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努尔哈赤大事年表:清太祖努尔哈赤传

  • 发布时间:2017-03-22 19:32 浏览:加载中
  •   太祖努尔哈赤

      (公元1559年~公元1626年)

      在位时间:公元1592年~公元1643年

      曾用年号:天命

      谥号:无

      庙号:太祖

      安葬地:不详

      公元1559年,努尔哈赤出生在建州左卫女真贵族塔克世家中。

      公元1584年,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被明军所杀,努尔哈赤继位建州左卫都指挥使。

      公元1584年,努尔哈赤开始统一建州女真的大业。

      公元1593年,努尔哈赤逐渐统一海西女真各部。直到公元1619年,所有女真部落被努尔哈赤统一。

      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

      公元1618年,努尔哈赤宣读“七大恨”,誓师伐明。并在萨尔浒击败明军。

      公元1621年,努尔哈赤发动辽沈之战。

      公元1625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

      公元1626年,努尔哈赤在宁远兵败,随后病死。

      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族,我国东北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曾被成为肃慎、挹娄、勿吉。到了五代以后,才被称为女真。女真族是我国古代少数民族政权中唯一两度进入中原进行统治的民族,第一次是在公元1127年,女真族完颜部首领阿骨打建立的金政权,灭了辽和北宋,在中原地区曾领风骚百余年,然后被南宋和蒙古联合灭亡。第二次则是公元1644年进入中原的清朝,其创建者是清太祖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出生在建州女真的一个贵族家庭,他的祖先自元朝被封为万户开始,便世代为官。到明朝年间,努尔哈赤的六世祖猛哥贴木儿被明成祖封为建州卫指挥使,并率部落南迁到图们江下游(今朝鲜会宁)定居。女真部落间互相征伐兼并的事情延续不断,到努尔哈赤出生的时候,女真各部之间仍进行着激烈的争斗,努尔哈赤便获得了建功立业的良好时机。

      努尔哈赤10岁的时候,母亲喜塔纳刺氏病逝,继母纳刺氏刻薄阴毒。因此,努尔哈赤在15岁那年带着10岁的弟弟舒尔哈齐愤然离家出走,投奔了外祖父王杲。

      王杲是个汉化较深的女真人,在他的影响下,努尔哈赤也结识了不少汉人,并学会了汉语和汉字。努尔哈赤当时最喜欢看的两本书是《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看到精彩处,努尔哈赤常常是情不自禁地拍手称赞,对英雄业绩的向往溢于言表。

      王果是建州女真部落中著名的首领之一,凭借着自己雄厚的实力,逐渐与明王朝作对。公元1574年,明朝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兵消灭王呆,王杲及其家属被杀,机智的努尔哈赤当即跪在李成梁的面前痛哭流涕,因而被李成梁收为随从和侍卫。此后,自幼便练习骑射的努尔哈赤因在战斗中奋勇冲杀,屡建战功而深受李成梁的赏识和器重,待努尔哈赤也形同父子。

      三年后,对外祖父被李成梁所杀而怀恨在心的努尔哈赤借口回家成亲,离开了李成梁,并在结婚后另立门户,永远离开了那个令他伤心的家。此后的六年时间里,努尔哈赤游历于辽东地区,生活阅历和军事才能都得到了充分的锻炼。

      到了25岁时,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在一次明军讨伐女真部落的时候意外被杀。噩耗传来,努尔哈赤悲痛欲绝,愤然责问明朝驻边官吏,为何杀死他一向忠于朝廷的祖父和父亲。那官吏自知理亏,一再抚慰努尔哈赤,并让他袭任祖父之职,建州左卫都指挥使。努尔哈赤强忍心头怒火,接受了明朝的抚慰,从此与明朝结下深仇大恨。

