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泽东与人相处的智慧:“敬老尊师,应该应该”

  • 发布时间:2016-11-29 13:15 浏览:加载中
  •   中国有句老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在中国大地上成长起来,并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毛泽东,无论是作为一名渴求知识的学生,还是成为了中国亿万人民的领袖,他始终如一地敬重那些教育和引导过自己的师长。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回到了故乡——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在家乡住了两天。在安排会见乡亲活动中,包括看望和宴请他少年时代上私塾时的启蒙老师毛宇居老人。

      在看望毛宇居老师之后,毛泽东亲自操办了一桌酒席,邀毛老师等人一起叙谈。席间,毛泽东热情地为乡亲们敬酒。当给毛老师敬酒时,老人立即起身说:“主席敬酒,岂敢岂敢!”主席笑容满面地回答:“敬老尊师,应该应该!”

      宴请结束后,毛泽东搀扶着自己的老师回家。

      在送老师回家的小道上,毛泽东小心翼翼地生怕老师摔倒,让老师走小路中间,自己则走长着杂草的路边。

      徐特立是毛泽东在一师求学时的老师,他1927年秋在革命最艰难的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为中国共产党的事业兢兢业业奋斗。毛泽东对他非常敬重。1937年1月徐特立60岁生日,毛泽东亲笔写信祝贺,并说:

      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你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你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也不躲避责任……所有这些方面我都是佩服你的,愿意继续地学习你的,也愿意全党同志学习你。当你六十岁生日的时候写这封信祝贺你,愿你健康,愿你长寿,愿你成为一切革命党人和全体人民的模范。

      建国初,毛泽东日理万机。但仍特地电请在南方的徐老师来中南海做客叙谈。专备了几样家乡菜为老师洗尘。席上,一碗湘笋、一碗青椒,这是两人都爱吃的菜,毛泽东抱歉道:“没有好菜。”徐老笑着说:“人意好,水也甜嘛。”

      上桌前,徐老对毛泽东说:“您是全国人民的主席,应该坐上席。”毛泽东马上谦逊道:“您是主席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是父,您更应该坐上席。”

      他硬让徐老坐上席。

      饭后,毛泽东见徐老穿着还像当年那样简朴,便把自己的一件呢子大衣送给徐老,说是以表人子之心。徐老接过大衣,激动得流出了热泪。

      1950年春天,中共中央在香山召开中央供给部干部会议。毛泽东扶徐老上主席台,还亲自为徐老泡茶、倒水。当徐老作完报告,全体人员起立退场时,主席拿过徐老的水杯,将剩下的茶水一饮而尽。

      亲密无间的师生情,在这举杯之间表露无遗。

      黎锦熙是毛泽东湖南一师就读时的老师。1949年,毛泽东进北平以后,亲自到北师大看望黎锦熙教授,并且热情宴请黎老师和北师大的其他几位老师。席间,主席仔细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情况。

      毛泽东鉴于黎锦熙的才华,想推荐他出任教育部长,但黎不愿受任,想从事文字改革和继续教书。毛泽东便根据他的意愿,推荐他担任了中国文字改革协会副主席,同时指派他为北师大校委会主席,中国大辞典编纂处总主任。

      1954年,毛泽东给黎锦熙写信,支持他“推广注音字母”。

      后来,当毛泽东了解到黎锦熙居住条件较差,便和周恩来总理共同提请有关方面关照,迅速为这位中国现代著名语言学家解决了宽敞的住房。

      毛泽东不仅对欣赏、器重自己的老师一往情深,对曾经不能善待自己的老师同样尊重。

      一师老校长张干便是一个不喜欢毛泽东的老师。

      1915年,在湖南省立一师就读的毛泽东写了《驱张宣言》,油印千余份在校内张贴、散发,抨击校长张干治校弊端,推动了校内因张干每月让学生交十元学杂费引发的“驱张运动”。张干当即决定开除毛泽东。因教师杨昌济、王季范、徐特立等据理维护,迫使张干收回成命,但给了毛泽东“记大过处分”。

      1950年,在长沙妙高峰中学教数学的张干已66岁了,有两件事使他陷于苦闷之中。一是悔恨当初不该提出开除毛泽东;二是悔恨在重庆谈判前夕为蒋介石说话。如今,毛泽东当了国家主席,张干生怕毛泽东记恨。而张干在土改时又被划为地主,如果上头怪罪下来,怎么吃得消!

      1950后10月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住所邀请原一师部分老师、同学吃饭。

      毛泽东问老校长张干还在不在,同班老同学周世钊谈及张干一直教学的情况和张干六口之家的困难。毛泽东深受感动,放下筷子说:“张干这个人很有能力。三十多岁就当了一师校长,不简单。原来我估计他要向上爬,爬到反动统治队伍里做高官,结果没有。解放前吃粉笔灰,解放后还吃粉笔灰,难能可贵。”

      谈及当年张干要开除毛泽东的往事,毛泽东带有自责的口气说:“现在看来,当时赶走张干没有多大必要。每个学生多交十元学杂费,也不能归罪于他,多读半年书,有什么不好呢?”

      对于张干生活上的困难,毛泽东亲自给湖南省政府主席王首道写信,说“张干是湖南教育界老人,”“一生教书,未做坏事,我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张为校长。现闻家口甚多,生活极苦,拟请省政府每月给津贴米若干,借资养老。”

      湖南省政府给张干送去了大米1200斤、送人民币15万元(旧币)。

      对此,病中的张干含泪给主席写信,“深感吾弟关怀干的生活”。毛泽东接信后也热情地回信,对其生活困难表示“极为系念”。这给张干及其全家带来无限欢乐。

      不久,毛泽东又请张干到中南海的家中做客。

      毛泽东向子女介绍自己的老校长说:“你们平时讲你们的老师怎么好,这是我的老师,我的老师也很好。”

      张干十分感动,一边吃饭,一边检讨当年学潮中要开除毛泽东和给毛泽东记大过的事。毛泽东却缓慢地摆着手说:“我那时年轻,看问题片面。过去的事,不要提它了。”

      饭后,毛泽东陪张干参观中南海、看电影。

      在京期间,主席派专家为张干检查身体,安排他游览,还请他在国庆节登天安门观礼台。张干回家时,毛泽东用稿费买了盖被、褥子、布毯各一床,毛呢服一套、枕头一对、枕巾一条,还买了面巾、袜子、香皂、牙刷、牙膏等相送。

      张干回到湖南,被聘为省军政府委员会参议室参议、省政府参事室顾问,领取薪水加聘金,解决了家庭生活困难,积极参政议政。

      60年代前期,毛泽东托省委书记张平化给病中的张干捎去2000元,帮助解决其女儿调回湖南工作,“以便侍养”。主席还亲笔给张干写回信,对其健康表示“极为怀念”,“敬颂早日康复”。

      对于毛泽东的关怀,张干逢人便说:毛泽东真是“天高地厚”“胞与为怀”,“此生此世,不知如何报答”!

      尊师重教的美德,为毛泽东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也为毛泽东赢得了更多的人心,而这些,显然是毛泽东获取成功必不可少的因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