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与人相处的智慧——事业上创新,生活上恋旧

  • 发布时间:2017-08-17 22:32 浏览:加载中
  •   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很难想象,一个守旧的人,一个墨守成规的人,一个没有创新意识的人,一个没有创新能力的人,会有大的作为。只有大胆创新,善于创新,才会开辟一条新道路,才会成就大业,才能开辟一片新天地,才能青史留名。

      作为具有诗人浪漫气质的政治家,毛泽东理想之磅礴,目标之宏伟,意境之开阔,手段之丰富,党内无人出其右。他考虑问题和做出决策往往是一般人所意想不到的或难以置信的。他在总体的规划,战略的设计,方向的把握,总趋势的预测上,总是表现出伟大的创造力。毛泽东是一个敢于创新的人,也是一个善于创新的人。在他的一生中,创造了许多奇迹,写下了许多第一。在理论上,他在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同时,并不盲目地照搬照抄,记条条,背本本,死死记住某些词句,不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教条化,而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大胆地提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命题。

      毛泽东冲破教条主义的束缚,探索出具有独创意义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暴力革命是马克思主义提出的一条革命基本规律,但是,如何进行革命,马克思主义没有现成的答案。列宁领导俄国十月革命,走的是城市中心的道路,实践证明这是一条成功之路。问题是能不能把这条道路搬到中国。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在这个问题上走了弯路。特别是一些教条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把共产国际的指示教条化,把苏联的经验教条化,坚持在中国走城市包围农村的道路。当毛泽东深入农村时,探索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教条主义还严加指责。但是,毛泽东不信这个邪,凭着对革命的忠诚,凭着对事业的执著,从实践和理论相结合的高度解决了中国革命道路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毛泽东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又从中国国情出发,开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既实现了生产关系的根本变革,又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

      毛泽东讨厌循规蹈矩,更反对因循守旧。创新是他成就大业的重要方略。用毛泽东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一个“个性不好束缚”的人,总是以“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挑战”,这就要求不断创新,不断进取。但是,由于他晚年过分地不满意现状,由于他急于在他的有生之年彻底改变中国的落后面貌,而产生急于求成的情绪。

      人是感情的动物,创新不等于丢掉传统,正确处理好创新与“守旧”的关系无疑找到一条通往成就大业的捷径。

      毛泽东在事业上大举创新,但在生活中则更多地表现出“守旧”的一面。作为农民的儿子,他始终保持着农民的生活习惯,甚至是当了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作为一个南方人,尽管长期生活在北方,但至死保持一个南方人的习惯。

      农民比较节俭。毛泽东同样保持了节俭的习惯。吃饭时,有饭掉在桌子上,毛泽东要从桌子上捡来吃掉。他喜欢吃辣椒,甚至说:“不吃辣椒的人不革命”。这当然是戏言。毛泽东吃辣椒不要油炸,要整个地干炒,讲究吃个纯味。毛泽东最爱吃的是红烧肉和活鲤鱼。他把吃吃红烧肉当做补脑的最好办法。

      1947年8月,沙家店战役打响了。这是关系到陕北战局的一仗。毛泽东非常重视。为了指挥作战,他三天两夜没有离开作战室,没有合眼,既喜悦又极度疲劳。当前方传来胜利的消息后,毛泽东高兴地对李银桥说:“银桥,你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好不好?要肥点的。”李银桥听了毛泽东的安排,高兴地说:“打了这么大的胜利,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我马上去。”毛泽东带着疲倦的神态摇了摇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用脑子太多,你给我吃点肥肉对我的脑子有好处。”很快,李银桥就端来一碗红烧肉。毛泽东先用鼻子闻了闻,不由自主地说:“啊,真香哪!”他拿起筷子,一会儿就吃得干干净净,“有点馋了……打胜仗了,我的要求不过分吧?”

      毛泽东和中央机关到达西柏坡后,毛泽东的工作更忙。这个时期,是与国民党蒋介石的大决战时期,毛泽东为指挥三大战役,经常是几天几晚不睡觉。在西柏坡的生活条件也比过去好多了,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商量如何把毛泽东的生活办得更好一些。毛泽东知道后,对身边工作人员说:“不要乱忙,你弄了我也顾不上吃。你只要隔三天给我吃一顿红烧肉,我肯定能打败蒋介石!”

