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评价秦始皇?秦始皇是个历史畸形儿

  • 发布时间:2015-11-03 13:54 浏览:加载中
  • 秦始皇

      秦始皇长着一个高鼻梁,一双长眼睛,胸脯像鹫鸟朝前挺突,性格悍勇,说话的声音如豺狼嗥叫,少恩寡义虎狼之心,未得志时还能谦卑待人,一旦得了天下,就能把人生吞活剥。这种狂妄的野心和个性,证明他的确是个历史的畸形儿,却又是中国大一统的天才。

       秦始皇嬴政,也许由于他非比寻常的出生,连他自己究竟是父亲庄襄王的儿子,还是大商人吕不韦在母亲怀里留下的孽种都分不清,所以他以自己辉煌的、功劳卓 绝却又阴暗暴戾的一生,证明他的确是一个历史的畸形儿。当他诛杀母亲的情人缪毐,把母亲宣太后幽禁于雍,吕不韦免职,与缪毐有关的高官枭首20余人,夺爵 流放巴蜀4000多家的时候,这个未来的始皇帝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嬴政的“仲父”吕不韦,是卫国濮阳人,原是阳翟的巨商大贾,也是中 国历史上通过经商成亿万富豪而走上政界的第一人。他在河北邯郸经商时,偶尔遇到在赵国做人质的秦公子子楚,认为奇货可居,是个投资的极好机会。他主动西去 咸阳,游说华阳夫人(孝文王的夫人)把子楚立为太子。孝文王在位一年就死了,子楚回国即位,这就是秦始皇的父亲庄襄王。一说吕不韦是主动将怀了他儿子的美 姬献给庄襄王子楚的,另一说是子楚在做人质期间花天酒地,夺取朋友之爱。总之,在赵国邯郸出生的这个既叫嬴政,又叫赵政的小子,父亲回国即位三年就死了, 他就名正言顺地做了秦王。

      吕不韦也因投资获得巨额回报,做了秦国的宰相。食邑十万户,家僮多达万人,被封为文信侯。秦王政即位初年, 吕不韦与自己的前妻宣太后的情人缪毐,狼狈为奸,相互羽翼,控制朝廷。吕不韦同样是个历史的畸形儿,他不仅擅长经商,且会领兵打仗,还会著书立说,是个历 史上不可多得的大著作家。他做宰相期间,曾指挥东征拔卫,又略取赵、魏等地,置三川(今河南洛阳西南一带)、太原(今山西太原西南)、东郡(今河南濮阳西 南),为秦国开疆拓地立下汗马功劳。他曾罗致游士宾客,著书《吕氏春秋》(又名《吕览》)二十六卷,成为杂家的代表作,名垂青史。他被也许是儿子也许是继 子的嬴政免职后,开始贬河南,再贬蜀郡,在途中忧惧自杀。

      秦王政幽禁母太后,有人劝他说:“秦方以天下为事,而大王有迁母太后之名,恐诸侯闻之,由此倍秦也。”秦王觉得人家说得有道理,毕竟是生身之母,况且母亲的情人缪毐集团根除殆尽,乃从凤翔迎太后回咸阳,仍居甘泉宫。

       不久,秦王室贵族中出现了严重的排外情绪,秦王下了逐客令,就是要把在秦国服务的客卿(外国专家)逐出国门。在秦国做了长吏、客卿的楚国上蔡人李斯,极 有才华且有高远抱负,他向秦王上《谏逐客令》说:“臣闻地广者粟多,国大者人众,兵强者则士勇。是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 深;王者不却众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无四方,民无异国,四时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李斯的一纸奏书打动了秦王,他的进一步“开放搞 活”的主张被采纳,并被擢升为廷尉。李斯曾从师荀子学帝王之术,而他的同窗学友韩非子,在批判继承儒家思想的基础上,学习吸收了法家前辈和道家前辈的思 想,将法家思想发展到了一个巅峰,把法家推向独尊地位。 韩非原是韩国的国姓爷,可是没有机会被君王看中,于是他出了一本十几万字的书,以抒抱负。这书很 快流传到秦国,被秦王看到了。

      秦王政极为欣赏韩非,一次跟李斯闲谈时说:“但恨不见古人。”李斯说:“韩非不是古人,是我的同学。” 于是,秦王就令李斯向韩国发兵抢人。就这样,韩非到了秦国。为了得到一个人才而专门发动一场战争,这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的。由此,我们不 难看出秦王嬴政是多么重视韩非的法家理论。

