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复仇》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0-17 20:48 浏览:加载中
  •   一、《复仇》

      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地希求偎倚,接吻,拥抱,以得生命的沉酣的大欢喜。

      但倘若用一柄尖锐的利刃,只一击,穿透这桃红色的,菲薄的皮肤,将见那鲜红的热血激箭似的以所有温热直接灌溉杀戮者;其次,则给以冰冷的呼吸,示以淡白的嘴唇,使之人性茫然,得到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而其自身,则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这样,所以,有他们俩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对立于广漠的旷野之上。

      他们俩将要拥抱,将要杀戮……

      路人们从四面奔来,密密层层地,如槐蚕爬上墙壁,如蚂蚁要扛鲞头。衣服都漂亮,手倒空的。然而从四面奔来,而且拼命地伸长颈子,要赏鉴这拥抱或杀戮。他们已经豫觉着事后的自己的舌上的汗或血的鲜味。

      然而他们俩对立着,在广漠的旷野之上,裸着全身,捏着利刃,然而也不拥抱,也不杀戮,而且也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他们俩这样地至于永久,圆活的身体,已将干枯,然而毫不见有拥抱或杀戮之意。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于是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于是只剩下广漠的旷野,而他们俩在其间裸着全身,捏着利刃,干枯地立着;以死人似的眼光,赏鉴这路人们的干枯,无血的大戮,而永远沉浸于生命的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中。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复仇》赏析

      综观全篇,作者从生命的形式出发,导出对于生命的态度,进而对看客的干枯和无聊的生命进行否定,对于战斗的、充满着爱与恨的生命进行了赞美。这是一种由内向外的叙述,但在情感指向上却引发出由外向内的反省。同时作者强烈的爱憎情绪,使作品具有了更强的向心性与精神导引性。对于充满活力的生命的爱和对于干枯的生命的恨交融在一起,使读者产生精神向往——对充满活力的生命的追求。对待两种不同的生命,作者给予了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对于前者,他是极尽赞美之能事,连续用“飞扬的极致的大欢喜”来进行称颂,而对于后者,则使用了如“蚂蚁要扛鲞头”、“拼命地伸长脖子”等令人厌恶的描写,这不仅使作者的情感得到宣泄,而且使读者在欣赏时就会自觉地形成精神倾向。

      为了表现强烈的生命意识,作品用快节奏的结构和丰富多彩的动词,给读者一种生命的律动的感受,形式与内容达到了和谐。整个作品从生命的爱、恨表现到复仇行动的开始、路人们的渴求鉴赏的欲望的展现,到最后路人们的无聊离去、战士生命的终结,展现了丰富而深刻的人生和社会内容。《复仇》既是一首生命的悲歌,也是一首生命的赞歌,不同的人会从中得到不同的感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