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渊传》第二十五章 据太原对峙关中 惜良将放虎归山

  • 发布时间:2017-11-07 13:15 浏览:加载中

  •   上谷人宋金刚,本是马匪出身,在河北太行山一带活动比较频繁,后来聚集了一万多人进行起义,最终被窦建德打败,带领残军四千人,逃到山西,归于刘武周的麾下。

      刘武周深知宋金刚勇猛善战,非常善于用兵,对于他主动来投,内心自是十分高兴。为了进一步笼络他,当即封他为“宋王”,委以军事重任,并且把自己的家产分给宋金刚一半。

      在欢迎宋金刚来投的宴会上,刘武周十分高兴,把宋金刚引入一间雅室,说道:“与将领们在一起吵闹得厉害,我听说你喝起酒来量大如海,怕不能让你尽兴,就在这里单设一席,我们兄弟俩来个酒逢知己,一醉方休!”

      宋金刚听了,深受感动,说道:“我宋金刚当了十几年的马匪,直到今天才遇到明主!”

      于是,二人你一碗,我一碗,一连喝了五大碗酒,刘武周说道:“前一段时间,我依靠突厥人的骑兵威力,连战连胜,打得隋军望风而逃,但是心中总不踏实,因为这是别人的功劳。现在你来了,我心里真高兴,以后有你掌管军队,我就更放心了。”

      宋金刚道:“这太原可是山西的心脏啊!咱们得把它夺过来,留作你的国都所在地,岂不更好?”

      刘武周说:“兄弟!我何尝不想得到太原?只是太原是李渊的地盘,李渊父子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宋金刚笑道:“如今正是夺取太原的极好机会,李渊带着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去了关中,留下一个十六七岁的毛孩子李元吉守太原,听说这小子不干正事,全太原城的老百姓都在骂他、恨他,我们去攻打太原,不是正当其时吗?”刘武周高兴地说:“好!攻下太原以后,我们就有汾酒喝了!到那时,我们再——”

      话未说完,忽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哟!什么时候打进太原,俺也想尝一尝汾酒的美味呢!”

      二人抬头一看,见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女子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刘武周急忙喊道:“来得好,来得太好了!”

      说着,站起来介绍道:“这是勇冠三军的宋王宋金刚!”

      又转脸指着那女子对宋金刚说:“她是我妹妹刘武英!”

      这位刘武英也很大方,她走到酒桌边上,端起酒杯,斜看了宋金刚一眼,说道:“俺与宋王初次相会,让俺先敬宋王一杯!”

      宋金刚当马匪十多年,玩过的女人不下数十个,不过,这个女人却将他的整个心都抓起来了,二话没说就结果酒杯,一饮而尽。

      刘武周看着宋金刚一直在盯着刘武英的俏脸在看,觉得机会来了,就将刘英武许配给了他,但是刘武英却说:“嫁不嫁这件事,不能全由你们说了算,宋王固然是天下最好的人,我本不该有什么苛求的;可是,无论怎样我总是皇帝的妹妹,按名分上说,我该是一位郡主吧?像宋王这样的人,他身边能没有一妻半妾吗?我嫁给他,能让一个郡主去……”

      她把话说到这里就把话打住不往下说了,宋金刚听到这里,突然“啊”了一声,表示恍然大悟,冷汗直冒,忙答应回去就将妻子休了。

      酒宴一散,宋金刚拉着刘武英,向刘武周挥了挥手,一起走了。

      刘武周看着两人的背影,得意地笑了。

      原来这刘武英是妻子吴氏的妹妹杏儿,在封吴氏为皇后得第二天,占有了这个小姨子。为了掩人耳目,决定把杏儿一一刘武英嫁给宋金刚做妻子,就这样,宋金刚为了加强与刘武周的关系,立即休掉自己的妻子马氏,改娶刘武英,成为刘武周的妹夫。

      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四月,刘武周任命宋金刚为西南道大行台,率领四万大军与突厥联军攻打太原。

      四月十二日,宋金刚的军队进入并州境内(并州即当时的太原郡),并在黄蛇岭驻扎下来。准备派张达将军带领三千兵马,去黄蛇岭迎战宋金刚。

      张达听后,忙说道:“齐王!你简直是在开玩笑,不要说领三千兵马,即使把城内的一万兵马全带去了,与宋金刚的四万大军拼杀起来,兵力也太少了!”

