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穷匕见的历史故事——荆轲刺杀秦王案

  • 发布时间:2016-12-28 21:05 浏览:加载中
  •   荆轲(?—前227年),战国末期卫国人,著名的刺客。也称庆卿、荆卿、庆轲,战国时涿县人,是春秋时期齐国大夫庆封的后代。受燕太子丹之托入刺秦王,因种种原因,行刺失败被杀。

      (一)

      公元前227年,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年头。前228年,秦国攻破赵国,活捉赵王,吞并了赵国的土地;这一年以后,秦国依次攻灭魏、楚、燕、齐诸国,短短6年之中,秦国就将把战国之际残留的最后几个强国扫荡干净,结束这一段争战不休的历史。与此同时,一个统一、集权的大秦帝国正随着东方那一轮喷薄而出的朝日,即将冉冉升起。

      但是,在这一年,首先感到大难临头的却并不是即将灭亡的魏国,而是燕国;在燕国之中,首先感到大难临头的不是燕王,而是燕国的太子丹。

      燕国太子丹与秦王政曾经有过一段特殊的关系。秦王政是秦庄襄王的儿子,秦王政出世之时,庄襄王作为人质,居住在赵国。恰好燕太子丹此时也在赵国做人质,两位少年便成了好朋友。后来,秦王政即位,燕太子丹又做了秦国的人质。但是,此时的秦王政对儿时好友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友情。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当时太子丹所受到的刺激,可想而知。于是他设法逃回燕国,一心对秦王政进行报复。但是当时的燕国气息奄奄,朝不保夕,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几年过后,太子丹的希望日见渺茫。

      与此同时,日益强大的秦国正在迅速向东扩张。对深知秦王政为人的太子丹来说,他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于是,太子丹向太傅鞫武问计:“燕与秦素来势不两立,如今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请太傅想办法挽回危局。”鞫武回答:“秦国领地遍布天下,韩、赵、魏都在其威胁之下。这个国家土地肥沃,民众富庶,兵强马壮,而且山峦为屏,险关为障,易守难攻。如果有意吞并诸国,兵锋东指,则长城以南,易水(燕国南部边界)以北,前途莫测。何必因为秦王与您的恩怨,耿耿于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自寻烦恼呢?”太子丹说:“那么我该怎么办呢?”鞫武回答:“您不必着急,让我慢慢想办法。”

      秦国大将樊於期由于得罪了秦王政,逃亡到了燕国。太子丹接纳并收留了他。鞫武劝阻说:“这怕不行吧?秦王政本来就对燕国恨之入骨,这已经够可怕的了。如果知道樊将军在此避难,岂不是雪上加霜!这就好比把肉放在饿虎往来的路上,我们就要大祸临头了!即使管仲晏婴那样的谋士在您身边,也没有什么办法好想。希望您马上把樊将军遣送到匈奴,以便堵住秦王政的嘴。然后我们联合韩赵魏与齐楚诸国,并与匈奴结盟,也许还可以找到一条出路。”太子丹回答说:按您的计划旷日持久,我等不及了。问题还不仅如此。樊将军得罪秦王政,诸侯不敢收留,穷途末路,来求助于我。我怎么能因为惧怕秦国,便抛弃落难的朋友呢?除非我死了,否则绝不能把他交给匈奴!您还是再想个别的主意吧。鞫武听罢,摇摇头说:“做危险的事来追求安稳,惹是生非而希图得福,计谋短浅而结深怨于人,真是太幼稚了!为了一个交往不深的朋友,不顾国家的安危,这正是人们常说的自找倒霉啊!就好比在炉炭之上的一根鸿毛,一旦点燃,还会有什么别的结果!更何况您的对手是虎狼一般的秦国,您的怨恨,能起什么作用!这样吧,燕国的田光先生智勇双全,您可以请他来帮帮您。”太子丹说:“能不能请您替我介绍一下?”鞫武应允,出宫拜访田光,对他说:“太子丹有重大的国事要与您商量。”田光立即来见太子丹。

      太子丹得知田光来访,大礼迎接,又跪下来亲自为田光打扫坐席。田光落座后,太子丹跪于席侧对田光说:“燕秦两国不共戴天,希望先生赐教。”田光说:“您没见过千里马吗?当其强壮之时,一日千里,风驰电掣;当其衰老之后,驽马也会走到它的前面。您所知道的田光的大智大勇,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今我已经老迈迟钝不中用了。不过,我的好友荆轲可以为您效劳。”于是,太子丹又请田光介绍他与荆轲相识。

