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泰山封禅

  • 发布时间:2015-09-25 11:13 浏览:加载中
  •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二十八年),即秦灭六国后的第二年,秦始皇命车驾出关,巡行帝国的东南地区。

      如果说公元前220年的巡行 陇西、北地是在秦国故土上的一次“颂德”,那么,这次巡游东南,则是在新征服领地上的一次“扬威”。据史书所载,秦王政是坐镇咸阳来指挥兼并六国战争的。 直到他这次出游之前,他本人并未曾东越函谷关(今河南灵宝)一步。这次,他要平生第一次巡视他所征服的东南大片国土,在帝国东南地区的臣民面前展现秦帝国 和他始皇帝本人的神威,心情怎能不激动不已。为此,对于这次巡行东南,秦始皇作了精心的策划与周密的安排。

      为充分体现帝国和皇帝的神 威,秦始皇为这次巡行配置了一个庞大的车队和隆重的仪仗。据《后汉书·舆服志》的记载:“大驾属车81乘,法驾半之。属车皆皂盖赤里,木,戈矛弩菔,尚 书、御史所载。最后一车,悬豹尾,豹尾以前,比省中。”即是说,皇帝出巡时的车驾,按规模有大驾、法驾、小驾之分。大驾有属车81乘,由公卿奉引,太仆 御、大将军参乘。法驾属车36乘,小驾属车9乘。据载,秦始皇的车驾仪仗,兼收东方各诸侯国车驾仪仗的特点,因而颇为舒适、威武、壮观。秦始皇巡游东南, 是秦帝国建立后最为隆重的大事之一,当然要用有属车81乘车的“大驾”,一路上可谓是浩浩荡荡、威风凛凛。

      秦始皇东巡时的车驾,从秦 始皇陵铜车马的出土,使我们得以目睹当年秦始皇车驾的实况。1980年出土的两驾铜车马,铜车、铜马、铜俑约相当于真车、真马和真人的二分之一,制作精 美,车与系驾的结构完全模拟实物,与真车基本上没有差异。出土的铜车马已经修复完好,公开向世人展出。

      出土的两套车驾,第一乘车定名为“高车”,第二乘车定名为“安车”。高车在前,安车在后,排成一组。

       高车车体小巧玲珑,车舆为横长方形,长0.485米,宽0.74米,系驾完整,车马通长2.57米,宽0.955米。一柄独杆圆盖的车伞,使车伞顶至地 面高达1.68米,22根伞骨支撑着圆形伞盖,伞盖直径为1.22米。车舆左右侧有阑板,在前阑板上沿紧连一双层轼板,高度可达御官俑的腹部。行车时,御 官以腹部依住车轼,便可以在驾车行进中保持身体的平衡。舆内大小可容纳二至三人,左侧位置空虚,以待尊者乘坐;御官立于伞下右偏处,身佩长剑,腰系玉环, 头顶鹖冠,足登方口翘尖履,目光前视,双手执辔,辔绳终端直达车马口中的衔橛。轼下挂有一块悬板,原物应是丝绸类挂帘,模型系用青铜铸造,掀开悬板,在前 阑板内侧有一铜质箭服,内置50根锋利的铜箭,另有4根平头箭。左阑板内侧附装一副盾服,服内插着一件迄今在考古发掘中出土年代最早、形状最完整的盾牌, 色泽鲜艳,线条流畅。高车为双轮单辕,驾四马。从高车的造型和兵器配置来看,它是带有“兵车”性质的车。这种车如果编入秦始皇巡游时的车队中,当然就是皇 帝的侍卫人员所乘。

      安车的形制比高车大得多,驾后通长3.171米,高1.06米,宽度与高车相近,也是单辕四马。安车车舆较长,分 前后二室。前室近于正方形,宽0.35米,进深0.36米。舆底铸有钭方格皮条编织纹,象征着实物为皮条编织物;舆正面的正方格纹凸起成浮雕状,象征着实 物有似现代软椅表面绷起的软垫。安车前坐着的御官俑,其神态比高车的御官俑显得格外谦恭谨慎。安车的后室敞大,宽0.78米,进深0.88米。舆底的斜方 格皮条编织物的铸纹纹样,类似于中国南方的棕床,显得轻软。阑板上沿搭盖着一幅鱼脊形支架,中间为脊梁、两侧分布鱼刺形弓盖,共计有36根。车盖上覆着龟 甲状的椭圆形车盖。盖长1.78米,宽1.29米,在车厢四边伸出宽檐。位于前室的御官俑身置于前檐之下,可避风霜雨雪。车舆后室的前阑上方,有一门帘状 掀窗,左右两侧又各开一个推拉式小窗。三副窗板均镂孔铸成菱花纹小孔,闭窗后仍可隐约看到窗外景物的大致状况,起到了今日纱窗的作用。车厢后边开门,门上 装单扇门板,门板装有银质门扣,开闭自如。舆内软垫前方设有长几形车轼,轼下中空,可容乘员跽坐时将两膝伸入。左右两侧窗下各有一块小平台,位置于两轮之 上,可容人置肘其上,供人在休息时转换身体重心的支撑点。从后室的装修形式来看,它可任人坐卧、凭依,趁心舒适。人居车室之中,可坐可卧,开窗时可一览途 中景色,闭窗后可安息养神。总之,这种设计巧妙、装修舒适的车室之中,乘车主人可因此而减轻许多旅途上的疲劳。

      《史记·吕后本纪》于“少府远奉天子法驾”《集解》引蔡邕曰:“天子有大驾、小驾、法驾。上乘金根车,驾六马,有五时副车,驾四马,侍中参乘,属车三十六乘。”

      按照蔡邕所言,天子出行时的车队有皇帝乘车,驾六马;有五时副车,驾四马;另有属车(或八十一、三十六、九不等)。秦始皇陵出土安车驾四马,可能是副车,而非皇帝乘车。副车既然像出土实物模型那样精美、舒适,那么秦始皇的乘车该是如何考究、舒适,便可想而知了。

       秦始皇此次东巡重要的随行官员,据《史记·秦始皇本纪》所载,有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 相隗林、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等11人。随行的其他官员如尚书、御史之类,亦不在少数。由于此次东巡,秦始皇拟定到泰山封 禅,因而车驾规模之大、随行重要官员之多,亦非前后其他诸多次巡游可比。由于此次巡游有预定的封禅内容,因而随行的官员之中,博士、儒生也为数不少。

       秦始皇在一切准备停当后,于公元前219年率车队出咸阳城东巡。浩浩荡荡的车队沿渭水南岸的“华阴平舒道”东行,行进在宽50步(合今69.3米),每 隔3丈(合今6.93米)树一棵青松的驰道之上。一路经过现今的临潼、渭南、华阴、潼关而抵达函谷关(今河南灵室)。天子车驾东行,一路巡视所经郡县,郡 县官员要随时向皇帝奉献食品,为巡行车队的官员、人马提供食宿;与此同时,文武百官和地方官员要随时向秦始皇“奏事”,同时下达有关旨令。也就是说,在巡 游期间,秦始皇仍然过问与处理天下的政务,行使皇帝裁决国家重大事务的权力。

      由咸阳至函谷关,一路所经都是秦国的故地。而函谷关当年作为秦国东部边境的关隘要塞,山东六国的联军,时而抵达关下,向秦国示威。而如今函谷关以东,尽是大秦国土,怎能不使秦始皇激动不已,意得志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