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顿的故事》步入辉煌 第二节 巴罗让贤

  • 发布时间:2015-11-27 13:10 浏览:加载中
  •   当艾萨克还沉浸于发现万有引力的喜悦当中时,剑桥也传了好消息,可怕的鼠疫已经结束,学生们可以返校了。艾萨克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不久便从乌尔索普村动身,往剑桥大学赶去。

      然而,当他到达剑桥后,才知道鼠疫虽然已经结束,但人口也大大减少了。整个剑桥并没有从死气沉沉之中振作起来,街道上的商店依旧大门紧闭,马车更是寥寥无几,偶尔看见几个行人,都是掩着鼻子匆匆而过,仿佛稍作停留便会感染上恐怖的鼠疫。

      剑桥大学里的情景和街道上差不多,因为鼠疫刚过,返校的学生寥寥无几,而有些学生和老师,已经在这场鼠疫中毙命。

      艾萨克匆匆穿过这个公园般的校园,来到了宿舍楼下。他心中猜想着巴罗教授是否也已经来到学院,于是,放下行李之后,他便马上来到了巴罗教授的房间。

      门是关闭着的,他伸手将门砰砰敲响,却没有人回应。难道巴罗教授还没有回来,艾萨克心中扑通扑通地跳,希望巴罗教授平安无事才好。他正想得出神,忽然听见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亲爱的艾萨克,是你回来了吗?”

      艾萨克马上回头一看,果然是巴罗教授,他正朝房间走来。

      见巴罗教授身体健康,面色红润,一点也没受到鼠疫的影响,艾萨克心中激动地走上前去,和巴罗教授拥抱了一下。

      虽然艾萨克自小性格孤僻,但面对恩师巴罗教授,也忍不住表达最真实的情感。

      两人来到巴罗教授的房间,见里面整齐干净,艾萨克不由得问:“教授,您来剑桥多久啦?”

       巴罗教授想了想:“说不清楚,反正有很多天了,校园里人很少,不过正好可以安静地看看书。”说着,他看着艾萨克,问:“你呢,在家乡过得怎么样?艾萨 克。”说到这个,艾萨克由于心中的激动,脸上也红扑扑的,他将自己在这一年多时间里的学习和研究成果详细地叙述了一番,还将白光的发现也说给了巴罗教授 听,最后,他还谈及了重力方面的研究,当他说到他发现地球具有万有引力的时候,巴罗教授终于忍不住激动的心情,他站起身来,紧紧握住了艾萨克的双手:“艾 萨克,你所说的一切真是太叫人兴奋啊!能不能把相关的手稿给我看看?”

      艾萨克点点头,立即折回自己的房间将他所说的理论手稿拿了过来给巴罗教授过目。

      巴罗教授接过手稿,才翻开第一页便被深深吸引,接下来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俩都围绕着这一摞厚厚的手稿进行讨论、分析和研究,当看完最后一页手稿,巴罗教授如获珍宝般捧着这一摞手稿,带着无比虔诚的目光注视着天空:

      “上帝,感谢您给这个时代带来了如此智慧的头脑!这是我执教数十年来看到过的最赋天才的学生!”

      站在一旁的艾萨克被老师夸奖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对巴罗教授说:“教授,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思想成果,很多都是在您的指导下才得以完成的。”

      巴罗教授摇摇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就是最好的例子。不久后,学院就会恢复正常工作,我要向学院申请,你完全可以获得硕士学位了。”

      艾萨克听了惊喜地看着巴罗教授:“您是说真的吗?”巴罗教授郑重地点点头:“对。”

      自己的研究成果为人所肯定,艾萨克自然非常高兴,而且能在人才济济的三一学院获得硕士学位,艾萨克更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不过,这些欣喜对艾萨克来说,都是短暂的,在自然科学领域,还有更多的奥秘等着他去探索和发现,他乐此不疲,而且丝毫不敢懈怠。

