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杂文《隔膜》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0-19 09:06 浏览:加载中
  •   《隔膜》赏析

      鲁迅看历史总是有自己独到的视角,在一些似乎已成定论的历史现象中窥别人所不能见,而且在新材料的发掘中又能不断深化自己的历史判断。《隔膜》即表现出鲁迅这种洞察历史的非凡眼力。

      对于中国人自我意识的沉沦与国民性中的奴性,鲁迅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官方和历代文人对历史真相的粉饰所造成的,人们在虚假中生活太久,慢慢真假不分,成为昏聩的傻瓜。另一方面是因为同族和异族的残暴压迫,他们用异常毒辣的手段,迫使普通中国人往往“想做奴隶而不得”,由此养成了难以消除的奴隶根性。在《隔膜》中,他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揭露出清代“文字狱”背后更加本质性的隐情,即文字之祸,往往并非因为文人“笑骂了清朝”,而是因为奴才对主子的心理不了解,有“隔膜”,以至于言谈举止不慎越过主子为奴才所划定的界限,冒犯了主威,由此获罪。这是“暂时做稳了奴隶”却忘记了自己的奴隶身份的一种不自觉状态。像《隔膜》中的自以为可以对皇帝老子“亲亲热热的撒娇讨好”的山西生员冯起炎就是这种典型。同样的例子,在《买“小学大全”记》中,对君与臣之间关于“道学”的不同理解中,也可以看到奴才和主人之间的隔阂。乾隆不希望在他的英名统治下出现“道学”,也不希望有所谓的名臣。对朱子,只须尊崇,不许学样,“因为一‘学样’,就要讲学,于是而有学说,于是而有门徒,于是而有门户,于是而有门户之争,这就足为‘太平盛世’之累。况且以这样的‘名儒’而做官,便不免以‘名臣’自居,‘妄自尊大。乾隆是不承认清朝会有’名臣‘的,他自己是’英主‘,是’明君,所以在他的统治之下,不能有奸臣,既没有特别坏的奸臣,也就没有特别好的名臣,一律都是不好不坏,无所谓好坏的奴子”。

      鲁迅看历史,往往能透视出隐藏在历史事件背后的微妙心理,正是在原心迹的分析中,在对历史的解剖中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