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渊传》第三十六章 据出兵孤军无援 恨今朝追忆往昔

  • 发布时间:2017-11-07 13:17 浏览:加载中

  •   武德五年(622)六月份,刘黑闼带领突厥的两万人马,进攻定州。他的旧部曹湛、董康买等集中旧部,投奔刘黑闼。

      见面之后,刘黑闼装大度的样子,说:“李世民回长安去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董康买却旧事重提道:“沼水之战中损失严重,汉东王临阵脱逃,部下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曹湛也接着说:“刘复礼与许凤山等公开扬言不再反唐,汉东王太不够意思了……”

      刘黑闼听了,满心不高兴,只好叹着气说:“过往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呀!”

      董康买这才对他说:“李世民回长安时,把军队交给了李神通指挥,这可是咱们替夏王报仇的好机会!”

      刘黑闼说:“这个李神通容易对付,沼水之战我们损失不小,可是河北的老百姓还是向着我们的。我这次回来,不过半个月时间,队伍就扩展到一万余人,何愁打不败李神通?”

      曹湛说:“这定州乃古之燕赵旧地,商贾大户也多,若能攻占,将城中财富尽得之,大军不愁费用了!”

      刘黑闼忙说道:“我已派去四十多人进城,今夜三更时分里应外合,天亮之前准能攻占这座古城。”

      唐朝的定州刺史刘加奇,是并州总管刘世让的侄子,为人精敏强干,但是城中的统兵将领王友人却刚愎自用,很难与人合作。

      刘黑闼领着突厥大军攻打唐县时,刘加奇就提醒王友人说:“刘黑闼的下一个攻击目标便是我们的定州,得及早把阜平的军粮运回城里,以备坚守。”

      王友人却固执地说:“探子来报告了,刘黑闼将穿越太行山,向并州进军,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

      刘加奇立即说道:“那是刘黑闼放出的烟幕!河北地区是窦建德原先的领地,有众多的老百姓支持,况且穿越太行山困难太大,他不会舍易就难的,我们还是及早备战,才能防患于未然呀!”

      可是王友人根本不听,反而用一句话堵住他的口道:“我的刺史大人!军队的事你还是让我来管吧!”

      刘加奇气愤地对部下说:“定州城完了,我们都将成为刘黑闼的俘虏了!”

      三日后,刘黑闼的大军突然包围了定州城,王友人这才觉得后悔,管粮食的官员对他说:“军粮只够吃五天,而阜平粮食已被刘黑闼的军队运往突厥去了。”

      此时,城中混乱,刘黑闼派进城内的潜伏人员四处活动,放出谣言说:“汉东王沿用夏王的政策,对老百姓宽厚仁爱,唐朝对我们太苛刻了!”

      刘加奇听说这些言论之后,立即对王友人说:“城内有刘黑闼的奸细,必须加强警戒,城上要加强夜间的巡逻,防止敌军里应外合。”

      说完之后,他主动提出到城头夜巡,但是王友人不让他去,并且赌气似地说道:“我早就说过,军中之事不要你多管。”

      刘加奇说:“我连到城上去参加守卫的权力都被你剥夺了,我这个刺史还怎么当啊?”

      他的部下对王友人的霸道行为很不满意,以致将士离心,士气低落,给刘黑闼以可乘之机。

      当天夜里,城上的守军居然在兵临城下之时,无人巡逻,一个个沉沉大睡,城门被刘黑闼的潜伏人员打开多时,守军还无人发觉,刘黑闼的大军轻而易举地攻占了定州城。

      刘加奇听说城被敌兵攻占了,便面对着长安方向哭拜道:“皇上!我这个刺史当得实在窝囊,只能以死来向朝廷谢罪了!”说罢自尽而死。

      王友人领着队伍与刘黑闼军展开巷战,尽管打得很顽强,终因兵力太少,将士们纷纷逃走,结果全军覆没。

      刘黑闼进城之后,将富商大户人家的金银财物洗劫一空,尽数赏给了有功的将士,城内的老百姓见了,纷纷说道:“不是说汉东王的政策宽厚吗?唐朝的军队可没有劫掠的风气呀!”

