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学习毛泽东》丛书

  • 发布时间:2017-10-27 23:23 浏览:加载中
  • 第二节 此书值得“精读”——读西洛可夫等著《辩证法唯物论教程》

    毛泽东的旗帜高高飘扬——《学习毛泽东》丛书


      西洛可夫、爱森堡是30年代苏联著名的哲学家。《辩证法唯物论教程》是以他们为首的六名哲学家集体编撰而成的著作。这是苏联哲学界批判德波林学派之后写作较早、影响较大的一部哲学书。此书于1930年在苏联出版。1932年,日本学者即将它译成日文在日本出版。译文作者称“此书是至今对辩证法唯物论作了系统说明的唯一著作。”同年9月,李达和他的学生雷仲坚通过日译本转译为中文,在笔耕堂书店出版。至1935年6月,此书印行了第三版。李达在“译者例言”中称,该书是苏联“最近哲学大论战的总清算,是辩证法唯物论的现阶段,是辩证法唯物论的系统说明”,又称此书的根本观点是“以马——伊(即伊里奇·列宁)遗教为中心,统一理论与实践,结合哲学与政治”。因而该书受到了中国学术界的高度重视。

      毛泽东是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读到这本书的。1936年8月14日,他在写给好友易礼容的信中说:“我读了李之译著,甚表同情,有便乞为致意,能建立友谊通信联系更好。”信中所指“译著”,即李达、雷仲坚合译的《辩证法唯物论教程》。

      毛泽东读这本书十分用功,这从他在书中所作的大量批注中可以看出。他用铅笔批读此书时,在这本书的末页背面上端写了两行字。第一行是“1936.11”,第二行是“1937.4.4”。这是他批读此书时标明的时间,即第一次批注是1936年11月,第二次是在1937年4月4日。毛泽东读此书时,第一次用黑铅笔作的批划,直杠、浪线、圈点等符号在每页上都有,这说明他是逐页批读的。他用黑铅笔批注的文字不多,说明他的主要注意力还在读上,而不在批上。书上批注,大多是用毛笔写的,说明他批读几遍后,又产生了许多想法,于是用毛笔记下来,这说明毛泽东最后一次的批读已进入深层次的思考。据郭化若回忆:西安事变后,他在毛泽东办公室内,曾看到桌面上放着一本《辩证法唯物论教程》,翻开一看,开头和其他空白处都有墨笔小字和旁批……这些旁批后来发展成为毛泽东的光辉著作《实践论》。

      毛泽东在《辩证法唯物论教程》上的批注文字有12000多字。从形式上看,大致有以下四类:一是评论性批注文字,即对原著内容的评论,如“对”、“此例很好”、“不甚清楚”等等。这类文字在200字左右。二是提要性批注文字,即对原书内容的提要、概述,这类文字约3000多字。三是结合中国革命实际所作的批注文字。文字虽不足2000,但包含的内容广泛,言简意赅。四是理论发挥性批注文字,是对西洛可夫著作的许多观点加以引申、发挥,写下的批注文字达7000字,超过全书批注的一半,是批注的主体部分。这部分批注更能说明毛泽东的一些理论观点,怎样源于苏联哲学教科书,又高于和深于教科书的。这既显示了毛泽东的创造性的理论思维能力,也表现了他的哲学理论水平。

      毛泽东如此重视西洛可夫的这一著作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毛泽东读书时正值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后期。之前,由于党内的“左”右倾错误,特别是王明“左”倾教条主义错误在党内的统治,使中国革命遭受严重的损失,几乎濒临危亡的境地。当时红军长征路途艰辛,环境恶劣,因此,全党还来不及从思想理论上清算“左”倾错误。而其时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已逐步深入中国内地,革命正值历史的转折关头。为了肃清以教条主义为主要特征的“左”倾错误在全党的影响,以提高全党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争取革命的胜利。到陕北后,毛泽东不得不挤时间读西可洛夫的书,边读边思考,并进行艰苦的理论撰述工作。1937年7~8月,便写出了著名的哲学名篇《实践论》和《矛盾论》。

      那么,毛泽东是怎样联系实际来读《辩证法唯物论教程》一书呢?批注中,毛泽东结合读书对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作了回顾,对中国革命经验作了总结,对中国抗日战争形势的分析,对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作了阐述,对中国共产党内“左”右倾错误作了批判。

      如他对原著中所提的“矛盾的特殊性”这一范畴非常重视。他在批注中不仅转述了原著的观点:“没有同型的矛盾,不同性质的矛盾,要用不同的方法去解决。”而且联系革命实际写了以下批语:“中日民族矛盾要用联合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去解决。一九二七年后的国内矛盾,却只用联合农民与小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去解决……党内及革命队伍内正确路线与错误倾向间的矛盾,用思想斗争的方法去解决。”又如他十分重视原著中对“矛盾的主导方面”的科学分析。他联系当时实际,对中国革命的前途和中日对抗之趋势进行了认真的分析。毛泽东在批语中写道:“以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言,资产阶级因握有经济命脉,至今还居于主导地位;然在革命领导上面说来,由于无产阶级之觉悟程度与彻底性,而资产阶级则是动摇的,无产阶级却居于主导地位。这一特点,影响到中国革命之前途。无产阶级要在政治上、物质上都居于主导地位,只有联合农民与小资产阶级。如果工农小资产阶级多数觉悟与组织起来的话,那末,革命之决定的主导的作用,就属于无产阶级了。在中日对抗的局面中,中国的因素正在由次要地位向主要地位转变中,因为民族统一战线如果广大的与坚固的建立起来,加上国际的因素(苏联、日本民众、其他和平国家),就有造成优于日本方面之势。”

      再如毛泽东写了“中国的主观主义者”、“中国的教条主义者”、“延安的形式主义者”等批注批评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者,说他们的一般是脱离个别(脱离实际)的,他们不能指出矛盾的指导方面(决定方面),他们也带有形式主义性质,等等。由此可知,毛泽东通过读书、思考,已从思想方法论和理论实质方面密切注视中国党内长期存在着的主要又是以教条主义为特征的主观主义。

      以上所说的批语内容,毛泽东多是对原著的思想观点的理解与阐发。但毛泽东对书中的观点也不只是停留在赞同作者的观点,他还作了进一步的发挥。他也有不满意书中的一些提法之处,就此作了具有新意的思考。如书中说:“辩证法唯物论的论理学,对于普遍与个别的相互关系的问题,给与唯一正确的解说。”毛泽东不满意这一表述。他批道:“谁是决定的东西?”“在认识过程,个别决定普遍;在实践过程,普遍决定个别。在认识过程,战术决定战略;在实践过程,战略决定战术。”显而易见,普遍与个别的决定关系在认识过程和实践过程上是不同的。认识是从个别到一般,实践则是从一般到个别。前者主要是归纳,后者主要是演绎。毛泽东在批语中,类似的内容还有几处,这里就不多述了。

      毛泽东读《辩证法唯物论教程》,读得那么仔细,那么下苦功,不为别的,他就是要用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思想来指导自己,结合革命的实际思考,力求理论联系实践,寻求解决各类问题的科学、正确的答案。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