      (二)

      荆轲喜读书,爱击剑,其剑法倏忽纵横,可以短击长,颇有一些功力。他曾经与山西剑术大师盖聂讨论击剑,盖聂因其言与己不合,怒目相视,荆轲出去多时未回。盖聂的门人请师傅把荆轲召还,盖聂说:“他早被我的眼神吓跑了!”门人出门寻找,果然发现荆轲已经离去。后来,荆轲又来到邯郸。当地的剑术高手鲁句践与荆轲赌博,争吵起来,荆轲默然离开邯郸,此后与鲁句践再也没有见过面。而荆轲也因此又一次失去了提高剑术的良机。

      荆轲在燕国落脚以后,混迹于市井之中,与一帮屠夫艺人形影不离。其中一位善于击筑的高渐离与其交情尤深。荆轲嗜酒,每日与高渐离等人在市中豪饮,酒醉之时,高渐离击筑奏曲,荆轲和而歌之,于闹市之中,时乐时悲,或歌或泣,旁若无人。但是荆轲绝非庸才,其为人深沉多识,诸侯之中,许多豪贤长者都是他的知心朋友,田光就是其中的一位。

      太子丹在送田光出宫时,对他说:“刚才我们谈的,都是国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露出去!”田光来见荆轲,对他说:“你我是好朋友,燕国人人皆知。今天,太子丹请我商议国事,对我寄予厚望。只可惜太子并不知道我已经老朽不堪,不是当年精力充沛的样子了。于是我向他推荐了你,希望你到宫中去见见他。”荆轲慨然应允。田光又说:“长者的行为,不应该让人怀疑。今天,太子告诫我不要把谈话内容泄露出去,这是太子不信任我呀。这对侠士来说,有损名誉。”为了激励荆轲为燕国赴难的决心,田光又对荆轲说:“请你尽快去见太子,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不会泄露机密!”于是自刎而死。

      荆轲见到太子丹,告诉他田光已经自杀。太子丹拜跪膝行,痛哭流涕,过了许久才说:“我对田先生说那番话,不过是为了成大事而已。如今田先生以死来表示不会说给别人,这哪里是我的本意!”荆轲坐定,太子丹避席,对荆轲说:“田先生不知道我是个无能的人,把您介绍给我,让我有机会把心事告诉您,这是上天对燕国的哀怜。如今的秦国,贪得无厌,不知满足,不把天下土地全部吞并,把天下诸侯都变成臣民,是不会罢手的。秦国已经俘虏韩王,吞并其领地,又举兵南下伐楚,北上攻赵。王翦、李信二将大兵压境,看来赵国支持不了多久。赵国一旦灭亡,下一个就将是燕国。燕国弱小,几经战争,国力困乏,没有力量抵御秦军,而诸侯惧怕秦国威势,又不敢联合对敌。我私下想,如果能够找到一位天下勇士出使秦国,贿以重利,秦王贪心,必能与其接近。如果能趁机劫持秦王,像曹沫劫持齐桓公那样,令其归还诸侯领地,当然最好;如果不成功,将其刺杀,秦国大将在外,朝内大乱,君臣相互疑惧,我们乘机联合诸侯,也可以击破秦国。我这样想了好久了,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荆轲闻言,沉吟良久,回答说:“这是国家要事。我这个人愚笨不堪,恐怕担当不了大任。”太子丹跪拜,再三请求,荆轲方才许诺。于是太子丹拜荆轲为上卿,居贵宾之馆。太子丹每日前往,进献珍馐异物、车骑美女,满足荆轲的每一个要求。两人终日欢宴,为所欲为。一次,荆轲与太子丹游宫池,荆轲拾碎瓦投击池中之龟,太子丹见状,捧上金丸,请荆轲使用。又一次,两人乘千里马围猎,荆轲说了一句:“千里马的肝味道很美”,太子丹便把马杀死,用马肝做成菜肴,送给荆轲。甚至宴会时,荆轲称赞鼓琴美女的手好看,太子丹也立即下令割下来,盛以玉盘,献给荆轲。