      因为学院的学生还没有到齐,暂时无法正式上课,艾萨克便在自己的宿舍内读书学习。

      从早上一直看到下午,艾萨克不禁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去学校餐厅太麻烦,他决定自己煮个鸡蛋吃。

      他先将锅放在炉子上,生着火之后,他继续埋头苦读。不久,炉子上发出咕咕的声音,表示水已经开了,艾萨克双手捧着书走到炉子边,伸手揭开锅盖将鸡蛋放了进去,然后继续看起书来。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敲门声,艾萨克开门一看,是巴罗教授。

      巴罗教授笑眯眯地看着他:“艾萨克,吃饭了吗?”吃饭?艾萨克想了想:“对了,我煮了一个鸡蛋。”说着,他将巴罗教授请进屋,自己则去关火拿鸡蛋,谁知当他揭开锅盖一看,锅里哪有什么鸡蛋,躺在水里的居然是一只怀表!艾萨克惊讶极了,鸡蛋怎么变成怀表啦!

       巴罗教授见他神色不对,凑近一看:“咦,艾萨克,你为什么将怀表放进锅里煮呢?难道你在做什么新实验吗?”艾萨克一脸迷茫地看着巴罗教授:“我分明是煮 鸡蛋来着!”说着,他环顾四周,居然发现鸡蛋还在桌子上,根本没有被放进锅里!他明白了,原来刚才煮鸡蛋的时候,自己的眼睛盯着书本,就这么在桌子上随手 一拿,拿了一块怀表放进了锅里。

      巴罗教授也明白过来了:“艾萨克,原来你错把怀表当成鸡蛋啦!”说着,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巴罗教授对他说:“好了,你也别煮鸡蛋了,我来就是邀请你去吃饭的!”

      面对恩师的邀请,艾萨克只好放下书本,随巴罗教授走出了宿舍。

      两人来到巴罗教授的房间,艾萨克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巴罗教授介绍说:“这是我家里的仆人詹姆,今天特地从家乡给我带来了很多好吃的。”

      艾萨克明白为什么巴罗教授要请他吃饭了。

      詹姆已经开始上菜了,巴罗教授招呼艾萨克在桌子前坐下:“艾萨克,你出生于哪一年啊?”

      “1642年,教授,”艾萨克回答。

      巴罗教授有些惊讶地说:“还真是巧合,伽利略正是在那一年去世的。”

      艾萨克微微一笑,人的出生与死亡是不由自己的决定的。说话间,詹姆已经将桌子上摆满了菜。

      巴罗教授拿起刀叉,热情地招呼艾萨克用餐,在教授面前,艾萨克也没有了拘谨,就像在家里一样。在向上帝祷告过后,他们开始用餐。

      “艾萨克,你想做教授吗?”巴罗教授忽然问。

      艾萨克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还只是三一学院的研究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如果能做教授,对你的研究工作是非常有利的。”巴罗教授继续说着。

      艾萨克摇摇头,“教授,我还太年轻了。”

      巴罗教授也摇摇头,表示并不赞同他的看法。

      “不过,”他接着说道:“教授是需要给学生讲课的,这一点你能做到吗?”巴罗教授深知艾萨克性格内向,他唯一担心的是艾萨克在众多学生面前会讲不出话来。

      艾萨克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如果以后我真能做教授,那也要硬着头皮上啊!”

      巴罗教授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他重复着艾萨克的话:“如果你真的做了教授,那就要硬着头皮上啊!”

      这顿饭的气氛轻松而愉快,是经历鼠疫以来,艾萨克在剑桥大学吃过的最好吃的一顿饭了。

      不久,鼠疫的影响渐渐退去,剑桥大学的学生也陆续返校,学校的工作恢复了正常。因为艾萨克杰出的研究成果,他很快被学院授予了硕士学位。

      在他戴上硕士帽这天,班上的同学都说要为他庆祝一番。于是,由几个人带头在学生餐厅举办了一场规模非常小的派对,大家既为艾萨克庆祝,同时也可以放松放松,毕竞这场鼠疫带来的大灾难,已经让很多人的身心疲惫不堪。

      庆祝会上,大家请艾萨克说一说他是如何取得成功的,艾萨克向来不善言辞,想让他来一场口若悬河的演讲是不太可能的。但为了报答同学们的热情,他还是言简意赅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如果一定要说取得了一点微小成就的话,我没有别的技巧,唯有勤奋而已。”

      这句话赢来了全场同学的掌声。

      站在艾萨克身边的一位同学说:“你的勤奋会换来更大的收获,听说你即将成为教授啦!”

