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的故事:主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 发布时间:2017-03-19 17:15 浏览:加载中
  •   毛泽东不喜欢逃避社会责任的清高遁世态度,他主张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还在一师读书的时候,修身课老师杨昌济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汉光武刘秀登基后,邀请昔日的同窗好友严光一道临朝执政。但严光不爱仕途,讨厌功名,竟然拒绝了光武帝的美意。宋人敬仰严光不为浮誉所动的高风亮节,立祠以志纪念,并请当朝宰相范仲淹题写了一篇碑文。范在文中亦盛赞严光的气节,谓严不爱权力的俗名,殊为难得。

      老师要求学生就此事展开评论,看严光到底该不该出任宰相。大多数人认为不该。毛泽东的看法与众不同,他认为刘秀登基后,严光应该当宰相,就像比他早200年的前人张良辅佐汉高祖刘邦那样。

      当他还在韶山冲里的时候,看到农民的疾苦和低下的地位,他便觉得自己长大了有责任改变这种现状。

      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时,读到《盛世危言》中关于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内容时,他便认识到“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当他在东山学校读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位日本留学生,常常给学生们讲日本明治维新后迅速强盛的历史。毛泽东听了后,从中感受到,一个国家的国民对自己的国家应有的责任和爱国之情。他多么希望自己的祖国有一天也能够强盛起来啊!他给自己取名为“子任”,也就是要“以天下为己任”,以救国救民为己任。

      毛泽东认为“人类的目的在实现自我而已”。“实现自我”应凭借于“国家社会各种之组织,人类之结合”。因此他强调“已有高尚之德智”的君子,不能“但顾自己”,“离群索居”,而应当“存慈悲之心以救小人”,“开其智而蓄其德,与之共跻圣域”。这就是说,君子固然应有高尚之道德,但洁身自好并不是真正的君子所为。要做一名真正的君子,必须“尽力于斯世”,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义,以天下为己任,为万世开太平。

      从这种积极入世的人生态度出发,青年毛泽东曾大声疾呼:“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他还在橘子洲头“问苍茫大地”,到底该由“谁主沉浮”。及至晚年,他仍以同样的价值标准激励青年一代:“世界是你们的”,“你们应该关心国家大事……”1975年10月1日,护士孟锦云问重病中的毛泽东:“您年轻的时候,就想要建立一个共和国,当主席吗?”毛泽东这样回答了她:“那时候,既不晓得要建立个什么共和国,更不曾想到要当什么主席。当时,想的只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本人不过是匹夫而已,很多事情是水到渠成嘛!”

      毛泽东理想的人生是将个人价值实现于社会责任之中。那么,如果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发生冲突,不能两全,又该怎么办?《讲堂录》用“壮士断腕,以全其身”的古喻做了回答:“毒蛇螫手,壮士断腕,非不爱腕,非去腕不足以全一身也。彼仁人者,以天下世为身,以一身一家为腕。惟其爱天下尤世之诚也,是以不敢爱其身家,身家虽死,天下万世固生,仁人之心安矣。”

      毛泽东显然很赞同这种断腕全身、以大局为重的精神,显然很欣赏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境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