      李元吉又说:“兵不在多,而在精,你别嫌兵少,我们的唐军一向是以一当百,我看打败宋金刚没问题。”

      张达再三推辞,嫌兵力太少,不愿出征,但是李元吉刚愎自用,轻视敌人,硬逼着张达出兵,结果张达的三千人马被宋金刚团团围住,死的死,伤的伤,只有十余人随着张达逃了回来。

      李元吉见张达大败而回,挖苦他说:“你未出征就怯战怕死,怎能不败?”

      张达听后,异常愤怒,一赌气,逃出了太原城,向宋金刚投降了。

      次日,李元吉亲自带领三千人马出了城,想去与宋金刚较量一番,不料,兵到芦山洼时,就被刘武周的另一名大将尉迟敬德拦住了。

      这尉迟敬德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州)人,其祖为鲜卑贵族的后代,都是在沙场战死的。

      父亲死后,靠母亲郑氏一手抚养成人,尉迟恭自小爱武艺,习骑射,生得膀大腰圆,浓眉大眼,黑脸如墨染一般,络腮胡子又浓又密,加上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令人望而生畏。在妻子秦氏的劝诫下去太行山当起了石匠。

      刘武周造反称帝后,非常赏识尉迟恭,遭到拒绝后将他的母亲、妻子一起掳到突厥去了。

      然后,刘武周又亲自来到尉迟恭家里探望,答应去突厥为他讨回老母及妻子,不过唯一的条件便是要尉迟恭去他的帐下为将。

      刘武周把他的母亲、妻子送回来,尉迟恭本是一个重义气、讲节操、一诺千金的人,便告别了母亲、妻子,去刘武周那里做了一个大将军。

      这次攻打太原,刘武周派尉迟恭作宋金刚的副元帅,带领一万人马,先驻在芦山洼,等候李元吉的军队。

      李元吉年轻气盛,好大喜功,自逞唐军气盛,根本不把尉迟恭放在眼里。

      次日,两军对阵,尉迟恭立马横鞭,不过五六个回合,李元吉就惨挨了一鞭,差一点栽下马来,急忙大败而逃,退回太原城里去了。

      经过这一仗,李元吉方知战场的险恶,立即派人向长安快马传书,请求他的父皇李渊迅速派兵支援太原。

      但是,长安的援军尚在途中,刘武周的兵马已于五月中旬又攻占了石州(今山西离石县),活捉石州刺史王俭,将其乱箭射死后,割下首级示众多日。

      接着,宋金刚的人马又攻占了平遥,对太原形成包围之势,刘武周在平遥犒赏三军,大肆叫嚷道:“唐军不堪一击,我们立马可以攻占太原了!”

      于是,刘武周在六月初派宋金刚率领三万人马,攻打太原;又派尉迟敬德带领二万军队,去攻打介州(今山西介休县),形成对唐军的极大军事压力。

      宋金刚在太原城外天天挑战,喊着李元吉的名字要他出城交战,这位四皇子心知自己不是对手,再也不敢领兵出城了,只是凭险拒守,仗着太原城墙坚固,又有环城的壕沟水深且满,宋金刚的骑兵只好望城兴叹,一时攻城无望。

      唐朝守卫介州的刺史名叫王敬礼,此人笃信佛教,尉迟敬德让手下校尉董安扮作僧人,进城与王敬礼以传道为名,伺机挟持这位刺史开城投降,不战而占领了介州。

      由于介州地处汾水谷地的南端,地理位置相当重要,李渊的援军要到太原来,必须经过介州。尉迟敬德占领了介州,等于刘武周在汾水各地给唐朝援军设置了一道重要的关卡。

      同时,刘武周又派大将黄子英带领一万人马,作为流动队伍,来往于雀鼠谷(今山西灵石县境内)一带,以阻止唐朝的援军前往太原,有意让太原成为一座孤城,逼迫李元吉献城投降。

      李渊得知太原被围、介州失陷的消息之后,大惊失色,立即派遣左武卫大将军姜宝谊、行军总管李仲文带领两万人马前去迎战。

      这消息早被尉迟敬德得知,立即与黄子英商量道:“你用小股兵力只需如此如此,我们准能歼灭李渊派来的这两支援军。”

      于是,黄子英只带领一千名轻骑,接连不断地向唐朝的援军进行袭挠似的挑战,而且都是一经接触,黄子英便假装失败逃走。

      经过三番五次的挑逗、引诱,姜宝谊认为敌军不过就这一点实力,便说道:“下次敌军再来挑战,就把它赶尽杀绝,以免老是来袭挠我们。”