      毛泽东对红烧肉情有独钟,而且这个习惯保持了一辈子。建国后,毛泽东日理万机,保健医生建议他:注意营养,改善饮食习惯,多吃点东西,确保身体健康。对此,毛泽东总是摇头拒绝。他对医生说:“你不要说我了。我是农民的儿子,自小过的就是农民的生活,我习惯了,你不要勉强我改变,不要勉强么!”江青也反对毛泽东多吃红烧肉。为此,毛泽东非常生气地说:“我是土包子,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从此,他便与江青分开吃饭。毛泽东还喜欢吃粗粮,有时还搀野菜。进城后一直保持这个习惯。他始终吃红糙米,而且里面必要掺上小米或黑米、芋头。这个习惯是战争时代在陕北形成的。

      历史上毛泽东还留下了很多穿补丁衣的形象。1949年毛泽东已经到了香山,准备在双清别墅接见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和各界人士、知名人士,想找件好的衣服换上。身边工作人员在毛泽东的所有“存货”里翻了又翻,选了又选,竟挑不出一件像样的新衣服。这样,毛泽东只好穿了补丁衣服见张澜、沈钧儒、李济深、郭沫若、陈叔通等党外人士。见到毛泽东身着补丁衣服,党外人士为之感动,都认为这才是中国的真正希望所在。

      由于毛泽东生性“恋旧”,他从来没有扔过一件旧衣服。旧得没法补了,旧衣服就变成了补丁布了。在陕北杨家沟,毛泽东有一件补丁摞补丁又厚似硬纸板的灰军装,身边工作人员准备扔掉。他拿来征求毛泽东的意见时说:“主席,你看看,再穿上就该出洋相了。说不定你作报告时,在台上作一个手势,它就会碎成布片!”毛泽东接过衣服,小心翼翼地放在大腿上,像抚摸亲人一样抚摸着衣服,捋平上面的皱纹,深情地说:“它跟我参加过洛川会议呢!”说着,毛泽东眼圈忽然湿了,茫然望着那件旧衣服沉入静静的回忆。片刻,他又历数出旧衣服的“功劳”,叹息地说:“这样吧,用它补衣服。它可以继续发挥作用,我希望能继续见到它。”

      毛泽东对床是很“讲究”的。他是南方人,睡不惯陕北的火炕,他要求首先是“硬”,要“凉快”。因此,他走到哪里都是睡门板。进城后,他一直睡木床,巡视全国,无论走到哪里,都要睡硬板床,从来不睡那种柔软富有弹性的沙发床、席梦思。1949年3月,毛泽东离开西柏坡,到达北平,被安排住在香山双清别墅。第一次走进双清别墅自己的卧室时,毛泽东便对身边工作人员发了一通脾气。原来,毛泽东对卧室那张弹簧床极不满意。其实,卧室里的摆设十分简单,除了几张凳子、一张书桌,就是一张弹簧床。这张床是以前的主人留下来的。警卫员布置时并没有动过,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床,坐在上面就像坐在沙发上一样,厚软舒适。他们认为这张床比毛泽东以往睡的床都要好,所以就没有搬出去,是想让毛泽东睡得舒服。毛泽东走进卧室,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张床,非常恼火,对工作人员说:“为什么要给我买这样的床?这床比木器厂板床得多花多少钱?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我睡木板床已经习惯了,觉得睡木板床就很好,我不喜欢这个床。”他指示卫士把床搬出去,并说“我还是睡木板床舒服。”这有些为难了工作人员,因为,双清别墅没有木板床,毛泽东原来的木板床又没有带来。卫士鼓起勇气把情况告诉毛泽东,劝他先在弹簧床睡一觉,第二天再说。毛泽东听后生气地说:“弄了木板床后我再睡。”没有办法,身边工作人员只好连夜请来木匠,赶制了一张木床。毛泽东见了这张床,感到很满意,才上床休息。后来,毛泽东搬到中南海,工作人员便把这张床也搬了过去。

      对床上被褥也很“讲究”。什么鸭绒、驼绒的,他都不喜欢,更讨厌的确良布。他喜欢棉布棉花;色调越淡越好,被褥里外都是白棉布,用块白布做个枕套,里面塞上荞麦皮。他有一条旧军毯,用了多年,外出时总要带上。毛泽东习惯将毯子搭在床栏上,下面塞个枕头,靠在上面办公批文件。宋庆龄知道毛泽东这个习惯后,便送给他一个高级的大枕头。毛泽东对宋庆龄特别尊重,他收下了这个枕头,在床上摆了一段时间,毕竟享受不了,后来就放到了仓库里。