      艾萨克一愣,这是哪儿来的消息,他自己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见他满脸迷茫,这位同学说道:“你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吗?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听说的。”

      艾萨克忽然想起不久前在巴罗教授房间里吃饭的时候,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一番话。不行,他得去问问巴罗教授。于是,他在人群中寻找着巴罗教授,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他应该在场才对。不料,艾萨克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巴罗教授。

      有同学喊住了他:“找什么呢,艾萨克?”

      艾萨克问:“请问您看见巴罗教授吗?”

      那同学惊异地看着艾萨克:“巴罗教授今天就要离开学院啦,难道你不知道吗?”

      巴罗教授要离开剑桥?!

      “你快去看看吧,或许巴罗教授还没有走,”那同学冲他喊道:“再说了,巴罗教授要走,好像也是为了你。”作为巴罗教授最得意的学生,居然连巴罗教授要离开剑桥这样大的事情都不知道,这位同学实在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艾萨克赶紧从学生餐厅跑出来,朝巴罗教授的房间跑去。远远地,只见巴罗教授的房间大门敞开,微弱的烛光下,有几个人影进进出出,好像确实是在搬东西。

      艾萨克连忙跑上去一看,只见巴罗教授正在房间里整理着散落的书籍,而房间里的其他东西都已经搬得差不多啦。

      巴罗教授转头看见艾萨克站在门口,也有点意外:对于自己离开的这件事,他是特地对艾萨克保密的。“艾萨克,你怎么来啦?”巴罗教授问。

      艾萨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教授,您真的要走吗?”说着,他痛苦地皱着眉头,还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巴罗教授冲他点点头,“我要回去了,艾萨克,以后你要更加努力地学习啊!”

      “为什么要走呢?”艾萨克问。

      巴罗教授笑一笑,“家里需要我回去,就像你读中学的时候,家里需要你回去,你也不得不回去一样。”

      作为艾萨克最信任的人,他早已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都和巴罗教授一吐而尽。

      但这个理由艾萨克不相信:“教授,他们说你的离开是因为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巴罗教授微微一惊,他没有想到艾萨克连这个也知道了。

      事到如今,他只有决定将这一切告诉艾萨克,或许这样反而可以激励他在研究学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于是,巴罗教授在椅子上坐下来,对艾萨克说道:“学校暂时还没有聘请教授的意思,但如果我辞职,就可以空出一个教授的职位。”说着,他脸上露出微笑,“不久你便会成为教授,这样有利于继续专心研究。”

      巴罗教授的离开果然是因为自己,听见自己要做教授了,艾萨克心里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巴罗教授的离开,才是最令他痛苦的事情。

       巴罗教授见他难过的神情,不由道:“我已经无法在自然科学领域再做出多大贡献了,但你还刚刚起步。我最后能为科学做的事情,就是空出教授这个位子给你, 让你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这样的环境中继续研究工作。以后当你为人类科学做出更大贡献的时候,我同样会感到无比的高兴!”巴罗教授缓缓说出的这一番话,使得 艾萨克不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等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巴罗教授便连夜离开了剑桥,离开了他最得意的学生艾萨克。不过,他留给这位学生在人品和学问上的宝贵财富,让他一生也享用不完。

      公元1669年,年仅二十六岁的艾萨克晋升为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数学教授。

      成为数学教授后的艾萨克更加潜心于对学问的研究,他的那种认真与忘我,已经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以至于他经常忘记时间,昼夜颠倒。无论他在做什么事,只要想到了自己的研究工作,他便会忘却一切。