      此后,努尔哈赤以13副遗甲起兵,除掉了仇人女真图伦部的尼堪外兰,接着乘胜平定了哲陈部、完颜部。在随后的两午时间里,努尔哈赤相继打败了建州女真界凡、萨尔浒、董嘉、巴尔达四城联军和漠河、章嘉、巴尔达、萨尔浒、界凡五城联军,并攻破了安图瓜尔佳、克贝欢和托漠河城。之后,努尔哈赤南征北战,到公元1593年,努尔哈赤完成了建州女真的统一。期间,努尔哈赤于公元1587年在烟筒山下建赫图阿拉城称王。将建州女真收归麾下后,努尔哈赤的目标又盯上了海西女真。海西女真主要的叶赫、哈达、辉发和扈伦回等部的首领,对努尔哈赤的强大非常恐惧。其中的叶赫部自恃拥有强大的实力,企图将努尔哈赤的扩张消灭在萌芽状态,顺便自己也征服建州,称雄女真,于是率先与努尔哈赤开战,先后纠集了海西女真、长白山女真和蒙古族等九部共三万人马向建州进攻,结果被努尔哈赤率军击溃,叶赫部的贝勒布斋也在战斗中被杀。此战过后,努尔哈赤实力大增,征服海西的雄心日益高涨。这时,海西女真中的哈达部和叶赫部发生冲突,哈达部首领便以自己的三个儿子为人质,请求努尔哈赤出兵援助。天赐良机,努尔哈赤求之不得,立即派两千兵马前去救援。没想到,哈达部的首领孟格布禄在叶赫部的威逼利诱下,竟然想反戈一击,努尔哈赤勃然大怒,亲率大军攻陷哈达城,生擒哈达首领孟格布禄。此战受到与哈达关系密切的明王朝的重视,于是命令努尔哈赤恢复哈达部。努尔哈赤深知自己的实力还无法与强大的明朝抗衡,于是恢复了哈达部,但是到了公元1601年,还是将其灭亡。

      随后,努尔哈赤于公元1607年派人化装成商人潜入辉发城,里应外合,一举攻灭辉发。公元1611年,努尔哈赤攻灭扈伦回部。并于公元1619年剿灭叶赫部,从而将海西女真收归自己麾下。在此期间,努尔哈赤还使用征伐与招抚两种手段,将东海女真各部统一。

      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称帝,建立后金。随后将大部分精力用于发展后金的社会生产上。

      努尔哈赤首先发展的是农业,将游牧的女真各部组织起来,进行屯田,并扩大衣耕范围,使建州大片荒芜之地得到开垦。他还非常注重发展手工业,建立了能够炼铁、采矿并制作精良兵器的作坊。在此基础上,努尔哈赤与汉族地区积极展开贸易,以弥补建州经济上的欠缺。

      努尔哈赤对女真政权作的重要贡献便是建立八旗制度和创制满文。八旗制度的雏形是女真部落的狩猎组织,后来成为女真贵族发动掠夺战争的工具,但一直都是临时性的组织。努尔哈赤把它改造为常设的社会组织形式,公元1601年,他以黄白红蓝四色旗为标志,后来随着兵力的不断增加,又增设了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四色旗,从而建立了八旗制度。八旗制度是一种军民一体、军政合一的社会组织形式,它的实行,提高了女真的战斗力,也促进了满族社会的发展。创制和颁行满文,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满文主要是参照蒙文,结合女真语言拼读成句,从而完成了满文的创制。这加强了满族内部和满汉人民之间的文化交流,也进一步促进了满族社会的封建化。

      后来努尔哈赤与明军作战,占领了辽河流域。努尔哈赤便将都城于公元1625年迁到沈阳,以便巩固对辽河流域的统治,并推行了“计丁授田”和“按丁编庄”制度,将辽河流域荒废的土地分给后金士兵,并将所有被俘获的汉人奴隶编人田庄,使庄田变为官田。这标志着后金初步完成了由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转变。努尔哈赤还与蒙古各部互相交好,对蒙古各部实行以抚为主的政策,为日后统一蒙古诸部奠定了基础。