      行军总管李仲文说:“刘武周的兵马都像突厥人的队伍一样,来去一阵风,让人捉摸不定,还是对他们小心谨慎一些为妥。”

      可是姜宝谊听不进去,坚持率领大军全力追击,很快进入尉迟敬德、黄子英设下的伏击圈内,被分割包围起来,彻底消灭了。

      姜宝谊、李仲文全被活捉的消息传到长安,京城上下一片惊恐,李渊急得食不甘味,寝不安枕,只得派遣他的亲信右仆射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率领两万人马前往山西讨伐刘武周,并且命令军中战事由其全权处置。

      九月中旬,裴寂率领大军赶到介州城外,宋金刚对尉迟恭、黄子英等说道:“唐军气势很盛,暂不与他交战,我们以逸待劳,据城固守,伺机一举击败裴寂。”

      当时,山西天旱无雨,到处缺水,裴寂只好选择在介州城东南方向的度索原扎营驻军,因为那里靠近一个山涧,是为了全军用水的方便。

      宋金刚很快便得知这一情况,召集部下说道:“度索原处的山涧之水,是吕梁山里流下来的,我们只要断了唐军的水源,裴寂便会自动退兵了。”

      于是,宋金刚立即派部下将山涧的上流堵死,山涧很快就干涸了,唐军没有水喝,时间一长,军心混乱起来。

      裴寂只好派人去四处找水,把军营迁移到有水之处,不料宋金刚带领大军乘机袭来,唐军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只得忍住饥渴出营迎战,哪里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敌兵,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几乎全军覆没。

      在仓促出逃中,裴寂生怕被宋金刚捉住,竟连续换乘了几匹快马,又脱掉官服,穿上士卒的衣服,经过一天一夜的狂奔,跑到了晋州(今山西临汾),计点了一下人马,已死伤了五分之四。

      在这之前,宋金刚率军围攻介州西北面的浩州(今山西阳县)时,刺史刘赡亲自带领将士守城,坚持抵抗。后来李仲文又带领战败后的残余兵马赶到浩州城,与刘赡共同抵抗,宋金刚见久攻不下,只得退兵。

      裴寂兵败之后,晋州以北的城镇,除去位于西河的浩州之外,山西广大地区全被刘武周的军队占领了。

      此时的裴寂又惊又怕,这次来山西本是自己上书请求的,没想到被宋金刚打得一败涂地,怎么回朝去见皇上?联想到平日李渊对自己的信任,不由得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最后,裴寂只得自动上表请罪,却又非常担心会遭到与刘文静同样的命运,被当了皇帝的李渊一怒之下处死。

      因为刘文静已在同月前些时候被皇上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了。尽管在李渊称帝时,曾公开下诏,认为李世民、裴寂、刘文静三人对太原起兵有功,要恕他们三人“二死”。

      但是,李渊并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不是“恕二死”,而是一次就把刘文静杀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虽然刘文静是自己的政敌,皇上杀了他,裴寂自然幸灾乐祸,但是眼前的遭遇又不能不令他这个朝中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人心惊肉跳,大有朝不保夕之感。

      裴寂的表章送到长安,李渊读后,并没有像对待刘文静那样,立即罢他的官职,除了他的名分,并且要治他死罪,反而派人前来温言抚慰,让他重新镇守河东。

      这使裴寂大受感动,立即摆上香案,面向关中长安方向,双膝跪下,祷告道:“愿皇上春秋鼎盛,万寿无疆!”

      刘武周见大军初战告捷,不过半年时间已占领了除浩州以外的所有并州以北的大片土地,立即向宋金刚下令:“太原已成孤城,应立即攻占,活捉李元吉!”

      宋金刚接到命令,留下尉迟恭守介州,自己领着数万大军,气势汹汹地向太原杀来,李元吉得到消息,大为惊恐,深感自己不是宋金刚的对手,司马刘威建议凭险拒守。

      可是,李元吉犹如惊弓之鸟,心神不宁,觉得留在太原城里总是不放心,便立即决定:离开太原,回长安去!