      定州失守后,李渊任命淮阳王李道玄为河北道行军总管,负责讨伐刘黑闼,可是副将史万宝心中不服,认为李道玄是个毛孩子,怎能担当主将?

      他在将士中间公开扬言道:“常言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老夫身经百战,却要受制于一个毛孩子,这个仗还怎么打?”

      九月中旬,刘黑闼攻打瀛洲(今河北省河间县),瀛洲刺史马匡武派人向李道玄求援,由于两人意见不合,李道玄要派兵支援,史万宝却不答应,于是瀛洲被刘黑闼攻下,将马匡武杀了。

      刘黑闼的势力越来越大,李渊担心他向山西进军,便任命齐王李元吉为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到山西指挥各郡县讨伐刘黑闼。

      朝臣们都认为李元吉不堪重任,却不敢明说,李渊已经觉察到大臣们的意见,只得说道:“齐王年轻,性喜顽劣,更应该到战场上去经受锻炼,让他知道创业的艰难啊!”

      十月上旬,刘黑闼之弟刘十善领军攻打鄃县(今山东夏津县),唐朝贝州刺史许善护领兵援助,两军展开大战,未分胜负。

      刘黑闼派董康买率领一万人马,与刘十善夹攻许善护,激战一日,许善护孤立无援,全军覆没。

      接着,刘黑闼与刘十善兄弟二人围攻晏城(今山东齐河县西北),唐朝守将为右武侯将军桑显和。

      桑显和原是屈突通的部下,作战勇敢,善用谋略,见刘黑闼与其弟刘十善两军相距不过十里,便心生一计。

      当晚,桑显和挑选精壮士卒二百人,让他们都戴上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面罩,于深夜时分,命令二将各率一百人,分别前去攻袭二刘兄弟的营寨。

      刘黑闼、刘十善发觉之后,急忙领军迎战,一见他们的怪异形象,士卒们都吓得纷纷后退,口中不停地大声叫嚷着:“哪里来的妖兵,快跑啊——”

      连刘黑闼、刘十善等人见了,也吓得心惊胆颤,只好收兵回营,不敢交锋了。

      次日夜里,桑显和又令他的二百面罩军前去劫营,攻到刘黑闼、刘十善两军营前,他们一边大声胡乱地嚷叫,一边手舞足蹈,口中喷出烈火,吓得刘氏兄弟不敢出战,躲在营里连大气也不敢出了。

      桑显和的面罩军连续两夜出现,老百姓纷纷说道:“老天爷显灵了,派遣天兵天将下凡了!”

      刘黑闼与刘十善一合计,不敢再攻打晏城了,担心触怒天威,遭受惩罚,便匆匆带领军队撤走了。

      桑显和站在城上,远望撤退的刘氏兄弟队伍,不禁哈哈大笑道:“这刘黑闼兄弟俩做贼心虚,起兵反唐,祸害老百姓,害怕老天爷惩罚他啊!”

      十月下旬,刘黑闼带领大军继续南进,攻打唐朝的郡县城池,在下博(今河北省深县东南一带)与淮阳王李道玄的军队相遇。

      面对刘黑闼的强大攻势,李道玄坚持出兵迎战,他说道:“刘黑闼的队伍素无训练,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可以趁他们立脚未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史万宝不愿出兵,他认为:“敌军刚来,士气高涨,不可迎战;过些时间,等敌军疲惫了,再与之交锋,准能打败他们。”

      淮阳王李道玄虽然年轻,又是皇上的侄儿,却没有亲王的架子,听了史万宝的意见,他又和气地劝道:“朝廷希望我们早日消灭刘黑闼的叛军,早一天总比迟一天好吧?这样吧,我先领军出战,冲入敌阵之后,请史老将军率主力跟上,咱们就可以一鼓作气,大败刘黑闼了。”

      史万宝听后,不好再坚持反对出兵,只得答应道:“那就照淮阳王说的办吧!”