      雪后的清晨,虽然十分寒冷,但非常容易使人清醒。于是,彻夜未眠的艾萨克走出门,想要让自己清醒,将昨晚思考的问题理顺。

      厚厚的白雪覆盖了整个剑桥的街道、房顶,甚至连结冰了的湖面上,也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如果对剑桥大学不熟悉的人,很有可能误踩在这白雪上,从而产生掉入冰窟的危险。

      正当艾萨克担心此事之时,有两个学生搬来了一颗圣诞树,上面挂上一个大大的写有“危险,湖面结冰”字样的牌子。他们将圣诞树放在湖边,以此来提醒在学院里走动的人。

      看到圣诞树,艾萨克终于想起来,要过圣诞节啦,自己的生日也要到了。

      以前在乌尔索普村的家里,过生日这天,妈妈和外婆总会给自己做一个草莓蛋糕,然后放上大块的乳酪。现在的艾萨克,圣诞节、生日和平常的日子没有多大区别。

      艾萨克走过白雪覆盖的青草地,忽然听见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剑桥大学的保罗教授。他们经常在一起研究问题,关系还不错。

      “艾萨克,”保罗拍拍他的肩膀,“听说,圣诞节就是你的生日,不如,我们一起到你家去庆祝一番吧!”

      面对朋友的热情,艾萨克没有拒绝:“好的,我叫仆人给你们做烤火鸡,你叫上大伙一块来吧。”身为教授的艾萨克已经搬离了学生宿舍,住进了另外一间比较宽敞的房子。

      两人商量好之后,又各忙各的去了。

      这次艾萨克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回到家之后,他马上将这件事情和仆人说了。

      圣诞节很快就到了,这天,朋友们如约而来,他们给艾萨克带来了圣诞树,还有生日蛋糕。艾萨克感到非常的高兴,他时而进厨房看看火鸡准备得怎么样啦,时而又和朋友们一起装点圣诞树,俨然一个合格的主人模样。

      圣诞树装扮好之后,朋友们又将蛋糕放到桌子中央,打开来一看,是甜甜的巧克力蛋糕,应该是今天早上才烤出来的,到现在还散发出阵阵巧克力的香味。

      这时,火鸡也烤好了,艾萨克在厨房里帮仆人一起将火鸡切成十几个等份,然后一一装进盘子里。

      看到这些分量差不多的火鸡,艾萨克忽然想到了一个自己正研究的数学问题,“等份”这个词马上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灵感。他赶紧放下手中的盘子,跑上楼去了。

      艾萨克来到书房,摊开纸笔,开始用刚才瞬间得到的灵感来计算这个悬而未解的公式。但是,结果仿佛并不尽如人意,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啦?他将已经写满字的纸揉成一团扔掉,又开始用另一种方法计算。

      如此反复,直到写满了数十张纸,艾萨克才满意地吐了一口气:思索了几天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不过,他又想:着,除了这样一种方法外,还有没有更加简便的方法呢?

      想到这里,艾萨克忽然浑身一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椅子上一跳而起,匆匆跑下了楼。

      他记得他好像邀请了朋友们吃饭,他不明白的是自己怎么又坐在了书房之中。

       等他跑到楼下一看,一个人也没有,桌上的刀叉四处乱放,而且还有一堆堆的鸡骨头,蛋糕也被切开了,只留下了一小块。看到这一切,艾萨克恍然大悟,自己确 实请了朋友来吃饭,不过大家都已经吃过了,艾萨克拍拍自己的脑袋:“记性怎么这么差,连已经吃过饭都忘记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又回到了书房里,继续寻 找关于解决先前那个问题的新方法。

      不多会,仆人来敲门了。

      艾萨克转头一看,只见仆人手里捧着一只盘子,里面盛放着火鸡和蛋糕,他看着艾萨克,疑惑地问:“艾萨克,请问你还吃饭吗?”