      九月十六日半夜时分,李元吉真的“出兵”了,他不是去夜袭宋金刚的军队,而是携妻带妾地悄悄出城,像是大难临头一般,仓皇地逃离太原,沿着去长安的大道临阵脱逃了。

      说来也真巧,李元吉刚逃离太原,宋金刚的军队就抵达太原城下,刘德威只得带领城内的残兵老弱,登上城头准备与敌军对抗。

      但是,李元吉出逃的消息早已传遍城内,一些富商豪绅聚在一起议论道:“哪个山上的老虎不吃人?城外要打进来,城内拼命组织人抵抗,日夜不得安稳,还不如……”

      大家计议妥当之后,一起推选富豪薛深为头,拥进太原府里,杀了刘德威,主动献出了太原城,欢迎宋金刚进城,太原变成刘武周的都城了。

      占领太原,刘武周立即命令宋金刚、尉迟敬德军乘胜前进,追击唐军,一鼓作气打进了晋州、进逼绛州,直抵龙门,来到了黄河岸边,与关中对峙。

      到了十月份,宋金刚的大军已经攻克了浍州,完全占据了整个绛州,气焰更加嚣张。

      李渊立即下令:征发关中所有的兵力,组成一支强大的东征大军。在这位唐天子心目中,自己建立的唐朝政权,能否巩固,而统一天下的大业能否实现,似乎都在这一场大战了!

      恰好不久前李密部下的名将秦叔宝、程知节在徐世勋的鼓动下,主动离开了王世充,随着徐世勋一起归附了大唐,李渊让他们领着自己的兵马,一起交给了李世民。

      十月二十日,李渊带着满朝文武大臣,驾临华阴,到长春宫为秦王李世民送行,可以看出李渊对这场战争确实非常重视。

      于是秦王李世民率领三万多唐军,沿黄河北上。

      此时,正是十一月份,朔风凛冽,千里黄河已经结冰封冻。李世民身先士卒,踏着坚厚的冰层,从龙门渡过黄河。然后又继续东行,渡过汾水,在绛州城西南的柏壁驻扎下来,与宋金刚的大军对峙列阵。

      在这之前,裴寂退回绛州西南的蒲州,因为他怯战畏敌,只知消极防守,不会寻找战机主动出击,多次派出人员去催促百姓迁入城内居住,怎奈老百姓都有“恋土难移”的思想,不愿离开故土。裴寂一生气,便令人放火焚烧了他们的房子,百姓一怒之下,又纷纷起义造反了。

      夏县人吕崇茂首先率众起义,占据夏县之后,自称“魏王”,派人与刘武周联络,共同对付唐朝。

      裴寂听说之后,派兵前去镇压,反被吕崇茂打得大败而回,只好又向长安上表求救。

      李渊接到表章一看,生气地说:“这个裴寂真是无能,既挡不住刘武周,也打不过吕崇茂!”

      李渊只好派从弟永安王李孝基、表弟独孤怀恩、陕州总管于筠、内史侍郎唐俭等人带兵前去镇压吕崇茂。

      河东各州郡县连遭刘武周大军的抢劫,又遭裴寂的骚扰,已是库无粒粮,地无根草,百姓们躲藏在城堡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李世民得知这一情况之后,立即张贴安民告示,并召集当地富豪大户,安抚他们,希望他们支持唐军攻打刘武周。

      老百姓听说秦王李世民亲率大军前来,无不欢欣鼓舞,兴奋地相互传告说:“这一下子好了!秦王亲自带领大军前来,准能打败刘武周,赶走这个突厥人的儿皇帝!”

      于是,纷纷前来投军,唐军人数大增,一些富商大户,也主动献粮献钱,军粮的困难也解决了,军心也稳定下来。

      为了打败刘武周,李世民召集部将开会,他首先说道:“刘武周的大军都是来自北部边塞的骁勇牧民,精骑善射,战斗力很强。宋金刚、尉迟恭等人又都是剽悍勇猛、能征善战的劲敌。他们背后又有突厥人的支持,真是如虎添翼。半年多来,这些人屡战屡胜,气焰极为旺盛,现在正处在旺盛的顶峰。这就是我们对手的情况。”

      说到这里,李世民看了一眼手下的将领,又接着说:“孙子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刚才说的敌情是刘武周有利的一面,刘武周的大军也有不利的一面,想请众将们议论一下,来个集思广益!”