      努尔哈赤与明朝之间的战争是从公元1618年开始的,这一年的春天,努尔哈赤在精心准备后,率领众军民,祭祖告天,宣读了“七大恨”誓词,宣布伐明。这“七大恨”是“一恨是无端杀我父祖;二恨是撕毁盟约,出兵助叶赫;三恨是明军连年入境掠夺,并扣使臣11人,逼我杀10人换取;四恨是将原许配于我的叶赫之女改嫁给蒙古;五恨是发兵驱逐我部所统的三地民众,不让三地民众种田收割;六恨是我奉天征讨叶赫时,明偏信叶赫之言,遣使对我辱骂;七恨是明逼我把所俘虏的哈达人退还,结果被叶赫所掠取。”这“七大恨”之第一恨,只能算是努尔哈赤个人的恩怨,其他六恨尽是些芝麻大小的事情,努尔哈赤只不过是为了伐明而选择一个很好的借口罢了。宣布完誓词后,努尔哈赤又申明军纪,然后率大军南下攻明。

      努尔哈赤的目标首先便是明朝的军事要塞和互市的重要场所,位于临浑河边的抚顺城。努尔哈赤智取抚顺,又将前来援救的明军全歼,缴获了大量武器辎重,随后又智取清河城。杀死守将和军民万余人。明朝当朝皇帝,昏庸不堪的朱翊钧坐立不安,派明军10万人分四路进攻赫图阿拉城。明军各路大都行动迟缓,只有明将杜松一路按时赶到了萨尔浒。

      在敌我军事力量悬殊的形势下,努尔哈赤决定发挥后金军队运动作战能力强的优势,采取集中优势兵力消灭的战略手段,设计包围并全歼了萨尔浒的明军,明军主将杜松也力战而死。随后又策马北上,歼灭消极防守的北路明军,仅有主将马林及等少数人逃脱。之后,努尔哈赤听说另外两支明军同时从东、南两个方向逼近赫图阿拉,为避免与两支明军同时交战,努尔哈赤又心生一计,将缴获的杜松令箭让明军降卒去催促东路军前来作战。然后将东路军诱进埋伏圈,一举全歼,其主将刘铤也力竭身亡。得知另外三路大军被歼灭的消息,胆小怯弱的南路军统帅李如柏带着士兵落荒而逃。

      萨尔浒战役堪称军事史上的又一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尤其可贵的是采用了运动战术,在运动中集中兵力消灭敌人的军事策略,也具有一定的创造性。萨尔浒之战后,后金与明之间的军事力量对比发生了逆转,努尔哈赤开始由防御转入进攻。随后,努尔哈赤率领后金军队于公元1621早春打赢了辽沈之战,取得了整个辽东地区,后来几经征战又夺取了辽西地区。从此,将进攻的矛头对准了山海关。

      明朝在屡次大败后,明崇祯帝任用了名将袁崇焕,参与对后金的防守。袁崇焕走马上任后,向当时的主帅刊、承宗提出了守山海关必须先守宁远的建议,并重建了宁远城,以及锦州、松山、杏山、右屯等城池,分别派兵防守,这样一条以宁远和锦州为中心的防线建成了。

      后来,明朝内部党争又起,孙承宗被魏忠贤的同党高第取代。高第上任后,就下令撤走了锦州等地的守军全部退回关内,只有袁崇焕坚持留在宁远。努尔哈赤在完成迁都事宜后,得知明军撤换主帅全线后撤的消息后,决定立即出兵。公元1626年初,还没有过完新年的努尔哈赤就亲率10余万大军向辽西杀来。后金军队长驱直入,直攻到宁远城下。被连续的胜利冲昏头脑的努尔哈赤认为此战必胜,于是采取了先招降后用兵的战术,结果袁崇焕拒绝了后金的招降,与不到3万的士兵坚守宁远城。努尔哈赤征战多年,第一次败仗就是败在袁崇焕的手下,他以10余万兵力攻打宁远城,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结果是后金士兵死伤无数,努尔哈赤自己也受了伤,但宁远城在袁崇焕的坚守下,依然固若金汤,巍然屹立。

      在寒风中,努尔哈赤眺望着暮色中的宁远城,长叹一口气,率领残兵撤回了沈阳。

      这次平生未有的失利令努尔哈赤难以接受,撤回沈阳后不久,年近七旬的努尔哈赤一病不起,于公元1626年病逝。享年68岁。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