      唐军共三万人,李道玄带领一万人马,一声令下,领着队伍冲上去了。

      只见这位年轻的亲王一马当先,手举大刀,杀在队伍的最前面。

      刘黑闼的军队一见唐军杀来,慌忙迎战,可是哪里挡得住李道玄队伍的勇猛冲杀,纷纷后退,李道玄趁势杀人阵中。

      但是,史万宝见李道玄领军已冲入敌阵,却按兵不动了,并无领军跟着杀进敌阵的打算。

      有的将士建议道:“我们应该出兵接应,既可以援助淮阳王,又可以加强对敌攻势。”

      可是,史万宝却打起了小算盘,他对部下说道:“我奉皇上手敕说,淮阳王只是个毛孩子,军队行动都委托老夫我。如今他冒冒失失地出击,如果和他一同去攻,必定一起覆灭。不如用淮阳王作诱饵,如果他失败了,刘黑闼肯定争相前进,我们坚守以待,必定能打败他们!”

      听了他这番话后,他的部下中有一个叫冉仕熊的将领说道:“你这么做,不等于让淮阳王去送死吗?在战场上,如此见死不救,一旦皇上知道,你不怕杀头吗?”

      史万宝听后,十分恼怒,但他忍住了,对那位将领说:“我有办法可以不让皇上知道这件事。”

      冉仕熊忙问道:“不知大将军有何办法能不让皇上知道?难道大将军忘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吗?”

      史万宝不动声色地告诉冉仕熊说:“我自然有办法的,不过,我不会对你说的。”

      冉仕熊也针锋相对地说道:“大将军的办法我早就知道了,何须你向我说呢?”

      “既然你能知道我的办法,不妨说出来吧!”

      “这办法十分毒辣,但又非常愚蠢,我不想立刻戳穿你,让你当众难堪!”

      史万宝压着内心的愤怒,说道:“我知道你不敢说出来,因为你没有把握能说准。”

      冉仕熊立即说:“你以为把我杀了,就不会有人把这件事说出去,朝廷也就不会知道了?其实你错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难道你忘了?”

      史万宝终于不听冉仕熊等的规劝,拒绝出兵接应淮阳王,致使他孤军陷入敌阵,苦无后援,力尽战败,被刘黑闼的乱兵杀死。

      过后,史万宝才准备带兵出战,但是唐军广大将士对他眼看着淮阳王战死,不去营救,非常不满,全都没了斗志,于是不战自败,纷纷溃散,史万宝也只好逃命去了。

      年轻的淮阳王李道玄,死时才十几岁,他曾多次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叔侄二人结下了很深的情谊,得知他的死讯之后,李世民深为惋惜,痛哭流涕地说:“死得太早,也太委屈了!”

      李世民把淮阳王李道玄战死的情况一一奏报给他的父皇,李渊大怒道:“史万宝有意刁难,见死不救,有失为将之道,其罪当斩!”

      这位史万宝,年轻时曾被人们称为“长安大侠”,随淮安王李神通打天下,后又一起投奔李渊。归唐后,官运亨通,后在熊耳山计杀李密,极受朝廷信任。

      此次,自恃年老功高,不把年轻的淮阳王李道玄放在眼里,做了蠢事,遭到部下反对,终于兵败事泄。

      后来,李渊念其战功显赫,没有斩杀他,只是派人送去一瓶御酒给他,并传谕道:“念你年老功高,赐御酒一瓶,以为赏赐。”

      史万宝心知肚明,却故意推诿道:“皇上待我恩重如山,这御酒我暂且放下,留待改日再慢慢享用。”

      那位送御酒之人却不答应,当即说道:“那怎么可以?圣上赐物,何等珍贵,怎么能让它过夜?若是留下来,束之高阁,岂不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说罢,他伸手打开御酒瓶盖,斟了满满一杯,递给史万宝说:“这御酒乃世上珍品,人间罕见,非有大功者不可以得到,请老将军满饮此杯!”

      史万宝看着那杯溢着芬芳之气的剧毒御酒,知道一旦喝下去,便会一命呜呼!

      不由得百感交集,一时后悔不迭!

      没想到大半生的戎马生涯,竟因为这一次的失误而命丧黄泉,落得个千古之恨!

      此时此刻,在他的耳畔忽然忆起当年的武功师父曾望圣教训人的两句名言:“一朝为恶而有余,终身为善而不足!”

      那还是四十多年前,史万宝跟随终南山里的名师曾望圣学武时发生的一件事情:一天,史万宝随着师父到长安城里访友,正在大街上走着,发现一个中年妇女,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大声告诫地说:“快回去准备一下,把家中收拾干净,今晚权王去了,要殷勤侍候啊!”

