军及其各兵种各级学校与军队党部的组织。我们在彼得格勒,考察了海军大学等各级学校,并参观克 隆斯达军港及其舰队。我的印象是他在莫斯科的陆军学校和部队,组织严密,军容整齐。”(蒋介石《苏俄在中国》第19页,台湾中央文物供应社1956年版)

       但在考察政治制度的时候,蒋介石却得出另一种结论,他说:“在政治方面,我们访问其政府的部会,考察其村苏维埃、市苏维埃,并参加莫斯科苏维埃大会,我 参观他各级苏维埃的讨论与决议等情形,并与其党政要员谈话之间,无形中觉察其个部分,无论在社会中间,或是在俄共中间的斗争,正是公开的与非公开的进行 着;而且更认识了苏维埃政治制度乃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的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相容的。关于此点,如我不亲自访俄,决不是在国 内时想象所能及的。”(蒋介石《苏俄在中国》第20页,台湾中央文物供应社1956年版)

      蒋介石在对苏俄政治的考察结论,他后来进一 步解释道:“当一九一七年俄国革命之初,我个人是极力赞成共产党的革命的,我认为俄国革命在近代革命历史上辟了一个新纪元。当时如有人攻击俄国革命,我必 力与之争;或有人咒骂共产党,我必竭力为之辩护。——当时革命环境恶劣万分,我更觉得中国革命若不改弦更张另辟新路,决不容易成功。于是摆脱一切,决心赴 俄,那晓得到俄考察的结果,令我以前对于共产党革命的一切希望,全归泡影。就是考察以后觉得共产党所号召的目的,以共产党的方法,决不能达到,所以俄国共 产革命,决不能算是成功;即使退一步说,他们的革命,可算成功,然而决不能适用于中国。所以回国以后,对于共产党加入本党的问题,曾对总理表示异议。这是 胡汉民和汪精卫两先生所知道的。我对于苏俄革命的感想,可分两时期:从苏俄革命时起,到我赴俄之时止,为第一时期;赴俄之后,到了现在,为第二时期。第一 时期的感情是同情的;第二时期的感情是失望的。感想之所以变迁,乃是实地考察的结果。”(蒋介石《本党国民革命和俄国共产革命的区别》,载《蒋主席名著全 集》第404-405页,复兴出版社1937年增编初版)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