      有了李斯和法家人物韩非子的捧场,秦王政十一年,大将王翦、桓齮、杨端和攻打邺(今河南安 阳北),夺取九城。十三年,桓齮攻破赵国平阳,杀赵主将扈辄,斩首十万。秦王亲自到河南督军。十四年,攻取赵国宜安、武城。也就在这一年,被秦王捧了一阵 的韩非子,因为李斯的嫉妒,冤陷而死于甘泉宫。韩非死后十二年,秦王统一了天下。这是法家思想胜利而提出者亡的历史大讽刺。

      接下来还 是连年征战,“魏献地于秦,秦置丽邑”,俘虏了韩王安,“尽纳其地”。十九年,又攻打东阳,俘虏了赵王。秦军准备攻打北方的燕国,暂屯兵中山。秦王政来到 邯郸故地,这是他父亲子楚做赵国人质,他少年成长的地方,也算故地重游。然而受法家思想影响和从他阴鸷的本性出发,他把少年时跟他有过仇怨的王家,全家坑 杀。怀着复仇的快感回到咸阳,他的生母宣太后死了。

      二十年,发生了中国历史上最悲壮的“荆轲刺秦”的故事。这是弱国对于强秦的最后一次不计后果的舍身一搏。

       燕太子丹在秦灭韩国前夕,被当做燕国的人质羁押在秦都咸阳,因受不到礼遇,怨愤地逃回燕国。鉴于秦国大军压境的严峻态势,前227年,他派义士荆轲,假 借进献督亢(今河北涿县、易县、固安一带)地图,交验逃亡在燕的秦将樊于期的头颅为名,企图刺杀秦王政。荆轲是卫国人,好读书击剑,是个游侠之士。游历到 燕国后,由田光推荐给燕太子丹,拜为上卿。及至秦军灭赵、卫,太子丹震慑,派他入秦。可以想见,一幅义肝侠胆的荆轲,正为失去祖国悲愤不已,更加上叛逃的 秦将樊于期,为报答收留他的燕国,主动割下自己尊贵的头颅,作为荆轲面见秦王的信物,这一切都被后世作家编排得气壮山河。“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 复还”,将荆轲推向了舍生取义的极致,而秦王政活该倒霉。荆轲的“刺秦计划”,虽然被秦王最终于千钧一发时识破,徒然留下“图穷匕现”的典故。

       荆轲被杀了,但荆轲成了千古英雄。秦王胜利了,但也因此留下多少诟骂。“刺秦”英雄还有一个高渐离,他是燕国人,以擅长击筑(古代乐器)出名,是荆轲的 挚友。荆轲去秦国执行行刺任务时,他送荆轲至易水,弹奏了著名的“风萧萧兮”的歌曲,以壮行色。秦灭燕国后,他隐姓埋名,逃到宋子(今河北赵县一带)给人 当佣人,以逃避搜捕。秦王爱好他的击筑,召他来咸阳宫,用烟火熏瞎了他的双眼,才让他进入宫殿。高渐离在他的乐器内暗藏铅丸,企图就近击杀秦王。由于双目 失明,铅丸并没有击中,就被秦王腰斩而死。爱国分子的燕太子丹,结果也很不幸,秦军攻破燕都城后,他率部东走辽东,但被甘愿做亡国奴的燕王喜斩首,献给了 秦国。

      经过这一番折腾,秦军最后消灭了山东的齐国,这正是公元前221年,中原六国灭亡,华夏大地归于统一,大秦帝国横空出世了。此 时的嬴政39岁,而他即位26个年头。他无比骄傲,目中无人,他成就了这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霸业。那一天,秦王君臣在咸阳宫廷议,讨论立国的问题。宰相 王绾、御使大夫冯劫、廷尉李斯等,拍马屁地道:“昔者五帝地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诸侯或朝或否,天子不能制。今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海内为郡 县,法令由一统,自上古以来未尝有,五帝所不及。臣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冒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 ‘制’,令为‘诏’,天子自称曰‘朕’。”

      众臣窃以为尊秦王为“泰皇”,这位39岁的独裁者一定骨头缝里都舒服透了。谁知这家伙并不买账,大言不惭地道:“去‘泰’,著‘皇’,采上古‘帝’位号,号曰‘皇帝’,他如议。”

