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指鹿为马

  • 发布时间:2015-09-25 10:53 浏览:加载中
  •   这时的秦国已是遍地靡烂。灾荒、饥饿、苛刑、重赋,使老百姓身处水火、忍无可忍,从春秋战国以来,从没这样严重过。

      实在没有办法活下去,黔首们就弃家逃亡,到处游荡着流浪人群和逃亡者。只要有人振臂一呼,他们就会摇身一变,成为起义军。

      一直在等候机会的前诸侯余孽,乘机招兵买马,举起各种旗号,啸聚山林。那些恨透了秦政权的儒生们,大都投靠了起义军,成为他们的参谋和鼓吹者、宣传者。

      这时候,谣言和谶语满天飞,都说秦朝快要完蛋了。

      从秦始皇统一天下至今才十几年,只要是中年人都记忆犹新,他们引导百姓忆甜思苦,思念六国时的好处,诅咒秦政权的无道。秦朝还没有灭亡,可是全国上下都在为秦大唱挽歌了。

      秦二世元年七月,屯长陈胜、吴广率900名戍卒到北方的渔阳(今北京一带)去戍边。到了大泽乡(今安徽宿州东南)时,遇到大雨。道路被冲垮,他们算来算去,在限定的日期内,怎么也赶不到渔阳了。

      陈胜和吴广商量道:“按法律说,迟误了日期,咱们都是死囚了。如果逃跑,你能跑到那里去呢?要是被官府抓到也免不了一死。反正是个死了,那就不如为国而死了,你说呢?”

      吴广和陈胜是好朋友,他听陈胜一说,就明白他的心思。“是呀,是呀,咱们鼓励众人来一个光复楚国的行动吧,就是未必成功……”

      “嘿,那怕什么?大不了也是个死吗!”

      “对,人要是这样想,就什么也不怕了!”

      他们就开始计议起义的事。

      商量来商量去,觉得他们的事很有希望,只是得有个号召群众的旗号。他们是无名小卒,是没有什么号召力的。那时候,很看重“名”,有道是“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计不成”嘛!

      他们想了很久,陈胜忽然把拳往桌上一击说:“有了。我听说始皇临死的时候就写下了遗诏,立扶苏为继承人,可是胡亥和赵高、李斯勾结起来把扶苏杀了。二世杀了扶苏,只北边的人模糊地知道一点消息,南方的人谁也不知道。可是都知道扶苏是个很贤德的人……”

      吴广明白他的意思,“你想假借扶苏的名儿吧,可以,但他是个文人,他的身边总得有个武将,才有号召力。”

      “这,我也想到了,”陈胜说,“有一个人,你看怎样?”

      “你说的是谁?”

      “项燕,行不行?”

      “啊,项燕,他是楚国的名将,当然行了。”吴广说,“听说他在昌平一战被逼自刎,不过当时他的身边只有几个亲随,楚国人大多还以为他活着……”

      “咱们就利用这一点。”陈胜兴奋地说,“只要我们放风出去,现由项燕辅佐扶苏讨伐胡亥和赵高,楚地和齐地的有志之士一定会望风响应的!”

      那时的人是很迷信的,不占卜一下心里总不踏实。第二天陈胜、吴广在街头找了一个像干蛾一样蜷缩着的小老头,他正在街上卖卜。

      老巫师端详着两个魁梧的大汉,又把他们想占的事听了个大概,尽管他们说的极其隐晦,老人也猜得差不多了。

      小老头把他的龟背和蓍草拿出来,一次又一次的抽拣,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得出了结果。他说“按照卜象,为上上大吉。你们所要做的事,有望可成!”

      陈胜问:“老爹,用什么法子好呢?”

      老头儿说:“这就怪了,卦上说:用鬼……”

      吴广说:“明白了,老爹。”

      他们谢了老人,给了他一捧钱。

      两人回去以后,商量了一下就分头行动。

       陈胜用丝帛裁成条,上写“陈胜王”三字,偷偷地藏在鱼贩子的鱼腹中。然后买回来交给厨伕做菜。当厨侠发现帛条后就传扬开去,有些鱼被乡下人买去就传播到 民间。大家都认为是上天要叫陈胜为王了。吴广呢,也想法作祟。他在月黑风大下着雨的时候跑到野地里,点上篝火,蹙着嘴学着狐狸叫:“啾,啾,大楚兴,陈胜 王。大楚兴,陈胜王……”

      部卒吓得夜里睡不着觉,都说:“连狐狸都知道陈胜要为王了!”到了白天,他们在陈胜身后指指点点:“就是他,就是他……”

      陈胜装作若无其事。可是谣言却越传越广!

      在那时,这种办法是很有效的。

      陈胜、吴广知道要起事得找准时机。

      几天后,连续多目的大雨停了。押解戍卒的将尉就下令叫他们准备第二天出发。他喝了个半醉后,把陈胜、吴广叫到面前,说:“你们下去整顿队伍,明天一早咱们就要走,不能再拖下去了!”

      陈胜没有说话,吴广却发起牢骚来:“将尉,还出什么发,不是去送死吗?再有几天就到限期,我们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到渔阳了,我们可不想千里迢迢地去挨刀!”

      将尉从没见过部卒敢这样顶撞他,一下子就火了,陡地站起来吼道:“你说什么?你他妈的再给我说一遍!”

      吴广说:“再说就再说,要走,你一个人走,我们可不想去送死!”

      “反了!”将尉叫道,“你竟敢这样说话!来人哪,把他给我绑起来,用皮鞭抽他!”

      吴广平时待人恩厚,一旁的人谁也不动。再说吴广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思。

      将尉见众人都不动,气就不打一处来,便喝令他的侍卫把吴广扒光了衣服,绑在屋柱上,又把鞭子扔给侍卫,“给我使劲地抽,抽!”

      侍卫敷衍地抽了几下……

      “嗬,你们联合起来气我,”将尉把酒杯一甩,跳起来抓了鞭子狠劲地抽起吴广来,“我给你们做个样子,就是这样抽,这样抽……”

      只几下就把吴广抽得鲜血淋漓。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