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吕后的临终遗言 周勃巧夺兵权诛吕

  • 发布时间:2015-11-15 13:18 浏览:加载中

  •  
      汉高后八年(前180)七月,吕后进入自己人生的最后时刻。为巩固吕家权势,她做出一项重要任命:封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命梁王吕产统领南 军。同时吕后忠告吕禄、吕产二人:当年高祖平定天下后,曾杀白马和众大臣立下盟约,如果有非刘姓的人称了王,天下人都要共讨伐。现在你们都称了王,有的大 臣肯定愤愤不平。我死之后,这些人就可能作乱,你们一定要派重兵守住宫门,千万不要去给我送葬,以防别人有机可乘。

      不久,吕后寿终正 寝,留下遗嘱赏赐各诸侯王每人一千金,将相列侯郎以及各级官吏也按等级各有赏赐,同时大赦天下。梁王吕产被封为相国,赵王吕禄的女儿则被册封为皇后。从吕 后的这份遗嘱,明眼人不难看出,她为了让吕家人保住权势,可谓费尽心机,一方面继续加强吕家人在朝中的权势,一方面又“施恩”吕姓以外的人,以防有人生 变。

      吕禄、吕产等人虽然在朝中能专权行事,但这天下毕竟还姓刘,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只有昭告天下称帝才可能毫无顾忌的施展身手。因此,诸吕的篡位之心早已有之,并时常聚在一起谋划,只是慑于大臣周勃、灌婴等人,一直没有敢动手。

       不久,诸吕意图篡位的阴谋就从吕禄的女儿、朱虚侯刘章的妻子口中传出。刘章一看刘家人要遭灭顶之灾,立即派人把消息告诉了齐王刘襄,他鼓动刘襄立即起兵 诛灭诸吕称帝,自己愿在长安城中作为内应。齐王得信后,先杀掉反对自己出兵的丞相召平,又夺取了琅琊王刘泽的兵权,向长安城杀将而来。

       为表明自己出兵的正当性,齐王向各诸侯王发出公开信:孝惠帝死后,吕后专权,但她年事已高,什么事都听姓吕的,他们擅自废掉了皇帝,还接连杀害了赵王如 意、刘友、刘恢等人,灭掉梁、赵、燕三个刘姓王,改封姓吕的人为王。为此,许多良臣劝谏,吕后全然不听。如今,吕后已死,皇帝还年幼,吕家人又肆意封赏, 还假传圣旨向天下发号施令,大汉的江山社稷危在旦夕。为此,我起兵进京,就是为了诛杀那些妄称王的人。相国吕产听到齐王来犯,赶忙派颍阴侯灌婴领兵迎战。 吕产不曾料到,灌婴可是心向刘家的忠臣,他行兵至荥阳,就按兵不动,还派使者前去拜访齐王,与齐王约定静待诸吕发动叛乱,到时合力予以剿杀。

      在长安,吕产等人还在眼巴巴地等灌婴与齐王开战,这样自己发动叛乱就没有后患。但灌婴那边一直没有动静,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适得其反造成灌婴反戈。如此,各方都停顿下来,以待时机。

      白马之盟

       汉高祖刘邦在楚汉战争中,为笼络各地的军事力量,分封了一批异姓王。刘邦当了皇帝后,认为异姓王终不可信,仅能作为工具利用。于是他先后以种种借口除掉 自己所封的异姓王,同时又分封刘姓子侄为王,以巩固汉室江山。晚年,吕后的势力日益壮大,刘邦担心吕家人日后夺取权位,就与群臣以杀白马蘸血涂嘴的方式订 立盟约: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但刘邦死后,吕后要分封诸吕为王,公然背弃“白马之盟”,虽有右丞相王陵反对,但绛侯周勃等人却认为并无不可,结果造 成日后诸吕掌权,把持朝政。至汉文帝时,刘邦分封同姓王的做法终于给汉帝国引来灾难,济北王和淮南王先后叛变;到汉景帝时,又发生七国之乱。汉武帝从中汲 取教训,颁行推恩令,以大幅削弱同姓王的实力。自此,皇帝的权力得到加强,各同姓王变成一种虚衔,“白马之盟”的作用也日渐消亡。

      周勃,和高祖刘邦同为沛县(今江苏沛县)人,是秦末汉初的著名军事家,也是汉帝国的开国功臣之一,受封为绛侯。周勃小的时候家境贫寒,靠编织养蚕用的蚕箔为生,还经常去办丧事的人家当吹鼓手。自刘邦起事后,周勃就一直追随左右,战绩卓著。

       吕后临死前,为防他人生变,把兵权全交由吕家人掌控,因此周勃空有太尉之名,手中却无半点兵权。周勃见齐王刘襄已开始行动,就在朝内与丞相陈平密谋,执 “白马之盟”大旗,以灭吕安刘。周勃派人将郦商幽禁起来做人质,然后命其子郦寄去骗吕禄。吕禄一向与郦寄交好,见郦寄来访立即迎上前。郦寄告诉吕禄:“大 汉的天下是高祖和吕后一同打下的,刘姓的王和吕姓的王都是大臣们共同议定的,因此没有什么不适宜的。但如今,吕后离世,皇帝年幼,你身为赵王却不去自己的 封地,而是以上将军的身份拥兵自重,难免不让大臣们生疑。你为何不把兵权交给周勃呢?然后你再请吕产交出相印,这样大臣们就放心了,齐王也必定收兵,你也 可以安心地回封地当自己的王。”郦寄一番话,就像肺腑之言一下触动了吕禄,吕禄想把兵权交出,就与吕产和其他吕家人商议,大家意见不一。

       不久,从齐国赶回来的郎中令贾寿数落吕产:“当初你不及早回到自己的封地,现在想回也回不去了。”随后,贾寿给吕产分析了当前的形势:灌婴、齐王等人都 按兵不动,他们肯定已达成了某种默契,现在就等着良好时机以诛杀你们吕家。吕家人当下能做的,就是赶快领兵进宫以保全性命。同在一室的平阳侯曹一听此言, 知道事情非同小可,辞别吕产后立即将消息传给周勃。

      事不宜迟,得知消息的周勃赶忙假借圣旨来到北军。周勃找来郦寄,派他和典客刘揭一同前去说服吕禄,郦寄告诉吕禄:“皇帝已下旨由太尉周勃掌管北军,你赶紧交出印信回自己的封地去,否则就会有杀身之祸。”吕禄听信郦寄之言,将兵权交给了周勃。自此,周勃顺利地拿下北军。

      北军虽已掌握,但南军还在吕产的手中。而此时的吕产,犹如惊弓之鸟,心想挟持了皇帝,就有了保命和以图再起的资本,于是就直奔未央宫。不过到了宫门 口,却不得门而入。这时,朱虚侯刘章领周勃令前来保护皇帝,与吕产狭路相逢。刘章立即命士兵上前击杀吕产,双方直杀得天昏地暗。最后,刘章将吕产逼到郎中 府的厕所内,用刀杀死。

      周勃得到快报,知吕产已死,认为大局已定,遂派人在长安城内外搜捕诸吕男女,然后不问青红皂白、不论老少一律斩杀。顿时,天下人闻吕色变,唯恐避之不及。

      诸吕已灭,周勃就命齐王和灌婴等人罢兵。灌婴听命,从荥阳撤兵。齐王则不然,因为他心里还做着皇帝梦,只是没法说出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