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学巨人牛顿》第六章 牛顿与造币厂 八、《光学》出版

  • 发布时间:2016-01-07 18:44 浏览:加载中
  •   1703年11月30日那天,皇家学会终于停止了继续沉沦,当天的年度理事会改选中,牛顿先被选为理事,接着又当选为皇家学会的新主席。这是早该采取 的行动,过去由于人为的阻碍而无法办到,如今挡路的石头已经不在,并且外界对牛顿的吸引力也渐渐消失,而且,尽管牛顿为数众多的敌人中仍有许多对此任命表 示遗憾,但从历史学家的观点来看,这的确是皇家学会转枯为荣的一刻。假使选举当晚揭晓的是别人而不是牛顿,这个机构必定在10年之内完全解体。

      当自大和嗜权的性格发挥于正面时,牛顿表现出杰出的行政能力,而这使皇家学会得以获救。同时,因自己身为终身研究科学的模范,他几乎立刻就替学会立下此后的走向。

      1704年2月16日的《日志》中,有一则斯隆博士的报道:“主席把他的《光学》送给学会,哈雷先生将于细读之后向学会提出摘要报告。学会为主席的慷慨赠书及出版此书的意愿,敬表谢忱。”

      《光学》中讨论的材料大部分都以30多年前的讲义为基础,它远远偏离了那些由医学怪人所写的牛溺和变态的解剖学文章,这是大家愿意看到的。

       《光学》的编纂和出版皆由牛顿一个人处理,并没有大肆宣传,书的扉页上没有任何献词,既不奉献给学会,也不奉献给个人。不同于《原理》的是,牛顿是用英 文而非拉丁文写成此书的,而且他极少使用数学。洛克于1704年去世前不久才读完此书,他告诉牛顿他把那三册都念完了,“十分高兴……能了解书中所述的每 件事。”

      不过,第一版的《光学》是牛顿将他自17世纪70年代到离开剑桥大学之前写下的文稿经大量修改编成的。胡克在1672年对 《光与色的理论》大肆攻击,使得牛顿30年来对此题目保持缄默,只是到了现在,胡克已经入土为安,而牛顿自己也担任学会的主席了,他终于有机会将这第二本 巨著献给世人。

      纵然如此,牛顿依旧不愿公开承认拖延了他30多年的真正原因,只有在书的序言中用一段话写出最接近他心情的文字。他暗 指由于那位才刚过世的同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使他“为了避免继续在这个题材上争论,我一直拖延未将此书出版,若非今天许多朋友再三劝我,恐怕还会继续拖延 下去。”

      就某种程度上而言,牛顿的确是受到朋友的鼓励才出版这本书的。格雷果里是知悉一些资料的人,而这些资料最终也成为该书内容的 一部分。在该书出版之前两年,他记录下来一件事,说牛顿“曾经答应罗伯茨先生、法蒂奥先生、哈雷先生和我,出版他的积分学(计算曲线之下涵盖的面积)、光 学论文以及他的二次方程曲线的论文。”即使如此,当牛顿决定出版此书之时,还是有两个理由使他对已有的文稿作出重大的删减和修改。

      第 一,自从1684年他做了那组钟摆实验之后,即了解重力的作用不需要借以太才可发生效果,这点让他在光的理论中,摒除以太作为传播光线的介质。然而,在他 那个时代,这是无法验证的假说。第二,也是该书定型的关键,牛顿想建立物质与力的统一场理论完全失败,为此他转而将1/4个世纪的光阴,花费在炼金炉边。

       原来的《光学》共有四册,最后的第四册原定把前面三册所介绍的光学现象、《原理》所讨论的力学理论和全部的已知自然力综合起来,成为统一的理论。牛顿于 1687年到1696年间,没能成功创造综合了所有微观宇宙和宏观宇宙的全能理论,这意味着他的第四册只是提出假说,不具备可作验证的理论,这是他自己绝 对无法接受的事。正如他在新著的开头几页里所说的:“在这本书中,我不打算用假说来解释光的性质,而是用说理和实验,来证明我所指出的属于光的性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