      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特别有感情,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会换工作人员。在长征途中,跟随他多年的警卫员牺牲了,毛泽东知道后,非常悲痛。他有一个马夫,跟随多年了。毛泽东率领中央机关渡过黄河后,交通条件已经改善,用不着骑马了。这就意味着马夫和老青马就要与毛泽东分开了。临别前,毛泽东坚持要去看看马夫。他握着正在给老青马加料的马夫的手说:“老侯同志,谢谢你啦。咱们在陕北转战一年多,全靠你喂马,今天,我们要坐汽车了,你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你要随机关一起行军。你年纪大了,走路不方便,就骑上这匹老青马走吧。你同你的领导讲,就说这是我的建议。”老侯握住毛泽东的手不放,眼睛里流出泪水,说:“主席,你放心吧,我能走,有困难了,走不动了,我一定按你说的办。”毛泽东把老侯看作自己的战友、同志,经常看望他,问他的身体,问他的要求。如今,他可以坐汽车了,还是忘不了老马夫。上车前,毛泽东再次握别老侯,并祝福“河北平山见。”后来,老侯因积劳成疾在西柏坡病故。后事办得很隆重,任弼时主持追悼会,朱德讲话并为老侯送葬。中央其他领导人决定,这件事暂不向毛泽东汇报,等他工作不太忙时再向他报告。一天下午,毛泽东同身边工作人员交谈时得知老侯去世的消息。他生气地说:“老侯在我身边工作多年,他病故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身边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后,毛泽东说:“再忙也应该告诉我嘛……老侯是个好同志呀!他是河南人,他从参加革命以后,就没有回过家。家中有老有小,为革命他把一切都献出来了。告诉他的家中没有?要通知地方政府给以优待,他家中有困难,要给以帮助。”毛泽东号召大家向老侯学习,干一行,爱一行,全心全意做好本职工作。后来,毛泽东在多次谈话中,谈到老侯,说:“这样的好同志,真叫人永远难忘!”

      李银桥从1947年8月起,就给毛泽东当卫士,直到1962年才离开,前后15年。1947年8月,正值转战陕北最困难的时候。一天,中央决定李银桥给毛泽东当卫士。他不愿意,想到野战部队去,但还是服从组织的分配,到了毛泽东身边。

      一见面,毛泽东问李银桥:“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银桥立正回答:“报告,我叫李银桥。”

      “银桥,为什么不叫金桥?”毛泽东风趣地问。

      李银桥也答得风趣:“金子太贵了,我叫不起。”

      毛泽东说:“你很有自知之明嘛!”毛泽东又亲切地问:“怎么样,愿意到我这里工作吗?”

      李银桥小声地说:“不愿意。”这有些出乎毛泽东的意料。

      过了一会儿,毛泽东说:“嗯,你能讲真话,这很好,我喜欢讲真话。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愿意到我这里工作?”

      “我干太久了。从1938年参军,我一直当特务员,当勤务员,我想到部队去。”

      “嗯,三八式,当卫士,进步是慢了一些。就这一个原因吗?还有没有别的原因?”

      “没有……我一直想到部队去……如果到主席这里来,怎么好刚来就提出走?”

      “你怎么知道我会不放你走?”

      “主席……恋旧。”

      “你听谁说我恋旧?”

      “反正我知道。骑过的老马,有好马也不换。穿过的衣服,用过的笔砚、茶缸,一用习惯,就有感情,再有了多好的也不换。就比如你手里的这根柳木棍……我可是个大活人,主席用惯了还肯放吗?”

      果然,毛泽东一直舍不得李银桥离开他,直到1962年党组织安排李银桥到天津工作才离开。

      离开时,李银桥站在毛泽东的床前流泪,毛泽东也流了泪。李银桥哭泣着说:“当初我不愿来,你借我来。现在我不愿走,你又撵我走。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毛泽东流着泪说:“我也舍不得你走啊。我和我的孩子,一年见不上几次面。只有我们是朝夕相处,你们比我的孩子还可亲。可是,我得为你的前途着想,我不能误你的前途。卫士长,地位够高,可也只是团级干部,职务低了……”

      李银桥仍然坚持说:“我不嫌低,我不要离开你。”

      毛泽东把李银桥揽入怀中,放声大哭:“银桥,我死以后,你每年到我坟前来看看……”

      创新与恋旧,这对矛盾性格和谐地融于毛泽东一身。这正是他高尚品格的体现。毛泽东之所以在事业上追求创新,而在生活习惯上又“恋旧”,是因为他认定了过分追求感官享受,必然冲淡革命理想,丧失革命气节。因此,要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举大义、成大业的人,就必须安贫乐道,以苦为乐,并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吃苦精神。吃苦耐劳乃是成大业的先决条件。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