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始皇嬴政临终好悔恨不能到咸阳见扶苏

  • 发布时间:2015-12-11 01:49 浏览:加载中

  •   秦始皇在夜里醒来,突然觉得那风太凄凉。这不是仲夏时令吗?他记得昨天还问过侍从:“走到什么地方了?”侍从答道:“是沙丘平台。”那么,吹来的应该是大平原上的薰风,可为什么这么凄凉不祥的预感强烈地笼罩着他。

      自从在平源津(今山东平原县附近)病倒之后,他就有这种预感,尽管他平生忌讳这个“死”字,但还是暗暗叮嘱自己:“快走!千万不能死在行舆之中。”虽然日夜兼程,看来也难到达咸阳了。

      他后悔不该有这一趟出巡,更后悔以往历次东巡都徒劳往返。

      他蓦地意识到死神似乎就要降临,无尽的悔恨顿时涌上心头。

      他追悔、呐喊:“苍天!苍天!长生不老药害我害得苦哇!”

      他想到自己这一生,确有许多恨。在他的记忆里,几乎没有什么爱。他虽然用“剑”与“火”,消除了一些恨,但让他心惊肉跳几乎置他于死地的事,还是不断发生。八年前,他乘车路过博浪沙(今河南中牟北),突然飞来一百二十斤的铁锤,把他的副车砸得粉碎。

       那铁锤显然是冲他而来的,如果不是误中副车,他会当场被砸成齑粉。他下令在全国通缉刺客,人倒杀了不少,可凶手张良却始终未捉到,这使他迄今想来仍怀恨 不已。事隔两年,置他于死地的事又连连发生。有一次外出,在京城咸阳,深夜里有刺客要杀他,如果不是四名武士奋力拼杀,他恐怕早已成为肉酱了;另一次是发 生在他自己身边,荆轲的朋友高渐离,本该与荆轲一样五马分尸,只因怜惜他的一技之长,一时错了念头,留他在身边击筑。不料那高斯离竟在筑中灌了铅,借靠近 自己的机会以筑行刺,如果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事先弄瞎了他的眼睛,只怕自己也早就葬身骊山之下了。为了报复刺客,他又杀了不少人,可刺客仍不断出现。他 因害怕死,越发想成仙,以便长生不老地活在世上。

      为了能成仙,秦始皇煞费了苦心,派人踏遍青山寻仙药,诏示天下觅方士,对方士的话唯 唯是听。有一方士卢生对他说:“君主若让臣下知道自己住在什么地方,就成不了神仙。作为神仙的‘真人’,水浇不湿,火烧不着,驾云行走,寿同天地。现在陛 下治理天下,千万不要让人知道自己居住的宫殿,这样就能得到长生不老之·药了。”他听了方士的话,立即下令,在咸阳四周二百里内修了二百七十多座宫殿,这 还不包括富丽堂皇、规模巨大的阿房宫。因为他时常要出巡,所以在关外又修了四百多座行宫。可惜的是,眼前这些宫殿都离他遥远,派不上用场,他虽为天子,也 难逃脱暴尸荒野的命运。

      此刻,他想到了一生中干过的事业。他兼并六国,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修建万里长城。这一切,在他活着的时 候,臣下可以称他为“皇帝”,歌颂他兼有“三皇”、“五帝”的圣功,可是如果他死了,谁还肯认他是“千古一帝”呢?说不定还会给他一个“暴君”的谥号,得 一个千古骂名。是的,他秦始皇干的诸多事情都是破天荒,就说这修筑万里长城的事吧,很多人会恨他,咒骂他劳民伤财,可是后人不就省去了戍边之累吗?听说有 一个“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他曾派了不少人去“调查”,封闭众人的口,不准再传说这个故事。可如果他死了,还能再封世人之口吗?

      死神来得如此突兀,这是他万万料不到的,他怪罪身边的大臣说:“我病日笃,浙人膏肓,为什么不告诉我”。

       此刻他不由得又想起在梁山行宫中发生的一件事,当时他看见丞相的车骑队伍过于排场,就很不满。不多久,丞相的车骑队伍就大大减少了。显然,这是有人向丞 相通风报信。如此说来,他的不准泄露天子举止言行的禁令未起作用。这使他十他恼火:“如果我的举止言行无法保密,还修如此众多的行宫干什么?”他喝令追 查,可被追查的臣僚们都装糊涂,个个都装聋作哑,气得他二咬牙把所有在场的人一律杀掉。为了查证包括丞相在内的大臣们对自己忠实与否,他也需要继续活下 去。他想:“是的,是的!我是为着自己的仇人才活着的,这些仇人唯有在我活着的时候,才能帮助我成就事业;我一死,他们就会统统由我事业的助手成为破坏我 事业的罪魁祸首!”

      在弥留之际,秦始皇回光返照,竟突然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

      “看来世上是没有什么长生不死药的,人恐怕都是要死的。是的,是的,我即将撒手归去。”

      秦始皇独自在心里说:“我十三岁登上秦国的王位,二十一岁加冕亲自听政,十年拼杀,才统一中国为始皇帝,仅仅十二年就要离开皇位死在东巡路上,可悲呀,可悔。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回咸阳,召回扶苏,把帝位传下去,让我的子子孙孙都能安坐在皇帝的宝座上。”

      于是他立即想到了象征权力的玉玺。

      玉玺有两种:一种是“传国玺”,玺方四寸,上部绘有五龙,用和氏璧琢磨而成,文日“昱天之命皇帝寿昌”;另一种叫“乘御六玺”,共有六方,分别为“皇帝行玺”、“皇帝之玺”、“皇帝信玺”、“天子行玺”、“天子之玺”、“天子信玺”都是用上等玉料制成的。

      此刻,那玉玺都仿佛浮现在他的眼前,他很激动,觉得那玉玺是那么地亲切……

      他伸出手去,极想抓住那幻觉中的玉玺,可是却抬不起手来了想到玉玺,他心里涌起一阵巨痛。他下意识感到赶回咸阳的愿望怕也不可得,只好忍着巨痛写下赐公子扶苏的诏书。书目:

      “与丧会咸阳而葬”。写罢封好,他把诏书交给了中车府令赵高,让赵高“行符玺事”。

       秦始皇把诏书交与赵高之后,心中陡起一阵狐疑:“这个赵高靠得住吗?赵高曾经教过胡亥书及狱律令法事,与胡亥亲近;且此人又善于甜言蜜语,看眼色行事, 这诏书能到扶苏手中吗?”他在狐疑中永远死去了,死时对这次出巡有莫名的悔恨,他悔恨不能到咸阳,把权力亲自交到公子扶苏手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