      徐世勋先说道:“刘武周的背后是突厥人,对他有利也有害,突厥人每到一地都要大肆抢劫一番,这个习惯也被刘武周的队伍学会了,这抢劫之风最不得人心,老百姓不会真心支持他们的,老百姓的心还是向着我们的。”

      行军总管刘弘基说:“刘武周的大军深入河东地区,由于他们到处抢掠,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军队粮草不能就地解决,需要从太原运来,途中道路狭窄,全是山道险要之处,运输极为困难,因此他们最怕久战,这是刘武周的最大不利。”

      将领们听了,纷纷议论,都说打败刘武周的最好办法,还是在粮草上做文章,坚持跟他们久战,就可以拖垮他们。

      程知节说:“既然刘武周运粮困难,又是山路艰险,我们可以带领少量轻骑,袭击他们的运粮队伍,让刘武周的军队缺粮吃,士气就不会高了。到那时,我们就可以一举打垮他们。”

      李世民听得非常认真,不断地点头赞叹,以为他们分析入理,他见秦琼一直不说话,知道他是一员虎将,便对他说:“叔宝大将军有何高见,请不吝指教!”

      秦叔宝只得说道:“我以为无论是守、是攻,都不能怯敌怕战,刘武周卖身投靠突厥人,必然不得人心,最终是要失败的。卑职听说薛举父子也是相当勇猛善战,终被秦王打败,因为他们不得人心呀!”

      李世民高兴地说:“好!我们这一次仍然实行对付薛仁果的战略,主力坚壁不战,避敌锋锐,厉兵秣马,以逸待劳,跟刘武周打一场持久战!”

      其实,唐军长期控制着河东广大地区,与当地势力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无疑能够得到老百姓的大力支持。而李渊在这里长期实行比较优厚的抚民政策,大封官吏,是深得人心的。

      刘武周劳师袭远,初来乍到,又四处抢掠,根本没有统治基础,又做了一些不得人心的扰民坏事,怎能与唐军严明的纪律相比拟。

      李世民与将士们同心协力,坚持防守相持的战略,又派程知节等人,带领轻骑,分期分批地寻机袭击刘武周的运粮队伍,或是对宋金刚进行战术上的袭扰,使防守之中有进攻的主动权,仗打得十分灵活主动,扭转了唐军在前一段时间被动挨打的局面。

      十二月份,在夏县的于筠劝告永安王李孝基抓住时机进攻吕崇茂。但是,独孤怀恩仗着自己是皇上的表弟,坚持说道:“不准备好攻城的器械,如何进攻?”

      于筠说:“只怕是夜长梦多,吕崇茂一旦与刘武周勾结起来,我军将受到两面夹击。”

      可是,李孝基一心接受独孤怀恩的建议,等攻城的器械造好之后,才开始攻打夏县。

      不久,果不出于筠所料,吕崇茂向宋金刚求援,尉迟恭和寻相二人领着一万人马,赶到夏县援助吕崇茂,使李孝基的唐军人马腹背受敌,全军覆没,使李孝基、于筠、独孤怀恩、唐俭一起被尉迟恭、寻相活捉。

      尉迟敬德、寻相援救了夏县的吕崇茂,领着人马一路意气扬扬地向浍州回师,没有把驻扎在柏壁的唐军放在眼里。

      李世民得到探马的确报之后,立即派遣殷开山、秦叔宝、程知节等人,率军在夏县以北的美良川埋伏。

      出发前,李世民一再嘱咐道:“听说尉迟恭为人重情重义,最好能将他生俘过来。”

      尉迟恭与寻相带领人马进入美良川,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唐军埋伏在那里,一时毫无防备,遭到唐军突然包围,只好仓促应战,奋力拼杀。

      尉迟恭仗着自己勇力过人,又有水磨钢鞭的神威,以为唐军中无人是自己的对手,便向寻相大声喊道:“我在前面开路,你负责断后,咱们一定要突破唐军的包围,冲出去!”

      说罢,尉迟恭拍马向前,手舞钢鞭,打得唐军中的士卒纷纷逃避,不得不给他让开一条大路。

      正当尉迟恭得意之时,忽听前面一人大声喝道:“尉迟恭听着!有我秦琼在此,你休想逃出去!”

      听说秦琼二字,尉迟恭不禁心中一惊,他早已知道这位手使双锏的秦琼的本领,抬头一看,见那秦琼身高体壮,红脸黄须,骑在一匹枣红马上,威风凛凛,虎视着自己,不由得说道:“你若能赢了我手中这条钢鞭,才算是好汉哩!”

      秦琼只说了声:“休说大话,看锏!”

