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后称制简述

  • 发布时间:2016-03-17 18:01 浏览:加载中
  •   吕后见汉惠帝老是不上朝,对他也起了疑心。为了控制汉惠帝,吕后就把宣平侯张敖跟鲁元公主生的女儿许配给他做皇后。汉惠帝作为舅父娶自己的外甥女,心 里虽然觉得挺别扭,可也不敢不听吕后的话。吕后的目的,是想让张皇后早点生个儿子,以便将来好让他继承皇位。可是,张皇后因为年龄小,就是不怀孕。吕后心 里着急,只好先让张皇后填高肚子,假装怀了孕,然后再偷偷地把另一个后宫生的婴儿交给张皇后,充当她亲生的儿子。当时,吕后担心婴儿的生母将来泄露了秘 密,派人把她偷偷地暗杀了。这个小孩儿,取名叫刘恭,就成了汉惠帝的太子。

      到公元前188年,汉惠帝只活到24岁,年纪轻轻地死了。 在为汉惠帝发丧的时候,吕后看上去哭得挺伤心,可就是干哭不落泪。大臣们都觉得很奇怪,不知吕后又要耍什么鬼花招。留侯张良的儿子张辟强因为经常伺候吕 后,了解她的心思,就把左丞相陈平拉到一边,悄悄地对他说:“太后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就是干哭不落泪,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陈平摇了摇头说:“不 知道。”张辟强说:“如今皇上晏驾了,太后因为皇上没有成年的儿子,害怕大臣们另有打算。如果丞相请求太后任命她大哥的儿子吕台、吕产做将军,让他们两个 统领南、北军(南军为守卫皇宫的禁卫兵,北军为守卫京师的屯卫兵),再推荐其他吕家的人,能任职的都叫他们任职,只有这样太后才安心,你们也就可以免去灾 祸了。”陈平知道吕后心狠手毒,什么事也干得出来,只好按照张辟强说的去向吕后请示。吕后听了放了心,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

       给汉惠帝出了殡,吕后马上立太子刘恭为皇帝,就是少帝。因为少帝年幼无知,吕后便亲自临朝称制,代替他行使皇帝的权力。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吕后在朝廷上 又提出要分封她吕家的子弟做诸侯王。她先问右丞相王陵同意不同意。王陵是个直性子,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说:“高帝生前曾经跟大臣们订立过盟约:‘非刘氏而 王者,天下共击之。’如今要分封诸吕为王,这是违背盟约的事。”吕后对王陵的回答很不满意,又转过身来问左丞相陈平和太尉周勃。他们两个却说:“从前高皇 帝平定了天下,曾经分封自己的子弟为王;如今太后临朝称制,想分封自家的人为王,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听他们这么一说,吕后才高兴起来。

       散朝以后,王陵在半路上拦住陈平、周勃,责备他们说:“当初跟高皇帝在一起起誓的时候,你们难道不在场吗?如今太后临朝,想分封诸吕为王,你们竟然违背 高皇帝订立的盟约,一味地顺从太后的心意,那么,你们百年之后还有脸面到地下去见高皇帝吗?”陈平、周勃虽然有自己的打算,却不敢向王陵说明,只好对他 说:“在朝廷上同太后面对面的论争,我们比不上你;日后安定刘家的天下,恐怕你就比不上我们了。”

      没过多久,吕后就免除了王陵右丞相的职务,让他改任辅导少帝的太傅。太傅名义上比丞相的地位还高,但实际上却有职无权。王陵很生气,干脆连太傅的职务也辞掉,躲在家里养老去了。

       吕后免了王陵,就拜陈平为右丞相,提拔她的心腹审食其为左丞相。陈平害怕遣到吕后的猜忌,就把朝政交给审食其,自己对什么事也不过问。樊哙的妻子,也就 是吕后的妹妹吕须,因为跟陈平有私仇,就在吕后跟前进谗言说:“陈平做丞相不理朝政,老是跟大臣们在一块儿吃喝玩乐,真不像样子!”吕后听了,知道陈平不 跟自己争夺权力,暗地里感到很高兴。有一次,她还当着吕须的面,把吕须说的话告诉陈平,向他讨好说:“你看我对你怎么样啊?人们都说‘女人的话不可信’, 你也不必害怕吕须进谗言。”

      吕后想分封诸吕,就先封刘家的人,好堵住大臣们的嘴。她把汉惠帝跟其他后宫生的儿子刘强封为淮阳王、刘不 疑为常山土、刘山为襄城侯、刘朝为轵侯、刘武为壶关侯。同时,还封齐王刘肥的儿子刘章为朱虚侯,封刘章的弟弟刘兴居为东牟侯。接着,吕后就追封她早已死去 的父亲吕公为吕宣王,追封她死去的大哥吕泽为悼武王。又封吕泽的儿子吕台为吕王、吕台的弟弟吕产为梁王。还封她二哥吕释之的儿子吕禄为赵王、吕台的儿子吕 通为燕王。其他吕家的子弟也都被封为列侯。就连她的妹妹吕须,也被封为临光侯。吕后封的刘家那几个王,都是小孩儿;而她封的吕家的这些王,却大都是带兵的 成年人,手中握有军政实权。这么一来,吕家的势力自然就强大起来了。

      在吕后临朝称制的第四年,也就是公元前184年,少帝刘恭长到 七、八岁的时候,有人偷偷地向他泄露了吕后杀死他生母的秘密。少帝发誓要为她母亲报仇,挺天真地说:“太后凭什么杀死我母亲?别看我现在年龄小,等我长大 了,非把她吕家的人都杀光不可!”吕后听说了,大为震怒,马上把少帝囚禁在永巷里,不准他同大臣们见面。不久,她派人暗杀了少帝,就假说他是病死的,又改 立常山王刘义为皇帝。

      眼瞧着吕家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刘家的那些王侯自然都不服气。朱虚侯刘章,竟敢当面反对吕后。有一次,吕后在皇宫 里举行宴会,指派刘章做酒官。刘章请求吕后,说:“我是将门之子,请允许我按照军法监酒。”吕后说:“可以。”酒过数巡,刘章又提出要给大家唱一支耕田 歌。吕后笑了笑,说:“要是你父亲,在老家种过地,多少还懂得一点种田的事;你生来就做王子,哪里知道怎么种田呢!”刘章说:“我知道。”吕后说:“那你 就唱吧!”于是,刘章就当着大臣们的面,放开嗓子唱起来:

      深耕穊种,

      立苗欲疏;

      非其种者,

      锄而去之!

      刘章表面上唱的是耕田,实际上却完全是对着吕家来的。特别后面那两句,分明是影射吕家的人不能封王,对吕家的人应该像种地时锄去杂草那样把他们都除掉。刘家的王侯和大臣们都觉得刘章替他们出了一口气。吕后和吕家的人心里却很恼恨,可对他也不好怎么着。

       不大一会儿,有个吕家子弟恰巧喝醉了酒,忘了酒宴的规矩。东倒西歪地要逃走。刘章紧紧地追过去,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刘章回来向吕后报告:“有一个逃酒 的,我按照军法行事,把他给杀了。”大臣们吓得像什么似的,都替刘章捏了一把汗。吕后虽然很生气,但因为事先已经答应了刘章,也无法治他的罪。

      从此以后,吕家的子弟见了刘章就害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