      但是过了很长时间,荆轲没有一点要动身的意思。这时赵国已灭,秦将王翦的大军已经到达燕国的南界。太子丹焦急万分,来见荆轲,对他说:“秦军很快就将渡过易水进攻燕国了。到了那时候,我还能整天陪伴您吗?”荆轲回答说:“您不说,我也正要去见您。不过我要动身,没有像样的礼物,秦王政是不会理睬我的。如果您能把樊於期将军的头和燕国膏腴之地的地图让我带上,奉献给秦王,秦王政一定会高兴,我见到他,就可以设法报答您了。”太子丹摇摇头说:“樊将军避难于燕,我不忍心为了一己之私而伤害这样的长者,您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荆轲见太子丹于心不忍,便私下找到樊於期,对他说:“秦国对待您可真是太残酷了。杀戮了您的父母宗族,又出黄金千斤、万家之邑的重赏,悬赏您的首级。您打算怎么办呢?”樊於期仰天长叹,流着泪说:“每当我想起这些事,便痛不欲生,只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报仇而已!”于是荆轲对他说:“我有一句话,可以解除燕国的危难,还可以报您的大仇,您看怎么样?”樊於期急忙询问究竟,荆轲说:“我想得到您的首级献给秦王,秦王一定会愿意见我。那时,我左手把住他的袖子,右手刺他的胸膛,您的仇报了,燕国的恨也就消了,您感兴趣吗?”樊於期闻言,以手扼腕,对荆轲说:“我切齿痛恨秦王政好久了,今天终于可以报仇了!”说完,拔剑自刎。太子丹听到消息,赶到樊於期住处,伏在尸体上哭得十分悲伤。但木已成舟,只好把樊於期的头装在一只木匣里,交给荆轲。

      太子丹又四处为荆轲寻求兵器,得到一柄赵国匕首,花费一百斤黄金买了下来,用剧毒之药涂于其上。试之于人,只要出一丝血,便立即丧命。太子丹又命令燕国勇士秦舞阳做荆轲的助手,以备不测。秦舞阳13岁时,就曾决斗杀人,勇敢善斗,人不敢仰视。但是荆轲认为秦舞阳并不足以担当重任,另外约了一个朋友帮忙。此人不在燕国,路途遥远,一时不能到达。太子丹着急,以为荆轲反悔,便对他说:“时候已经不早了,您想不想动身?我看还是先派秦舞阳去吧!”荆轲闻言大怒,说:“您这是什么意思?一去不回,算什么英雄!何况只带一把匕首,到安危莫测的秦国去行刺!我之所以拖延,是因为同行的朋友未到。既然您如此着急,我立即启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动身,太子丹以及他的亲信宾客、荆轲的好友,白衣素冠,前来送别。荆轲登程,太子丹挥泪回府。

      (三)

      荆轲到了秦国,用重金买通了秦王政的宠臣蒙嘉。于是蒙嘉对秦王政说:“燕王惧怕大王的威风,不敢举兵与大王对抗。愿意做大王的内臣,服从统治,只求保存先王的宗庙。燕王自己不敢前来,派了使者,携带樊於期的首级以及燕国督亢进献大王,希望大王开恩。”秦王政听了十分高兴,下令召见荆轲。

      咸阳宫大殿上,秦王政衣朝服,设仪仗,卫士肃立,气派不凡。荆轲端着樊於期的首级,秦舞阳捧着燕国地图,依次而进。来到阶下,秦舞阳吓得面色惨白,两腿发抖,群臣感到奇怪。荆轲朝着秦舞阳笑了笑,走上前去说:“北疆蛮夷,没有见过天子,吓坏了。希望大王原谅,让我们完成使命。”秦王政说:“好吧,把地图送上来让我看看。”荆轲取图上阶,来到秦王政面前。秦王政打开地图,突然从卷轴中看见一把匕首,一阵发呆。荆轲手疾眼快,抓住匕首,扑上前去,拉住秦王政的衣袖。秦王政大惊,猛然向后一闪,衣袖断裂,急忙拔剑,佩剑过长,慌乱之中,握住剑鞘,无论怎样用力也拔不出剑来。于是秦王政绕柱而逃,荆轲紧追不舍。群臣一阵混乱,卫士一阵骚动,但是,秦朝法律规定,上殿大臣,不得携带兵器;殿下卫士,无诏不得擅自行动。慌急之时,秦王政忘记召卫士护驾,大臣之中,只有御医夏无且有一只药箱,便用来捶击荆轲,其他人则徒手与荆轲厮打。而手执兵器的卫士,此时只能袖手旁观。后来,秦王政在大臣提醒下,终于拔出剑来,砍断了荆轲的左腿。荆轲仆倒在地,把手中匕首投向秦王政,没有击中目标。荆轲知道事已不成,便倚在一根柱子下面,一阵大笑,高声骂道:“我之所以没有杀死你,是因为打算把你活捉,让你签约归还诸侯的领地!”此时荆轲已经身受八处重伤,秦王政方才想起召卫士护驾。卫士们得到命令,冲上殿来,杀死了荆轲。秦王政虽然有幸未死,但很长时间心中不高兴。后来论功行赏,量罪施罚,特别奖给御医夏无且4000两黄金,对他说:“你用药箱捶击荆轲,看来只有你最忠诚。”