       自以为功劳高过三皇五帝的秦王嬴政,他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集三皇五帝之尊于一身的人。他的地位至高无上,他的皇权不容逾越,于是他自封为“皇帝”,而且 要把嬴姓秦国这个天下,这份家业,“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理所当然,他被称之为“秦始皇帝”,俗称“秦始皇”。他当了皇帝后,追尊自己的父亲 庄襄王为太上皇,至于死了的仲父、又叫“相父”的吕不韦,究竟是否亲生父亲,不管这些了,做皇帝要有龙根龙脉才能号令天下。他发出的第一个“制”说:“朕 闻太古有号毌谥,中古有号,死而以行为谥。如此,则子议父,臣议君也,甚无谓,朕弗取焉。自今以为,除谥法。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 传之无穷。”

      振振有词,野心勃勃。在秦始皇的如意算盘里,朕即是国,国即是朕,要把建筑在白骨累累之上大一统的中国,永远置于他的后 世子孙绝对统治下,嬴家要当万代皇帝,传之无穷。大梁游士尉缭,对秦始皇有过一幅画像:“秦王为人,蜂准,长目,鹫鸟胸,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 下,得志亦轻食人。我布衣,然见我常身自下我。诚使秦王得志于天下,天下皆为虏矣。不可与久游。”

      秦始皇长着一个高鼻梁,一双长眼睛,胸脯像鹫鸟朝前挺突,性格悍勇,说话的声音如豺狼嗥叫,少恩寡义虎狼之心,未得志时还能谦卑待人,一旦得了天下,就能把人生吞活剥。这种狂妄的野心和个性,也算史无前例。

       秦始皇做了皇帝,封法家人物李斯为宰相。李斯虽师从儒家荀况,但骨子里与申不害、韩非子一脉相承。他力主废周公以来的分封制,在全国设郡县,提议焚诗 书,禁私学,主张以法为教,以吏为师,又以他一手漂亮的小篆为标准,统一文字,这些都被秦始皇毫无保留地采纳。可以说没有秦始皇就没有李斯,没有李斯也不 会有秦始皇。这对既是君臣又是亲家的法家人物,狼狈为奸,相得益彰,以残暴凶狠的铁血手腕,开创了中国一段历史的大一统。权势重如秦始皇,地位尊贵至李 斯,仍然被命运的车轮无情地碾过。或许登上高位,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已经悬起。处在那样的高位,如果能“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结局也许不一样。

       李斯的命运也早就注定了。他出身于闾里,是一个聪明人,通过自我不息的奋斗,一步步由弱变强,一生完成了三次飞跃:第一次是去荀子学习帝王之术,这为他 后来的辉煌打下了基础;第二次是成为吕不韦的门客,这使他就有了接近秦王的机会;第三次便是从吕不韦跳到秦始皇跟前,由客卿而廷尉,而左丞相,又被封为通 侯,飞黄腾达。法家李斯的政治理想,是寻找一个具有“法治”思想的铁血君王,让他去收拾天下残局。在李斯看来,一个平易近人、感情丰富或者一个慈悲为怀、 懦弱无能的君王,根本无从承担起推行“法治”的重任。铁血君王应是这样的英雄:他能够用最强有力的手段去奴役民众,然后使民众获得解放。李斯本人就是残酷 寡情之人,只是他没有做成君王。他把他的同窗韩非引到秦王跟前,一旦发现韩非威胁到他自己的地位,不惜诬陷将其除掉。

      据法家说,寰宇 要想“大定”,海内要想“清一”,苍生要想“获救”,天下人就得先忍受“救世主”的奴役。李斯为了制造这类英雄,拼命鼓吹“明君独断”、君主极权。秦始皇 嗜权成癖的个性与攻击型人格力量,与李斯“严而少恩”的法家理论一拍即合。秦始皇年轻时随父当人质的特殊文化氛围,把他熏陶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家人物, 从而表现出极强的“法治主义”精神。他如饥似渴地阅读法家理论,对法家大师韩非钦佩得五体投地,四处网罗各国的法家人物,坚决按照法家的“君主极权”和 “暴力万能”来建构新国家的模型,坚决推行武力统一中国的铁血政策。