      艾萨克听了也是非常疑惑地看着他:“吃什么饭?我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仆人被他弄糊涂了,摸着脑袋说:“您的这份还完好无损地放在盘子里,用盖子盖着,一点也没动,你怎么可能吃过啦?”

      仆人确实有东西拿在手里,使得艾萨克很不解:“我刚才到下面看了一眼,餐桌上全是鸡骨头,不是吃过了是什么?”

      仆人微微一笑:“艾萨克,那是您的朋皮因为等您等得不耐烦了,所以吃完先走了。”

      原来,艾萨克匆匆走上二楼书房之时,忘记了跟朋友们打招呼。楼下的朋友既不知道去哪里找他,肚子又实在俄得难受,就不再等他,自己开餐吃了起来。

      艾萨克拍拍头:“我的记性是越来越不好了,吃没吃饭都忘得一干二净。”站在一旁的仆人见他这个模样,不禁扑哧笑出声来。

      艾萨克虽然经常在生活中犯这样的小毛病,但对于任何科学研究,他却始终能做到一丝不苟。正因为如此,当他在生活中犯下类似这样的错误时,人们都能对此一笑了之,朋友们也不会因此而疏远他。相反,艾萨克的住处总是有一些好朋友光临。

      这天,艾萨克刚给同学们讲完课,他的一位朋友哈雷便来到学院找他。

      两人大概有半年没有见面了,艾萨克热情地邀请哈雷去家里吃饭。回到家,艾萨克吩咐仆人给自己的朋友准备晚餐,然后和他一起走进了书房。

      一走进书房,哈雷立即被那一摞堆在书桌一角的手稿给吸引住了。

      “嘿,艾萨克,最近又有什么发现吗?”哈雷感兴趣地问。

      艾萨克撇撇嘴,表示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你最近在做些什么呢?”艾萨克回问道。

      但是哈雷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一张张手稿上,久久不愿意离开。渐渐地,他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笑容。

      “白光的组成,折色率……”哈雷的嘴里喃喃地念着这些名词,忽然他抬起头来,惊叹道:“天啊,这里面的每一句话都足以令整个伦敦颤抖。”对待这样的夸奖,艾萨克并不以为然:“那只是我在读书时的一点心得罢了。”

      哈雷却认为这是艾萨克的谦虚:“艾萨克,难道你一点也不想把这些东西出版成书吗?”

      “什么东西?”艾萨克问。

      哈雷指着那一摞手稿:“这些,万有引力,动力,加速度,这些你都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吗?”

      “别开玩笑了,”艾萨克觉得今天的哈雷有些怪怪的,情绪有些激动过头了。他赶紧拉过哈雷离开了书房,走到楼下:“你从伦敦远道而来,一定饿了吧,来尝尝我这位仆人精妙的手艺。”

      话说着,仆人已经将晚餐摆上了桌子,哈雷确实有点饿了,便和艾萨克坐下来吃晚餐。

      “哈雷,你这次到剑桥待几天?”艾萨克问。

      哈雷想了想,“晚上我处理好事情,明天就回伦敦去了。”

      吃完饭,哈雷便告辞了。艾萨克独自回到书房,看着自己的一摞摞手稿,他不禁想起了哈雷刚才说的话,他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出版,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不过是我给自己解解闷而已,为什么要出版呢?

      第二天一早,艾萨克又去学院给学生上课了。

      下午回到家,却见哈雷站在家门口。艾萨克赶紧走上前去,奇怪地问:“哈雷,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回伦敦吗?”说着,赶紧开门让哈雷进屋。

      哈雷走在他后面,一边搓手一边说:“艾萨克,我本来已经上了马车了,但是半途我又下来了。”

      “哦,”艾萨克好奇地问:“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你的书稿呗,”哈雷诚实地回答,“艾萨克,我敢肯定,如果你不将你的手稿出版成书,你将会遗憾终身的,”说着,他冲艾萨克笑了笑:“我也会遗憾终 身的。”艾萨克被哈雷的话逗笑了,但他还是不想出版自己的手稿,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便非常诚实地对朋友说道:“我还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怎么没有必要,”哈雷尖叫了起来,“太有必要了,你看开普勒的《光学》、笛卡尔的《论世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其中的任何一本都是经过出版才能被人们阅读到啊!难道你不想自己的书也被人阅读吗?”