      荆轲行刺不成,秦王政对燕国更加仇视。于是命王翦进攻燕国,攻陷了都城。燕王与燕太子丹率军后退,防守辽东。秦将李信与太子丹激战,太子丹大败,躲藏在衍水一带。燕王计穷,听信了代王嘉的话,派人杀了太子丹,打算献给秦王政,以求缓兵。但是秦王政不予理睬,命令秦军加紧进攻,终于在公元前222年俘虏燕王,灭了燕国。

      第二年,秦国统一天下,秦王政立为皇帝,是为秦始皇

      ※拓展阅读

      秦王宫

      秦王宫曾位于西安雁引路北侧的西安电影制片厂内,是西安电影制片厂为拍摄大型历史片《秦始皇》,于1988年修建的仿秦代大型宫殿建筑。

      秦王宫景区占地面积800亩,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有雄伟壮观的王宫宝殿27座,主宫“四海归一殿”高达44.8米,面积17169平方米。长2289米,高18米的巍巍城墙与王宫大殿交相辉映,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秦始皇并吞六国、一统天下的磅礴气势。还有一条长120米、占地面积20亩、建筑面积6000平方米的“秦汉街”,充分展示了秦汉时期的街肆风貌。黄尘古道,金戈铁马,燕赵建筑,秦汉文化,在秦王宫得以真实再现。

      四海归一殿(正殿)分前殿、中殿、后殿,纵深长达120多米。宫殿气宇之轩昂,仅此便可略见一斑。殿堂建筑构造大量采用了大跨度的斗拱,以使穹隆高耸,气势雄浑,几乎无与伦比。大殿仅用以支撑穹顶的大柱就有142根,最大的直径4米。秦吞六国后建此宫殿,取名四海归一殿,殿名透出的是秦王的凌云壮志。中华统一,飘零思归,万众心愿,势不可挡。

      荆轲塔

      荆轲塔在河北易县城西南2.5千米的荆轲山上。塔为八角13层,高26米。砖石结构,造型典雅,每层八角各悬风铎。

      塔原为圣塔院寺内之建筑,寺建于辽代,不久寺与塔俱毁。明万历六年(1578年)重建,清代又加修葺,现仅存此塔及清《重修圣塔院记》石碑等。因此山有明代“古义士荆轲里”碑碣,旧传有荆轲衣冠冢和荆轲馆,因此得名。塔建于山上,清碑上又有“寺与塔为山而设,为荆轲而设也”等语,故俗称荆轲塔。

      塔南明代立的石碑上,有明代万历十四年御史熊文熙所题“古义士荆轲里”和对他的评价,《易县县志》有记载。

      燕太子丹

      燕太子丹(?—前226),姓姬,名丹。战国末燕王喜太子。秦灭韩前夕,燕国送其入秦为质,以结好于秦。因不受礼遇,他怒而逃归。不久,秦国开始了大举统一中国的战争。燕国地处长城以南,易水之北,在七国中,国小力微,君臣上下恐惧秦国。燕太子丹千方百计欲报前仇,但无计可施。前231年,秦灭韩。前228年秦灭赵。同年,秦军兵临易水,将攻燕。燕太子丹在危急之时,通过田光认识荆轲,欲派其刺杀秦王,于是,他尊荆轲为上卿,舍上舍、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次年,他派荆轲为使者,携秦国逃亡燕的将军樊於期的头连同燕国督亢(今河北涿县、定兴、新城、固安一带)地图,以“举国为人臣”为名,朝见秦王。临行,送之易水,击筑悲歌而别。荆轲刺秦王失败。同年,秦王派王翦、辛胜攻燕,燕、代两国发兵抵抗,于易水西为秦军击破。次年,秦军大举攻燕,克燕都蓟城。燕太子丹和燕王喜逃至辽东。秦将李信率大军随后追击。燕王喜听从代王嘉计策,杀太子丹,将头献秦军以求和。

      汉王充《论衡·书虚》:“燕太子使刺客荆轲刺秦王,不得,诛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