      两个男人走后,那中年妇人哭得像个泪人似地,正想一头扑进街旁的水井里,被曾望圣一把拉住,劝她说:“有什么想不开,要自寻短见呢?”

      经过曾师父再三询问,她才说出真情来:这位要投井的中年妇女,是一个牙医的妻子,被长安城内有名的慈善财主权王看中,向她提出……夕之欢,遭到拒绝,权王派人将其丈夫绑架当人质,以逼其就范,那两个男人便是权王派来向她传话的人。

      曾望圣早就听说了这个权王的一些艳闻。

      据说权王家的土地特别多,多到无法统计。有人打比方说,权王在关中的土地面积,若是骑上一匹马,连续向前跑一天的距离,将与权家的土地亩数相等,因此,进了关中之后,都知道有“跑马田”大户的权家。

      权王的名字叫权一关,学过多年武功,身手不凡,他为了争得人心,在长安城里办了一个长年的慈善会,不断周济穷困百姓,有慈善大王的美称,人们便叫他权王,于是“权一关”的真名被“权王”所代替。

      权王好色,家中虽有七八位女人陪着,仍在长安城里不时地拈花惹草,遇到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被他看中,总要弄到手来一个“一夕之欢”。

      这次权王去找牙医治牙,发现牙医的妻子虽是中年妇人,却妩媚动人,尤其是她那白皙发亮的皮肤,如同无瑕的美玉,权王顿起淫心,必欲占之而后快。

      随后,权王派人几经劝说,那女人坚贞不屈,他便将牙医绑架了,以此要挟,才出现史万宝与其师曾望圣见到的那一幕。

      知道了这件不平之事,曾望圣又问那妇人道:“为何不向官府报告?”

      牙医妻子叹了一口气说:“权王在长安城里一手遮天,连官府的大小官员都与他有交情,能主持公道吗?”

      曾望圣愤愤不平地说:“既然这样,我去教训那个权王一下,让他放了你丈夫!不过你们得搬家,换个地方住了,最好离开长安,以免他们再找麻烦。”

      说完,曾望圣带着史万宝,径直来见权王,开门见山对他说:“那位牙医你放不放?”

      权王一听,反问道:“你是谁?与牙医有关系吗?”

      “你别多问,那位牙医你放不放?”

      权王看着他,满面假笑道:“如果不放,你又能怎样?”

      曾望圣压住满腔愤怒,慢慢地走到权王跟前,把拳头放在权王的肩上说:“站得起来,牙医的事我不管了;站不起来,你要马上把牙医放了。”

      权王虽然力气不小,又学了一些武功,平日与人相斗时,几个人都不能挨近他的身边。谁知曾望圣一拳压在他的肩上,他坐在椅子上竟动弹不得。几次他用尽全身力气,又用手去掰,曾望圣的拳头却像生了根一样,莫想移动毫厘。

      过了一会儿,曾望圣又将拳头朝下压了一下,眨眼之间,压得权王满头大汗,脸色由红变白,又变黄变灰,渐渐变得面无人色,甚至眼泪也流出来了。

      曾望圣追问道:“那位牙医你放不放?”

      权王这才哭丧着毫无血色的脸应声说:“放,马上就放!这该行了吧!”

      曾望圣又追问了一句:“对牙医的妻子,你还想……”

      “算了,算了,再不敢去惹她了!”权王气急败坏地说,心里只盼着这位好汉尽快收起他的拳头,免得把自己压死。

      曾望圣抬起手来,看着权王说:“你在长安办慈善,开赈济民,深孚众望,何必干那损形损德的恶事?”

      权王忙表示态度道:“壮士教训得对,自今而后,我权一关领教了,当重新做人!”

      曾望圣见桌上摆着纸、墨,便走过去顺手提笔写道:“一朝为恶而有余,终身为善而不足!”

      写完,曾望圣把手中的笔一放,指着条幅对权王说:“这是我临别前赠送给你的两句话,希望你能从中受益!”

      权王再三感激,请求曾望圣留下来辅佐自己但是被推辞了,他说:“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的,如果你真的能够向善,必定会大福大寿,至富至贵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