      艾萨克不出声了,他觉得哈雷的这番话确实有点道理。“艾萨克,难道你没有认识到关于你那些手稿的价值吗?”哈雷继续说着,“我敢肯定,巴罗教授肯定是看到了你的手稿,和我一样觉得那是不可多得的科学研究成果,所以才主动辞职让你来做教授的!”

       说到巴罗教授,艾萨克确实有一点心动了。恩师的话点点浮现在他的心头。对啊,如果巴罗教授在家乡看到了自己的手稿已出版成书,还能为自然科学做一点贡 献,他将会多么开心啊!最终,艾萨克点了点头:“你就拿去出版吧!”哈雷听到这话,不禁欢喜地拍起手来:“这下我就能放心地回伦敦了,我马上就将你的手稿 带到伦敦去,给皇家学院的人看看,然后联系出版事宜。”

      艾萨克一听,赶紧阻止:“你不要着急,我还要将他们整理一下,总不能将手稿上的计算公式也出版吧!”

      “好,”哈雷点点头,“那我先回伦敦和皇家学院的人商量商量,过几天再来拿手稿!”说完,他才真正告辞了。

       哈雷没有食言,几天后,他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剑桥,而此时的艾萨克已经将自己的手稿整理完毕,把自己认为可以出版的一部分已经归类了。但是,当艾萨克看见 哈雷的时候,总是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你怎么了?”艾萨克关心的问。哈雷看着艾萨克,说道:“手稿都整理好了吗?”艾萨克点点头:“都整理好了,我还为这 本书取了个名字。”

      “哦,”哈雷似乎来了点精神:“什么名字?”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艾萨克说。

      哈雷略微低下头,琢磨着这个名字,片刻他抬起头,眼神里闪现着激动的神采:“真是个好名字啊!”

      艾萨克淡淡一笑:“那么皇家学院的人怎么说?能出版吗?”

      说到这个,哈雷又将脑袋低了下去,他小声地说:“皇家学院的人说经费不足,暂时无法出版。”

      哈雷看上去非常失望,艾萨克也是如此。不过他马上又恢复了过来,他对哈雷说:“那也没关系,我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出版。算了,我们都不要去想这件事啦!”

      哈雷和艾萨克默默地走在剑桥大学的校园中,寒风时不时地吹来,将两人额前的头发吹乱了。

      “我有一个想法。”哈雷忽然说。

      艾萨克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我来出钱将这本书出版了,你看好不好?”哈雷说。艾萨克惊异地看着哈雷,虽然他没有出版过书,但也知道出版一本书需要很多钱。“这个?”艾萨克皱起眉 头:“还是不要了吧。哈雷,我感谢你,但这样做不太好!”哈雷摇摇头:“我在来剑桥的路上就想好了,现在只是征求你的同意,私人出版也是一样的,你不要有 顾虑。”哈雷之所以神色凝重,就是担心除了皇家学院出版,艾萨克不愿意将手稿交付别的途径出版。

      其实,皇家学院出版或者私人出版对艾萨克来说,倒并不是很重要,他只是不想给哈雷添麻烦。当了解到艾萨克的这一番心思之后,哈雷高兴地说道:“不用担心,我的朋友,把手稿给我吧,我保证让它们顺利出版。”

      艾萨克被哈雷的热情彻底地打动了,他放心地将自己多年来的手稿交给了哈雷。

      不出一个月,一本装帧精美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便到了艾萨克的手里,同时也到达了很多伦敦人的手里。和哈雷预想的一样,整个伦敦震动了,整个自然科学研究史更是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