      秦琼手舞双锏劈了过来,尉迟恭不敢大意,急忙挥起钢鞭迎上去。

      秦琼与尉迟恭战到一处,二人锏来鞭往,打得难解难分,可苦了给他断后的寻相,他见兵马被唐军围得水泄不通,眼看着被杀得越来越少,自己也被几员唐将围着厮杀,再冲不出去,必然全军覆没。

      于是,寻相边杀边向前猛冲,突然瞧见尉迟恭正与唐军中的一员红脸大将打得不可开交,他上前大叫道:“尉迟将军,别与他争高下了,赶快突围,冲出去吧!”

      这工夫,尉迟恭与秦叔宝正杀得兴起,不由说道:“别急,等我打败了秦琼,再突围不迟!”

      秦琼冷笑道:“想打败我比登天还难!我非活捉你不可!”

      二人斗着嘴,手中的兵器撞击得叮哨作响,寻相只得又催促道:“我们只剩数十人了,再不冲出去,必被唐军捉住!”

      尉迟恭听了这话,才不由得紧张起来,忙向秦琼说道:“我们打一个平手,下次遇着你时,我一定要打败你!”

      说罢,向寻相大叫道:“快,快随我突围去!”

      尉迟恭突然将手中钢鞭一放,弃下秦琼,与寻相往外冲去,秦琼哪里肯舍,也拍马追过来,喊道:“尉迟恭休走!看箭——”

      秦叔宝话音刚落,弓弦便响了,尉迟恭扭过头来笑道:“好一个秦琼!你想用惊弓虚发来骗我,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我要走了!”

      说罢,正要拍马突围时,忽听脑后传来了弓弦的响声,心知秦琼这次真射了,忙把身子往前一俯,头一低,便觉得头盔顶上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地碰了一下,只见一支箭羽将自己的盔缨子射掉了,不禁暗中思忖道:“秦琼果然厉害!我们的兵马所剩无几,赶快走吧!”

      想到这里,举起手中钢鞭,向拥过来的唐兵打去,打得他们纷纷闪向两边,突然在前面出现一队弓弩手,正要发射时,唐军中的兵部尚书殷开山大声命令道:“秦王有令:不要放箭伤了尉迟将军,让他逃命去吧!”

      那队弓弩手听到命令,立即“哗”的一声,向两边退去,中间闪出一条通道,任尉迟恭与寻相从中穿过,逃出了美良川。

      这一仗,唐军全胜,俘获五千多人,尉迟恭、寻相二人只身逃出,一万人马全都丢在了美良川谷地。

      秦王李世民故意放跑了尉迟恭,寻相虽捡了一条性命,却以怨报德,把情况回报给宋金刚,刘武周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对尉迟恭马上产生了怀疑。

      尉迟恭一向重视情义,这一仗后对秦琼印象极深,对秦王李世民更有好感,不由对寻相说道:“唐军中的能人不少啊!”

      一天,秦王李世民亲自率领一支轻骑去侦察敌情,后来所随骑士四处走散,李世民独与一名亲随登丘而睡,竟酣然入梦了。

      不料,他们的行动被宋金刚的侦察队伍发现了,于是敌军四面合围而来。正当危急之际,恰逢有一条紫花大蛇追逐一只硕鼠,从那名熟睡中的亲随脸上爬过,将其触醒,亲随惊醒后方才发现敌军正向他们围来,急忙喊醒李世民。

      二人急忙上马,奔驰而去,敌军在后紧追不舍,眼看就要追上了,李世民抽出大羽箭来,瞄准敌军头目用力射去,那名敌军将领应弦中箭,栽下马来,敌军一惊,慌忙退去,二人这才驰出敌军围区,安全返回营中。

      紫花大蛇追逐硕鼠这件小事,使李世民躲过了一场灾难,不能不说偶然因素也在影响着历史的进程。

      房玄龄听说之后,惊叹道:“王者不死,天命使然!”

      从此之后,李世民再外出的时候,房玄龄便特别交代自己的随从加倍小心护持,几乎是寸步不离。

      这个时候,裴寂被李渊召回长安,他跪伏在朝堂上请罪说:“臣无能,以至于兵败而回,请皇上治罪。”

      李渊责备他打了败仗,把他交给大理寺审问了几天,但是不久又释放了他,仍旧让他官复原职,对于他的宠爱有增无减。

      很显然,李渊对裴寂的确有些偏袒,至于责备、审问,都不过是做个样子,走过场而已。可以知道即便是再高明的天子,也有其不公正的一面。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