      李斯崇尚统一,即“法令由一统”“政令皆出于上”。这种大一统的 思想与秦始皇的专断独裁不谋而合。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在李斯提议下,统一了货币,统一了度量衡,统一了文字。李斯侍驾秦始皇巡行天下,每到一处,秦始皇 要树碑勒石,宣扬他的丰功伟绩。无数留存至今的秦皇刻石,无一不是由文学家兼书法家的李斯代笔。可见君臣几乎到了密不可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程度。在 《泰山刻石》中说:“皇帝临位,作制明法,臣下修饬。二十有六年,初并天下,罔不宾服。亲巡远方黎民,登兹泰山,周览东极。从臣思迹,本愿事业,祗颂功 德。治道运行,诸产得宜,皆有法式。大义休明,垂于后世,顺承勿革。”在《碣石》中李斯道:“遂兴师旅,诛戮无道,为逆灭息。武殄暴逆,文复无罪,庶心咸 服。惠论功劳,赏及牛马,恩肥土域。皇帝奋威,德并诸侯,初一太平。”

      李斯处处宣扬的法家“法治”,重刑罚,寡赏赐,与秦始皇“治乱 世用重典”的信念不谋而合。在统一国家草创之初,基于六国初定、人心未稳的局面,为确保大一统局面而严刑峻法治天下,定人心,诛叛逆,当然能起到立竿见影 的效果。 那么,法家的遗憾又在哪里?关键在于,秦始皇和李斯对于法家的理解与篡改。换句话说,法家从来都没有作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被秦代采用过。

       似乎还可以上溯到秦孝公时代的商鞅变法。公孙鞅在主张“重刑”的同时,没有忘记“去刑”“重赏”。公孙鞅的“重刑主义”在秦国后来的政治实践中很快就发 生了扭曲,他的“重罚厚赏”逐渐演变成“重罚轻赏”。韩非也极力鼓吹“重罚少赏”,他说:“重罚少赏,上爱民,民死赏;赏轻刑,上不爱民,民不死赏。”李 斯更是在坚持恩威并施的“赏罚论”的前提下,把重点有意转移到突出“罚”的作用上。韩非保留警告:“用赏过者失民,用刑过者民不畏。”不过,秦始皇和李斯 的作法更为干脆,认为“法治主义”的最大威力就在于它的“重刑主义”,主张“专任刑罚”的“重刑不赏”。李斯说得更为露骨:“名主圣王之所以能久处尊位, 长执重势,而独擅天下之利者,非有异道也,能独断而审督责,必深罚,故天下不敢犯也。”

      秦始皇、李斯式的法家另一个致命缺陷是,只能 严厉处罚违法的臣民,却不能保障守法的臣民不受到非法的伤害。换句话说,法治对于臣民来说只会受其害不会受其惠。连商鞅、韩非本人都无法依法保护自己的生 命,难免会受到臣民的反对。为了落实被精简为重刑的法治,秦帝国制定出了名目繁多、让人毛骨悚然的“法”条。以死刑为例,有戮刑、磔刑、弃市、定杀、生 埋、赐死、枭首、腰斩、凿颠、抽肋、绞、剖腹、族刑、具五刑等等。“法治主义”彻底成了血腥的统治工具,秦始皇挥舞着它,鞭笞着他的还没有完全脱离奴隶命 运的子民,按照他的绝对意志,去建造宏伟的宫殿,修筑豪华的骊山墓,赶筑举世震惊的万里长城,铺筑四通八达的驰道,远征匈奴和南越,巡游全国,寻找长生不 老药,去妄杀无辜和焚书坑儒……

      然而,严刑峻法只可当一时而不能持久,把在战场上用来对付敌人的办法拿来对付自己统治下的民众,势必会导致“民不堪命”的后果,这无异于自掘坟墓。

       似乎是一种历史的宿命,法家的商鞅、韩非子死于非命,就连飞黄腾达已至人臣之极的李斯,也没有好结果。年逾古稀的李斯,如果随秦始皇一起去了也好,他没 有。他活到了秦二世时代,死于一种惨烈的酷刑——腰斩!他在狱中向秦二世上过一次书,这也成了他文学家书法家最后一次上书。可惜这篇用工整漂亮的小篆写成 的如泣似诉的文章,没有送到秦二世手中,就被赵高“腰斩”了。篇中李斯列举了自己的七条大罪,条条大罪都是大功。倘若秦二世能看到,或许李斯还不至于会有 如此下场吧?辛勤耕耘了一生的李斯,最后只落得身首不全地离去,命耶?运耶?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